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耶稣的神迹–非同寻常,但并不愚蠢和过分

对有些人来说,耶稣所行的一些神迹比其他神迹更容易被接受。一群渔夫把网撒到海里,打了很多鱼,以至于网开始断裂(《路加福音》5:1-11),这对批评者来说并不难接受(尽管不是神迹)。然而,耶稣让已经在坟墓里躺了四天的拉撒路从死里复活,这对怀疑论者来说就很难相信了。但是,无论是这个神迹还是耶稣所行的其他神迹,都不会因为愚蠢或过分而不值得我们考虑。人们可能因为完全不相信超自然现象而拒绝基督的神迹,也可能因为无法对各种神迹做出自然主义的解释而拒绝基督的神迹,但不能因为这些神迹具有荒诞可笑的特征而否定它们–它们并不荒诞可笑。正如富尔曼-卡利(富尔曼-卡利)曾说过的:”福音书对神迹的描述具有克制和崇高的特点”(1976 年,93[27]:4)。

基督所行的神迹当然非同寻常(否则就不是神迹了),但这些神迹的实施(和记录)却非常理智和清醒–这正是人们所期望的,如果它们真的是上帝的神迹的话。毕竟,正如亨利-库尔指出的,上帝

上帝是我们称之为宇宙的那台难以言喻的机器的创造者和终结者,他始终按照最严格的法律和秩序原则,按照它的构造工作,从而宣告了它的设计者并不是一个反复无常的人,而是一个其精神特质与道德和精神品质同样令人惊叹的人。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圣经》中的奇迹代表了有序事物的矛盾,那就非常奇怪了(1941 年,98:471)。

既然无所不能的上帝选择控制祂无限的能力,并以有序和理性的方式使用它,那么当上帝道成肉身(约翰福音 1:1-3,14)并在地球上施展祂超自然的能力时,人们就会想到这同样是一种受控制的能力–以无限的清醒和理性创造的奇迹。

与过去(或现在)许多所谓的神迹创造者的故事不同,耶稣神迹的特点是克制和庄重。请看耶稣在马勒古身上所行的神迹,马勒古是一个即将逮捕耶稣的人。耶稣没有命令马勒古的左耳枯萎或脱落(在彼得用剑砍掉他的右耳之后),而是简单地摸了摸脱落的耳朵,”就治好了他”(路加福音 22:51)。一个准备把耶稣交给敌人的人被人用剑割掉了耳朵,而耶稣只是简单地(但奇迹般地)把他的耳朵放回原处。更重要的是,《圣经》作者对此事的记载仅此而已。在耶稣死前的那个晚上,一个惊人的奇迹发生了,而唯一透露的信息就是耶稣 “摸了摸他的耳朵,治好了他”。与耶稣的所有神迹一样

[没有人试图放大这件事的超自然特征。这件事本身就是不言自明的。如果说真理最好不加修饰,那么没有比《圣经》中关于神迹奇事的记载更能有效说明这一教义的了。作者并没有对它们喋喋不休。他们对神迹奇事信手拈来。他们尽可能简明扼要地讲述故事,然后转而论述其他事情。这在《对观福音书》中体现得非常清楚。我们得知,在迦百农的一所房子里,有四个人把一个生病的朋友抬到耶稣脚前,他们拆掉了屋顶的一部分,把托盘从屋顶的缝隙中放下去,从而创造了道德和肉体上的奇迹。这个人的罪得到了赦免。这是一个从天而降的神迹。他的病痛也被除去了,这又一次证明了我们的主是上帝在肉身显现。马太接着讲述了他被呼召作门徒以及随后发生的事情。这样的程序一再重复。作者并不像现代小说家那样对超自然现象喋喋不休。神迹被或多或少地提及,然后继续叙述。的确,书中经常提到目睹神大能作为的人群所产生的惊奇,但即使如此,也没有过分强调(库尔,98:473)。

此外,与其他著作中的神迹不同,耶稣的神迹并没有巫师的胡言乱语。事实上,耶稣与古代世界的魔术师几乎没有相似之处。就连试图解释耶稣神迹的 20 世纪德国作家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f Bultmann)也承认,”《新约圣经》中的神迹故事在这方面是极其保守的,因为它们不愿将希腊神迹创造者通常具有的魔法特征归于耶稣本人”(引自哈贝马斯,2001 年,第 113 页)。耶稣可以随心所欲地创造任何奇迹。他可以从帽子里掏出兔子,只为逗人开心。他可以把犹太敌人变成石头,或者给人三只眼睛。他可以把男孩变成男人。他本可以点燃法利赛人的长袍,告诉他们地狱的温度将是他们的十倍。祂可以在孩提时代用泥捏成十几只麻雀,然后在一群男孩中间,拍拍手就把泥鸟变成活鸟,就像未受启示的伪经《多马福音》(1:4-9;《失落的书》,1979 年,第 60 页)中所说的那样。当然,耶稣本可以做出任何愚蠢、离奇的神迹。但是,祂没有。与许多非启示录中记载的神迹相比,耶稣的神迹并不具有以下特点

世界文学和民间传说中层出不穷的奇迹故事。圣经》中所描述的上帝的大能之举没有任何魔法或诡计的影子。相反,它们总是以理智、清醒和合理为特征….。它们没有任何奢侈或离奇之处…. 当把四福音书中描述的主的神迹与其他来源的神迹相比较时,两者的差别就像粉笔和奶酪的差别”(库尔, 98:471-472)。

参考文献

亨利-库尔. (1941),《圣经奇迹的内在可信性》,《圣书参考》,98:470-479,10 月。

哈贝马斯,加里(2001 年),”为什么我相信耶稣的神迹确实发生过?诺曼-L.-盖斯勒和保罗-K.-霍夫曼(密歇根州大急流城:贝克书屋)。

卡利、弗曼 (1976), “耶稣的神迹”,《坚实的基础》,93[27]:4,7 月 6 日。

《圣经失落之书》(1979 年再版),(纽约:兰登书屋)。


Published

A copied sheet of paper

REPRODUCTION & DISCLAIMERS: We are happy to grant permission for this article to be reproduced in part or in its entirety, as long as our stipulations are observed.

Reproduction Stipul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