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Mountains and a lake

相信上帝的7个理由

你怎么知道上帝的存在?你看不到、听不到、摸不到、闻不到、也尝不到祂的味道。你无法像称一袋五磅重的土豆那样称量祂。你不能把祂放在电子显微镜下,向你的朋友展示祂在原子层面上的样子。你不能用探针和手术刀在祂身上做实验。你不能给祂拍张照片,让你的邻居知道祂不仅仅是一个想象中的朋友。你也无法让祂神奇地出现在无神论教授的课堂上,而这位教授正在挑战任何试图证明上帝存在的人。那么你是如何知道上帝是存在的呢?

虽然无神论者认为上帝并不存在,不可知论者也声称上帝不存在的可能性非常大,但有神论者却理性地相信上帝的存在。一个真诚追求真理的人,只要遵循现有的证据,就会得出上帝存在的逻辑结论。事实上,在21世纪,这种信仰并不是看到上帝的灵或触摸到祂真实本质的结果(参见约翰福音4:24;路加福音24:39)。然而,我们唾手可得的是大量无可辩驳的、间接的、可信的证据,证明了上帝的存在。请思考下文七条足以证明一位永恒、超自然的造物主(神)存在的证据。

1.物质需要制造者

任何理性的人都不会否认物质存在的这个事实。宇宙和构成宇宙的每一个原子都是现实存在的。问个合乎逻辑的问题:“这一切从何而来?”从银河系到宇宙中最遥远的星系,都有一个起因,起因是什么?是什么造就了物质?

对物质世界的研究表明,每一个物理现象都必须有一个充分的前因或同步原因(这一观点被称为因果法则或因果定律)。1969年矗立在月球表面的美国国旗既不是永恒的,也不是无缘无故的。它在月球上的存在需要一个充分的原因。自21世纪初以来在火星表面滚动的机器人探测器就是充分原因的结果。没有人相信它们是凭空出现的,也没有人相信它们是由各种荒谬的、不足以支持的原因的结果(例如,地球上一个垃圾场的意外爆炸使金属物体盘旋着飞向火星并自行组装成机器人漫游车)。简而言之,所有物质现象都需要足够的原因(更多信息见米勒,2011)。

Text Box: 每一个物质现象都必须有一个在它之前出现(或同时出现)并且比它更伟大的原因。宇宙是一个物质现象。因此,宇宙必须有一个在它之前出现并且比它更伟大的原因。

那么,是什么导致了宇宙和宇宙中的所有物质呢?几十年来,无神论进化论者提出了一种理论,即所谓的宇宙大爆炸,据说这种理论最能从纯自然的角度解释我们的存在。据称,大约140亿年前,宇宙中的所有物质和能量都集中在一个微小的物质球中,然后这个物质球发生爆炸,导致宇宙中的星系最终形成。

这种解释的明显问题在于,即使大爆炸真的发生了(而合理的科学论据则反对这种理论——参见梅等人,2003年),人们仍然必须解释这个“原始物质球是从何而来的。它必须有充分的原因。世界上一些主要的无神论者和不可知论者是如何辩论物质的起源的呢?无神论宇宙学家斯蒂芬·霍金2011年在国家电视台上说:“大爆炸不是由任何东西引起的”(“好奇心……”,着重号部分)。在霍金博士合著的《大设计》一书中,他和伦纳德·姆洛迪诺断言:“恒星和黑洞等物体不可能凭空出现。但整个宇宙可以”(2010年,第180页,着重号部分)。2006年,托德·弗里尔问美国一位著名无神论者丹·巴克:“你真的相信物质从到有吗?巴克的回答很简单:是的”(“可悲的……”,着重号部分)。

然而,可以观察到的事实是,在自然界中,物质和能量既不会被创造也不会被毁灭。科学家将这一事实称为热力学第一定律。尽管进化论者声称宇宙起源于几十亿年前一团物质的爆炸,但他们从未对这团“原始”物质的成因做出合理的解释。“”不是一个合理的解释。2007年,支持进化论的《新科学家》杂志刊登了一篇封面文章,题为“起源:是什么引发了大爆炸?”该文章试图解释宇宙的起源。但请看文章的最后一句话:“对宇宙起源的探索似乎注定要继续下去,直到我们能够回答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为什么是有任何东西而不是没有任何东西?”(“宇宙……”,194[2601]:33,着重号部分)。这个问题的含义非常清楚:如果过去曾经“一无所有”,那么今天就不应该有任何东西存在。对于所谓“原始”物质球导致宇宙的起源,并不存在一个合理的、自然主义的解释。世界一位领先的无神论者,理查德·道金斯基本上已经承认了这一点。

2012年,在一次澳大利亚国家电视台的小组讨论中,道金斯博士被问及“像宇宙这样巨大的东西是如何从无到有的?”请注意道金斯所承认的:“当然,从无到有是违反常理的。当然常识不允许你从无到有。这就是为什么它不寻常,它必须是不寻常的,才能是产生宇宙的原因。必须有某种神秘的东西导致宇宙的起源”(“Q&A……”,着重号部分)。事实上,无神论对物质起源的解释“不符合似乎正确或自然的做法”(违反常理,2014年)。根据道金斯自己的承认,在自然界中从无到有的想法违背了“常识”。这与“基于对情况或事实的简单感知而做出的合理而谨慎的判断”相去甚远(“常识”,2014年)。

此外,无神论者无法从逻辑上论证宇宙是永恒的。现在似乎已经很少有科学家提出宇宙是永恒的观点。(事实上,如果无神论者认为宇宙一直存在,那么试图用宇宙大爆炸来解释宇宙的“开始”就毫无意义了)。此外,热力学第二定律指出,随着时间的推移,物质和能量的可用性会降低,这使得大多数科学家得出结论认为,宇宙并非一直存在(否则我们就没有可用的能量了;见米勒,2013)。事实上,宇宙有一个起源。来自塔夫茨大学的宇宙学家亚历克斯·维伦金在其名为《多元宇宙》的一书中强调了这一事实:“有人说,论点是说服有理性的人的手段,而论据则是说服不理性人的手段。现在有了论据,宇宙学家们再也不能躲在过去永恒的宇宙的可能性背后了。没有逃避的余地:他们必须面对宇宙起源的问题”(2006年,第176页,着重号部分)

在过去的某个时期,物质宇宙并不存在。然后,在某个时刻,物质出现了。但是,既然物质不是永恒的,也不可能无中自行生成,那么一定是物质领域之外的某种东西使其得以存在。

简而言之,物质需要一个制造者。证据清楚地表明,如果没有超自然的存在,宇宙的起因是无法解释的。必须有某种永恒的力量,但我们知道它不可能是自然的或物质的。罗马书1:20说:“自从创世以来,祂那看不见的属性,借着所造之物,就明明可知,连祂永恒的大能和神性,也都知道了,叫人无可推诿。”如果没有某种永恒的力量,我们的宇宙就不可能存在,而关于我们的宇宙从无到有的无神论答案是即不科学也不合理的解释。

2.生命需要一个生命的赐予者

生命不会凭空出现。无论是收容所里的小狗还是门把手上的细菌都不会自发生成。每一位科学家,无论是有神论者还是无神论者,都知道这一观察结果是正确的。

在生物学中,“生物起源定律“是最广为人知的科学定律之一。英语中的“生物起源”由两个词组成——“bio”,意为生命;“genesis”,意为起源。因此,该定律涉及生命的起源,它简单地表明在自然界中,生命只来自于自身类别的先前生命。多年来,这一定律的真实性已被数千名科学家所证实,其中最著名的是路易·巴斯德。他的研究结果给自然发生论以沉重的打击。

1933年,进化论者约翰·沙利文承认,“生命从来都是由生命产生的,这已经成为一种公认的信条。就实际证据而言,这仍然是唯一可能的结论”(第94页,着重号部分)。好吧,但那是1933年的事了。随着我们进入20世纪,显而易见的问题是,“这仍然是唯一可能的结论吗?”自19世纪的路易斯·巴斯德和20世纪上半叶的约翰·沙利文以来,我们学到了什么?观察科学在年复一年的实验中得出了相同的结论。著名的进化论者乔治·盖洛德·辛普森和他的同事观察到:“毫无疑问,生物起源是规律,生命只能来自其他生命,细胞作为生命的单位,总是而且只能是另一个细胞的产物或后代”(1965年,第144页,着重号部分)。进化论者马丁·莫伊指出,“一个世纪以来生物科学的一系列惊人发现告诉我们,生命只能源于生命”(1981年,89[11]:36,着重号部分)。最近,坚定的进化论者尼尔·舒宾在其名为《你体内的鱼》一书中承认了以下事实:

我可以与你们分享一条我们所有人都能认同的真正法则。这条法则是如此深刻,以至于我们大多数人都认为它是理所当然的。然而,它却是我们在古生物学、发育生物学和遗传学领域所做的几乎一切工作的出发点。这个生物学上的“万物法则”是指地球上的每一个生物都有父母。你所认识的每一个人都有亲生父母,你所见过的每一只鸟、蝾螈或鲨鱼也是如此……更准确地说:每种生物都源自其父母的遗传信息(2009年,第174页)。

舒宾对此做出让步的重要性不容忽视。他承认,实际的科学信息证实,自然界中的生命必须来自先前存在的生命。然而,他拒绝将这一事实推导出正确的结论:生命不可能源自非生物化学物质。唯物进化论无法充分说明或解释科学的最基本定律,其中最重要的定律就

Text Box: 在物质世界中,生命来自自身类别先前存在的生命。生命不可能自发地从非生命化学及物质生成。因此,必须是由一个超自然的、有智慧的头脑创造了生物体。

是“生物起源定律”。

如果科学证据所需的“唯一可能的结论是”是在自然界中“生命从来都不会从生命以外的其它东西产生”,那么,请告诉我,第一个生命是如何产生的?它是否以某种方式打破了生物学最基本的自然法则,从非生命中“自然”产生?还是另有其它可能?事实上,还有另一种可能性(科学并没有推翻这种可能性),但约翰·沙利文等进化论者承认,“科学家发现非常难以接受”(第94页,着重号部分)。沙利文认为,“就实际证据而言,生物起源“仍然是唯一可能的结论。但是……这个结论似乎又回到了某种超自然的创造行为(第94页,着重号部分)。不要忽略这一点:真正的、真实的、可操作的科学间接地支持“超自然的创造行为”,这意味着有一位超自然的造物主。

进化论者、哈佛大学教授乔治·瓦尔德在他撰写的一篇题为《生命的起源》的文章中同样承认,生命的起源最终有两种选择:(1)自发生成;(2)“唯一的选择,即相信超自然的单一、最初的超自然创造行为。除此之外,没有第三种选择”(1954年,第46页)。遗憾的是,虽然“大多数现代生物学家满意地审查了自发生成假说的崩溃”,但他们“不愿意接受特殊创造的替代信仰”(第46页)。无神论者宁可相信一个早已被推翻的理论,也不愿意遵循最终指向的证据(超自然的造物主!)。安东尼·弗卢在长达五十年的时间里一直是世界领先的无神论思想家,最后他不得不得出这样的结论“对于我们在地球上看到的这种’有目标、自我复制’的生命的起源,唯一令人满意的解释就是无限智慧的头脑”(2007年,第132页;有关更多信息,请参见米勒,2012年)。

3.设计需要设计师

日常观察揭示并证实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复杂、实用的设计需要设计师。绘画需要画家。诗歌需要诗人。建筑需要建筑师。诸如此类,不胜枚举。每个人都知道汽车、电脑、钢琴、投影仪都需要工程师、技术人员和调音师才能存在并正常运转。但整个宇宙呢?它能被准确地描述为“被设计”的吗?如果是的话,那么这种设计对它的起源又意味着什么呢?

任何一个诚实、有见识的人都不会否认,宇宙是极其精密和功能复杂的。从地球围绕太阳的精确轨道,到鷸鴴類鳥類每年15000英里的迁徙模式,自然界中精确设计的例子数不胜数。但请看一个涉及电子和质子的例子。电子和质子的质量比是1:1836,这意味着质子的质量是电子的1836倍。然而,即使存在这样的质量差异,电子和质子仍具有相同的电荷。科学家认为,如果电子的电荷发生千亿分之一的变化,我们的身体就会立即爆炸(巴罗和提普勒,1986年,第293、296页)这样的精密度是否意味着精确的设计?当然是。

事实上,无神论者经常证明大自然中的“设计”。无神论天体物理学家保罗·戴维斯承认,宇宙(根据无神论者的观点,宇宙是无意识、自然主义、随机过程的结果)是“特宜居的”(2007年,第30页)、“非凡的”(第34页)和“以可理解的方式有序排列”(第30页)。他甚至承认宇宙具有“精细调节特性”。在2008年,《国家地理杂志》发表的一篇题为“仿生学:自然的设计”一文中,在提到“自然的设计”时,“设计”一词出现了不下七次。作者、进化论者汤姆·穆勒提到了大自然的“复杂性”和“巧妙的装置”(2008年,第79页),并称赞大自然能够将简单的材料“转化为具有奇妙的复杂性、强度和韧性的结构”(第79页)。在了解到一只小蜻蜓不可思议的复杂机动性之后,穆勒甚至承认自己有必要“屈膝钦佩”这只昆虫(第82页)。为什么呢?因为它“神秘”而“复杂”的设计。事实上,正如进化论者杰里·科因所承认的那样,“大自然就像一台运转良好的机器……。一个人对动植物了解得越多,就越会惊叹于它们的设计与生活方式的完美契合”(2009年,第1、3页)。

但是,你怎么能在没有目的、智慧和深思熟虑规划的前提下获得设计呢?梅里亚姆·韦伯斯特“在线词典”为“设计”(名词)给出的前三个定义如下:“1a:个人或团体所持有的特定目的……b:深思熟虑的有目的的规划……2:一个精心计划或方案,其中规定了达到目的的手段;3a:一个深思熟虑的秘密项目或计划(“设计”,2014年,着重号部分)。在将“设计”定义为图纸、草图或“详细计划的图形表示……”之后,《美国传统英语词典》指出,设计可被定义为“有目的或有创意的安排部件或细节”(“设计”,2000年,第492页,着重号部分)。设计的前身是“周密的有目的的规划”、“详细的计划”或“有创意的安排”。设计是一种效果,不是时间、机遇和缺乏才智的、偶然爆炸的结果(真是无稽之谈!),而是发明者或设计者的有目的的计划和深思熟虑行动的结果。从字面上看,根据定义,设计需要一个设计者;因此,被设计的宇宙需要一个设

任何展现复杂、功能性设计的东西都需要一个智慧的设计者。宇宙展现出复杂、功能性的设计。因此,宇宙必须有一个设计者。

计者。

根据保罗·戴维斯的说法:“我们的宇宙对生命来说似乎‘恰到好处’。它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超级智慧一直在玩弄物理学”(2007年,第30页)。同样,著名的怀疑论者迈克尔·舍默承认:“人们之所以认为是设计者创造了这个世界,是因为它看起来是经过设计的”(2006年,第65页,着重号部分)。

事实上,诚实的观察和理性的思考应该会让每一个追求真理的人得出与3000年前的诗篇作者相同的结论:“诸天述说神的荣耀,穹苍显明祂的作为”(诗篇19:1)。“全地充满了祂的荣耀”(以赛亚书6:3)。天地日复一日、夜复一日地向每一个愿意聆听的人见证(诗篇19:2-4)。“你们要举目仰望,看是谁创造了这万象”(以赛亚书40:26)。

既然宇宙呈现出复杂的、功能性的设计,并且(根据定义)复杂的、功能性的设计需要一个设计者,那么宇宙就一定有一个智慧的设计者。这种对上帝的论证在逻辑上是合理的,在观察上也是真实的。一个人可以知道(毫无疑问地)上帝的存在,理由不外乎宇宙的设计需要有一个设计者。“因为房屋都必有人建造,而建造万物的乃是神“(《希伯来书》3:4)。

4.智慧需要智慧的创造者

智慧被定义为:“获取和应用知识的能力”(《智慧》,2000年,第910页);“学习或理解事物,处理新情况或困难情况的能力”(《智慧》,2014年)。不难发现,某些事物具有某种程度的“智慧”,而其它事物则不具备智慧。显然,人类具有极高水平的智慧。他们建造了宇宙飞船,可以在地球和月球都处于运动状态的情况下引导飞船飞行24万英里到达月球。他们建造了人工心脏,可以延长病人的生命。他们还在继续建造每秒能处理数十亿条信息的计算机。他们能写诗,能计算出50年后火星的位置,还能制造从钢琴到PlayStation游戏主机。人类是一个智慧的生物。

虽然人类与动物王国之间存在着巨大的鸿沟,但动物确实拥有一定程度的智慧。狗可以学会坐下、呆着、翻滚和装死。海豚可以学会按指令跳过环。鸟类可以用树枝制作有用的“工具”来完成一些基本任务。几年前,两只色彩斑斓的八足头足纲动物——墨鱼,登上了《新科学家》杂志的封面。作者称这种神奇的海洋生物是“复杂”、“有创造力”的八

任何具有智慧的东西都一定是由智慧生物创造的。动物和人类等生物都拥有智慧。因此,动物和人类一定是由智慧生物创造的。

足“天才”,拥有“智慧”和“秘密代码”(布鲁克斯,2008年)。

根据无神论进化理论,数十亿年前,“虚无”导致一个微小的物质球爆炸。然后,在宇宙大爆炸之后的数十亿年里,星系开始从没有生命、没有思想、没有智慧的微粒中形成,这些微粒漂浮在太空中的大量尘埃云中。据称,地球最终就是从这样的尘埃云中演化而来的。数亿年后,进化出了有智慧的动物和人类。

然而,人类在自然界中不断观察到的是:智慧需要先前的智慧。21世纪的人类之所以有智慧,是因为我们的祖先有智慧。动物之所以具有某种程度的智慧,是因为它们的祖先具有智慧。尘埃不会转变成“具有获取和应用知识的能力”的有组织尘埃粒子。水不会思考。进化论者认为是无意识的泥浆孕育了地球上的智慧生命,但这只是一个妄想的故事,并没有得到我们从观察和经验中获得的一切知识的支持。无论是“虚无”还是无机物都不会产生智慧生物。那么,宇宙中最早的智慧生物是如何出现的呢?正如最初的生命需要一个超自然的生命赐予者一样,最初的智慧生物也需要一个自我存在、奇迹般创造智慧的创造者。

5.道德需要道德法律的制定者

为什么人们普遍认为有些行为是“对的”,有些行为是“错的”,而不考虑他们的主观看法呢?为什么大多数人认为以下行为是“邪恶”或“恶毒”的?(1)一个成年人仅仅为了好玩而折磨一个无辜的孩子?(2)一个男人殴打并强奸一个善良、无辜的女人?或者(3)父母生下孩子的唯一目的就是每天对他们进行性虐待?因为,正如进化论者爱德华·斯林格兰所指出的,人类拥有形而上学的权利——这些权利是“超越感官所能感知的现实”(“形而上学”,2014)——并且“依赖于道德价值观”(引自莱利,2007,196[2629]:7)。事实上,大多数人,甚至许多无神论者,都承认真实的、客观的善恶是存在的。

尽管客观道德可能不属于科学方法的范畴,但每一个理性的人都可以知道,有些行为天生是善的,而有些行为天生是恶的。安东尼·弗莱夫和华莱士·马特森是20世纪两位领先的无神论哲学家,他们在20世纪70年代与有神论哲学家托马斯·沃伦的辩论中直言不讳地承认客观道德的存在(参见沃伦和弗卢,1977年;沃伦和马特森,1978年)。无神论者迈克尔·鲁斯在他的《为达尔文主义辩护》一书中承认,“说强奸小孩子在道德上是可以接受的人,就像说2+2=5的人一样错误”(1982年,第275页,着重号部分)。哲学家弗朗西斯·贝克维斯和格雷戈里·库克尔说得很好:“那些明显否认道德规则的人;那些说谋杀和强奸在道德上是善意的、残忍不是一种恶行、懦弱是一种美德的人;并不仅仅是有着不同的道德观,而是他们有问题”(1998年,第59页,着重号部分)。

大多数理性的人并不只是觉得强奸和虐待儿童可能是错;事实上它们错的——本来就是错的。就像二加二确实可以被知道是四一样,每个理性的人都可以知道有些事情客观上是善的,而另一些事情客观上是恶的。然而,理性要求客观的善与恶只有在存在某种真实、客观的参考点时才能存在。如果某些事情(如强奸)可以被合理地批评为道德上的错误,那么就必须有一个客观的标准——“某种‘更高的法则,它超越了世俗和短暂的法则’,它不属于特定的道德准则,具有可以被认可的强制性特征”(沃伦和马特森,第

如果客观色道德价值观存在,那么上帝存在。像善和恶、正义和不正义这样的客观道德价值观确实存在。因此,上帝存在。

284页)。

无神论者承认任何事情在道德上都是错误的,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一个无神论者如何逻辑地称某事物是残暴、可悲、邪恶或恶毒呢??根据无神论,人只不过是运动中的物质。据称,人类是在数十亿年从岩石和粘液中演化而来的。道德价值怎么可能来自岩石和粘液?谁说过“错误的岩石”、“道德的矿物”或“腐败的化学物质”?人们不会谈论道德败坏的驴、邪恶的大象或不道德的猴子。猪不会因为吃掉幼崽而受到不道德的惩罚。科莫多龙不会因为它们10%的食物是年幼的科莫多龙而堕落。杀人鲸没有谋杀罪。雄性动物强行与雌性动物交配不会因强奸罪受审判。狗偷了另一只狗的骨头也不算道德败坏。道德价值不可能从岩石和粘液中产生。

人类甚至考虑道德问题的这一事实证明了人类与动物之间的巨大鸿沟,以及道德价值不可能产生于动物这一事实。无神论进化论者承认,道德只产生于人类。20世纪最著名的无神论进化论者之一,乔治·盖洛德·辛普森承认“善与恶、对与错,这些概念在自然界中与人类的观点无关;但从道德的角度看,却成为整个宇宙真实而不容忽视的特征,因为道德只存在于人类之中”。(1951年,第179页,着重号部分)。无神论者承认:人(即使是“无神论者”)“有自己与生俱来的道德感”(《无神论者……吗?,无日期)没有一个理性的人会对动物做出这样的承认。“人类”“依赖道德价值观”,而非动物(引自莱利,2007,196[2629]:7)。

上帝存在的道德论证揭露了无神论的自相矛盾、可怕的哲学本质。无神论者要么拒绝接受道德论证的第一个前提(“如果客观的道德价值存在,那么上帝就存在”)的真实性,并不合逻辑地接受客观道德从岩石和爬行动物中产生这一站不住脚的观点;要么(2)他们必须拒绝接受论证的第二个前提(“客观的道德价值存在”),并接受这个荒谬、令人厌恶的观点,即种族灭绝、强奸、谋杀、偷窃、虐待儿童等永远不会被谴责为客观上的“错误”。更重要的是,如果无神论成立,那么从逻辑上讲,个人永远不会因为这些不道德的行为而受到惩罚,因为“不存在固有的道德或伦理法则”(普罗温,1988年,第10页)。

如果没有上帝,那么就没有客观依据来说明某些事情是对的,而其它事情是错的。理性要求客观的善恶只有在自然之外存在某种真实、客观的参照点时才能存在。对人类而言,客观道德法则的唯一合理答案就是超自然的道德法则制定者。

6.《圣经》的超自然属性要求作者超自然

基督徒不会仅仅因为《圣经》教导我们上帝存在就相信上帝存在,也不会仅仅因为《圣经》声称受到上帝的启示就相信《圣经》是上帝的话语。任何人都可以随心所欲地宣称自己是上帝。仅仅因为一个人声称得到了超自然造物主的启示,并不能代表这是真的「例如《摩门经》;见米勒,2009」。然而,如果《圣经》具有超越人类的属性,那么《圣经》就证明了它的超自然起源,也间接证明了超自然的作者的存在。美国无神论者丹·巴克在2009年提到了上帝存在论的合理性,他解释说,如果上帝对人类说话,并向他提供关于未来事件的具体信息,那么就可以否定无神论(见巴特和巴克,第50-51页)。

事实上,证实《圣经》是上帝所默示的话语的一条极为有价值的线索是其中所包含的准确、具有预测性的预言。《圣经》中的预言不仅在细节上完全准确地应验了,而且这些应验往往是在预言发出几个世纪后才实现的。即使是怀疑论者也明白,如果事情确实如此,那么《圣经》的写作一定是由超自然的代理人所为。这就是为什么怀疑论者试图通过声称预言是在事件发生后写的或声称预言没有详细实现来诋毁预言的原因。怀疑论者试图用这些方法来诋毁预言,但他承认,如果预言是在事件发生前几个世纪写成的,如果预言得到了详细的应验,那么超自然的力量就应该对这些预言负责。正如先知耶利米写道:“至于预言和平的先知,当先知的话应验的时候,先知必称为耶和华所真正差遣的”(28:

如果世界上有任何东西表现出超自然的特质,那么一定存在超自然的东西。《圣经》具有超自然然的特征,如预测性预言。因此,必然存在一种超自然的头脑,而《圣经》必然是这种头脑的产物。

9)。完全准确、应验的预言是验证《圣经》是神圣启示的特征。

有一个这样的预言涉及一个名叫居鲁士的人和两个国家,巴比伦和玛代波斯帝国。以赛亚在公元前700年左右预言——他生动地描述了上帝会如何摧毁强大的巴比伦王国,“列国的荣耀”(13:19)。以赛亚在预言中宣称巴比伦倾到了(21:9),就好像预言已经发生一样(通常被称为“预言完成时”,在《旧约全书》中经常被用来强调预言实现的绝对确定性,(如以赛亚书,第53章)。然后,他预言巴比伦会落入玛代人和波斯人之手(以赛亚书13;21:1-10)。后来,他又宣称“金城”(巴比伦)会被一个名叫居鲁士的人征服(44:28;45:1-7)。这是一个了不起的预言,尤其是居鲁士在以赛亚写完这些话后近150年才出生。

以赛亚不仅预言居鲁士推翻巴比伦,而且还写道,居鲁士作为耶和华的“受膏者”和“牧者”,释放被囚禁的犹太人,并帮助他们返回耶路撒冷重建圣殿。以赛亚的预言是在居鲁士征服巴比伦(公元前539年)近200年前记录下来的。令人惊叹!(注:世俗历史证实,所有这些事件都成真了。真的有一个叫居鲁士的人统治着玛代波斯帝国。他确实征服了巴比伦。正如以赛亚预言的那样,他帮助犹太人返回耶路撒冷并重建圣殿。)

的确,“圣经上的所有预言是不可随私意解释的,因为预言从来没有出于人意的,乃是人被圣灵感动说出上帝的话来”(彼得后书1:20-21)。而且,如果人是受神的启示写下圣经的话(提摩太后书3:16),那么神是存在的。简而言之,《圣经》的超自然属性在逻辑上要求有一位超自然的作者(更多信息请参见巴特,2007年)。

7.历史上那位行奇迹、复活的耶稣需要一个超自然的解释

人类可以做出许多令人惊叹的事情。他们可以马不停蹄地跑完26.2英里。面对巨大的危险,他们可以表现出非凡的勇气。他们甚至可以在离地数百英尺的高空走钢丝。但是,有些动作是人类无法做到的。人类无法在无人协助的情况下在水面上行走,无法让盲人重见光明,无法仅凭双手瞬间接上被割断的耳朵,也无法使死者复活。如果有这样的“人”存在,那么他的生命就会顺理成章地证明超自然的存在。

无神论者明白这一论点的合理性。丹·巴克曾公开说过:“如果耶稣显灵”并创造了许多奇迹,那么无神论就会被推翻【见《巴特与巴克》,第51页】,有神论就会被确立为事实。事实上,巴克和其他无神论者所要求的证据早在2000年前就已经提供了,那时上帝道成肉身,以人的形式来到地球。祂不仅仅声称自己是神,还做了一个有理性的人所期望的事。如果神要在地球上证明祂的神性的话,那就是祂实现了精准的预言并行了超自然的神迹,包括亲自从死里复活。(更多信息,请参见巴特和里昂斯,2006年)。耶稣的生平事迹证明

即使只有一个人能够执行超自然之举,比如让死者复活和实现预言,那么必须有一个超自然的存在。耶稣基督确实行了在纯粹唯物主义世界中无法完成的超自然之举。因此,必定有一个超自然的存在(上帝)。

了超自然的存在。

2012年,知名无神论者理查德·道金斯被问及他对上帝的不信之处。具体来说,他被问到:“顺便问一下,有什么证据能改变你的想法?”他很快回答说:“这是一个非常困难和有趣的问题,因为,我的意思是,我曾经认为,不知何故的认为,你知道,高900英尺、声音像保罗·罗伯逊一样巨大的耶稣突然大步走来说‘我存在,我在这里’,但即便如此,我有时也会怀疑这是否会……”(“Q&A……”,2012年)。因此,尽管道金斯博士提出了用900英尺高的假想耶稣来反驳无神论的可能性,但他始终拒绝接受2000年前在地球上行走的历史上能行奇迹的、从死里复活的耶稣。令人遗憾的是,这种非理性、顽固的不信并非新鲜事。在第一世纪,甚至有人当着耶稣的面,亲眼目睹了祂所行的超自然神迹,也拒绝了祂(参见约翰福音11:45-53;12:9-11)。因此,尽管有证据证明神的存在,但今天仍有许多人拒绝神,这并不令人奇怪。

结论

无神论者喜欢声称他们的思维方式是合乎逻辑的、合理和智慧的。然而,无神论却非理性地声称万物从无到有。无神论称一个爆炸产生了精致的秩序。它说偶然事件产生了精密性,在自然界中生命从非生命中突然出现。无神论认为,一个精心设计的宇宙可以在没有设计者的情况下产生。无神论认为鱼和青蛙是人类遥远的祖先,智慧最终是非智慧的结果。无神论声称,要么人类的道德水平与麋鹿相同,要么人类实际上是从无道德的老鼠进化出道德感的。当无神论试图说服他人他正自信地骑在一匹名为“常识”的骏马上驰骋时,却被一头名为“愚蠢”的驴子绊了一跤。

有神论则是绝对合理的。为什么呢?因为(除其它因素外)(1)物质需要一个制造者;(2)生命需要一个生命赐予者;(3)设计需要一个设计者;(4)智慧需要一个智慧的创造者;(5)道德需要一个道德法则的制定者;(6)《圣经》的超自然属性需要一个超自然的作者;以及(7)历史上行奇迹、从死里复活的耶稣需要一个超自然的解释(这需要上帝)。事实上,基督徒可以自信地说:“我知道上帝存在”。正如前无神论者安东尼·弗卢有说服力的总结:“我必须再说一遍,迄今为止,我发现神性的旅程一直是理性的朝圣之旅。我追随着论证的脚步。它让我接受了一个自有永有、永恒不变、非物质、全能、无所不知的存在”(2007年,第155页)。

参考资料

巴罗,约翰·D.和弗兰克·蒂普勒(1986年),《人类宇宙学原则》(英国牛津:牛津大学出版社)。

贝克威斯,弗朗西斯和格雷戈里·库克尔(1998年),《相对主义:脚踏实地》(美国密歇根州大急流城:贝克出版社)。

布鲁克斯,迈克尔(2008年),“你会说墨鱼语吗?”“新科学家”198[2653]:28-31,4月26日。

巴特,凯尔(2007),《瞧!上帝的话》(美国阿拉巴马州蒙哥马利:Apologetics Press)。

巴特,凯尔和埃里克·莱昂斯(2006),《瞧!神的羔羊》(美国阿拉巴马州蒙哥马利:护教学出版社)。

巴特,凯尔和丹·巴克尔(2009)《圣经中的上帝是否存在?》(美国阿拉巴马州蒙哥马利:Apologetics Press)。

“常识”(2014),美国韦伯斯特在线词典,

http://www.merriam-webster.com/dictionary/common%20sense。

“违反直觉”(2014),美国韦伯斯特在线词典,

http://www.merriam-webster.com/dictionary/counterintuitive。

科因,杰里(2009)《为什么进化论是真的》(美国纽约:维京出版社)。

“好奇:上帝创造了宇宙吗?”(2011),探索频道,8月7日。

戴维斯,保罗(2007)“制定法则,”《新科学家》,194[2610]:30-34,6月30日。

“设计”(2000),美国英语语言传统词典(波士顿:霍顿·米夫林),第四版。

“设计”(2014),美国韦伯斯特在线词典,

http://www.merriam-webster.com/dictionary/design。

“无神论者有道德吗?”(无日期),http://www.askanatheist.org/morals.html。

弗流,安东尼和罗伊·瓦尔盖斯(2007),《有一位上帝:世界上最臭名昭著的无神论者是如何改变想法的》(美国纽约:哈珀·柯林斯)。

霍金,史蒂芬和莱纳德·姆洛迪诺(2010),《宇宙的伟大设计》(美国纽约:万通图书)。

“智慧”(2000),美国英语语言传统词典(波士顿:霍顿·米夫林),第四版。

“智慧”(2014),美国韦伯斯特在线词典,http://www.merriam-webster.com/dictionary/intelligence。

梅,布兰恩等(2003),“宇宙大爆炸理论—科学评论[1-2部分],”《理性与启示》,23[5-6]:33-47,49-63。

“形而上的”(2014),美国韦伯斯特在线词典,http://www.merriam-webster.com/dictionary/metaphysical。

米勒,戴夫(2009),“摩门经是来自上帝的吗?[第1部分],”https://www.apologeticspress.org/APContent.aspx?category=108&article=2787。

米勒,杰夫(2011),“上帝与科学定律:因果定律”https://www.apologeticspress.org/APContent.aspx?category=12&article=3716。

米勒,杰夫(2012),“生物起源定律[第1部分],”https://www.apologeticspress.org/APContent.aspx?category=9&article=4165&topic=93。

米勒,杰夫(2013),“化与科学定律:热力学定律,”https://www.apologeticspress.org/APContent.aspx?category=12&article=2786。

默勒,马丁(1981),“冰上的基因,”《科学文摘》,89[11]:36,95,12月。

穆勒,汤姆(2008),“仿生学:大自然的设计,”《国家地理》,213[4]:68-91,4月。

普罗文,威廉(1988),“科学家,面对吧!科学与宗教是不相容的,”《科学家》,2[16]:10,9月5日,

http://www.the-scientist.com/?articles.view/articleNo/9707/title/Scientists–Face-It–Science-And-Religion-Are-Incompatible/。

“Q&A:宗教和无神论”(2012),澳大利亚ABC,4月9日,http://www.abc.net.au/tv/qanda/txt/s3469101.htm。

赖利,迈克尔(2007),“上帝在一个理性世界中的位置”《新科学家》,196[2629]:7,11月10日。

鲁斯,迈克尔(1982),《达尔文主义辩护:进化争议指南》(美国马萨诸塞州雷丁:艾迪生·韦斯利出版社)。

谢默,迈克尔(2006),《达尔文为何重要》(美国纽约:亨利·霍尔特出版社)。

舒宾,尼尔(2009),《你的内在鱼》(美国纽约:旧金山书籍)。

辛普森,乔治·盖洛德(1951),《进化的意义》(美国纽约:密执安大学出版社)。

辛普森,G.G.,C.S.皮特恩德赖和L.H.蒂凡尼(1965),《生命:生物学导论》(美国纽约:哈考特、布雷斯和世界出版社)。

沙利文,约翰(1933),《科学的限制》(美国纽约:维京出版社)。

“我们之前的宇宙”(2007),《新科学家》,194[2601]:28-33,4月28日。

维莱金,亚历克斯(2006),《一个世界中的许多世界:探索其它宇宙》(美国纽约:希尔和王朝出版社)。

瓦尔德,乔治(1954),“生命的起源,”《科学美国人》,191[2]:44-53,8月。

沃伦,托马斯B.和安东尼G.N.弗流(1977),《沃伦-弗流辩论》(美国阿肯色州琼斯博罗:全国基督教出版社)。

沃伦,托马斯B.和华莱士·I.马特森(1978),《沃伦-马特森辩论》(美国阿肯色州琼斯博罗:全国基督教出版社)。

“可悲的:虚无造就一切”(2006),

http://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player_embedded&v=sK2yNkTuJkY。


Published

A copied sheet of paper

REPRODUCTION & DISCLAIMERS: We are happy to grant permission for this article to be reproduced in part or in its entirety, as long as our stipulations are observed.

Reproduction Stipul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