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科学与经文是否一致?是的(显而易见)

有人说《圣经》与科学有分歧——它们不可能同时正确。那些接受这种说法的《圣经》信徒安慰自己说,《圣经》不是一本“科学教科书”,因此,不应该指望它在科学问题上讲述得准确。事实上,无论《圣经》是否是一本科学教科书、地理教科书、历史教科书或其他任何类型的书籍,如果《圣经》是由宇宙全知全能的造物主所启示的,那么它所说的一切都应该是准确的。当它涉及科学问题时,它的描述应该是完美的——而事实也的确如此。

事实上,根据《圣经》,上帝亲自创立了科学领域。当上帝在第六天创造人类,并吩咐他们“管理”地球和“治理”地球(《创世记》1: 28)时,祂是在命令人类去做一些需要广泛的科学调查和实验的事情。如果上帝创立了科学,为什么科学会与祂的话语相冲突呢?当上帝通过祂的仆人保罗在《罗马书》1: 20中说,可以通过研究祂的创造物来了解祂的存在和祂的某些属性时,祂是在对创造物(“所造之物”) 的科学研究表示认可。当祂在帖撒罗尼迦前书5: 21中说“但凡事要察验,美善的事要持守”时,祂实质上是在总结科学方法。通过鼓励人类研究“耶和华的作为”(例如创世纪和大洪水),祂在认可科学(诗篇111: 2)。当上帝要亚当给动物取名时,祂创立了生物学领域(创世记2: 19)。当祂向约伯强调统治宇宙的自然法则时,祂是在鼓励物理学的研究(约伯记38: 33)。《约伯记》12: 8-10强调地质学,而《诗篇》19: 1和《创世记》15: 5则鼓励天文学。《民数记》第19章甚至详细描述了一种制作抗菌肥皂的基本配方——化学的应用。在受到启示的智慧中,所罗门鼓励研究生物科学,鼓励研究老鹰和蛇(《箴言》30: 18-19),以及蚂蚁、獾、蝗虫和蜘蛛(《箴言》30: 25-28)。耶稣在谈到田野里的百合花(《马太福音》6: 28)、种子(《马太福音》13: 1-9,24-30)、树木和葡萄藤(《马太福音》7: 16-20)、以及草(《马太福音》6: 30)时,鼓励植物学;当指着空中的飞鸟作为一个例子时,鼓励鸟类学(《马太福音》6: 26);在提到蛾子时,鼓励昆虫学(《马太福音》6: 19-20);在讨论羊、狗和猪时,鼓励动物学(《路加福音》15: 3-7;《马太福音》7: 6)。上帝在《约伯记》第38-41章对约伯的讲道中,祂选择通过给约伯上一堂涵盖地质学、宇宙学、天文学、物理学、海洋学、法学、光学、气象学和生物学(包括动物学、鸟类学、昆虫学、爬行动物学、植物学和海洋生物学)的科学课来谦卑地教导他。最重要的是:上帝创立、认可,甚至命令了科学。科学并不与圣经对立。

那么,为什么会有混淆呢?一些混淆源自观察科学的本质:我们无法品尝、触摸、闻到、听到或看到上帝、创世或大洪水。因此,一些人得出的结论是,圣经中的创世不科学。由于我们今天无法观察到圣经模式的某些方面,因此无法通过经验来验证,但任何自然主义理论中的几个关键步骤也是如此(例如,“大爆炸”,生命起源,物种起源等)。这就是“历史科学”的性质:必须使用演绎推理从间接证据来证实涉及不可观察的历史事件的理论,就像法医科学家使用科学来调查他们没有亲眼目睹的事件一样。圣经模式,类似于任何历史模式,必须通过间接证据来证实,而不是直接证据。正如我们在其他地方所表明的那样(参见www.apologeticspress.org),自然主义模式与证据相矛盾,而圣经模式得到了证据的支持。

将圣经与主流自然主义科学进行比较还会造成进一步的混淆。确实,在现代社会中,有几种流行的自然主义理论被提出与圣经相矛盾,但仔细观察后也会发现,这些模式在根本方面与真正的科学相矛盾。(例如,无因果关系1;科学法则的自发生成2;物质/能量3;生命4;遗传信息5;设计6;等等)。一个理论不可能即与自身相矛盾又仍旧是正确的。真正的科学不会像自然主义理论那样存在内部矛盾。

然而,圣经模式并不支持这种内部矛盾、伪科学理论。相反,它明确指出,宇宙是由耶和华在六天内从虚无中创造出来的,这个命题既不与证据相矛盾,也得到了间接证据的支持。在创世之后的几百年,发生了一场全球性的洪水,这场洪水对地球产生了巨大影响。来自科学的证据也支持了圣经关于这一事件的记载,包括地质学、古生物学、天文学、生物学和气象学等方面的证据。7

圣经模式是科学的,因为它能解释科学定律的起源。它是科学的,因为它能够在没有矛盾的情况下解释宇宙及其特性。圣经模式是科学的,因为它在这些定律被发现之前就准确地表明了几条科学定律(例如,因果律;热力学的第一和第二定律;生物起源定律)。8圣经模式是科学的,因为它做出了许多经过验证的科学预测。9总之:上帝创立了科学。当合理和公正地解释真实的科学发现时,科学支持圣经和基督教。科学与圣经并不相悖,因为它们有着同样的作者!

注释

1 Jeff Miller(2011),“上帝与科学法则:因果律,”Apologetics Press,https://apologeticspress.org/article/3716

2Jeff Miller(2012),“The Laws of Science –by God,”Reason & Revelation, (“科学法则:由上帝制定,”理性与启示),32[12]:137-140。

3Jeff Miller(2013),“进化论与科学法则:热力学定律,”Apologetics Press,https://apologeticspress.org/APContent.aspx?category=9&article=2786&topic=93。

4 Jeff Miller(2012),“The Law of Biogenesis [Part I],”Reason & Revelation, “生物起源定律 [第一部分],”理性与启示,32[1]:2-11。

5 Jeff Miller(2014),“God and the Laws of Science:Genetics vs. Evolution [Part 1],”Reason & Revelation, [“上帝与科学法则:遗传学与进化论(第一部分],” 理性与启示),34[1]:2-11。

6 Jeff Miller(2017),“Atheists’Design Admissions,”Reason & Revelation (“无神论者的设计承认”,理性与启示),37[12]:134-143。

7 Paul Garner(2011)The New Creationism(《新创造论》) (卡莱尔出版社)。

8 Jeff Miller(2017), Science vs.Evolution (科学对决进化论)(Montgomery,AL: Apologetics Press).

9 Jeff Miller(2014),“Bill Nye/Ken Ham Debate Review:Tying Up Really Loose Ends,”Reason & Revelation,34[4]. (“比尔·奈/肯·哈姆辩论回顾:解答一些悬而未决的问题,”理性与启示)


Published

A copied sheet of paper

REPRODUCTION & DISCLAIMERS: We are happy to grant permission for this article to be reproduced in part or in its entirety, as long as our stipulations are observed.

Reproduction Stipul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