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基督徒的基督教证据简介

基督教证据:是必须的

根据教会统计学家弗莱维尔·耶克利(Flavil Yeakley)的统计,当年轻人离开家时,主的教会中有40%的人会脱离信仰。在脱离教会的40%中,有一半加入了其他教派,另一半(20%)变得不再信仰宗教。1大约一半的无宗教信仰者最终会成为无神论者。他们背离信仰的典型原因是:年轻人在大学学习了进化论;由于被灌输了有关自然主义的教育,他们不再相信奇迹;他们认为上帝和创造缺乏证据;他们认为基督教违背逻辑和常识。2因此,他们在科学课上学到的东西动摇了他们在教会和家庭中所学到的有关信仰的知识。事实上,他们的信仰不仅被动摇了,还被摧毁了。年轻人离开了教会。那么基督教证据的研究重要吗?

如此多的人因为这样的原因离开教会,我们应该感到惊讶吗?在美国接受教育的孩子中,87%是在公立学校系统中接受教育的。3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公立学校课堂上教授的官方理论是自然主义——即只相信自然存在(即没有超自然现象,如创世、诺亚的全球洪水或《圣经》中出现的奇迹等)。当然,我们鼓励孩子们在学校尊重老师,并向老师学习,教导他们视老师为学术知识传播的权威。由于自然主义进化论从小就在许多孩子的头脑中根深蒂固,自然主义在我们国家迅速崛起,甚至在主的教会中,我们的孩子也受到了影响,这应该让我们感到惊讶吗?2012年的盖洛普民意调查(Gallup poll)显示,从1982年到2012年,我们国家的自然主义者数量从9%增加到15%,这相当于当时进行民意调查时的大约1,900万美国人。42017年的盖洛普民意调查更新了这一比例:19%的美国人现在相信自然进化论。5大约五分之一的美国人接受了无神论进化论。

当保罗、路加、雅各、彼得、犹大和约翰写他们的《新约》书信时,他们探讨了当时教会面临的问题:影响教会的错误教义、日益加剧的来自罗马的威胁、教会中的犹太教以及其他高度相关的问题,包括希腊哲学。如果他们今天写作,你认为上帝会启发他们解决什么问题呢?除其他事项外,他们会不会花大量时间来讨论自然主义所带来的迅速增长的威胁?人们不禁想问,他们是否会比他们在著作中已经做的更多地致力于基督教的证据这个主题。可以说,70多年前,对教会构成的主要威胁除了典型的恶习外,还有宗派主义。为此,基督徒们应齐心协力,确保他们的会众有足够的能力捍卫纯正的《新约》基督教的真理。统计数据表明,宗派主义及其较年轻的兄弟自由主义显然仍然是教会面临的重大威胁——我们的年轻人中有20%正在离开教会,加入其他教派。然而,70多年前,自然主义并不像今天这样具有威胁性。鉴于教会所面临的威胁,我们最好像研究宗派主义和自由主义一样,花更多的时间研究教会中的基督教证据。如果一个人的信仰上最基本的概念已经被侵蚀,那么教导他有关洗礼、基督真正的新娘或正确的敬拜又有何用呢?记住:宗派主义对教会的威胁比自然主义小得多的时代正在迅速到来。我们有为信仰而战的装备吗?我们是否“对(撒旦的)计谋一无所知”(哥林多后书2:11)?

我知道一些教会成员认为没有必要花太多时间讨论基督教的证据,言下之意,他们认为没有必要准备好向他人传授基督教的证据。他们的理由是:“我们只需要阅读和研究《圣经》!就是这样。我们不需要研究基督教的证据,他们也不需要。基督教的证据是不必要的。”只是捂住双眼,让自己看不到正在逼近的龙卷风,并不能使一个人或他的家人免于即将来临的厄运。也许对许多人来说,他们不需要回答自然主义(达尔文进化论和宇宙大爆炸)等挑战信仰的问题;他们不需要了解支持基督教信仰的许多证据的调查;但根据统计数据,还有许多人需要。如果我们的青少年中有20%变得没有信仰,那么是否另外的那些人也会因为同样的问题,即他们在学校没有得到针对其信仰的挑战的答案而变得没信仰呢?谢天谢地,他们有明智的父母和/或长者和传道人,为他们提供了坚守信仰所需要的工具和知识。

有了《圣经》,人类当然就能知道如何按照上帝的旨意生活了——如何过上虔诚的生活(彼得后书1:3)。但我们也被授命要能够捍卫真理,抵御侵蚀教会信仰的错误教义(参见彼得前书3:15;犹大书3)。我们必须“凡事察验,好的要持守”(帖撒罗尼迦前书5:21)。如果不研究支持或反对基督教的证据,我们怎么能做到这一点呢?

经文的充足性也并不意味着不鼓励我们研究上帝给予我们的其他话语和智慧的产物——即,祂的创造物(通常称为“一般启示”)。有几段经文提到了这一真理,《罗马书》1:20或许是关于这一主题的最重要经文。保罗说,人可以通过研究“被造之物”(即受造之物),得出上帝存在的结论,甚至可以从这些事物中了解上帝的属性。《圣经》鼓励我们研究伟大的“耶和华的作为”(诗篇111:2),其中最伟大的无疑是整个宇宙的创造以及挪亚的大洪水中地球的毁灭。经文告诉我们,通过研究天文学(创世记15:5)、宇宙学(诗篇19:1)和地质学(约伯记12:8)来了解上帝。在《约伯记》38-41章中,上帝反复使用被造的秩序来教导约伯来认识祂自己。所涵盖的学科包括物理学、海洋学、法学、光学、气象学和生物学(包括动物学、鸟类学、昆虫学、爬行动物学、植物学和海洋生物学)。

基督教的证据:是明确的

如果我们想抵御席卷全国并影响当代年轻人的自然主义浪潮,那么研究基督教证据在当今时代就是至关重要的。研究基督教的证据是上帝授权的。事实上,研究基督教的证据是上帝所规定的。值得注意的是,研究基督教的证据是合乎逻辑、理性的做法。

什么是“基督教证据”?简单来说,基督教证据学是研究支持基督教三大“支柱”信仰的证据的学科:上帝的存在、《圣经》的启示以及基督的神性。证据的重要性不可低估。在哲学领域,如果一个人想要保持理性,就必须遵循一条普遍规则:理性法则。它指出,一个人应该只得出那些由证据支持的结论。6在基督教界内,许多人似乎没有意识到《圣经》赞同并要求人们遵守同样明显的原则。“凡事都要察验,好的要持守”(帖撒罗尼迦前书5:21)。《圣经》明确禁止“盲目”信仰(即在没有足够证据的情况下相信某事)。《圣经》一再强调,我们应该基于已经提供给我们的证据来认识真理。根据《罗马书》1:20,已经提供了大量证据来认识上帝存在的真理,以至于我们“没有理由”不得出正确的结论。我们可以认识真理,而不仅仅是“凭信心”接受它,真理会使我们自由(约翰福音8:32)。正如《使徒行传》17章所述的“公正”的庇哩亚人,上帝希望我们在盲目相信之前搜索证据来证实(参见11节)。由于世上有许多假先知,祂告诉我们在相信他们之前“不要每个灵都信,总要试验那些灵是否出于神”(约翰一书4:1)。与理性对立的信仰主义(即盲目的“信仰”)相反,7保罗相信通过从证据中用推理来证实真理(使徒行传26:25)。事实上,耶稣告诉祂的听众,如果祂没有用证据证实祂的说法,就不要相信/信任祂(约翰福音10:37)。“多疑的多马”并不是因为没有盲目的信仰而犯错。相反,他犯错的地方在于他目睹了比几乎任何人都见过或将来会见到的更多真相的证据,然而他仍然不信,他还需要更多的直接目击证据(约翰福音20:24-29)。

盲目“信仰”的观念是不符合《圣经》的。《圣经》中对上帝的信仰更像是看到证据被“倒入”到一个“真理容器”中。这些“证据”升到容器的顶部并开始溢出来,从而确立了上帝的真理。当我们看着充满证据的真理容器时,选择相信与否时,“信心”就出现了。大多数人不会也不愿相信(马太福音7:13-14),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但这并不是因为上帝没有提供足够的证据来让他们认识真理。相反,由于出于个人动机,他们拒绝接受现有的证据。

《圣经》中的信仰并不是盲目的,尽管我们无法直接观察到上帝,也无法直接见证耶稣为证实祂的话而行的神迹和奇迹,但是上帝仍然期望我们得出这样的结论,即祂是存在的,《圣经》归根结底是祂所著的,耶稣是祂神圣的儿子。这意味着上帝已经给了我们足够的证据,让我们能够知道这些事情,并且祂期望我们去挖掘和研究这些证据。这就是基督教证据的意义所在。19世纪著名的哲学家赫伯特·斯宾塞(Herbert Spencer)曾说:“那些轻率地拒绝进化论,认为其没有足够事实支持的人,似乎完全忘记了他们自己的理论根本没有任何事实支持。”8如果斯宾塞是正确的,那么基督徒的困境确实会很严重。信仰主义赋予了类似论点的可信度,当有神论者鼓吹非理性、盲目的信仰时,理性的人理所当然的拒绝宗教,特别是基督教。但正如基督教证据研究长久以来所显明的那样,斯宾塞的评论是没有根据的,实际上暴露了他对大量证据的无知,而这些证据就在他写下这些文字的那一刻围绕着他。他的每一次呼吸,他的每一次落笔,基督教信仰的证据都在进入他的身体,并从中辐射出来。

也许有人会问:“一个人如何才能相信看不见的东西(一种他甚至无法直接观察或实验的东西),而这种信仰又不是盲目的呢?”我们如何知道重力存在?我们不能看到、尝到、触摸、听到或闻到重力,但我们有大量的证据支持其存在。证据的性质是间接的,而不是直接的,但它仍然是证据。许多科学(尤其是地质学、古生物学、宇宙学、进化生物学等历史科学)依赖于收集间接证据,从而对发生了什么、如何发生、何时发生或为什么发生做出合理的结论,而很多时候事件本身并没有被直接观察到。法医科学家每天都证明这一基本事实。他们进入犯罪现场,可以确定发生了什么罪行,谁犯下了罪行,他们何时犯下的,如何犯下的,很多时候甚至还可以确定他们为什么这样做。同样,虽然上帝的存在无法通过实验来验证,但通过对我们可获得的科学证据进行演绎推理,可以轻松地间接验证。

基督教证据:概述

如前所述,基督教证据学在最基本的层面上围绕三大支柱:上帝的存在、《圣经》的启示、以及基督的神性。护道学通常也与基督教证据相关联——即捍卫源自这三大基本支柱的《圣经》模式。以下是一般的主题大纲:

1.上帝存在:尽管我们无法直接观察到上帝,但有几条证据线索会引导人们得出祂存在的逻辑结论。这些通常被称为“经典论证”。典型的论据包括道德论论证、宇宙论论证和目的论论证。尽管本体论论证、直觉论论证和美学论论证较少见,但它们仍然为上帝的存在提供了有效的证据。9

a.对上帝存在论证的主要反驳来自自然主义者(即无神论者、不可知论者和怀疑论者)。他们认为宇宙完全是自然地形成的。他们通常引用宇宙大爆炸理论和达尔文进化论来支持这一说法。因此,基督教的证据往往涉及这些主题。10

b.还有人认为,证明上帝的存在并不能证明是哪位上帝存在。要回答这个问题,就必须确立基督教证据的第二个基本要点。

2.《圣经》是受启示的:如果能证明《圣经》具有超越人类能力的特征,那么它将提供其神圣起源的内部证据,并由此确定是哪位上帝存在。因此,基督教证据学探讨了《圣经》超自然特征的各种内部证据:其科学预见、完美的统一性、简洁性、客观性、预测预言以及完美的准确性(历史上、地理上等11)。

a.怀疑论者回应称,《圣经》声称发生了某些事件,但这些事件是不可信的,且没有地质学、古生物学或考古学证据支持(例如洪水、巴别塔、旷野漂泊等)。因此,基督教证据学对这些批评进行了探讨并作出回应。

b.另一些人坚持认为,无论《圣经》最初是否是启示的,它在传播和翻译过程中已经被篡改。12

c.还有人对所谓的《圣经》的“完美统一性”提出质疑,并列举了《圣经》中数百个所谓的矛盾之处,试图证明《圣经》是由人写的。毕竟,“犯错是人之常情”,但是上帝不会“犯错”。13

d.其他怀疑论者认为,即使有上帝存在,也不可能是《圣经》中的上帝,因为《圣经》中的上帝是一个活生生的矛盾体。他们继续强调《圣经》中的一些事件,认为这些事件证明上帝并非祂所声称的那样(例如,上帝不可能是全能且全善的,同时又允许可怕的事情发生在好人或无辜的人身上;14上帝允许奴隶制、性别歧视、种族灭绝等15)。

e.基督教证据学再次探讨了这些批评,以评估其正确性并对此作出回应。

3.基督的神性:基督的神性是《圣经》的一个核心主题,使基督教与其他所谓的“圣经的”宗教(如犹太教、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和伊斯兰教)区分开来。由于在讨论第三个支柱之前已经确立了基督教证据的第二个支柱,关于基督神性的讨论通常以《圣经》中关于这一主题的教导为中心,尽管有关基督的一些事情已被来自非基督教甚至敌对来源的古代证词进一步证实。16

在21世纪,如果我们作为基督徒要遵守随时准备为基督教辩护的命令(彼得前书3:15),就必须在每个会众中以定期的方式学习研究基督教证据。我们知道有20%的年轻人正在离开教会,变得不信教,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认为基督教缺乏证据,这肯定会促使我们调整我们的学习和传福音策略。

Endnotes

1 Flavil Yeakley(2012),Why They Left(Memphis, TN:Gospel Advocate),p.39.

2 Michael Lipka(2016),“Why America’s‘Nones’Left Religion Behind,” Factank, Pew Research Center, http://www.pewresearch.org/fact-tank/2016/08/24/why-americas-nones-left-religion-behind/.

3“Statistics About Nonpublic Educ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2016),U.S.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https://www2.ed.gov/about/offices/list/oii/nonpublic/statistics.html; “Public and Private School Comparison,”(2016),Fast Facts, National Center for Education Statistics, https://nces.ed.gov/fastfacts/display.asp?id=55.

4 Frank Newport(2012),“In U.S.,46% Hold Creationist View of Human Origins,”GALLUP Politics, http://www.gallup.com/poll/155003/Hold-Creationist-View-Human-Origins.aspx.

5 Art Swift(2017),“In U.S., Belief in Creationist View of Humans at New Low,”Gallup,http://news.gallup.com/poll/210956/belief-creationist-view-humans-new-low.aspx.

6 Lionel Ruby(1960),Logic:An Introduction (Chicago,IL:J.B.Lippincott), pp.130-131.

7 “Fideism”(2015),Merriam-Webster On-line Dictionary,http://www.merriam-webster.com/dictionary/fideism.

8 Herbert Spencer(1891),Essays Scientific,Political and Speculative, Online Library of Liberty,http://oll.libertyfund.org/titles/spencer-essays-scientific-political-and-speculative-vol-1–5?q=those+who+cavalierly#Spencer_0620-01_8,emp.added.

9 cf.Dave Miller,ed.(2017),Does God Exist? (Montgomery,AL:Apologetics Press).

10 cf.Jeff Miller(2017),Science vs.Evolution (Montgomery,AL:Apologetics Press), 2nd edition.

11 cf.Kyle Butt(2007),Behold! The Word of God (Montgomery,AL:Apologetics Press).

12 cf.Dave Miller(2015),“3 Good Reasons to Believe the Bible Has Not Been Corrupted,”Reason & Revelation,35[8]:86-92.

13 cf.Eric Lyons(2003),The Anvil Rings:Volume 1 (Montgomery,AL:Apologetics Press).

14 Dave Miller(2015),Why People Suffer (Montgomery, AL:Apologetics Press).

15 cf.Kyle Butt(2010),A Christian’s Guide to Refuting Atheism (Montgomery, AL: Apologetics Press).

16 cf.Kyle Butt and Eric Lyons(2006),Behold! The Lamb of God (Montgomery, AL: Apologetics Press).

参考资料

1. 弗拉维尔·耶克利(2012),《他们为何离开》(孟菲斯,TN:福音倡导者),第39页。

2. 迈克尔·利普卡(2016),“为何美国的‘无宗教者’抛弃了宗教,”Factank,皮尤研究中心,http://www.pewresearch.org/fact-tank/2016/08/24/why-americas-nones-left-religion-behind/

3.“关于美国非公立教育的统计数据”(2016年),美国教育部,https://www2.ed.gov/about/offices/list/oii/nonpublic/statistics.html;“公立和私立学校比较,”(2016年),快速事实,国家教育统计中心,https://nces.ed.gov/fastfacts/display.asp?id=55

4. 弗兰克·纽波特(2012),“在美国,46%的人对人类起源持创世论观点,”盖洛普政治,http://www.gallup.com/poll/155003/Hold-Creationist-View-Human-Origins.aspx.

5. 阿尔特·斯威夫特(2017),“在美国,相信创世论观点的人数达到新低,”Gallup,http://news.gallup.com/poll/210956/belief-creationist-view-humans-new-low.aspx

6. 莱昂内尔·鲁比(1960),《逻辑:简介》(芝加哥,伊利诺伊州:J.B. Lippincott),第130-131页。

7.“唯信主义”(2015年),《梅里亚姆-韦伯斯特在线词典》,http://www.merriam-webster.com/dictionary/fideism

8. 赫伯特·斯宾塞(1891),《科学、政治和投机的论文》,在线自由图书馆,http://oll.libertyfund.org/titles/spencer-essays-scientific-political-and-speculative-vol-1–5?q=those+who+cavalierly#Spencer_0620-01_8,着重号部分。

9.参见:戴夫·米勒,编辑(2017),《上帝存在吗?》(蒙哥马利,AL:Apologetics Press)。

10.参见:杰夫·米勒(2017),《科学与进化》(蒙哥马利,AL:Apologetics Press),第2版。

11.参见:凯尔·巴特 (2007),《看哪!上帝的话》(蒙哥马利,AL:Apologetics Press)。

12.参见:戴夫·米勒 (2015),“相信圣经未被篡改的3个好理由,”《 理性与启示》,35[8]:86-92。

13.参见:埃里克·里昂斯 (2003),《铁砧响:第1卷》(蒙哥马利,AL:Apologetics Press)。

14.参见:杰夫·米勒 (2015),《人们为何受苦》(蒙哥马利,AL:Apologetics Press)。

15.参见:凯尔·巴特 (2010),《基督徒反驳无神论指南》(蒙哥马利,AL:Apologetics Press)。

16.参见:凯尔·巴特和埃里克·里昂斯 (2006),《看哪!上帝的羔羊》(蒙哥马利,AL:Apologetics Press)。


Published

A copied sheet of paper

REPRODUCTION & DISCLAIMERS: We are happy to grant permission for this article to be reproduced in part or in its entirety, as long as our stipulations are observed.

Reproduction Stipul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