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旧约事件与上帝的仁慈

Q.

有人认为,《旧约》中的某些记载似乎没有把上帝描绘成圣洁、仁慈、善良和怜悯的人,反而把他描绘成不公正、刻薄、复仇和不仁慈的人。从这些事件来看,上帝怎么能被称为 “善 “呢?

A.

圣经确认上帝在道德上是完美的。他是圣洁的(以赛亚书 6:3;启示录 4:8),是公义的(诗篇 89:14),是良善的(诗篇 100:6;106:1)。作为一个道德完美的实体(《马太福音》5:48),上帝所做、所命令和所认可的一切必然都是好的(《诗篇》119:39,68)。有鉴于此,初学《圣经》的人在遇到《旧约》历史中某些受神指引的情况时,以及在读到圣经中一些经文–至少从表面上看–似乎反映了神的品格时,可能会感到困扰。让我们来探讨其中的几个问题。

灭绝迦南人

当以色列人受命攻占迦南地时,耶和华指示他们要彻底击杀这些民族,对他们绝不留情(申命记 7:1-5)。因此,当以色列人攻打耶利哥时,我们得知 “他们用刀刃将城中的一切,无论男女老幼,牛羊驴骡,尽行灭绝”(约书亚记 6:21)。诚心研读圣经的人该如何面对这种看似违背上帝良善的行为呢?有几件事必须加以考虑。首先,必须注意的是,主对这些极不道德的异教部落已经忍耐了很长很长时间。当亚伯拉罕第一次来到迦南地时,耶和华应许这个国家有一天会属于他的后裔,但现在还不能属于他们,因为上帝说:”亚摩利人的罪孽还没有满”(创世纪 15:16)。这就好像那些异教徒的罪孽逐渐填满了一个容器;最终,会达到上帝无法再容忍的地步。恶人必须被消灭。因此,这并不是对上帝仁慈的践踏,相反,上帝是为了维护仁慈才将他们毁灭的。

考古发现,如乌加里特的考古发现,揭示了迦南民族的堕落。例如,在迦南人的宗教中,埃尔是主神,巴力是他的儿子。这些 “神 “完全没有道德观念。在一首名为《众神的诞生》的诗中,埃尔被说成勾引了两个女人,可怕的性变态与他的名字联系在一起。他娶了自己的三个姐妹–她们也嫁给了巴力。他被描述为从事卑鄙的性行为,并影响其他人也这样做。难怪有证据表明,迦南人追随他们的神做这些可憎的事。在迦南人的宗教中,同性恋者和妓女被雇佣来筹集资金以支持神庙。毫不夸张地说,这些异教徒把性提升到了神的地位[听起来很现代,不是吗?] 许多学者认为,《旧约圣经》中的申命记 23:18-19 等经文暗示了这种肮脏的背景–其中禁止将 “妓女的雇工,或狗的工价”(男妓;见 哈里斯 等,1980 年,1:439)带入耶和华的殿。

迦南人的宗教也是一种可怕的残暴制度。例如,女神阿娜思(Anath)被描绘成成千上万地杀戮人类,淌着齐膝深的鲜血。她砍下人的头和手,把它们当作装饰品佩戴。尽管如此,《巴勒-埃皮克》却说她的肝脏因笑声而肿胀,她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在这方面还必须提到的是,道德沦丧的迦南人也将自己的婴儿献祭给他们的神灵。

在殉葬罐中发现了幼童的尸体,他们在被活埋作为祭品献给迦南神后,因窒息而扭曲,挣扎求生。在迦南人房屋的基柱中也发现了这样的幼童,有时他们的献祭还与宗教仪式有关(威尔逊,1973 年,第 85 页)。

肯尼斯-基钦(Kenneth Kitchen)教授说 “迦南人的宗教诉诸于人性中的兽性和物质”,这一点是正确的,这一点在起源于闪米特人的乌加里特文本和埃及文本中都有所体现(见 道格拉斯, 1980, 1:234.)。

但同样重要的是要强调,消灭这些邪恶的民族是为了在道义上保护以色列民族。《旧约》清楚地说明了这一点。当希伯来人入侵迦南时,他们不能让敌人活着,”使他们教导你们不可效法他们所行的一切可憎的事,就是他们向他们的神所行的;这样,你们就得罪了耶和华你们的神”(申命记 20:18)。但为什么这一点如此重要呢?原因之一是弥赛亚将通过希伯来民族登场!因此,人类的救赎最终将岌岌可危。因此,消灭迦南的邪恶居民是道德手术的一个范例,目的是挽救病人(人类)的生命。此外,请记住这一点: 上帝,因为他是谁,有权在任何时候对邪恶进行审判。

然而,人们一定会提出这样的问题:”但上帝为什么允许孩子们被毁灭呢?这个问题很难在篇幅如此简短的文章中得到详尽的论述;然而,确实需要做一些评论。首先,在一个有选择自由的世界里,必须允许一个人承受错误选择的后果,即使他不是这种选择的当事人。做出错误的决定不仅会影响我们自己,还会影响我们周围的人。我们承受他人的恶果,是我们为自己的自由付出的代价的一部分!因此,孩子往往是受害者,他们因父母的罪恶而受苦。其次,只有从现在的角度来看,上述问题才是一个真正的问题。如果从永恒的角度看问题,情况就完全不同了。从永恒的角度来看,如果这些孩子长大成人,并采用了与他们父母相同的异教习俗,情况岂不是更糟?不过,即使是这种考虑,也必须根据上述原则来看待[即:关于基督的来临和上帝对罪的暂时审判]。我们当然不知道上帝在这一重要主题上的所有想法(参见罗马书 11:33),但如果我们研究一下旧约中关于耶和华与这些民族打交道的记录,以及说明这些民族堕落的考古发现,我们就会明白耶和华在这些事件上的智慧是不容置疑的。最后,我们可以注意到,任何人都无权批评上帝的道德活动,除非他能在上帝之外建立并捍卫某种真正的道德标准–而这是任何非信徒都做不到的!

圣经中的咒诅

圣经中的 “咒诅 “部分是指那些包含作者对仇敌复仇的祈祷或歌颂的部分,或以仇敌被毁灭时的胜利赞美而结束的部分。例如,”神啊,求你毁灭他们”(诗篇 5:10),或 “求你折断恶人的膀臂”(10:15;参见 18:40-42,28:4,31:17,耶利米书 15:15,17:18,尼希米记 6:14 等)。许多人不禁要问,这样的表达方式怎么会成为神圣启示的一部分呢?虽然这个问题很复杂,但下面的思考或许能给我们一些启示。

这些文字并不仅仅是旧约中低级法典所特有的个人复仇情绪的迸发。当然,我们认识到,在为福音时代的到来而逐渐作好准备的古老、幼稚的人类中,可以容忍较低水平的道德责任(参见《马太福音》19:8;《使徒行传》14:16-17;17:30-31;《罗马书》3:25)。尽管如此,《旧约》在许多情况下(除非行使了神的审判–见上文各节)鼓励为敌人服务(《出埃及记》23:4-5),禁止仇恨、报复等行为(《利未记》19:17-18;《箴言》20:22;24:17;25:21-22)。因此,我们不应该低估《圣经》中的箴言,这些箴言显然是出于某种目的而被写入神的记录中的。

《圣经》中的咒语最终表达了对耶和华事业的热忱,更重要的是,表达了将复仇交到耶和华手中的意愿。但它们确实承认,对罪的惩罚是神命的一部分(参见《诗篇》58:11、104:35 和《撒母耳记上》24:21 及以下)。我们必须记住这一点:

以色列的敌人是以色列上帝的敌人;以色列的失败是对上帝之名的亵渎;事关的不仅仅是一个国家的存亡,而是神圣真理和公义的事业。诗篇 83 篇最完整地表达了冲突的这一方面,79:10,12 和 137:8 等篇章中的复仇祷告表达了民族对平反正义事业和惩罚残酷侮辱的渴望(柯克帕特里克,1906 年,第 xci 页)。

我们应该认识到,有些咒语的语言虽然看似残忍,但却具有很强的形象性,其中的隐喻和意象是从一个野蛮的历史时代借用过来的。举例来说,没有人会认为基督是在暗示某些人–他们造成了别人的绊脚石–应该被石头重重地砸进海里(《马太福音》18:6),也没有人会认为保罗在斥责那些高举割礼的人时,希望他们真的会自残(《加拉太书》5:12-ASV 脚注)。因此,我们必须关注所要传达的思想,而不一定是思想所包含的诗歌意象。这一原则应适用于《旧约》中的箴言。

上帝的 “不道德 “行为

一些批评家声称,《圣经》中上帝有时的行为显然是不道德的。例如,关于法老,上帝说:”我要使他的心刚硬”(出埃及记 4:21): “我要使他的心刚硬”(《出埃及记》4:21)。《以西结书》引用耶和华的话说 “我也赐给他们不好的律例”(《以西结书》20:25)。耶利米对耶和华说:”耶和华神啊,你实在大大欺哄了这百姓”(耶利米书 4:10)。无数真诚的《圣经》学生对这些经文和类似经文感到非常困惑。

解决之道在于理解希伯来语表达的某些成语特征。伟大的学者詹姆斯-麦克奈特(James MacKnight)指出 “主动动词被希伯来人用来表达,不是做,而是允许代理人所做的事情”(1954 年,第 29 页,后加)。这涉及人的自由意志的概念。上帝允许人有意志自由,当人选择做错事时,上帝不会压制他们,也不会把公义强加给他们。事实是,耶和华允许人类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尽管最终要付出代价)。但有时《圣经》会使用比喻性的术语,将上帝表现为行动者,而实际上祂并没有这样做。关于上面所举的例子,我们可以看到:(1)圣经明确教导法老刚硬自己的心,屈服于他的术士的魔法,拒绝顺从神的旨意(出埃及记 7:11-14,22;8:15,19;9:34)。耶和华让他走自己的反叛之路,让他最终证明谁才是真正的主宰!(参见罗马书 9:17-18)。(2) 当以西结肯定神颁布的律法不好时,他并不是说神圣的神真的颁布了不好的律法。相反,他是在暗示,当那些顽固的人们决定不服从上天的律法时,上帝允许他们遵循周围异教国家的邪恶律法!请注意《诗篇》81:12:”于是我任凭他们随从心中的顽梗,叫他们行自己的计谋”。(3)当耶利米说上帝欺骗了以色列人民时,他实际上是在说上帝允许他们走自己的自欺之路,并吃其中的苦果。由于罪恶猖獗,耶利米曾预言上帝的子民将遭受大灾难(4:5 及以下),但人们却宣称这种灾难不会来临,”我们也不见刀剑,也不见饥荒”(5:12),而那些预言这种灾难的先知却被认为只是 “风 “而已(5:13)。既然他们决心受骗,上帝实际上就是在说 “你们继续受骗吧,我不会阻止你们”。

结论

那些尊重《圣经》是上帝口头启示的圣言的人需要认识到,尽管他们可能时不时会遇到某些经文最初似乎难以理解的情况,但这些经文都有充分的解释。通过耐心和深入的研究,我们可以发现许多有助于解决这些问题的答案。即使我们还没有找到所有的答案,我们也决不能愚蠢地指责上帝的错误。

参考文献

道格拉斯,J.D. (1980), 圣经图解词典 (伊利诺伊州惠顿 廷代尔).

哈里斯、R.L.、G.L.阿彻和 B.K. 沃尔特克编. (1980), 旧约神学字典 (伊利诺伊州芝加哥:穆迪).

科克帕特里克,A.F. (1906),《诗篇》(英格兰:剑桥大学出版社)。

詹姆斯-麦克奈特(1954 年再版),《使徒书信集》(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福音代言人)。

威尔逊,克利福德 (1973), 那本不可思议的书–《圣经》 (澳大利亚: 真理之言).


Published

A copied sheet of paper

REPRODUCTION & DISCLAIMERS: We are happy to grant permission for this article to be reproduced in part or in its entirety, as long as our stipulations are observed.

Reproduction Stipul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