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堕胎与围绕意外婴儿的非神性的无理取闹

如果说亚伯拉罕的后裔人数在不断增加,那也太轻描淡写了。根据《出埃及记》1:7,以色列人在埃及的时候,”多结果子,又增多,极其壮大,遍地都充满了他们”。埃及人越使他们受苦,”他们就越繁衍壮大”(1:12;参 1:20)。正如耶和华所应许的,”少数人 “变成了 “许多人 “组成的 “强大 “民族(创世记 46:3;申命记 26:5)–事实上是如此之多,以至于 “埃及人惧怕以色列人”(出埃及记 1:12)。就连法老也惊慌失措,以至于在两个不同的场合要求屠杀所有以色列新生男婴。为了阻挠神的旨意–以色列的成长(《创世记》12:2;22:17;46:3),法老自作主张,号召 “他的众民 “把以色列的新生儿扔进河里(《出埃及记》1:22)。杀婴事件随之发生。”淹死希伯来的婴儿” “毁掉这些可恶的婴儿”(参见《创世纪》43:32)。”把他们喂鳄鱼”。

大约 80 年后,上帝严厉惩罚了埃及人的错误行为。他向法老和他的全地降下了十个可怕的灾难(出埃及记 7-12)。摩西将上帝对埃及的 “伟大 “和 “大能 “的审判描述为 “耶和华你上帝的责罚”(申命记 7:19;11:2)。诗人写道,上帝 “差遣毁灭的天使在他们中间,将祂的忿怒、忿恨、忿怒和患难的烈性投在他们(埃及人)身上。祂为祂的怒气开辟道路;祂没有使他们的灵魂免于死亡,而是将他们的生命交给瘟疫,毁灭了埃及所有的长子”(78:49-51)。诚然,埃及的罪孽很多–从拜偶像,到虐待希伯来人,再到拒绝让上帝的子民离开埃及,但千万不要以为耶和华忘记了埃及对亚伯拉罕无辜后裔的屠杀。这些宝贵的子孙是 “耶和华所赐的产业”(诗篇 127:3)。耶和华将他们 “恩赐 “给以色列人(参见创世记 33:5)。祂按照自己的形象创造了他们,并赐予他们生命(《创世记》1:26-27;《使徒行传》17:25;《传道书》12:7)–法老无权选择夺走他们的生命(只有上帝有此权利;见 巴特, 2009, 29[12]:89-95)。

三千六百年前的埃及,弑婴者比比皆是。从暴虐的国王,到所有协助他在尼罗河中淹死以色列婴儿的人,埃及都显示出自己是一个嗜血的国家。(有趣的是,上帝对埃及降下的第一场惩罚性瘟疫是将水变成血,而最后一场瘟疫则是将埃及所有的头生子杀死)。圣经反复申明,上帝憎恶谋杀罪。在始祖时代,谋杀是不对的,会被处死: “凡流人血的,人也必流他的血”(《创世纪》9:6)。在摩西律法中,禁止谋杀被列为十诫之一(《出埃及记》20:13),同样会被处以死刑(《民数记》35:30)。有史以来最有智慧的人(当然除了耶稣之外)在《旧约-箴言》一书中指出: “耶和华恨恶……流无辜之血的手”(6:16-17;参见《列王记上》3:12)。根据《新约圣经》,政府有权剥夺杀人犯的生命(罗马书 13:4)。此外,怙恶不悛的杀人犯也将 “在那烧着硫磺和火的湖里有分,就是第二次的死”(启示录 21:8)。从《创世纪》到《启示录》,上帝在强调人类生命神圣不可侵犯的同时,也清楚地表明了祂对那些无视人类生命的人的强烈不满。

按神的形象创造

在古埃及,只有法老被认为是神,是太阳神拉的化身。法老也被认为是唯一具有 “神的形象 “的人。埃及的运河挖掘工和商人、任务负责人和希伯来奴隶,都被认为是天生的低等人,因为他们不是神的形象代言人(或者他们被告知是这样)。在埃及或其他任何地方,普通人都不会被这样称呼。除《圣经》外,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从未发现有任何地方说人类是按照某个神的 “形象 “创造的。亚述历史上萨尔贡时期的三篇阿卡德文本使用了与 tselem(”形象”)同义的阿卡德语,但只有在讨论国王时才使用(米勒,1972 年,91:294-295)。帝国的统治者是唯一被称为神的 “形象 “的存在。

然而,根据《圣经》第一章的记载,宇宙的创造者赋予了全人类与生俱来的某些特质,以此表达对全人类的尊敬。创世记》1:26-27 用以前只适用于国家最高统治者的语言描述了全人类:

上帝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让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全地和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虫。于是,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造人,是照着上帝的形象造人,造男造女。

创造了他们。

不要搞错了:”上帝造人的日子,乃照着上帝的样式造人”(《创世纪》5:1)。[关于 “按照上帝的形象造人 “的含义,请参阅 里昂和汤普森, 2002。] 创世数千年后,雅各警告基督徒不要咒诅人,因为他们 “是照着神的形像造的”(3:9, ASV, 楷体后加)。[注:英文动词 “are made”(ASV)源自希腊文gegonotas,是动词ginomai的完成分词。希腊语中的完成时态用于描述在过去完成的行动,但其影响在现在就能感受到。] 虽然亚当和夏娃是上帝特别创造的仅有的两个人类(创世纪 2:7,21-22),但全人类都有按照上帝的样式被造的荣耀–这也是上帝谴责谋杀的原因。洪水之后,上帝说:”凡流人血的,血也必流在人身上;因为他是照着上帝的形象造人”(《创世纪》9:6,后加)。杀人是被禁止的,因为人是按照上帝的形象造的。

古埃及法老溺死的新生儿就是神的形象。同样,大约 1500 年后希律王杀死的婴儿也有神的形象(马太福音 2:13-17)。他们都是百分之百的人。他们不是石头或植物。他们不是动物。他们不仅仅是一团活的组织。他们是被 “万灵之父 “赋予活灵的人类(希伯来书 12:9)。更重要的是,这些婴儿是纯洁和无罪的。他们(被造时)是上帝的儿女,从未与上帝分离(以西结书 18:20;参看马太福音 18:3-5),他们现在生活在来世的天堂里(参看撒母耳记下 12:23)。

堕胎

法老为了控制人口而屠杀婴儿。希律王屠杀婴儿,希望杀死万王之王。这些人都是邪恶的统治者,他们实施了丑恶的政策和做法。然而,今天发生在美国的事情同样令人发指。美国道德无能的领导层,以及那些故意选择让他们上台的人,与过去那些嗜血成性的暴虐杀婴者一样有罪。为什么呢?因为在美国,每年被残忍杀害的婴儿远远多于摩西和耶稣时代在埃及和巴勒斯坦被杀害的婴儿。

在美国,每年有 100 多万无辜的未出生婴儿被屠杀(”事实……”,2008 年)。2008 年,古特马赫研究所报告称,”从 1973 年到 2005 年,合法堕胎超过 4500 万例”(”事实……”)。四千五百万!这比目前居住在阿拉巴马州、阿肯色州、佐治亚州、肯塔基州、路易斯安那州、密西西比州、俄克拉荷马州、南卡罗来纳州和田纳西州的人口总和还要多。自 1973 年最高法院将堕胎合法化以来,谋杀未出生儿童的事件频频发生,很少有人会停下来思考其中的残酷性。我最近了解到,有一名高中生怀孕上学,离开学校去堕胎,然后又返回学校完成学业。(不,她的父母事先没有被告知她的 “选择”)”只是在医生的办公室里随便做了个手术,仅此而已”。

事实上,屠杀一个无辜的孩子绝非偶然。大多数堕胎者都不想让你知道,更不想让你看到堕胎是如何进行的!)。在一种被称为 “抽吸术 “的凶残堕胎手术中,医生使用一种类似刀子的装置,通过强力软管和泵(”比家用吸尘器强 29 倍”–“堕胎方法”,2010 年)的吸力,将婴儿从母亲的子宫中切吸出来。在 “扩张和排空 “流产手术中,医生实际上是用钳子一样的装置将四个月大的胎儿拧成碎片。通常,这需要压碎胎儿的头骨并折断脊柱才能将其取出。当母亲选择流产四个月以上的胎儿时,医生通常会使用一种叫做 “盐水注射”(即盐中毒)的方法。医生通过母亲腹部注射的强盐溶液具有腐蚀作用,会从里到外烧伤胎儿。通常情况下,婴儿会在痛苦中挣扎一个小时或更长时间后死亡。然而,在某些情况下,婴儿会存活下来并活着出生。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只能无助地在子宫外自生自灭。尽管如此,仍有少数人活了下来,并活着讲述了他们的故事(见 “吉安娜-杰森”,2006 年)。在进行部分分娩流产时,医生通常会娩出除头部以外的所有胎儿,然后用剪刀刺穿颅底,再用空心管子取出胎儿的大脑(”流产方法”,2010 年)。这太变态了!这是虐待狂!今天的堕胎让法老下令将新生的以色列人扔进河里听起来像是怜悯的杀戮。毫无疑问,造物主听到了美国无辜婴儿的哭声。我们圣洁、公正的上帝见证了这些无辜婴儿的鲜血,他 “恨恶……流无辜之血的手”(箴言 6:16-17)。

未出生婴儿的人性

有些人认为,处于不同胚胎阶段的未出生人类更像动物而非人类。恩斯特-海克尔(Ernst Haeckel)在 19 世纪后半期首次提出了这一观点。他坚持认为,在妊娠后期之前,生活在妇女体内的东西都不是人。尽管科学早已推翻了海克尔的荒谬观点,但这一神话 “大众文化从未完全抛弃”(古尔德,2000 年,109[2]:44)。可悲的是,一些支持堕胎的人仍然试图安慰自己,他们坚持认为人类胚胎可能正在经历我们所谓的进化祖先的各个阶段,因此当他们被堕胎时,他们应该不是真正的人类(见 杰克逊,n.d.)。其他支持堕胎的人似乎乐于 “信仰一跃”,希望孕妇体内的东西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还有一些人,如支持堕胎的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声称不知道未出生的孩子何时才是完整的人。在 2008 年 8 月 16 日的总统候选人论坛上,奥巴马总统宣称,知道未出生的孩子何时应该享有人权 “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马鞍峰…..”)。尽管总统声称对此事一无所知,但他的虚伪行为却充分说明:他仍然坚决支持支持堕胎的政策。如果奥巴马总统真的不知道未出生的婴儿何时应该享有人权,那么他为什么 “始终如一地支持 “允许数百万美国人残害他们未出生的孩子(《妇女》,2009 年)?

事实上,常识、科学和圣经都表明,未出生的胚胎/婴儿是一个活生生的人。非生物会打嗝、吮吸拇指或对触摸、疼痛、寒冷、声音和光线做出反应吗?当然不会。然而,未出生的婴儿会做所有这些事情(见 “胎儿发育”,2003 年)。他们有跳动的心脏和工作的大脑。毫无疑问,他们是活生生的人!只有冷酷无情的人才会不这么认为。[有关生命始于受孕的信息,请参见 主要, 1995。]

虽然诺玛-麦考维几年前就收回了她对堕胎的观点,但很少有人知道,诺玛-麦考维在臭名昭著的 “罗伊诉韦德案 “中作为主要原告所化名的 “简-罗伊 “已不再支持堕胎。在支持堕胎纲领 20 多年后,麦考维突然开始反对堕胎,至今已有数年之久。为什么这位支持堕胎的海报人物会变成支持生命的人呢?是什么导致了她思想的转变?为什么她现在坚决反对屠杀无辜的未出生婴儿?据麦科维说,”压垮骆驼的那根稻草 “是她在一家堕胎诊所工作时,奉命进入一间存放堕胎胎儿的房间。她的任务是清点一个刚被堕胎的婴儿的身体部位,以确保医生从母亲的子宫里取出了整个婴儿。麦考维之前至少在另外三家堕胎诊所工作过,她说:”我回到了器官室,看着这个小小的婴儿,我吓坏了”(引自 麦克格鲁,2002 年,后加)。简-罗”,这位象征着妇女堕胎权利的妇女(即 “罗诉韦德案”),被迫看着被堕胎的 “胎儿 “的身体部位,并确信它是一个人。为什么呢?因为它看起来像人。未出生的婴儿看起来像人,因为他们是人!

当塞缪尔-阿玛斯还是一个未出生 21 周的婴儿时,《今日美国》摄影记者迈克尔-克兰西(Michael Clancy)拍摄了一张可以说是史上最著名的产前照片。1999 年 8 月 19 日,田纳西州纳什维尔范德比尔特大学医疗中心的约瑟夫-布鲁纳医生在塞缪尔子宫内为他进行了脊柱裂手术。在手术过程中,正常妊娠期只有一半左右的塞缪尔被拍到小手搭在医生的一根手指上。15 周后,塞缪尔出生了。十多年前,当塞缪尔的手术首次被报道时,许多人睁开了眼睛,看到了早期未出生婴儿的珍贵和人性(更多信息,请参阅 米勒, 2009)。然而,最近,另一个进一步证明未出生婴儿人性的婴儿成为了头条新闻。她的名字叫阿米莉亚-索尼亚-泰勒(Amillia Sonja Taylor)。她于 2006 年 10 月 24 日出生在佛罗里达州南部。是什么让阿米莉亚如此特别?医生认为,她 “在子宫中度过的时间比任何其他存活的婴儿都要短”(《佛罗里达婴儿……》,2007 年)。阿米莉亚的母亲索尼亚怀上阿米莉亚的时间不到 22 周。分娩时,她只有 9.5 英寸长,体重还不到一罐苏打水。但是,她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四个月后,阿米莉亚重 4.5 磅,长 15.5 英寸,几乎可以第一次回家了(”医生延长……”)。两年后,她已是一个健康的幼儿(”阿米莉亚……”)。

阿米莉亚并不是在 15 到 18 周后–大多数婴儿出生时–才变成人的,她在 22 周时就已经是人了,从怀上她起就已经是人了,她应该像其他人一样享有权利。她不是没有生命的物质–只是一团组织。她不是植物。她不是动物。她是一个活生生的、正在成长的人。数以百万计的 “塞缪尔-阿玛斯 “和 “阿米莉亚-泰勒 “为了 “妇女的选择权 “这个圣杯而惨遭摧残。怎么会有人看着塞缪尔-阿玛斯这样的未出生婴儿或阿米莉亚-泰勒这样的 10 盎司婴儿的照片,就得出 22 周大的他们不是人的结论呢?

请看科学界对母亲怀孕前三个月未出生婴儿的一些发现。

第 22 天–心脏开始用胎儿自己的血液跳动,血液类型通常与母亲的不同

第 5 周-眼睛、腿和手开始发育

第 6 周-可检测到脑电波;嘴、唇出现;指甲形成

第 7 周–眼睑、脚趾形成;鼻子明显,婴儿会踢和游泳

第 8 周–所有器官都已就位;骨骼开始取代软骨,指纹开始形成

第 9 和第 10 周–牙齿开始形成,指甲发育;婴儿可以转头、皱眉头

第 11 周–宝宝可以抓起放在手里的东西;所有器官系统都开始运作;宝宝有了指纹、骨骼结构、神经和血液循环

第 12 周–婴儿具备了感受疼痛所需的所有部分,包括神经、脊髓和丘脑(”未出生婴儿日记”,未注明出处)。

除了常识和科学对未出生婴儿的人性给予支持外,圣经在这个问题上也同样明确。

在摩西律法中,上帝在《出埃及记》21:22-23 中特别提到了未出生婴儿的生命和价值。他告诉摩西 “如果男人打架,伤害了怀孕的妇女,使她早产,但没有造成伤害,他一定会受到相应的惩罚,就像妇女的丈夫强加给他的一样;他要按照法官的判决付出代价。但是,如果有任何伤害,你们就应该以命抵命”。请注意,上帝是如何将所有人的生命等同起来的–无论是未出生的还是已出生的: 他说,”以命抵命”。如果上帝不把 “早产 “婴儿视为活生生的人,那么人就不能 “以命换命”。相反,这更像是 “一个活生生的人换了一团物质”。但未出生的孩子不仅仅是一团组织,他们是可爱的、活生生的人类(参见 米勒, 2004)。

当天使加百列告诉马利亚她的表妹伊丽莎白怀孕时,上帝的天使说她 “怀了孕”(路加福音 1:36)。怀上了什么?伊丽莎白肚子里是什么?一团毫无意义的物质?一个没有生命的非人类?进化成人的动物?伊丽莎白怀了什么?加百列告诉马利亚,伊丽莎白 “怀了一个儿子”。此外,在施洗者约翰和耶稣出生之前,马利亚去探望伊丽莎白时,医生路加称伊丽莎白腹中的胎儿为 “婴孩”,甚至说他 “在她腹中跳跃”(《路加福音》1:41,44)。路加至少还用过四次这个词(希腊语:brephos)。两次是指耶稣出生后躺在马槽里(路加福音 2:12,16),一次是指父母寻求主的祝福的婴儿(路加福音 18:15),还有一次是指法老在古埃及揭露的婴儿(使徒行传 7:19;参见出埃及记 1:22)。

在这些例子中,brephos 都是指孩子,指男孩和女孩,指儿子和女儿,指活生生的人,诗人说他们是全能的上帝所造、所造、所编织的可畏而奇妙的人(139:13-16)。人类应该小心篡改耶和华按照自己的形象塑造的造物!

美国、堕胎和荒谬

妈妈可以杀人,爸爸就不可以吗?

没有什么事情比发现孕妇被谋杀更能激怒一个社区了。遭遇这种暴行的城镇往往会群起而攻之,宣称必须伸张正义: “违法者应该被控两项谋杀罪,而不仅仅是一项”。近来,犯下这种滔天罪行的人被指控犯有双重谋杀罪。从密苏里州到加利福尼亚州,从俄亥俄州到犹他州,检察官们一直在推动最高刑罚,指控那些涉嫌杀害怀孕妻子(或女友)的男子犯有两项谋杀罪。就在去年,加利福尼亚州的一名男子被判定谋杀了一名母亲和她未出生的婴儿,因为他残忍地用剪刀反复刺伤了母亲(和孩子)(埃特尔特,2009 年)。

令人欣慰的是,我们的司法系统认为有必要起诉那些谋杀未出生婴儿的人,并让有罪的人受到最严厉的惩罚。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司法系统将未出生的婴儿视为真正的人。”谋杀未出生婴儿的人就是谋杀了一个人”。那些试图以双重谋杀罪起诉那些夺走妇女和胎儿生命的男人的人,就是这样一遍又一遍地告诉我们的。

但请等一等!在一种情况下(当一个男人夺走一个女人和她未出生的孩子的生命时),未出生的孩子怎么能被视为一个人,而当一个孕妇想要夺走她未出生的孩子的生命时,孩子却成了母亲身体的 “附属品”?”婴儿不是人,只是母亲可以随意丢弃的一块多余的组织”。如果父亲故意踢母亲腹中的婴儿,导致婴儿死亡,他很可能会被判入狱,甚至可能被处死(创世纪 9:6),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另一方面,如果一个母亲去堕胎诊所,付钱让医生把工具插入她的子宫,把婴儿拉扯成碎片,折断脊髓,压碎头骨,她并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情。

我们的法院怎么能以常识的名义裁定,当一名妇女夺走自己孩子的生命时,”这是一种选择”,但当其他人夺走她的生命时,”这是谋杀”?这样的推理毫无意义。至少,堕胎权活动家在这方面的观点是一致的。正如艾伦-古特马赫研究所(Alan Guttmacher Institute)高级公共政策助理希瑟-布恩斯特拉(Heather Boonstra)所言: “法律不能既认为孕妇是两个人,又允许她堕胎”(引自 Simon,2001 年)。

杀狗不人道,但杀人就不行吗?

2007 年 8 月,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都失望地得知,一位著名的职业橄榄球运动员(迈克尔-维克)承认赞助、资助和参与残酷的斗狗运动。维克甚至承认,他对在某些 “测试 “比赛中表现不佳的狗被吊死和淹死负有部分责任(见美国诉迈克尔-维克案)。维克因其罪行被判入狱 23 个月,其中大部分时间是在堪萨斯州利文沃斯的联邦监狱服刑。

当然,我认为维克的行为(如淹死狗等)可以说是骇人听闻,有点虐待狂的味道。更重要的是,他在知情的情况下参与了一项在美国各州都已被取缔的运动。他的行为理应受到某种惩罚。但是,我们必须认识到,维克的行为是针对动物的。尽管狗可能是 “人类最好的朋友”(我碰巧喜欢狗),但它们仍然只是动物,而不是人类。它们与牛、乌鸦、鸡、鹿、猴子、马和猪一样都是动物。

一个人因为与动物搏斗、吊死和溺死动物而必须服刑近两年,但美国的司法系统却如此荒谬、前后矛盾和不道德、

然而,如果一名妇女屠杀了一个 22 周大的胎儿,据说她是无罪的。在美国,医生可以合法地将未出生的婴儿撕成碎片,用刀子一样的器具将他们剁碎,或者用剪刀刺穿他们的头骨,然后吸出他们的大脑,这种做法是残暴的。难道我们要相信维克对狗的行为是 “不人道 “的,而每年发生在美国约 100 万无辜未出生婴儿身上的事情就不是 “不人道 “的吗?还有什么比蓄意、自私、傲慢、残忍地夺走人的生命–上帝的形象代言人(《创世纪》1:26-27;9:6)–更不人道的呢?杀害婴儿的凶手每天在美国街头逍遥法外,而打狗者却因为对动物的不人道行为而锒铛入狱?多么荒谬!

人口过剩问题?

不要用婴儿污染地球?

3500 多年前,法老注意到以色列的子民正在迅速增长和繁殖,他开始担心如此众多的奴隶可能会带来问题。《出埃及记》第一章清楚地表明,法老因为他认为的人口过剩问题,对以色列新生儿分别下达了两次处决令。可悲的是,这样的 “推理 “至今仍在使用。

2006 年,进化论环境学家埃里克-皮安卡博士被评为德克萨斯州年度杰出科学家。在得克萨斯州博蒙特举行的颁奖典礼上,与会者福雷斯特-米姆斯(Forrest Mims)报道了皮安卡是如何

开始阐述他对人类过度繁殖如何毁灭地球的担忧。他提出了一个末日场景,声称自工业时代开始以来,人类人口的急剧增长正在摧毁地球。他警告说,必须在为时已晚之前迅速采取措施恢复地球。皮安卡教授说,如果不采取严厉措施,我们所知的地球将无法生存。然后,在没有提出任何数据来证明这个数字的情况下,他断言拯救地球的唯一可行办法就是将人口减少到目前的 10%…. 他最喜欢的消灭世界 90% 人口的方法是通过空气传播的埃博拉病毒(埃博拉-雷斯顿),因为这种病毒的致死率很高,而且几天就能杀死人,而不是几年(米姆斯;参见 巴特,2008 年)。

大多数人认为皮安卡博士的建议是疯狂的。有谁会为了减少世界人口而提议在地球上传播埃博拉病毒?荒谬?在把德克萨斯州 2006 年的 “杰出科学家 “视为狂热的疯子之前,请考虑一下一种更容易接受的减少人口的方式。

1977 年,保罗-埃利希和安妮-埃利希以及约翰-霍尔德伦(现任奥巴马总统的 “科学沙皇”)撰写了一本名为《生态科学》的书: 人口、资源与环境》一书。在书中,霍尔德伦和埃利希夫妇断言:”有充分的权威可以调节人口增长….。[根据美国宪法,可以制定有效的人口控制计划”(第 1280 页)。究竟是什么样的 “人口控制计划 “呢?他们特别指出 他们特别指出:”强制性的人口控制法律,甚至包括要求强制堕胎的法律”,”如果人口危机严重到足以危害社会的地步,这些法律在现行宪法下是可以维持的”(第 1280 页,后加)。出埃及记第一章中的法老和奥巴马总统的科学沙皇(参见《马太福音》5:21-22;15:18)真的有什么区别吗?

英国《每日邮报》几年前曾报道过一位妇女(托尼-弗内利)”终止妊娠,坚信自己在帮助拯救地球”(引自 考特耐-史密斯 和 特纳,2007 年,后加)。维内利 认为,”生孩子是自私的….。每个人的出生都会消耗更多的食物、更多的水、更多的土地、更多的化石燃料、更多的树木,产生更多的垃圾、更多的污染、更多的温室气体,加剧人口过剩问题”(2007 年)。维内利 表示,她希望 “拯救地球,而不是制造新的生命,因为这只会加剧问题”。她继续将生育描述为 “负面的东西”,并声称还有很多人也有类似的拯救地球的想法。《每日邮报》对此表示赞同,称 “托妮远非孤例”(2007 年)。

31 岁的莎拉-欧文(Sarah Irving)完全赞同弗内利的观点。”她说:”孩子会污染地球….。[不生孩子是我能做的最环保的事情”(2007 年,后加)。莎拉和她的未婚夫马克-哈德森告诉《每日邮报》:”简而言之,我们竭尽所能减少我们的碳足迹。但是,如果我们有了孩子….,这一切都将前功尽弃。从道义上讲,我不应该加剧气候变化和对地球的破坏”(后加)。在环保主义者和无神论者,包括 “宗教自由 “组织主席丹-巴克(Dan Barker)的心目中,谋杀未出生的孩子可以被视为 “进步 “和 “祝福”(见巴克,1992 年,第 135 页;另见巴克和兰金,2006 年),而把孩子带到这个世界上可能是 “消极的 “和 “道德上错误的”。

结论

约 2700 年前,先知以赛亚警告那些 “称恶为善,称善为恶;以暗为光,以光为暗;以苦为甜,以甜为苦……在自己眼中为聪明,在自己眼中为谨慎 “的人(5:20-21)。可悲的是,以赛亚对不敬虔者的描述完全符合美国。在这个国家,我们把无节制的情欲称为 “爱”,把不体面的服装称为 “时尚”,把同性恋者称为 “同性恋”,把杀害婴儿的人称为 “支持选择”–“妇女权利 “的保护者。(儿童权利怎么了?)

那些 “称恶为善,称善为恶 “的人将会怎样?上帝会如何对待那些 “喜悦不义 “而非真理的人(哥林多前书 13:6)?以赛亚说到了上帝的审判和惩罚:

因此,他们的根必腐烂,他们的花必如尘土升高;因为他们弃绝万军之耶和华的律法,藐视以色列圣者的话。因此,耶和华的怒气被激起,向祂的子民发怒;祂伸手攻击他们,击打他们,山丘都颤抖。他们的尸首在街上如同垃圾(5:24-25)。

诗人说:”恶人必堕地狱,和一切忘记神的列国”(9:17)。

《圣经》和历史都告诉我们,上帝不会永远容忍邪恶、嗜血的国家。他用天火毁灭了所多玛和蛾摩拉。为了惩罚迦南的邪恶居民,他组建了强大的军队(申命记 9:4;18:9-12)。祂派遣 “毁灭天使 “降临埃及,使他们 “遭瘟疫,灭尽头生”(《诗篇》78:49,51)。美国的命运将会如何?如果我们的 “基督教 “国家不停止屠杀,我们还能期待什么呢?我们可以期待上帝在今生严厉审判我们的国家,在来世 “各按其行”(罗马书 2:5-10)。与此同时,愿我们宽容的救主赐予基督徒勇气,”拿起神所赐的全副军装”,”靠着主和祂的大能刚强起来”(以弗所书 6:13、10)。

参考资料

“《堕胎方法》(2010 年),http://www.lifesitenews.com/abortiontypes/。

“阿米莉亚 两岁了”(2008 年),http://growingyourbaby.blogspot.com/2008/10/amillia-taylor-turns-2.html。

巴克,丹 (1992),<对信仰失去信心: 从传教士到无神论者》(威斯康星州麦迪逊:宗教自由基金会)。

巴克、丹和约翰-兰金 (2006),”进化论与智能设计: http://www.ffrf.org/about/bybarker/ID_Debate.mp3.

巴特、凯尔 (2008),《无神论的苦果[第一部分]》,《理性与启示》,28[7]:49-55,7 月,https://www.apologeticspress.org/articles/3740。

巴特、凯尔 (2009),”上帝杀害无辜儿童不道德吗?《理性与启示》,29[12]:89-95,12 月。

考特奈-史密斯、娜塔莎 和 莫拉格-特纳(2007 年),”认识那些不愿意生孩子的女性–因为她们不环保。”《每日邮报》,11 月 21 日,http://www.dailymail.co.uk/pages/live/femail/article.html?in_article_id=495495&in_page_id=1879。

“《未出生婴儿日记》(无日期),国家生命权基金会,http://www.nrlc.org/abortion/facts/fetusdevelopment.html。

《”医生延长最小早产儿的住院时间》(2007 年),美联社,2 月 20 日,http://www.foxnews.com/story/0,2933,252878,00.html。

保罗-埃利希、安妮-埃利希和约翰-霍尔德伦 (1977), 生态科学: 人口、资源与环境》(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W.H. 弗里曼公司),http://www.scribd.com/doc/22480029/Ecoscience-Population-Resources-Environment-1649-Pgs-John-holdren。

埃特尔特、史蒂文 (2009),”加州男子被判杀害怀孕女友和未出生婴儿”,http://www.lifenews.com/state4210.html。

“美国人工流产的事实” (2008), 艾伦-古特马赫研究所、 http://www.agi-usa.org/pubs/fb_induced_abortion.pdf。

“《胎儿发育: 从受孕到出生》(2003 年),全国生命权组织,http://www.nrlc.org/abortion/facts/fetaldevelopment.html。

“佛罗里达 21 周分娩的婴儿不会按计划回家”(2007 年),美联社,2 月 20 日,http://www.usatoday.com/news/health/2007-02-20-tiny-baby_x.htm。

“吉安娜-杰森》(2006 年),http://www.abortionfacts.com/survivors/giannajessen.asp。

斯蒂芬-杰伊-古尔德 (2000),”恶心!(残暴)”,《自然历史》,109[2]:42-50,3 月。

杰克逊、韦恩(无日期),”进化与堕胎之间的’联系'”,《基督教信使》,http://www.christiancourier.com/articles/958-the-link-between-evolution-and-abortion。

里昂、埃里克和伯特-汤普森 (2002),在’上帝的形象和相似之处’ [Parts I/II],” 《理性与启示》,3 月/4 月刊、 22:17-23,25-31。

少校,特雷弗 (1995),《人类早期生命的价值》,《理性与启示》,15[2]:9-15,2 月刊,https://www.apologeticspress.org/articles/259。

麦格鲁、詹纳尔 (2002),《”简-罗伊 “在筹款会上讲述变革的故事》,《普拉特维尔进步报》,5 月 1 日。

戴夫-米勒 (2004), “堕胎与出埃及记 21,” https://www.apologeticspress.org/articles/2598.

米勒、J. 麦克斯韦尔 (1972), “《上帝的’形象’与’相似’》,《圣经文学杂志》,9 月刊,91:289-304。

米勒,约书亚-瑞特 (2009),《十年后,男孩的 “希望之手 “继续引发争论》,福克斯新闻,5 月 6 日,http://www.foxnews.com/story/0,2933,519181,00.html。

米姆斯、福雷斯特 (2006),《与末日博士打交道》,《公民科学家》,http://www.sas.org/tcs/weeklyIssues_2006/2006-04-07/feature1p/index.html。

“《马鞍峰总统候选人论坛》(2008 年),8 月 16 日,http://www.clipsandcomment.com/2008/08/17/full-transcript-saddleback-presidential-forum-sen-barack-obama-john-mccain-moderated-by-rick-warren/。

西蒙、斯蒂芬妮 (2001),”关于胎儿是否应享有特殊法律地位的争论愈演愈烈》,《密尔沃基哨兵报》,6 月 17 日,第 6 页。http://news.google.com/newspapers?nid=1683&dat=20010617&id=G8AaAAAAIBAJ&sjid=XjAEAAAAIBAJ&pg=6739,6695111。

美国诉迈克尔-维克案(2007 年),3:07CR274, http://sports.espn.go.com/photo/2007/0824/vicksummary.pdf。

“妇女”(2009 年),白宫,http://www.whitehouse.gov/agenda/women。


Published

A copied sheet of paper

REPRODUCTION & DISCLAIMERS: We are happy to grant permission for this article to be reproduced in part or in its entirety, as long as our stipulations are observed.

Reproduction Stipul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