Menu

邪恶的问题

2009 年 2 月 12 日,在与凯尔-巴特(Kyle Butt)的辩论中,丹-巴克肯定了《圣经》中的上帝并不存在这一命题。他在开场白的 3 分 15 秒里说,他相信上帝不存在的一个原因是 “对于反对上帝存在的论点,比如邪恶问题,没有很好的回答。你只要走进任何一家儿童医院,就会知道上帝并不存在。祈祷并不能改变什么。那些人祈求他们心爱的孩子活下来,但他们却死了”(Butt and Barker, 2009)。巴克认为,”邪恶问题 “是反对上帝存在的最有力的正面论据之一。

所谓的 “邪恶问题 “究竟是什么呢?像巴克这样的无神论者指出,《圣经》将上帝描绘成博爱和全能的。这种看法当然是正确的(如《约翰一书》4:8;《创世纪》17:1;《约伯记》42:2;《马太福音》19:26)。然而,每个人都承认世界上存在邪恶。上帝允许邪恶和苦难的存在,要么意味着祂不是全爱的,要么如果祂是全爱的,祂就缺乏消除邪恶和苦难的能力。无论哪种情况,《圣经》中的上帝都是不存在的。为了更准确地表述 “邪恶问题”,无神论者认为,圣经有神论者无法始终如一地肯定以下三个命题:

1.上帝无所不能。

2.上帝是完美善良的。

3.恶是存在的。

无神论者再次坚持认为,如果上帝是全能的(正如《圣经》所肯定的那样),那么祂的善就不是完美的,因为祂允许邪恶和苦难在世界上肆虐。另一方面,如果上帝的善是完美的,那么祂就缺乏全能,因为祂的善会促使祂行使权力消除地球上的邪恶。由于基督徒肯定了所有这三个命题,无神论者声称基督徒肯定了一个逻辑矛盾,使他们的立场成为错误。据称,”邪恶问题 “给基督教有神论者带来了一个无法解决的难题。

但事实上,”邪恶问题 “是无神论者的问题,而不是基督教有神论者的问题。首先,无神论哲学无法给出 “恶 “的定义。无神论没有任何理性的方法可以准确地将任何事物标注为 “恶 “或 “善”。1998 年 2 月 12 日,杰出的康奈尔大学生态学与进化生物学系教授威廉-普罗维恩(William Provine)在第二届达尔文日上发表了主旨演讲。在 “达尔文日 “网站上的演讲摘要中,普罗维恩博士断言 “自然进化论具有查尔斯-达尔文完全理解的明确结果。1)不存在值得拥有的神;2)不存在死后的生命;3)不存在道德的终极基础;4)不存在生命的终极意义;5)人类的自由意志不存在”(Provine,1998 年,后加)。Provine 接下来的演讲主要围绕他关于人类自由意志的第五个论点展开。不过,在深入探讨其信息的 “实质 “之前,他指出:”前四点含义是显而易见的: “对于现代自然进化论者来说,前四点含义是显而易见的,因此我不会花太多时间为它们辩护”(1998 年,后加)。如果没有任何伦理结论的基础,那么无神论者又怎么能给任何行为或事件贴上 “恶”、”坏 “或 “错 “的标签呢?

弗雷德里克-尼采非常了解无神论哲学,他认为大部分人类都误解了 “恶 “和 “善 “等概念。尼采在他的著作《超越善恶》中写道:”我们相信,严厉、暴力、奴役、街头和内心的危险、隐忍、委曲求全、诱惑者的艺术和各种魔鬼行为–人类的一切邪恶、可怕、暴虐、掠夺和蛇蝎心肠,与其相反的东西一样,都有助于提升人类的境界”(2007 年,第 35 页,后加)。尼采的意思很简单,我们在道德上称之为 “恶 “的东西,实际上有助于人类进化出更高的思维能力、更快的反应速度或更强的解决问题的能力。因此,如果一种 “邪恶 “的现象有助于人类的 “进化”,那么就没有正当理由将这种现象称为 “邪恶”。事实上,根据无神论进化论,任何能促进人类进化的事物都应被视为 “善”。

在 C·S·刘易斯 从无神论走向有神论的过程中,他意识到 “邪恶问题 “对无神论造成的困扰要大于对有神论造成的困扰。他说,我反对上帝的理由是,宇宙似乎是如此残酷和不公正。但我怎么会有这种公正和不公正的想法呢?一个人不会说一条线是弯曲的,除非他对直线有一些概念。当我说这个宇宙是不公正的时候,我在拿它和什么做比较呢?当然,我也可以放弃我的正义观,说这只是我个人的想法。但是,如果我这样做了,那么我反对上帝的论证也就不成立了–因为这个论证依赖于说这个世界确实是不公正的,而不仅仅是说它并没有取悦于我的私人幻想。因此,在试图证明上帝并不存在–换句话说,整个现实都是无意义的–的过程中,我发现我不得不假设现实的一部分–即我的正义观念–是充满意义的。因此,无神论变得过于简单(刘易斯,1952 年,第 45-46 页,斜体为原文所加)。

有神论辩护士威廉-莱恩-克雷格(William Lane Craig)很好地总结了这个问题:我认为,自相矛盾的是,邪恶实际上证明了上帝的存在。我的论点是这样的: 如果上帝不存在,那么客观的道德价值也就不存在。(2) 邪恶存在,(3) 因此客观道德价值存在,也就是说,有些事情确实是邪恶的。因此,上帝是存在的。因此,尽管邪恶和苦难在某个层面上似乎让人怀疑上帝的存在,但在更深更根本的层面上,它们实际上证明了上帝的存在(注)。

克雷格和刘易斯是正确的。如果世界上真的存在恶,而且有些事情并不是它们 “应该 “的样子,那么在自然世界之外一定有一个标准赋予 “恶 “和 “善 “以意义–无神论的假设就证明是错误的。

情感诉求

除了 “邪恶 “的讨论离不开上帝这一事实之外,巴克还将其言论的力量建立在情感诉求之上。他说 “只要你走进任何一家儿童医院 你就会知道没有上帝” 难道走进儿童医院的人都会立刻被无神论的压倒性力量所震撼吗?不,事实并非如此。事实上,这与事实相去甚远。预料到巴克的策略,我们中的一个人 [KB] 去了南卡罗来纳州哥伦比亚的儿童医院,遇到了一位在那里做志愿者的女士。当被问及为什么要做志愿者时,她指了指自己头骨上的一个弹孔。她说,她还活着是一种幸运,既然上帝让她活了下来,她就想有所回报。当被问及医院里的许多志愿者是否信教时,她回答说,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来自当地的教会,即信奉《圣经》中上帝的教会。

根据巴克的 “推理思路”,与我们交谈的这位女士不应该相信慈爱的上帝,为医院付出时间的志愿者也不应该相信慈爱的上帝,我们不应该再相信慈爱的上帝(因为我们走过了医院),任何去过医院的人也不应该再相信慈爱的上帝。这种推理的虚假性显而易见。看到儿童医院里的苦难并不一定会让人信奉无神论。说实话,大多数去儿童医院看病的人,甚至他们的孩子也是那里的病人,都相信《圣经》中的上帝。巴克的断言经不起理性的批判。

此外,巴克的情感诉求也很容易被反驳: 走过任何一家儿童医院,观察父母、医生和志愿者对孩子们的关爱,你就会知道无神论进化论不可能是真的。毕竟,进化论讲的是适者生存,强者与弱者为生存而斗争,这是一场永无止境的遗传竞争。如果进化论是真的,父母和医生就不会把宝贵的资源浪费在不会遗传基因的孩子身上。只有有神论才能解释你在儿童医院看到的无私奉献和关爱。

有些痛苦是可以接受的

当 “邪恶问题 “被提出时,很快就会发现 “邪恶 “一词不能被无神论者以任何有意义的方式使用。因此,无神论者的策略是用 “痛苦”、”疼痛 “或 “伤害 “来代替 “邪恶”,并认为这个世界充满了太多的痛苦、伤害和折磨。无神论者认为,尽管不存在真正的 “邪恶”,但慈爱的上帝也不会允许人们遭受这样的痛苦。[注:无神论者的论点并没有真正改变。他仍然认为苦难是 “坏 “或 “恶 “的,在一个 “善 “的世界里是不会存在的。事实上,他仍然处于证明邪恶存在和痛苦客观上是邪恶的两难境地。]

乍一看,无神论者似乎是在说,一个有爱、有道德的上帝不会允许他的受造物–他爱的对象–遭受任何痛苦。无神论者的理由又是,人类本应是上帝爱的对象,但他们却遭受痛苦。因此,上帝不爱或没有能力阻止痛苦,所以上帝并不存在。

深思熟虑的观察者很快就会发现这种推理的问题,甚至怀疑论者也不得不承认:为了带来更大的善,允许一些痛苦在道德上是正确的。丹-巴克和他的无神论者同伴们曾多次承认这一真理的正确性。在 “布特与巴克辩论 “的盘问阶段,巴克说:”你不能在没有痛苦的情况下度过一生:

没有伤害,你就无法度过人生….。我想我们都同意,用针扎婴儿是错误的。这太可怕了。但是,如果婴儿需要打针救命,我们就会造成伤害,我们就会这么做。婴儿不会理解,但我们会这么做,因为这有更大的好处。因此,人本主义道德观认为,在某些情况下,存在着伤害,也存在着价值取舍(Butt and Barker, 2009, emp.)

在与彼得-佩恩(Peter Payne)的辩论中,巴克指出 “伦理往往会造成伤害。有时伤害是好事”(Barker and Payne, 2005, emp.) 在他的著作《也许对,也许错: 青年思想家指南》一书中,巴克写道:”在可能的情况下,你应该尽量避免他人的痛苦。如果不得不伤害别人,那就尽可能少伤害….。如果你不得不伤害别人,那就尽快停止伤害。一个好人不喜欢造成痛苦”(1992 年,第 33 页,后加)。

很明显,无神论者不能仅仅根据痛苦的存在来反对上帝的概念,因为无神论者不得不承认,痛苦在道德上是有正当理由的。论点再一次被改变了。我们不再讨论 “恶的问题”,因为如果没有上帝的概念,”恶 “这个词就毫无意义。此外,我们所讨论的也不再是 “苦难问题”,因为无神论者必须承认,为了产生更大的善,有些苦难在道德上是合理的。无神论者必须再加一个词来修饰苦难: “毫无意义”。

无意义或不必要的痛苦

既然怀疑论者知道有些苦难在道德上是合理的,他就不得不反驳《圣经》中的上帝概念,声称这个世界上至少有一些苦难是无意义或不必要的。怀疑论者认为,任何允许无意义痛苦的存在都不可能是有爱或有道德的。J.L. Mackie 在其《有神论的奇迹》一书中指出,如果有神论者能够合理地证明世界上的苦难在某种程度上是有用的,那么《圣经》中的上帝概念 “在形式上是可能的,其原则并不涉及真正放弃我们对善恶对立的普通看法”(1982 年,第 154 页)。鉴于这一事实,麦基承认:”我们可以承认,恶的问题毕竟没有表明有神论的核心教义在逻辑上是相互矛盾的”(第 154 页)。难道麦基就这样放弃了,承认邪恶与苦难的 “问题 “并不妨碍上帝吗?恰恰相反,他认为即使有些痛苦或邪恶是必要或有用的,但世界上存在着太多无意义的邪恶(他称之为 “未被吸收的邪恶”),《圣经》中的传统上帝是不可能存在的。他接着总结道 :因此,现在的问题又变成了 “未被吸收的恶 “的问题,我们还没有办法将它们的存在与传统意义上的上帝的存在相协调”(第 155 页,后加)。请注意麦基是如何被迫将 “恶的问题 “改为 “未被吸收的恶的问题 “的。

丹-巴克(Dan Barker)理解 “邪恶问题 “的这一改动,他自己也使用了这一改动。在与鲁贝尔-谢利(Rubel Shelly)的辩论中,丹使用了他的标准论点,即儿童医院里的痛苦足以证明上帝并不存在。谢利进行了长篇大论的反驳,指出世间的苦难可以与上帝对人类的旨意相协调。最后,谢利指出 “显然,不信神的人想要的世界是一个错误的行为不会产生坏影响的世界,或者说我们不可能做出错误行为的世界”(Barker and Shelly, 1999)。巴克对谢利的评论做出了回应,他说:”我并不要求一个没有错误的世界:

我并不要求一个没有痛苦的世界….。任何无神论者都不会要求改变世界,也不会要求上帝能够改变世界。我并不要求一个没有后果的世界。我认为痛苦和后果对于一个理性的教育….。我所要求的是人类尽可能地努力创造一个没有不必要伤害的世界(1999 年,后加)。

巴克接着描述了这样一个场景:一场森林大火迫使一只小鹿逃离家园。在这一过程中,小鹿的腿被陷阱卡住,被大火吞噬。巴克接着说,他认为小鹿的痛苦并没有熏陶任何人的灵魂或品格,因此这是一个不必要或无用痛苦的例子。巴克进一步承认,尽管有些苦难是可以接受的,但要与慈爱的上帝和解,苦难实在太多了。在这里,需要再次指出的是,巴克的整个论点都被改变了。这不再是一个 “恶(伤害)问题”,现在他将其修正为 “不必要的恶(伤害)问题”。

接下来必须要问的问题是:什么才是 “无意义的”、”不必要的 “或 “未被吸收的 “痛苦?无神论立场必须给出的简单答案是:任何无神论者认为不必要的痛苦都是无意义的。正如蒂莫西-凯勒(Timothy Keller)所指出的,事实上,麦基和其他人使用 “无意义 “一词的意思是,他们自己看不出其中的意义。凯勒说 在 “世界充满了毫无意义的邪恶 “这一论断中隐藏着一个前提,即如果邪恶在我看来是毫无意义的,那么它就一定是毫无意义的”(2008 年,第 23 页,斜体为原文所加)。凯勒进一步指出

这种推理当然是谬误的。你看不到或想不到上帝允许某件事发生的好理由,并不意味着不可能有好理由。我们再次看到,在所谓的严谨怀疑论中,潜藏着对自身认知能力的巨大信心。如果我们的大脑无法在宇宙深处探寻苦难的答案,那么,就不可能有答案!这是一种高度盲目的信仰(第 23 页)。

事实上,正是无神论者错误地把盲目信仰归咎于有神论者,而无神论者正是靠这种盲目信仰生活的。

人类存在的目的

哲学家托马斯-沃伦(Thomas B. Warren)在他的巨著《无神论者证明没有上帝了吗?他富有洞察力地证明,《圣经》教导说:”上帝创造这个世界……有一个道德上合理的理由,在这个世界上,邪恶可以(而且确实)发生”(1972 年,第 16 页)。这个理由是什么呢?上帝创造地球是为了 “创造灵魂的理想环境”(第 16 页)。上帝特别创造了人类,让他们成为不朽的、自由的道德主体,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而尘世生活是他们唯一的试用期,在此期间,他们的永恒命运取决于他们在尘世生活中对上帝旨意的回应(第 19 页)。因此,这个世界”(就上帝创造它的目的而言)与任何可能的世界一样好”,因为它被设计为人类 “创造灵魂的谷地”(第 19 页)。人类居住的物质环境是专门为实现这一中心目的而创造的,具有必要的特征。这个环境的安排必须使人类成为自由的道德主体,满足他们的基本生理需求,允许他们接受挑战,并使他们能够学习他们最需要学习的东西(第 47 页)。

无神论者通常将 “恶 “定义为肉体上的痛苦和折磨,而《圣经》则非常合乎逻辑地将 “恶 “定义为违反上帝的律法(约翰一书 3:4)。因此,请注意,唯一内在的恶是罪,即不服从或违反上帝的律法。因此,痛苦和苦难本质上并不是恶。(纯粹物理层面的内在恶并不存在”[第 93 页])。事实上,动物的痛苦、自然灾害和人类的苦难都是为精神发展而设计的整体环境中必要的组成变量。例如,这些变量让人类深刻认识到,地球上的生命是不确定的、不稳定的和暂时的。它们还表明,地球上的生命是短暂的,很快就会结束(第 58 页)。这种认识不仅促使人们思考自己的精神状况,以及利用今生为来世做准备的必要性,还促使人们思考上帝!苦难、痛苦和艰辛鼓励人们培养自己的精神,在道德品质上不断成长–获得勇气、忍耐、谦逊和坚韧等美德。苦难可以作为一种纪律和动力,促进人的精神成长和力量。它确实能激发人们对同胞的同情、怜悯、爱和同理心(第 81 页)。

谁最清楚?

既然无神论者不能说真正的、道德上的恶是存在的,他们就必须调整他们的反对意见,说慈爱的上帝不会允许痛苦。这一立场很快就站不住脚了,于是他们再次改变立场,认为某些痛苦在道德上是允许的,但不是无意义或不必要的痛苦。那么,谁来确定是否真的存在会否定上帝概念的不必要的痛苦呢?一些无神论者,如巴克,很快就把自己当成了最终的裁判,只有他们才能为痛苦设定适当的界限。然而,当我们对这些限度进行分析时,又会发现 “邪恶问题 “只是无神论者的合理问题。

丹-巴克在他的《无神》一书中说 “道德并不神秘。道德就是以尽量减少伤害为目的的行为”(2008 年,第 214 页)。在解释如何将伤害降到最低时,巴克写道:”而避免犯错的方法就是尽可能地了解所考虑的行为可能产生的后果”(第 214 页)。从巴克关于道德的评论中推理,如果真的有一位全知全能的上帝,他知道曾经或将要采取的每一个行动的每一个后果,那么这位上帝,也只有这位上帝,才能以绝对权威的口吻说出 “必要 “的痛苦的程度和种类。巴克和他的无神论同胞可能会反对上帝对苦难的宽容 但如果上帝屈尊直接与他们对话 他可以简单地回应说: “你们不知道的是……”,上帝可以用无数个关于未来后果的理由来填补空白,从而使他允许的苦难合法化。

事实上,当上帝挑战约伯对宇宙奥秘的知识和理解力时,他对约伯使用的正是这种策略:

这是谁,用无知的言语蒙蔽人的智慧?现在你要像人一样准备好,我要问你,你要回答我。当我奠定大地的根基时,你在哪里?如果你明白,就告诉我。你明白大地的宽广吗?如果你们知道这一切,请告诉我。你们知道这一切,是因为你们生在那时,还是因为你们的天数很多?与全能者争辩的人,可以纠正他吗?斥责神的人,让他回答吧。你真的要取消我的审判吗?你要定我的罪使你称义吗?(约伯记 38:2-4、18、21;40:2、8)。

上帝对约伯的质问阐明了人类知识有限的事实,尤其是与苦难有关的知识。与此相反,巴克写道:

为什么神的思想–一个局外人–要比人类自己的思想更能判断人类的行为?哪种思想更适合对人类的行为和感受做出判断?哪个思想更可信?哪个在现实世界中更有经验?哪种思维更有权利?(2008, p. 211).

当然,巴克的反问本意是迫使读者回答,人类更能理解哪些行为是道德的,或多少痛苦是可以允许的。然而,从他关于了解行为后果的评论来看,巴克的立场是站不住脚的。谁的头脑更了解所有行为的后果?谁的头脑更清楚如果允许这种行为会发生什么?谁的头脑有能力纵观全局?只有谁能够知道,为了实现人类的终极利益,可以允许多少痛苦?那就是无限、永恒、无所不知的造物主–《圣经》中的上帝。

参考文献

巴克,丹 (2008),无神论(加州伯克利:尤利西斯出版社)。

巴克,丹(1992),《也许对,也许错:年轻思想家指南》(纽约州阿默斯特:普罗米修斯)。

巴克、丹和鲁贝尔·雪利 (1999),巴克/雪利辩论:上帝存在吗?(布伦特伍德,田纳西州:信仰很重要)。

巴克、丹和彼得·佩恩 (2005),巴克/佩恩辩论: 《伦理需要上帝吗?》,[在线],网址:http://www.ffrf.org/about/bybarker/ethics_debate.php。

巴特、凯尔和丹·巴克 (2009),《巴特/巴克辩论》: 圣经》中的上帝存在吗?(阿拉巴马州蒙哥马利:神学出版社)。

克雷格、威廉-莱恩(无日期),《痛苦与苦难辩论》,第一部分,[在线],网址:http://www.youtube.com/watch?v=8ZTG5xyefEo。

凯勒,蒂莫西 (2008),《上帝的理由》(纽约:达顿)。

刘易斯,C.S. (1952),《纯粹的基督教》(纽约:西蒙和舒斯特)。

麦基,J.L. (1982),《有神论的奇迹》: 有神论的奇迹:支持和反对上帝存在的论证(牛津:克拉伦登出版社)。

尼采-弗里德里希(2007 年再版),《超越善与恶》(北卡罗来纳州罗利:海斯巴顿出版社),[在线]                                              网址:

http://books.google.com/books?id=C7sRYOPWke0C&pg=PA1&source=gbs_selected_pages&cad=0_1#PPP1,M1。

普罗文,威廉 (1998),《进化论: 自由意志与惩罚以及生命的意义》,[在线],网址:http://eeb.bio.utk.edu/darwin/DarwinDayProvineAddress.htm。

沃伦,托马斯-B. (1972),无神论者证明不存在上帝吗? (田纳西州拉默:国家基督教出版社)。


Published

A copied sheet of paper

REPRODUCTION & DISCLAIMERS: We are happy to grant permission for this article to be reproduced in part or in its entirety, as long as our stipulations are observed.

Reproduction Stipul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