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摩门经是否来自上帝?

一个人如何区分真理和谬误?一个人能知道哪种宗教是正确的吗?一个人必须依靠主观的内心倾向和感觉吗?还是说宗教真理是可以根据客观评估来确定和认识的?大多数宗教(如佛教和印度教)的可信度都建立在某种神秘或超验的体验之上。甚至一些 “基督教 “团体(如五旬节派、长老会、卫理公会、浸礼会等)也声称,他们的可信度和真实性可以建立在圣灵的基础上,他们说是圣灵给了他们保证。但仔细研究《圣经》,圣灵并没有扮演这样的角色。神秘的宗教一直都存在,并坚持认为他们是 “感受胜于言传 “的上层力量的领导和指引的接受者。另一方面,《圣经》中的上帝总是在期待人们相信之前提供证据–证明信息的神圣起源(如《约翰福音》10:37-38;20:30-31;《帖撒罗尼迦前书》5:21;《约翰一书》4:1;《申命记》18:21-22)。

真理的本质决定了其真实性并不依赖于人类的主观经验。相反,上帝创造了人类,并设计了理性思维。如果我们保持一颗没有偏见的诚实之心,我们就有能力考虑和权衡证据,并得出正确的结论。正如耶稣所说:”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翰福音 8:32)。宗教主张的真实性是可以通过证据和理性思考来验证的。人类可以进行逻辑推理,分辨真假。

没有荒谬或自相矛盾的说法?

真理的本质就是不会自相矛盾。经过敌对的怀疑论者和不信教的批评家几个世纪的严格审查,人们发现《圣经》完全符合真理的本质、逻辑和思维规律。另一方面,未受启示的档则经不起这样的审查。摩尔门经就是这样一份档。摩尔门经缺乏圣经所特有的启示标记。在 LDS(后期圣徒)的一份官方出版物中,确定了 31 个必要条件,以产生一本灵感之书。第 9 个条件是:”你不能发表任何荒谬、不可能或自相矛盾的言论”(见 “挑战……”,1990 年,第 1 页)。这一申明是不言而喻的真理。然而,摩尔门经却违反了这项准则。

首先,摩尔门经逐字复制了詹姆士王版本圣经的大部分内容,至少有25,000字。例如,摩西亚书第14章就是以赛亚书第53章的翻版。尼腓三书 13:1-23 简直就是马太福音 6:1-23。莫罗尼书7:45抄自《哥林多前书》13:4-7。《莫罗尼书》7:48 是《约翰一书》3:2。《莫罗尼书》10:8-17 抄自《哥林多前书》12:4-11。阿尔玛书 5:52 抄自马太福音 3:10。尼腓后书14:1-3是以赛亚书4:1-3。摩尔门经的作者显然有一本詹姆士王圣经,他只是直接抄袭了圣经中的许多章节。但这只是问题的一半。钦定本是十七世纪初将希伯来语和希腊语手稿翻译成英语的版本,完成于1611年。问题:上帝到底为什么要在十九世纪的美国(1830 年)将祂的话语赐给约瑟夫-史密斯,而不是用美国英语,而是用十七世纪英国的英式语言呢?这个问题的答案显而易见,那就是上帝不会这么做。这种荒谬不符合上帝的本性。

摩尔门经中复制了如此多的 KJV 语言,这引起了另外四个问题。首先,摩尔门教徒经常试图建立摩尔门经优越于圣经的地位,他们坚称圣经在几个世纪的翻译过程中被篡改了(这个论点与伊斯兰教为《古兰经》辩护的论点类似)。但是,如果圣经受到了如此不利的影响,为什么摩门经还引用了那么多詹姆士王版本的内容呢?显然,至少圣经的这些部分被认为是准确的!

其次,所有的文本批评家(研究证明新约文本的原始手稿证据的人)都知道,现存的手稿证据中存在著文本变异。当考虑到所有的文本证据时,绝大多数不一致的读法都会得到解决(例如,梅茨格,1968 年,第 185 页)。如果摩尔门经是受神启示的,它不仅不会把詹姆士王版本的经文纳入其中,也不会在这些经文中加入手稿上的错误。在1830年,这正是神纠正前200年(以及钦定本之前的1500年)累积下来的错误的绝佳机会。然而,错误却被延续了下来!

例如,在《马太福音》第 6 章中出现了几个不同的文本–尼腓三书第 13 章也转载了这一章。在《马太福音》第 6 章第 4 节中,公认文本(KJV 所依据的希腊文文本)包含了 “自己 “和 “公开 “这两个词。摩尔门经的作者在尼腓3书13:4中沿用了这些插入的字词,就像马太福音6章(和尼腓3书13章)第8节和第16节中的 “公然 “一样。同样,《尼腓记 3》13:13 和 KJV 版《马太福音》6:13 中的三位一体(”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 阿门”)也没有得到最早和最重要的《新约圣经》手稿见证的支持。包括 ASV 在内的后续译本完全省略了这一句,或者在 NASB 中将其置于括号中。手稿证据根本无法证明这些添加的句子是马太受灵感启发所写的原文。类似的错误还有很多。在这些情况下,负责制作摩门经的人无疑(1)依赖了KJV版本,(2)证明了他对文本批评的无知。

第三,除了因文字变异而造成的错误之外,KJV也犯了文法和文体上的错误,而摩尔门经却天真地照抄了这些错误。例如,在希伯来文中,单数阳性名词通过附加 “im”(读作 “eem”)就变成了复数–相当于英文中的 “s “或 “es”。希伯来语中的 “cherub “和 “seraph “都是单数名词。这些词的复数形式是 “cherubim “和 “seraphim”。KJV 的译者错误地在这两个词后面加了一个 “s “来表示复数形式(例如,创世纪 3:24;出埃及记 25:18,19,20,22;以赛亚书 6:2,6;希伯来书 9:5)。克拉克在提到基路伯时解释道: “当我们把这些词引入英语时,在后面加上 s 是非常不恰当的;因此这个词应该写成 cherubim,而不是 cherubims”(注:1:56,原文斜体;参见 Lewis, 1991, p.59)。然而,1830 年摩尔门经的原版在这方面重现了与 KJV 相同的错误(阿尔玛书 12:21;42:2,3;尼腓二书 16:2,6),尽管后来的版本作出了更正。没有偏见的观察者不得不得出这样的结论: 神懂得希伯来文;摩尔门经的作者显然不懂希伯来文。

另一个文体错误的例子是使用了 “它就成了 “这一表达方式。这种表达方式是一种闪米特主义或希伯来主义,即希伯来语中的一种成语怪癖或特殊现象,在英语中没有相应的对应词。较新的译本要么完全舍弃了它,要么用 “它来了 “或 “它发生了 “等近似的英语对等词来表达。KJV 只是将这一闪米特语直接翻译成了英语,受其影响,这一表达已归化为英语的宗教用法。尽管如此,这并不是英语中土生土长的习语。《摩尔门经》中充斥着这样的表达方式,就好像作者刻意要让他的著作听起来符合圣经或神圣的真实性。实际上,他是在不知不觉中用十七世纪的英语让它听起来像闪米特语!但是,上帝不会通过希伯来语到十七世纪英国英语,再到十九世纪美国英语的曲折途径与 1830 年的美国人交流。同样地,摩尔门经声称要描绘的特定历史时期的人民(例如尼腓人)也没有任何理由用希伯来语说话,也没有理由用希伯来语和闪族人的习用语报告他们的历史。显然,摩尔门后来的权威因为这个词语的广泛使用而无法完全根除这个文体特征,但他们对于过度使用这个词语感到非常不舒服,因此删除了一些词语的出现,因为这些词语的使用时间非常接近。例如,在阿尔玛书14:7中,摩尔门经原经文有三处出现 “这事成了”–在同一节经文中!目前的版本只有一个。

第四,在尼腓三书20:23-26中,耶稣是说话者,祂将摩西在申命记18:15,18-19中的预言应用在祂自己身上。然而,摩尔门经的作者毫无疑问是以使徒行传 3:22-26 为依据,彼得在其中转述申命记的经文,然后再加上自己的评论。摩尔门经错误地把耶稣包括彼得附加的评论,当作是摩西在申命记中所说的话的一部分。

除了《摩尔门经》因紧密依赖 KJV 而存在的荒谬和矛盾之外,摩尔门经文本身内部和经文之间也存在矛盾。举例来说,摩尔门经在宣扬一夫多妻制时就存在严重的矛盾。摩尔门经毫不含糊地谴责一夫多妻制:

但神的话因你们更严重的罪行而加重我的负担。看哪,耶和华如此说: 他们不明白圣经,因为他们想为自己的淫乱行为找借口,因为经上记载了有关大卫和他儿子所罗门的事。耶和华说,大卫和所罗门确实有许多妻妾,这在我面前是可憎恶的….。因此,我耶和华神不愿这百姓行古时的事。所以,我的弟兄们,你们要听我的话,留心听耶和华的话: 你们中间的人,除了一个妻子,不可有妻妾;因为我耶和华神喜悦妇女的贞洁。在我面前,淫乱是可憎恶的;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雅各书 2:23-24,26-28;参看 1:15;以太 10:5;教义和圣约 49:16)。

摩尔门经中的这些经文毫不妥协地强调一夫一妻制。然而,《教义和圣约》在这一点上却与摩门经截然相反:

耶和华确实这样对你说,我的仆人约瑟,既然你向我求问,想知道和明白我耶和华为我的仆人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以及我的仆人摩西、大卫和所罗门辩护的地方,关于他们多妻多妾的原则和教义–听着,我是耶和华你的神,必回答你关于这件事的问题。所以,你要预备好心,接受并遵行我所要给你的指示;因为所有得到这律法启示的人,都必须遵行这律法。因为,我向你们启示了一个新约,一个永恒的约;你们若不遵守这约,就必遭殃;因为没有人可以拒绝这约而获准进入我的荣耀….。大卫也娶了许多妻妾,所罗门和摩西也是我的仆人,还有我的许多其他仆人,从创世之初直到如今;他们除了不从我所领受的以外,没有一件事是犯罪的。大卫的妻妾是我借我的仆人拿单和其他掌权先知的手赐给他的;除了乌利亚和他妻子的事以外,他没有在任何一件事上得罪过我(132:1-4,38-39, 楷体后加)。

有两个严重的矛盾是显而易见的。首先,摩尔门经清楚地谴责复数婚姻是「最严重的罪行」和「娼妓行为」之一──至少在尼腓人当中是如此。摩尔门经特别指出大卫和所罗门的复数婚姻,谴责它们是「可憎的」。然而,《教义与圣约》却坚持认为大卫和所罗门拥有多个妻妾是完全正当的,并没有犯下任何罪过。如果摩尔门经和教义与圣约的作者(据说是约瑟‧斯密)采用不同的措辞,说神在历史上的某个时刻允许多妻制,但在历史上的另一个时刻却选择不允许多妻制,又或者他说在历史的早期有些人可以实行多妻制,但在历史的后期有些人却不可以,那么就不会有矛盾了。例如,神在《旧约》中嘱咐要用动物献祭,但在《新约》中却禁止使用动物献祭。但约瑟夫-斯密并没有这样做!他特别指出大卫和所罗门的一夫多妻制,然后却犯了既认同又谴责的错误!这完全是自相矛盾。当两个陈述不可能同时为真时,它们就是矛盾的(参见麦加维, 1974, 3:31)。[注:约瑟夫-斯密未受启示的另一个迹象是,他在上述引文(雅各书 2:27)中暗指一个男人只能娶一个妻子,但 “不可有妾”。这种说法暴露了他对《圣经》术语使用的无知。在古代,”妾 “是指妻子,而不是情妇(未婚性伴侣)–尽管人们对此有误解(参见维克多-汉密尔顿(维克多·P·汉密尔顿)的文章 “皮莱格什”,1980 年,2:724)]。

其次,《教义和圣约》指出,今生的复数婚姻是一个永恒的盟约。《圣经》中使用的 “永恒 “或 “永远 “一词有时可以缩略为指一段有期限的时间(如约拿书 2:6)。然而,当使用其他术语来强化 “永远 “的主要含义时,则不包括缩写的时间段。摩尔门经中使用的词汇显示,用于复数婚姻盟约的 “永远”,其本意是指永远。它的适用范围包括一个人在世上的整个逗留期间,因为经文提到所罗门、摩西和其他许多人「从创世之初直到现在」都在实行这个约定。其他参考文献也证实了这一理解: “既是时间,也是永恒”(《教义大全》132:7);”在世界上”(《教义大全》132:15);”在地上”(《教义大全》132:46,48)。甚至约瑟‧斯密的妻子爱玛也奉命接受神赐给她丈夫的其他妻子(《教义与正义》132:52)。教义和圣约》第132节声称是在1843年启示给约瑟夫-斯密的。然而在 47 年后的 1890 年 9 月 24 日,威尔福‧伍德拉夫总统就此事发表了正式声明:

我们不教导一夫多妻制或复数婚姻,也不允许任何人实行一夫多妻制或复数婚姻….。在所述期间,我对教会的教导或我的同事的教导中,没有任何内容可以合理地解释为灌输或鼓励一夫多妻制…. 我现在公开宣布,我对后期圣徒的建议是不要缔结任何被国家法律禁止的婚姻”(《教义和圣约》中的 “正式宣言-1″,1981 年,第 291-292 页)。

伍德鲁夫摘录了他就这一宣言发表的三篇演讲,他解释说,如果他们继续实行复数婚姻,寺庙就会被民政当局没收,第一长老会和十二长老会以及家族首领都会被监禁。另一方面,如果他们停止这种做法,遵守国家法律,他们就可以继续履行教会的职责和教规(包括为死者洗礼)。问题是为什么上帝会说复数婚姻是一种永久的习俗,会给那些不实行这种习俗的人带来诅咒,然后又呼吁后期圣徒不要实行这种婚姻呢?神是永恒的,祂会预先知道美国政府会到某个地步,要求摩尔门教徒对复数婚姻负责。因此,如果祂后来打算停止这种做法,祂就不会把这项要求规定为 “永恒的”。神也不会仅仅因为异教政府的国家法律将诫命定为非法并实施迫害,就收回祂的一条 “永恒的诫命”!在人类历史上,上帝何曾向反对祂旨意的政府屈服过?

不做改动?

“ 挑战 ” 中列出的另一个合法申明是第 10 项条件:”在 60 天内完成时,不得对文本进行任何改动。第一版必须永远有效”(第 1 页,后加)。”休斯顿,我们有麻烦了。了解《圣经》的学生都很清楚,《圣经》中没有现存的原著。我们完全依赖于复制品的复制品。摩尔门经却不是这样。摩尔门经的原版1830年初版已经存在!用后期圣徒会长威尔福‧伍德(Wilford C. Wood)在1958年的话来说 “我确实证明,摩尔门经第一版完整的未裁切纸张是以原封不动的状态复制出来的;这是先知约瑟‧斯密所收到,并于1830年在纽约抛迈拉(Palmyra)印刷的摩尔门经第一版正确而完美的复原版。后期圣徒权威一再确认摩尔门经的原版没有任何错误。1883年,七十人第一次会议的成员乔治‧雷诺斯(George Reynolds)指出 他说:”这是由神助成的”(第 71 页)。雷诺兹提到了马丁-哈里斯(Martin Harris)的目击描述,他是与约瑟夫-斯密一起参与翻译摩门经的抄写员之一(第91页)。约瑟‧斯密声称发现了金页片,他使用一种称为 “乌陵和土明”的工具将这些金页片翻译成英文 – 这两颗白色的石头由银色的外壳固定在一起,就像眼镜一样。史密斯将这两块石头夹在自己和金版之间。1881 年,摩门教会第六任会长约瑟夫-F-史密斯解释了翻译过程(据奥利弗-亨廷顿报导):

当约瑟说出他面前的句子或单字,而抄写员也正确地写出它时,这个句子就会消失,而另一个句子就会出现。如果有一个字写错了,甚至一个字母写错了,石头上的字迹就会保留下来。然后,约瑟夫会要求抄写员拼出最后一个字的读音,从而找出错误,改正后,句子或单词就会像往常一样消失(注:第 168 页)。

大卫-惠特莫尔(David Whitmer)进一步验证了这一保证转录完全准确的程序。惠特莫尔作为 “三位见证人的见证 “的三人之一,继续被列为摩门经目前流通的副本中的人物,他用以下的文字描述了翻译的过程:

我现在向你们描述摩尔门经的翻译方式。约瑟‧斯密会把先知石放在帽子里,然后把他的脸放在帽子里,把帽子紧紧地围在他的脸上,以避免光线照射;在黑暗中,灵光就会发亮。这时会出现一张类似羊皮纸的东西,上面出现文字。每次会出现一个字符,字符下面是英文解释。约瑟弟兄会把英文读给奥利弗-考德利(Oliver Cowdery)听,考德利是约瑟弟兄的主要抄写员,当约瑟弟兄把英文写下来并重复一遍,看看是否正确时,英文就会消失,而另一个带有释义的字符就会出现。因此,摩尔门经是藉着神的恩赐和能力而非人类的任何力量翻译出来的(惠特茂,1887 年,后加者)。

从金页板翻译的特定程序来看,摩尔门经应该是完美的。然而,当我们比较摩尔门经的原版和目前流传的版本时,就会发现摩尔门经自1830年的原版以来,已经有许多改动。这种情况与圣经的人为翻译完全不同。圣经的所有译者在翻译时都没有灵感。另一方面,约瑟‧斯密声称他在翻译摩尔门经的过程中得到了超自然的引导,因此没有犯任何错误。对于为什么摩门经的1830年原始版本充满了语法错误和内容错误,一种官方的解释是–“印刷错误”。这个说法当然与威尔福总统的上述说法相矛盾,威尔福总统为现存的1830年版本的真实性作保证,甚至在他复制的版本中还附了一份由原版印刷者的一位同事──约翰‧吉尔伯特──所写的「备忘录」。这份备忘录记载了海仑‧斯密(约瑟‧斯密的兄弟)为确保手稿印刷的准确性所付出的努力,海仑‧斯密和马丁‧哈里斯一起监督了这个项目。因此,如果 “印刷厂的错误 “是造成1830年原版中的错误的原因,这个说法会是一个合适的解释,但它根本无法解释摩尔门经中的错误类型–印刷厂不会犯的错误类型。

请看后来的版本所纠正的大约4,000多个文法错误中的几个。摩尔门经1830年的原版在雅各布7:24中写道:「但这一切都是虚妄的」。阿尔玛书48:25写道:”因为耶和华的应许是……” 阿尔玛书53:5写道:”守护他们很容易”。尼腓记上 5:11 原文为 “亚当和夏娃,也就是我们的始祖”。所有这些错误在最近的版本中都得到了纠正。

另外,我们还可以考虑一些为纠正内容错误而做出的修改。在《摩西亚记》21:28 中,”便雅悯 “被改成了 “摩西亚”(因为便雅悯王在叙述中的这一时刻–《摩西亚记》6:4-5–已经去世)。在阿尔玛书 37:21 中,”导演 “被改为 “翻译”。在尼腓记上 13:32 中,”受伤 “被改为 “失明状态”。在莫西亚 27:29 中,”破坏 “被改为 “蹂躏”。在阿尔玛书 13:20 和 41:1 中,”逮捕 “被改为 “搏斗”。在《阿尔玛书》17:13 中,”到达”被改为 “到达中”。1830 年的原始扉页将约瑟夫-史密斯列为 “作者和所有人”。现在他只是 “翻译者”。在《尼腓记上》20:1 中,插入了 “或从洗礼水中 “这一短语。1830 年的原版中没有这个词。

印刷者偶尔会把字母换位,或者乱码一个单词,或者把同一行插入两次,或者省略一两个单词,也许这里或那里省略一行。但上述改动并非印刷商所犯的错误。

对于相信摩尔门档是受启示的人来说,诚实而谦卑地评价这些差异,应该会让他们感到非常忧虑。几世纪以来,人们对圣经提出了许多批评,但都得到了果断的回应。如果摩尔门经是来自神的话,它也可以得到辩护,其神圣的真实性也可以得到证实。然而,由于没有足够的解释来厘清这些问题,诚实的人不得不得出摩尔门经和教义及圣约不是从神而来的结论。

参考资料

《摩尔门经》(1981 年再版),(犹他州盐湖城: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

《摩尔门经对世界的挑战》(1990 年),(德州尤利斯:德州华兹堡传道会)。

克拉克,亚当(无日期),克拉克的评论: 《创世纪-申命记》(纽约:阿宾顿-科克斯伯里)。

《教义和圣约》(1981 年再版),(犹他州盐湖城: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

汉密尔顿,维克多·P.(1980),“皮尔格什”,《旧约神学词汇》,R·莱尔德·哈里斯编辑。 R·莱尔德·哈里斯、小格里森·阿彻和 布鲁斯·沃尔特克(伊利诺伊州芝加哥:穆迪)。

亨廷顿,奥利弗·B.(无日期),奥利弗·博德曼·亨廷顿期刊,1842-1900(犹他州盐湖城:犹他州历史学会)。

刘易斯,杰克·P.(1991),《英语圣经从 KJV 到 NIV》(密歇根州大急流城:贝克),第二版。

麦加维,J.W.(1974 年再版),《基督教的证据》(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福音代言人公司)。

梅茨格、布鲁斯-M.(1968 年),《新约文本》(纽约州纽约市:牛津大学出版社)。

雷诺兹、乔治(1883 年),《发现手稿的神话》(犹他州盐湖城:青少年指导办公室)。

惠特莫尔、大卫(1887 年),《致所有基督信徒的演讲》,[在线],网址:http://www.irr.org/mit/address1.html。

伍德,威尔福德·C.(1958),《约瑟‧斯密开始他的工作》(犹他州盐湖城:沙漠新闻社)。


Published

A copied sheet of paper

REPRODUCTION & DISCLAIMERS: We are happy to grant permission for this article to be reproduced in part or in its entirety, as long as our stipulations are observed.

Reproduction Stipul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