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婴儿洗礼

婴儿背负着亚当的罪(”原罪”),这种观念的根源在于人们认为有必要为婴儿施洗,使他们摆脱这种 “罪性 “和 “黑暗的力量”(《洗礼……》,1994 年,1250 页)。还有人宣称:
[救赎恩典的纯粹无偿性在婴儿洗礼中表现得尤为明显。教会和父母如果不在孩子出生后不久授予洗礼,就会剥夺他成为天主子女的无价恩典(1250)。
一些善意的人不同意婴儿洗礼,严格来说,他们反对婴儿洗礼是因为他们认为婴儿洗礼是将自己的意愿强加给一个没有能力做出自己决定的人。虽然做出自己的选择对得救至关重要,但反对将他人的意愿强加于他人的论点不应成为是否进行婴儿洗礼的决定因素。唯一的决定因素应该是上帝是否授权或要求。毕竟,如果上帝命令我们为婴儿施洗,我们就应该服从他的命令,即使世人说这是强加于人。但是,如果没有圣经上的理由来遵循这种做法,我们就不应该把一些没有目的的东西强加给我们的孩子。有了这种认识,我们就有了以下的相似之处:
如果我刚出生的儿子生了病,我应该以他不是有意识地接受药物为由拒绝给他吃药吗?我是否会说,最好等他有足够的推理能力时再给他吃药?(多明格斯, 2006, emp.)
当然,如果原罪世代相传,婴儿洗礼可能是必要的。然而,孩子不会继承父母的罪,所以,最终没有人会继承亚当的罪(参阅《出埃及记》32:32-33;《申命记》24:16;《列王记下》14:6;《历代志下》25:4;《耶利米书》31:30;《以西结书》18:20;Pinedo, 2009)。因此,婴幼儿没有 “病态的灵魂”,他们也不需要洗礼来医治灵性。没有人会给没有生病、不需要青霉素的婴儿注射青霉素。没有人会把刚出生的儿子带到医院,让他接受手术切除一个不存在的肿瘤。同样,没有人会让婴儿接受旨在赦免他或她无法犯下的罪的洗礼(参阅马可福音 16:16;使徒行传 2:38;22:16;彼得前书 3:21)。
《圣经》从未下过命令、提供过例子或暗示应该为婴儿施洗。《圣经》中没有任何一节经文提到婴儿洗礼。因此,一些天主教徒试图从圣经的沉默中找到婴儿洗礼的圣经支持。《马太福音》28:19 和《马可福音》16:15 记载了耶稣委托门徒传道和施洗的内容,因此有人认为门徒们 “除非受到特别禁令的限制和禁止,否则会继续实行婴儿洗礼”(Hibbard,1843 年,第 95 页)。这个论点是错误的,因为它认为《圣经》没有禁止的地方,一切都可以接受。圣经》并没有禁止 “宠物洗礼”。那么,我们是否应该为它们 “施洗 “呢?
还有人认为,马可福音 16:15 中的 “受造物 “一词可能包括婴儿。然而,这个词受到它出现的上下文的限制。希腊文中的 “创造”(ktisis)是指创造行为或正在进行的创造活动。它也指创造的产物(见 Vine, 1966, 1:254,255)。在一般用法中,这个词不仅包括婴孩,还包括所有被创造的东西,即动物和植物,以及一切无生命的东西。幸运的是,上下文帮助我们理解,洗礼应该对 “每一个 “能够接受福音教导并相信福音的 “生灵 “进行(马可福音 16:15-16)。这就自动排除了动物、植物和无生命的东西,以及还不能理解或相信福音的婴儿和小孩。
在马太福音 28:19 中,耶稣告诉使徒们要 “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同上)。门徒是指在他人脚前学习的人。这当然不能包括婴儿。在第 20 节中,耶稣吩咐使徒们教导新门徒 “遵守 “祂所吩咐的 “一切事”。门徒们不仅要学习,还要遵守或实践他们所学到的。事实是显而易见的:福音被传给了能够理解、相信和服从的人,他们听到并相信了福音。
但是,圣经中关于全家受洗的记载又是怎么回事呢?有没有可能婴儿也是这些家庭的成员,他们也接受了洗礼?《天主教教义》探讨了这种 “可能性”,并指出:
从二世纪开始,就有明确的证据证明这种做法,而且从使徒布道开始,当整个 “家庭 “接受洗礼时,婴儿也有可能接受洗礼(1994年,1252页,后加)。
一些天主教领袖甚至走得更远。大主教詹姆斯-吉本斯(James C. Gibbons)在其著作《我们祖先的信仰》(The Faith of our Fathers)中宣称:
《使徒行传》和《圣保罗书信集》虽然只记载了使徒们传教的一些片段,但却清楚地暗示,使徒们既为儿童施洗,也为成年人施洗。例如,圣保罗告诉我们,吕底亚 “和她的全家都受了洗”;狱卒 “和他的全家都受了洗”。同一位使徒还为 “司提反一家 “施洗(1891 年,第 308 页,后加)。
虽然乍一看这个论点似乎有道理,但它实际上是一个缺乏圣经支持的假设。首先,认为圣经作者在提到某人的 “家庭 “时,总是包括该家庭的所有成员,这种结论过于草率。其次,圣经中没有证据表明这些家庭包括婴儿或幼儿。既然无法证明这些家庭中有婴儿,也无法证明 “家庭 “一词一定包括婴儿,那么这些经文并不支持婴儿洗礼。
事实上,使徒行传中这些经文的上下文都在大声反对婴儿洗礼。关于腓立比狱卒,路加确切地告诉了我们 “他全家”(使徒行传 16:33)中哪些人接受了洗礼。他们是那些接受过保罗和西拉教导(16:32)的人,也是那些与狱卒一起 “相信上帝”(16:34)的人。婴孩能在接受圣言教导后相信上帝,理解祂儿子的牺牲,并立即根据信仰行事吗?他们能因为顺从的信仰而喜乐吗?关于吕底亚,路加告诉我们,”主开了她的心门,使她听从保罗所说的话”(使徒行传 16:14)。那些受洗的人都有一颗向圣言敞开的心。婴儿有敞开的心和辨别的头脑吗?新约圣经清楚地教导我们,洗礼的对象是那些接受过圣言教导、心胸开阔、认真聆听并遵从圣言的人,以及那些因为有意识地决定跟随基督而欢欣鼓舞的人。
利用《歌罗西书》2:11-12,另一种为婴儿洗礼辩护的尝试是基于洗礼 “取代 “割礼的观点。根据这一论点,既然 “割礼是对婴儿行的”,那么婴儿洗礼就是符合圣经的做法(”婴儿洗礼”,未注明出处)。虽然保罗用割礼来说明人们 “脱去 “罪并成为基督徒的时间(在洗礼中–《罗马书》6:3-4;《加拉太书》3:27),但他从未教导、提倡或命令过婴儿洗礼(参见 Lyons, 2003)。请考虑以下几点:(1) 保罗将割礼与洗礼进行了比较,而不是婴儿洗礼。比较的对象是割礼中的 “割除”(肉体)和洗礼中的属灵 “割除”(罪)。(2)割礼只针对亚伯拉罕的后裔和改宗者(创世记 17:12-13;出埃及记 12:48),而洗礼则针对所有民族(马太福音 28:19-20;马可福音 16:15-16)。(3) 割礼只对男婴进行(创世纪 17:10),但洗礼是对男人和女人进行的(加拉太书 3:28;使徒行传 8:12)。(4) 割礼是在男婴出生后第八天进行的(创世纪 17:12),但洗礼是在一个人相信并悔改后进行的(马可福音 16:16;使徒行传 2:38)。(5) 许多人在成为基督徒之前受了割礼(腓立比书 3:5),还有一些人在成为基督徒之后受了割礼,尽管这是可选的(使徒行传 16:3;参 15:1-29)。如果洗礼取代了割礼,那么它们怎么会在同一时间、同一人群中、同一盟约下进行呢(布伦茨,1874 年,第 345-347 页)?(6) 保罗说,在基督耶稣里,割礼不值钱,未受割礼也不值钱(加拉太书 5:6)。歌罗西书 2:11-12 并没有为婴儿洗礼辩护,也没有提倡婴儿洗礼。
如果《圣经》不支持婴儿洗礼,那么这种做法又是何时和如何开始的呢?天主教承认,”在四世纪,出生在基督徒家庭的人变得相当普遍,到了下一个世纪,在整个地中海世界,这是一种常见的模式。这意味着洗礼过程发生了很大变化。婴儿洗礼成为普遍模式”(奥兰迪斯, 1993, 第 35 页;参见 Koch, 1997, 第 116 页)。公元 418 年,迦太基大公会议正式接受了这种做法,并颁布了对反对者的谴责(见 “教规”,注释,2)。这再次证明婴儿洗礼不是上帝的命令,而是人为的传统。
最后,根据天主教的说法,出生后不久没有接受洗礼的婴儿会怎样呢?根据《天主教教义》,婴儿生来就有罪,应该接受洗礼,这样他们才能 “摆脱黑暗的力量,进入天主子女的自由领域”(1994 年,1250 页)。换句话说,小婴儿被宣判在属灵的黑暗中,与任何属灵的祝福隔绝。科隆省议会甚至宣称,”信仰教导我们,婴儿……如果[未受洗礼]而死,就会被排除在天国之外”(引自《地狱的存在……》,2006 年,方括号内为原文)。
[对于未受洗礼而夭折的儿童,教会只能将他们托付给天主的仁慈,正如教会为他们举行的葬礼仪式一样。的确,天主的大慈大悲希望所有人都能得救,耶稣对儿童的温柔使他说:”让孩子们到我这里来: “让孩子们到我这里来,不要阻拦他们”,这让我们希望,没有受洗而夭折的儿童有得救的途径(《教理》……,1994年,1261页,后加)。
天主教一方面断言,未受洗礼的儿童在精神上受到束缚,另一方面又希望我们相信,”未受洗礼而死去的儿童有得救的途径”。这是否意味着,小孩子在出生时就沾染了原罪,但在死亡时就从原罪中解脱出来了呢?如果 “那些未经洗礼而死去的孩子有得救的途径”,那么天主教徒为什么还要为婴儿洗礼呢?
这种不协调只能是缺乏圣经权威的教义造成的。婴儿是天主赐予的礼物,纯洁无瑕,不受世俗玷污(诗篇 127:3)。在他们成长的过程中,珍贵的小生命可以了解什么是罪,罪的后果是什么。希望作为一个有责任感的人,他们能意识到自己需要得到上帝的宽恕,最终,他们会在相信和受洗以得救(马可福音 16:16)与违背和永远与上帝分离(帖撒罗尼迦后书 1:9)之间做出选择。

参考文献

布伦茨,T.W.(1874),《福音的救恩计划》(肯塔基州鲍灵格林:真理守护者基金会,1987年重印)。
迦太基大公会议 “教规”(无日期)[在线],网址:http://www.seanmultimedia.com/Pie_Council_Of_Carthage_May_1_418.html。
《天主教教义》(1994 年),(纽约州马华:保利斯特出版社)。
多明格斯,J.((2006),《儿童、婴儿和婴孩的洗礼》[“儿童、婴儿和婴儿的受难日”],[在线],网址:http://biblia.com/cpb/bautismo.htm。
“地狱的存在: 一种常见的教义,离开它将是轻率的……”(2006 年),[在线],网址:http://www.tldm.org/news8/Limbo.htm#_ednref20#_ednref20。
吉本斯,詹姆斯 C.(1891),《我们祖先的信仰》(巴尔的摩:约翰-墨菲)。
希巴德,F.G.(1843),《基督教洗礼》: 两部分》(纽约:G。 莱恩与 P.P. 桑福德)。
“《婴儿洗礼》(无日期),《天主教答案》,[在线],网址:http://www.catholic.com/library/infant_baptism.asp。
科赫,卡尔(1997),《天主教会通俗史》(明尼苏达州威诺纳:圣玛丽出版社)。
里昂,埃里克 (2003),《洗礼是否取代割礼?》,[在线],网址:https://apologeticspress.org/articles/2287。
奥兰迪斯,何塞(1993),《天主教会简史》,译者:迈克尔-亚当。迈克尔-亚当斯(纽约:权杖)。
莫伊塞斯·皮涅多(2009),《儿童生来有罪吗》,[在线],网址:https://apologeticspress.org/articles/240109。
瓦因,W.E.(1966),《新约词语诠释词典》(新泽西州旧塔潘:弗莱明·H·雷维尔(弗莱明·H·雷维尔)。


Published

A copied sheet of paper

REPRODUCTION & DISCLAIMERS: We are happy to grant permission for this article to be reproduced in part or in its entirety, as long as our stipulations are observed.

Reproduction Stipul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