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无神论的影响[第一部分]

[编者注:几十年来,进化论通过公立学校、自然历史和科学博物馆、电视节目、国家公园指南手册、大众杂志、儿童玩具和服装、电影和影院等,在整个美国文化中得到了广泛传播。这种广泛、单方面的宣传产生了什么结果?进化论的教育对社会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吗?人们是否因为进化论的教育而变得丰富、高尚和富有?无神论进化论者不愿意为其信仰体系的逻辑含义和后果承担责任。尽管如此,请亲自阅读关于无神论及其后代–进化论–的苦果系列的第一篇]。

1998 年 2 月 12 日,著名的康奈尔大学生态学和进化生物学系教授威廉-普罗维恩走上了位于诺克斯维尔的田纳西大学校园的讲台。他应邀在第二届 “达尔文日 “上发表主旨演讲。”达尔文日 “是一个专门纪念查尔斯-达尔文生平和学说的日子。在 “达尔文日 “网站上的演讲摘要中,记录了普罗维恩博士的开场白: “自然进化论具有查尔斯-达尔文完全理解的明确结果。1)不存在值得拥有的神;2)不存在死后的生命;3)不存在道德的终极基础;4)不存在生命的终极意义;5)人类的自由意志不存在”(普罗文,1998 年)。普罗文 接下来的演讲主要围绕他关于人类自由意志的第五条论述展开。不过,在深入探讨其信息的 “实质 “之前,他指出:”前四点含义是显而易见的: “对于现代自然进化论者来说,前四点含义是显而易见的,因此我不会花太多时间为它们辩护”(1998 年)。

因此,从普罗文的评论中可以清楚地看出,他认为自然进化论无法产生 “伦理学的终极基础”。同样清楚的是,这种观点对 “现代自然进化论者 “来说是显而易见的,以至于普罗维恩博士认为甚至没有必要为其辩护。牛津大学教授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赞同普罗维恩的观点,他说:”绝对主义的道德歧视是不可能的: “绝对主义的道德歧视被进化论的事实毁灭性地破坏了”(2006 年,第 301 页)。

这些备受瞩目的进化论者的评论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极好的跳板,让我们从中审视自然进化论信仰的逻辑后果。如果人类真的是由非生物的原始粘液进化而来,那么任何道德义务感都只是大脑中神经元的主观表现。从理论上讲,无神论科学家和哲学家都承认这一真理。查尔斯-达尔文对此深有体会。他写道:”一个人如果对上帝的存在或未来存在的报应和奖赏没有确信无疑的信仰,那么,在我看来,他的生活准则只能是遵循那些最强烈的或在他看来最好的冲动和本能”(1958 年,第 94 页,后加)。然而,在实际层面上,当一个人或一群人真正让理论思想影响他们的行动时,进化论的不道德的残酷性就会暴露出来,其荒谬性就会显现出来。

人类生命的贬值

一个很容易确定的事实是,无神论进化论的信仰贬低了人类生命的价值,将其贬低到动物的基本水平。这种思想顺理成章地导致了一些措施的采取,这些措施摧毁了无辜的人类生命,但无神论思想家仍将其视为 “道德”。例如,1983 年,彼得-辛格在著名杂志《儿科学》上发表了一篇题为 “生命的神圣性还是生命的质量?的文章,他在文章中认为,让先天智力低下或有其他发育问题(如唐氏综合症)的人类婴儿存活,并不存在道德负担。整篇文章反对人类生命的神圣性,并认为某些动物的生命比智障儿童的生命更有价值。事实上,他暗指现代进化论教育已经摧毁了人类生命神圣不可侵犯的观念:

我们不能再把我们的道德观建立在人类是一种特殊形式的创造物的观念之上….。我们对自身本性的进一步了解弥合了我们与其他物种之间曾经存在的鸿沟,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相信,仅仅因为一个生命是智人这一物种的成员这一事实,就会赋予其生命某种独特的、几乎是无限的价值呢? ……如果我们将一个有严重缺陷的人类婴儿与一种非人类动物(例如狗或猪)进行比较,我们往往会发现非人类动物在理性、自我意识、交流以及其他任何可以被合理地认为具有道德意义的事物方面都具有更强的能力,无论是实际能力还是潜在能力。只有有缺陷的婴儿是智人这一物种的成员这一事实,才会导致它受到与狗或猪不同的待遇。然而,物种成员身份本身并不具有道德意义….。如果我们能够抛开所有人类生命神圣不可侵犯这一过时的错误观念,我们就可以开始审视人类生命的真实面目:审视每个人所拥有或能够达到的生命质量”(歌手,72[1]:128-129,后加)。

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在其著作《上帝的错觉》(The God Delusion)中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他写道:”现在请注意,’支持生命’并不完全意味着支持生命。它指的是支持人的生命。赋予智人(Homo sapiens)这一物种的细胞独一无二的特殊权利很难与进化论的事实相协调….。胚胎细胞的人类性不能赋予它任何绝对不连续的道德地位”(2006 年,第 300 页,斜体为原文所加,后加)。

在他的著作《由动物创造: 达尔文主义的道德含义》一书中,自称是达尔文主义者的詹姆斯-拉切尔斯(James Rachels)指出,当人们理解了进化论真正的道德含义后,人类生命将不再被视为是一种 “道德”,而是一种 “道德”、

人类的生命将不再被视为传统思想中所赋予的那种迷信的敬畏,而非人类的生命也将不再是一个漠不关心的问题。这意味着,从某种意义上说,人的生命将被贬低,而非人类生命的价值将得到提升。对自杀和安乐死等问题的看法,以及对我们应如何对待动物的看法都将随之改变(1990 年,第 5 页,后加)。

他进一步指出 “所有这一切的最大问题是人类生命的价值….。困难在于达尔文主义给我们留下了较少的资源来构建对生命价值的解释”(第 197 页,后加)。

根据无神论进化论,人类儿童的生死应取决于其潜在的痛苦程度、智力或智力不足、智力迟钝或身体残疾。如果资源有限,无法让一只聪明的黑猩猩和一个人类孩子都活下来,那么孩子的智力或承受痛苦的阈值就应该与黑猩猩的智力或承受痛苦的阈值进行比较。如果黑猩猩碰巧更 “聪明 “或更能承受痛苦,那么孩子是人类这一 “简单 “事实不应赋予其任何特殊的道德地位。因此,根据这种思路,淘汰人类孩子而选择黑猩猩在道德上是正确的。雷切尔斯非常清楚地阐述了这一观点:

一个脑部严重受损的婴儿,即使存活多年,也可能永远学不会说话,其智力也可能永远不会超过原始水平。事实上,它的心理能力可能明显不如一只典型的恒河猴。在这种情况下,道德个人主义(拉谢尔斯是这种个人主义的支持者–KB)认为没有理由宁愿要它的命而不要猴子的命(1990 年,第 189-190 页)。

这种想法的荒谬性与人类对道德的一切理解背道而驰。独立宣言》的制定者明白人类的特殊地位。他们写下了这样的名言 “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某些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1776 年)。请注意,《宣言》的制定者认为人类拥有某些 “不言而喻 “的权利。事实上,制宪者们只是记录了人类几千年来一直理解的这一理念。

如果有人认为人类不应该被赋予任何特殊的道德地位,并将他们的信念付诸行动,会发生什么呢?詹姆斯-拉切尔斯(James Rachels)对这一问题的结论令人作呕:

一些不幸的人–也许是因为他们的大脑受到了损伤–不是理性的行为者。我们该对他们说些什么呢?根据我们正在考虑的学说,自然的结论是,他们的地位只是动物。也许我们还应该得出这样的结论:他们可以像非人类动物那样被使用–也许是作为实验对象,也许是作为食物(1990 年,第 186 页)。

消灭人口

福雷斯特-米姆斯三世是德克萨斯科学院环境科学部主席。他编辑了一份名为《公民科学家》的出版物。2006 年 3 月 3-5 日,米姆斯出席了在德克萨斯州博蒙特市拉马尔大学举行的德克萨斯科学院第 109 次会议。米姆斯在一篇题为《会见末日博士》(2006 年)的文章中讲述了会议期间发生的事件。[除非另有说明,以下引文和事实均来自这篇文章。]

会上,”德克萨斯大学进化生态学家、蜥蜴专家、被学院评为 2006 年德克萨斯杰出科学家 “的埃里克-R-皮安卡博士向大约 400 名与会者发表了演讲。就在皮安卡发言之前,米姆斯注意到学院的一位官员与正在录制会议的摄影师进行了交谈。谈话的结果是,摄影师 “把他的大摄像机的镜头对准了天花板,然后慢慢走开了”。米姆斯开始记录演讲内容时,皮安卡首先警告听众,大多数人还没有准备好聆听他要对大会说的话。

米姆斯指出,皮安卡的主要观点之一是,人类不应该在其他动物中获得特殊地位。”皮安卡一针见血地指出,’我们并不比细菌好!'” 皮安卡在演讲中提出,地球无法承受目前的人口增长,需要采取一些措施,”将人口减少到目前的 10%”。皮安卡随后提到了几种可能实现这一目标的方法。”他最喜欢的消灭世界 90% 人口的方法是空气传播的埃博拉病毒(埃博拉-雷斯顿),因为这种病毒的致死率很高,而且几天就能杀死人,而不是几年。” 演讲结束后进行了问答。米姆斯指出: “几乎所有在场的科学家、教授和大学生都立刻站了起来,热烈地为这位热情支持消灭 90% 人类的人鼓掌。有些人甚至欢呼起来。

当然,进化论界的许多人并不愿意把自己与一位进化生态学家似乎认为他的进化思想需要导致大规模毁灭 50 亿人类的想法紧密联系在一起。他们很快指责米姆斯歪曲事实。2006 年 4 月 6 日,尼克-马茨克(Nick Matzke)写道:

最近,”僚机回声室”(wingnut echo chamber)因UT大学杰出的、备受喜爱的生态学家埃里克-皮安卡(Eric Pianka)主张用埃博拉病毒进行大规模种族灭绝以降低世界人口数量的观点而疯狂。这一指控是由心怀不满的创世论者福雷斯特-米姆斯(Forrest Mims)提出的,并通过登布斯基的博客(三篇文章!)和《泰利克之思》(Telic Thoughts)等地方迅速传播到博客圈,然后传到了德拉吉报告(Drudge Report)上,并引起了全国性的媒体风暴,周一早上还出现在了我当地的报纸上。我从一开始就闻到了老鼠的味道,现在事实证明我是对的。德克萨斯州奥斯汀的 KXAN News36 刚刚揭穿了整件事(2006 年,后加)。

马茨克 声称来自 News36 的信息揭穿了 “整件事”,但这与事实相去甚远。事实上,在 2006 年 4 月 10 日的一封信中,德克萨斯科学院环境科学部副主席、助理教授肯尼斯-R-萨米博士写道

皮安卡博士的演讲给我的总体印象是一个 “末日 “信息,即地球生命即将终结,人类人口越早崩溃越好。当他说埃博拉病毒大流行对地球有好处时,我希望他是在开玩笑或讽刺。[没有一个正常人会真的相信这个说法(2006 年)。

萨米 博士进一步指出:

福雷斯特-米姆斯没有歪曲演讲内容。我亲耳听到了这些陈述,而且我敢打赌,参加演讲的大多数听众都得到了和我一样的印象。在我看来,主旨发言中包含的信息使原本精彩的会议(2006 年)大打折扣。

一位 “为 “皮安卡博士 “辩护 “的学生的以下言论进一步证实了米姆斯的记录: “皮安卡博士在 TAS 会议上的演讲主要是关于人类在全球范围内迅速扩散所造成的问题….。他是一个激进的思想家!我的意思是,他基本上是在主张,除了目前人口的 10%,其他人都应该死亡!冒着听起来同样激进的风险,我认为他是对的”(”埃里克-R-皮安卡博士……”,2006 年;另见 “重新审视……”,2006 年)。

此外,皮安卡博士还亲自发布了几份学生对他教学的评价。一位学生评论道 “我不支持埃博拉[原文如此],但也许应该禁止生育一个以上的孩子。我同意……太多人正在毁掉这个星球”(”学生评价摘录”,1999 年)。另一位学生写道:”虽然我同意生物汇聚[原文如此]对世界至关重要,但我并不认为宣扬 90% 的人类应死于埃博拉[原文如此]是鼓励保护意识的最有效手段”(”学生评价摘录”)。

事实上,皮安卡博士的生态进化论概念促使他得出结论,人类并不比细菌好多少,人类需要大幅减少。尽管他的许多进化论同行都想与这种激进思想保持距离,但从逻辑上讲,他们无法做到这一点。无神论进化论意味着人类并不比细菌好多少。他们可能有更强的受苦能力,他们可能有更复杂的大脑和身体结构,但归根结底,一个生物体的价值不亚于另一个生物体。如果你有道德权利消灭数百万细菌,因为它们阻碍了人类的 “进步”,那么你也有同样的道德权利消灭数十亿人类,因为他们给地球上其他同样有价值的生物造成了生态问题。

堕胎

《梅里亚姆-韦伯斯特词典》将堕胎定义为 “在胚胎或胎儿死亡之后、伴随着、导致或紧随其后终止妊娠”(”堕胎”,未注明出处,后加)。在美国,这种谋杀行为自 1973 年 1 月 22 日以来一直是合法的,仅在美国就造成了 4800 多万条无辜生命的死亡。如果把同一时期在欧洲和亚洲实施的堕胎手术加在一起,死亡人数将轻松达到数亿。终止未出生婴儿的生命是不道德的吗?

无神论进化论者认为,堕胎并不是不道德的行为。事实上,它常常被视为道德和正确的事情。为堕胎行为辩护的一种思路是,人类不应受到与动物不同的待遇,因为人类本身不过是动物。胚胎是 “人 “这一事实并不能成为赋予其特殊地位的理由。道金斯写道:”早期胚胎具有蝌蚪的知觉和外形….。一个学派关心胚胎是否会受苦。另一派则关心胚胎是否是人….。世俗道德家更倾向于问:’别管它是不是人(这对一小簇细胞意味着什么?(2006年,第297-298页,斜体和括号为原文所加)。道金斯认为自己是一个 “世俗道德主义者”,不会在道德等式中考虑 “人性 “这一概念。他和其他 “世俗道德家 “如何决定人类胚胎是否应该存活?他指出:

结果主义者或功利主义者可能会以一种非常不同的方式来处理堕胎问题,他们会试图权衡痛苦。胚胎会遭受痛苦吗?(如果胚胎还没有神经系统就被流产,那么它应该不会受苦;即使胚胎到了有神经系统的年龄,它所受的苦肯定也比屠宰场里的成年母牛要少)。(2006 年,第 293 页,原文中的括号,后加)。

现代无神论道德家只是 “权衡痛苦”。如果人类胚胎尚未达到神经系统发育的阶段,那么它的价值就低于拥有神经系统的动物。即使它有神经系统,也可能不会像屠宰场里的一头牛那样痛苦。因此,停止在屠宰场杀牛要比停止允许人类堕胎更道德。正如无神论作家萨姆-哈里斯所指出的那样: “如果你关心这个宇宙中的苦难,那么杀死一只苍蝇应该比杀死一个人类胚泡(出生三天的人类胚胎 KB)给你带来更大的道德困难”(2006 年,第 30 页)。他进一步指出 他进一步指出:”如果你担心人类的痛苦,堕胎在你的关注清单上应该排在很靠后的位置”(第 37 页)。

这种想法的道德沦丧是显而易见的。从什么时候起,痛苦的程度成为了决定人类生死的道德标准?然而,这正是道金斯和他的无神论道德家们所主张的。他写道:”当然,可以说人类比其他物种更能承受痛苦。这很可能是真的,因此我们可以合理地给予人类特殊地位”(2006 年,第 301 页)。道金斯认为,从逻辑上讲,杀死任何人都是允许的,只要他们不受苦,或者其他人(如父母或兄弟姐妹)不因他们的死亡而受苦。那么,假设一个社会决定,没有兄弟姐妹的五岁孤儿是不理想的,需要被消灭。按照道金斯的道德观,如果警察悄悄走到孩子们身后,对着他们的大脑射出一颗立即致命的子弹,让他们永远感觉不到任何痛苦,那么这种行为在道德上就像在屠宰场杀死成年奶牛一样可行。道金斯和他的无神论思想家们完全没有理由断言以这种方式杀害五岁儿童是 “错误的”。

彼得-辛格承认无神论进化论的这一逻辑暗示的真实性。辛格在其题为 “杀婴有理 “的章节中总结道,人类婴儿是 “可替代的”。辛格所说的 “可替代 “是什么意思呢?他指出,如果一个母亲决定要生两个孩子,而第二个孩子生下来就患有血友病,那么这个婴儿就可以在不违反任何道德规范的情况下被处理掉,由另一个孩子取代。他解释说: “因此,如果杀死患有血友病的婴儿不会对其他人造成不良影响,那么根据全面观点,杀死他是正确的。总体观点认为婴儿是可以替代的”(2000 年,第 190 页)。

他接着说,社会上很多人都会对杀死像血友病这样的残疾婴儿感到震惊,但却没有充分的理由。他认为,这种做法在婴儿出生前就经常发生,即母亲在产前诊断发现婴儿患有某种疾病后,在胎内将其流产。他说:

当死亡发生在出生之前时,可替代性与普遍接受的道德信念并不冲突。众所周知,胎儿残疾是被广泛接受的堕胎理由。然而,在讨论堕胎问题时,我们却说出生并不是道德上的重要分界线。我不明白如何为胎儿在出生前可以被 “替代”,但新生儿却不能被 “替代 “的观点辩护(2000 年,第 191 页)。

辛格进一步建议,在孩子出生后,应给父母一定的时间来决定是否要杀死孩子。他写道:”如果残疾新生儿在出生后一周或一个月才被视为享有生命权,那么父母就可以在与医生协商后,根据对婴儿状况的更多了解做出选择,而这在婴儿出生前是不可能做到的”(2000 年,第 193 页)。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辛格的观点会止步于一周或一个月?为什么不干脆说父母在婴儿一岁或五岁时杀死他们在道德上是正确的呢?辛格在他关于杀婴的章节最后写道 “尽管如此,要点是明确的:杀死残疾婴儿在道德上并不等同于杀人。很多时候,这根本不是错的”(第 193 页,后加)。当无神论进化论的逻辑后果被其拥护者如此清晰地阐述出来时,其前景的确是惨不忍睹的。

动物杀死自己的后代

为堕胎(以及其他各种不道德行为)辩护的另一个推理是,既然人类是动物,那么他们的行为就应该像动物一样。查尔斯-达尔文本人在《人类的后裔》的一个章节中提出:”我在本章中的目的是要说明,人类与高等哺乳动物在心智能力上没有本质区别”(1871 年,第 446 页)。因此,有人认为,如果我们能找到动物从事某种活动的例子,这就为人类从事同样的活动提供了足够的道德理由。芭芭拉-伯克(Barbara Burke)将这一观点应用于堕胎,她写道:”在某些动物物种中,杀害婴儿似乎是一种自然的做法。这对人类来说是否也是自然的,是从我们的灵长类祖先那里继承下来的一种特性?查尔斯-达尔文在《人类的后裔》中指出,’在人类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杀婴可能是对人口增长最重要的制约'”(1974 年,185:653)。

请注意,伯克承认人类杀害自己的后代这一事实,并通过提及动物界的 “类似 “活动为这一做法辩解。她的理由是,人类杀害婴儿或未出生的孩子,也许是因为他们从动物祖先那里继承了这一杀人习俗。通过这样的推理,她不仅试图表明杀害人类婴儿在道德上不是中立的,而且如果这种做法被用来遏制人口增长,那么它在道德上可能是正确的。在这方面,詹姆斯-雷切尔斯写道

最后,如果有人还是倾向于相信人类在心理上是独一无二的,那么我们不妨记住,当今整个实验心理学事业的假设并非如此。研究动物行为的常规目的是获取可用于人类的信息。例如,想要研究母性行为的心理学家……可能会研究猕猴母亲和婴儿的行为,假定它们的行为对人类也适用–因为毕竟它们和我们太像了(1990 年,第 166 页,后加)。

针对这种想法,我们需要考虑以下几点。人类不是动物。没有任何记录在案的证据可以验证人类是从低等生物进化而来的错误观点(见 哈鲁布 和 汤普森,2002 年)。事实上,所有可观察到的证据都证明,人类在精神、情感和认知方面保持着完全独特的地位(见《在形象中……》,2001;里昂和汤普森,2002)。根据在动物世界观察到的行为来证明人类行为的合理性,是对人类对道德的一切理解的荒唐无知。成年科莫多龙 10%的食物往往是由它吃掉小科莫多龙组成的。难道有人会因为我们看到科莫多龙吃幼龙,就认为人类吃幼龙也是理所当然的吗?显然是这样的。詹姆斯-拉切尔斯写道:”把动物作为人类心理模型的整个想法都是达尔文主义的后果。在达尔文之前,没有人会认真对待这样的想法,即我们可以通过研究单纯的动物来了解人类的心理”(1990 年,第 221 页,后加)。

如果所有可以想象的人类行为都可以基于模仿动物行为的观点而得到合理解释,那么为什么不废除所有法律,允许强者杀死弱者,允许母亲吃掉自己的孩子,允许男人谋杀性伴侣,允许女人在性交后谋杀并吃掉自己的情人,而仅仅把这种可悲的情况归结为 “自然 “呢?这种哲学辩护的逻辑后果是显而易见的,也是荒谬的。用 “自然 “来为堕胎(以及其他同样应受谴责的不道德行为)辩解,不过是企图抛开一切道德约束,使社会堕落到无意识的兽行地步。然而,这正是无神论的必然结果。

以无神论之名行死亡之实

并非所有无神论者都是道德败坏的怪人。事实上,他们中的许多人都会被视为道德高尚的人,不会偷窃、谋杀、虐待子女或违反法律。要说明的是,并非所有无神论思想家都在践行其信仰的逻辑含义。问题的关键在于,无神论哲学在逻辑上意味着不道德是可以接受或不存在的。的确,大多数无神论者并没有将其信仰的含义付诸实践,但也的确有一些人付诸实践了,而且他们的行为不能被理解为任何其他东西–无神论、进化论思想的逻辑结果。

当然,”值得尊敬的 “无神论者否认有人在无神论的煽动下犯下了令人发指的不道德罪行。正如道金斯所说 “个别无神论者可能会做坏事,但他们不会以无神论的名义做坏事”(道金斯,2006 年,第 278 页,后加)。他的说法显然是错误的。人们常常以无神论的名义做坏事。这些人认为他们进化而来的无神论是导致其恶行的主要因素,而无神论的全部逻辑结论为他们的行为提供了理由。

哥伦拜

1999 年 4 月 20 日是美国历史上现代最邪恶、最凶残的犯罪行为发生的日子。埃里克-哈里斯(Eric Harris)和迪伦-克莱伯德(Dylan Klebold)这两个十几岁的男孩经过几个月的精心策划,向同学开枪,打死了 12 名同学和一名老师,打伤 23 人,然后自杀身亡。网上公布的证据和书面文件显示,这两名青少年曾炮制了用自制炸药杀害数百名学生的详细计划,但他们的大部分恐怖计划都失败了。

数百名警方调查人员、教育工作者、政治领袖和其他专业人士深入研究了哈里斯和克莱博尔德断气的原因。研究中令人大开眼界的一点是,自然选择的进化思想与哈里斯杀害同胞的欲望之间存在着非常明显的联系。槍擊事件發生當天,哈里斯穿著一件印有 “自然選擇 “字樣的白色 T 恤(”柯倫拜”,2008 年)。这并非巧合,而是为了发表声明。根据杰斐逊县警长办公室的报告,在哈里斯房间里发现的一份文件中,哈里斯写道:”我真想看到你们都死掉。NBK。我喜歡這樣!四月的某個時候,我和 V 將會報仇,並且會把自然選擇提高幾個級別”(引自 “柯倫拜”,2008 年,同上)。他的日记还写道 “但[原文如此]在我离开这个毫无价值的地方之前,我将杀死我认为不适合做任何事的人,尤其是生命”(引自《柯伦拜》,2008 年,后加)。

在题为 “杀死人类。没有人应该幸存 “一文中,戴夫-卡伦广泛报道了围绕柯伦拜大屠杀展开的调查。他写道

“一位调查人员说:”他们确实认为人类在他们之下。哈里斯 “谈论了很多关于自然选择的话题,这就引出了他对希特勒和纳粹主义以及他们的’最终解决方案’的崇拜–我们人类发明了疫苗之类的东西,从而中断或破坏了自然选择。在他的一篇著作中,他谈到了这一点: ‘如果没有疫苗就好了,因为本该死的人早就死了,我们也就不会延续这种东西了'”(1999 年,后加)。

柯伦拜杀手的进化论信仰与他们的残暴杀戮是分不开的。

芬兰大屠杀

无神论与不道德行为之间关系的另一个例子来自芬兰。一个名叫佩卡-埃里克-奥维宁(Pekka Eric Auvinen)的 18 岁男子冲进学校,枪杀了七名同学和女校长。随后,他将枪口对准自己,自杀身亡。当这样可怕的屠杀发生时,我们自然会问:”为什么?” 是什么驱使奥维宁这样的年轻人犯下如此可怕的暴行?在奥维宁的案件中,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奥维宁解释了导致他犯下这起卑鄙的大屠杀的哲学原理。在案发前的一个网站留言板上,他解释说自己是一个自我标榜为 “玩世不恭的存在主义者、反人类的人文主义者、反社会的达尔文主义者、现实的理想主义者和神一样的无神论者”(”青少年死亡……”,2007 年,后加)。他接着说 “作为自然选择者,我将淘汰所有我认为不合适的人、人类的耻辱和自然选择的失败者”(2007 年,后加)。就是这样。他之所以杀害了八个无辜的人,是因为他是一个无神论的进化论者,他贬低人的生命,认为自己有权消灭任何他认为不如自己合适的生物。

尽管进化论者坚持将自己与这种令人作呕的不道德表现区分开来,但他们无神论的逻辑含义将他们与奥维宁的行为无可争辩地联系在一起。奥维宁与其他无神论者的唯一区别在于,他用行动证明了自己无神论信仰的逻辑含义。现在是承认、摒弃无神论的不道德并揭露其应受谴责的果实的时候了。

杰弗里-达默

杰弗里-达默是现代史上最臭名昭著的连环杀手之一。他杀害了 17 名男子和男孩,将他们肢解,在自己的公寓中存放人体器官,实施同性恋恋尸癖,并吃掉受害者(Dahmer, 1994, p.10)。他被判犯有 15 项谋杀罪,并被判处 900 多年监禁。在监禁期间,他被另一名囚犯杀害。

当一个人对自己的同胞犯下如此残忍和疯狂的罪行时,听到这些细节的人自然会产生这样的疑问:为什么一个人会犯下如此令人发指的罪行?一个人为什么会犯下如此滔天罪行?是什么导致一个人成为这样的杀人犯?在杰弗里-达默的案件中,他向世人提供了答案。

1994 年,斯通-菲利普斯为 NBC 的时间轴节目采访了杰弗里-达默和他的父亲莱昂内尔-达默。在采访中,斯通-菲利普斯就达默行为的可能原因向杰弗里-达默提出了几个问题。在采访的一个部分,杰弗里解释说,他对自己的行为负完全的个人责任,他的罪行不能归咎于父母、学校或其他外部环境。在这些话之后,杰弗里说 “人总有一天要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 他的父亲莱昂内尔接着问他: “让我问一下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觉得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 杰弗里回答说:”是的:

谢谢你寄来的创世科学材料。因为我一直相信进化论是真理,进化论是真理的谎言。我们都是从粘液中来的,当我们死后,你知道,就是这样。什么都没有了 所以整个理论贬低了生命…. 从那时起,我开始相信主耶稣基督才是地球真正的创造者。这不是偶然发生的(菲利普斯,1994 年,后加)。

莱昂内尔-达默随后开始讨论他认为对杰弗里的杀人行为影响最大的杰弗里成长时期。莱昂内尔说 莱昂内尔说:”在那段时间里,我渐渐不再相信有至高无上的存在。因此,我从未把’我们都有责任’的观念传递给他人。归根结底,我们都是祂的主人。这个基本概念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

斯通-菲利普斯接着问莱昂内尔 “你觉得,至少在一段时间里,没有强烈的宗教信仰和信念,可能会妨碍你向杰夫灌输一些这样的观念?” 莱昂内尔回答: “没错” 菲利普斯接着转向杰弗里问: “你是这么想的吗?” 杰弗里回答了菲利普斯的问题: “是的,我认为这有很大的关系。如果一个人不认为有上帝需要对他负责,那么努力修正自己的行为使其保持在可接受的范围内又有什么意义呢?反正我就是这么想的”(菲利普斯,1994 年)。

那么,达默把他令人毛骨悚然的罪行归因于什么呢?他只是说,他相信进化论是正确的,人类是从原始的黏液中产生的,而进化论本身并不存在个人责任。达默完全理解无神论进化论的逻辑含义。达默的行为令社会震惊,因为他有足够的头脑和动力在现实生活中将理论意义付诸实践。当他这样做时,社会有理由对他的行为感到愤怒。但是,只有在所有人都要向上帝负责的情况下,这种愤怒才是合理的。如果没有这种责任感,达默的结论是正确的: “试图改变自己的行为使其保持在可接受的范围内又有什么意义呢?” 达默是又一个以无神论的名义犯下滔天罪行的人。

[待续]

参考文献

“堕胎”(2008 年),《梅里亚姆-韦伯斯特词典》,[在线],网址:http://www.merriam-webster.com/dictionary/abortion。

伯克、芭芭拉 (1974),”杀婴”,《科学》,185:653。

“柯伦拜”(2008 年),[在线],网址:http://home.arcor.de/hbredel/Buch/Columbine-English/ columbine-english.html。

戴夫-卡伦 (1999),”杀死人类。没有人可以幸存,” 沙龙网,[在线],网址:http://www.salon.com/news/feature/1999/09/23/journal/print.html。

莱昂内尔-达默 (1994),《一个父亲的故事》(纽约:威廉-莫罗)。

达尔文,查尔斯(1871 年),《人类的后裔》(纽约:现代图书馆,再版)。

达尔文,查尔斯(1958 年),《查尔斯-达尔文自传》,诺拉-巴洛编(纽约:现代图书馆,再版)。诺拉-巴洛》(纽约:W.W. 诺顿)。

理查德-道金斯 (2006),《上帝的妄想》(纽约:霍顿米夫林)。

《独立宣言》(1776 年),国家档案馆,[在线],网址:http://www.archives.gov/national_archives_experience/charters/ declaration.html。

“埃里克-R-皮安卡博士: 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2006 年),[在线],网址:http://www.geocities.com/tetrahedronomega/brenmccnnll.blogspot. com-2006-03-dr.html。

“学生评价摘录”(1999 年),[在线],网址:http://www.zo.utexas.edu/courses/bio357/357evaluations.html.

萨姆-哈里斯 (2006), 致一个基督教国家的信 (纽约:阿尔弗雷德-A-诺夫)。

哈鲁布、布拉德和伯特-汤普森 (2002), “创造论者的反击!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评论,《理性与启示》,22[9]:65-71,9 月,[在线],网址:https://www.apologeticspress.org/articles/2094。

“上帝的形象与样式》(2001 年),[在线]: URL: https://apologeticspress.org/pdfs/courses_pdf/hsc0203.pdf.

里昂、埃里克和伯特-汤普森 (2002),”《上帝的形象和样式:第一部分》,《理性与启示》22[3]:17-23, [On-line]: URL: https://www.apologeticspress.org/articles/123.

尼克-马茨科 (2006 年),”福雷斯特-米姆斯: 皮安卡说:’疯子库克'”,[在线],网址:http://www.pandasthumb.org/archives/2006/04/forrest_mims_cr.html。

米姆斯,弗雷斯特(2006 年),《与末日博士打交道》,《公民科学家》,[在线],网址: http://www.sas.org/tcs/weeklyIssues_2006/2006-04-07/feature1p/ index.html。

菲利普斯-斯通(1994 年),《采访杰弗里-达默和莱昂内尔-达默》,[在线],网址: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jW7bezdddE。

普罗维因,威廉 (1998),《进化论》: 自由意志和惩罚以及生命的意义》,[在线],网址:http://eeb.bio.utk.edu/darwin/DarwinDayProvineAddress.htm。

詹姆斯-雷切尔斯(1990), 由动物创造: 詹姆斯-雷切尔斯 (1990), 由动物创造 达尔文主义的道德含义 (纽约 牛津大学出版社).

“重温皮安卡/埃博拉病毒事件” (2006),[On-line],URL: http://tim.2wgroup.com/blog/archives/001280.html。

彼得-辛格 (1983), “生命的神圣性还是生命的质量”? 儿科 72[1]:128-129.

彼得-辛格 (2000), 道德生活著作 (纽约:哈珀-柯林斯).

肯尼斯-萨米 R. (2006),《致德克萨斯科学院院长和董事会的信》,[在线],网址:http://www.geocities.com/tetrahedronomega/kenneth-summy- letter.html。

“警方称向芬兰同学开枪的少年已死亡》(2007 年),CNN,[在线],网址:http://www.cnn.com/2007/WORLD/europe/11/07/school.shooting/ index.html。


Published

A copied sheet of paper

REPRODUCTION & DISCLAIMERS: We are happy to grant permission for this article to be reproduced in part or in its entirety, as long as our stipulations are observed.

Reproduction Stipul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