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圣经中的女性观

在我们的世俗文化中,越来越流行对上帝,圣经和基督教进行尖刻的批评。许多知名无神论作家的畅销书中充斥着对上帝的指责,以及基督教不可能是道德上帝所设计的真正宗教的所谓理由。怀疑论者拒绝接受圣经和基督教的一个常见理由是圣经中对女性的看法。根据这些世俗辩护士的说法,圣经作者认为女性是低等生物,不如男性有价值,不值得被尊重和有尊严地对待。

从传道者转变为怀疑论者的查尔斯-坦普尔顿很好地概括了这种观点,他写道:“圣经是一本由男人写的书,也是为男人写的书。书中的女性是次等生物,通常低人一等”(1996 年,第 177 页)。此外,《圣经》中的上帝和不同的圣经作者都被指控憎恨女性。理查德-道金斯在《上帝的错觉》一书中指出,圣经中的上帝 “厌恶女性”(2006 年,第 31 页)。丹-巴克(Dan Barker)也做出了类似的论断,他写道:”虽然圣经既不反对堕胎,也不支持家庭,但它确实为现代反堕胎者提供了一个圣经依据,说明他们观点背后的真正动机:圣经不支持生命,但它反对女性。父权制无法忍受自由的女性”(1992 年,第 212 页,原文中的斜体)。

著名的怀疑论者克里斯托弗-希钦斯写道:宗教是人为的、拟人化的,这一点在以下事实中也可以找到一致的证明:宗教通常是 “人 “造的,是男性意义上的,正如….。基督徒居高临下地称《旧约》为 “克隆人”,《旧约》中的女人是为了男人的使用和舒适。《新约》中,圣保罗对女性表示了恐惧和蔑视(2007 年,第 54 页)。

圣经中对待女性的方式展现了不道德的伦理准则,并歪曲圣经是由一位完全道德的造物主所启发的这一观点,这是真的吗?当然不是。事实上,情况恰恰相反。圣经对待妇女的方式完全符合真理和合法的道德教导。在这方面对圣经的指责是空洞的,不能以任何合法的方式用来反对上帝的道德或圣经的灵感。相反,正是无神论进化论的教义和逻辑含义经不起理性的推敲。  

达尔文主义的女性观

无神论达尔文主义在道德方面存在诸多问题。事实上,事实已经证明,如果不信仰上帝,善与恶、道德与非道德等概念就没有任何意义(见 Butt, 2008)。只有超自然的道德造物主才能解释人类道德的存在。因此,任何基于无神论思想来质疑圣经中上帝的道德观的尝试,从一开始就充满了错误和自相矛盾。

此外,达尔文主义的逻辑含义使诚实的思想者得出结论,即全人类的平等是虚幻的。查尔斯-达尔文不仅承认达尔文进化论意味着某些种族的人不如其他种族的人,他还同样坦率地得出结论,女性也不如男性(见 Lyons and Butt, 2009)。达尔文在其巨著《人类的后裔》中写到:两性智力的主要区别表现在,无论从事什么工作,男人都能比女人获得更高的成就–无论是需要深入思考、理性或想象力的工作,还是仅仅需要运用感官和双手的工作….。[男人的平均精神力量必须高于女人….。[男人最终比女人优越(1871 年,第 873-874 页,后加)。

达尔文认为,男性的进化水平高于女性。作为结论的证据,他简单地指出,与女性相比,男性在所从事的一切活动中都 “达到了更高的地位”。根据这一推理,就不可能谴责男性视女性为下等人,因为如果男性在心理或生理上有能力视女性为下等人,那就意味着男性更强大或更适合生存和统治。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对达尔文如此着迷的无神论团体却暗示《圣经》中的女性观是不道德的。实际上,如果他们的无神论进化论观点是正确的,那么所有男性主导的社会都是这样的,因为男性更有能力统治社会。既然物竞天择,适者生存,那么我们就必须得出这样的结论:在男性主导的社会中,女性被视为不如男性(正如达尔文所说),这至少是一种非常普遍的自然规律。 即使怀疑论者对《圣经》”虐待 “妇女的指责是正确的(事实并非如此),当《圣经》的立场与达尔文的 “自然秩序 “观点完全吻合时,又怎么会被指责为坚持不道德的立场呢?事实上,那些宣扬无神论和达尔文主义理想的人,在他们的思想与妇女有关的逻辑含义方面,要比那些认为《圣经》是完全道德的上帝的启示之言的人面临更棘手的问题。

圣经中妇女的价值

当怀疑论者利用妇女的待遇来攻击《圣经》的完整性时,他们大多对《圣经》的立场一概而论,而没有对这一主题提出任何类似于平衡的处理方式。例如,坦普尔顿写道:”妇女与邪恶和软弱联系在一起。事实上,以色列男性有时会在会堂里感谢上帝,因为他们没有生为女人”(1996 年,第 184 页)。

这种泛泛而谈的说法旨在迎合 21 世纪受众的情感,但它们根本无法准确表达《圣经》文本背后的真实情感。举例来说,我们可以用这种偷梁换柱式的推理方法,在没有充分解释的情况下挑选经文,说男性在《圣经》中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因为丈夫们被告知必须愿意为妻子献出生命,而妻子们却从未被命令做出这样的牺牲(《以弗所书》5:25)。此外,我们还可以指责《圣经》虐待男性,因为在整本书中,男性被告知他们必须工作,为整个家庭提供食物,而女性却没有这样的标准(《创世纪》3:17-19;《提摩太前书》5:8)。诚实的观察者应该将这种不加区分的说法视为可疑,并应寻求更全面、更准确的圣经妇女观。

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旧约》和《新约》所展现的女性形象都认为女性的价值与男性相同。虽然《圣经》为男性和女性规定了不同的角色,但并不是说男性的价值高于女性。看看圣经中的各种经文就能证实这一真理。

作为女性肖像的智慧

《箴言》一书主要由所罗门王撰写,是一种被称为智慧文学的文学体裁。该书的主题是智慧的概念。作者指出 “智慧是最主要的,所以要得智慧”(4:7)。为了进一步强调智慧的重要性和价值,他写道 “因为智慧胜过红宝石,人所求的一切都不能与她相比”(8:11)。约伯记》的作者以智慧的不可估量的价值为基础,指出:”智慧在哪里呢?”智慧何处可得?金子买不到,银子也称不出它的价钱。它不能用俄斐的金子、贵重的玛瑙或蓝宝石来估价……因为智慧的价格高于红宝石….。也不能用纯金估价”(28:12-19)。显然,《圣经》作者将智慧视为一种具有不可估量价值的人格特质。

那么,用什么图画来体现这种价值连城的特质呢?在整部《箴言》中,智慧的概念都是由一位女性来体现的。文中写道 “智慧建造了她的房屋”(9:1);”智慧岂不呼喊,智慧岂不高声?她站在高山之巅”(8:1-2)。箴言作者所能想象出的最能体现智慧美德的形象就是一个女人(Willis,1993 年,第 37 页)。根据箴言,智慧是 “最重要的东西”,而箴言的作者却把智慧描绘成一个女人,那么圣经的作者怎么会被歪曲成不重视女性呢?此外,《箴言》的作者还说:”有恩慈的妇人能保全尊荣”(11:16)。作者还用了很长的篇幅(31:10-31)来赞美贤德女人的价值,她身披 “力量和尊荣”,”以智慧开口,舌上有仁慈的律法。她看顾她的家庭”。不用说,你不会在现代怀疑论者的颓废咆哮中听到这些关于智慧化身为女人和贤德女人的价值的经文。

用女性的特质来说明上帝对祂子民的态度

虽然上帝确实不像人类那样有特定的性别(见 Thompson, 2000),但上帝有时会将自己的某些人格特质与某些类别的人所具有的人格特质进行比较,以此来说明自己的某些人格特质。例如,众所周知,《圣经》中的上帝经常把祂对受造人的爱比作父亲对亲生子女的爱(约翰一书 3:1-2)。如果《圣经》中的上帝真的有性别歧视,那么很明显,上帝与人类之间的比较将仅限于男性。一个真正性别歧视的神绝不会把自己与女人相提并论。

然而,《圣经》中却记载了天神将自己的特质与女性的类似特质进行比较的事例。例如,约翰-威利斯指出 “一个最有说服力的证据就是,他们把上帝描述成一位母亲”(1993 年,第 37-39 页)。威利斯随后提到了至少三段经文作为例子,其中包括以赛亚书 66:12 — “主说:…. 你们在耶路撒冷必得安慰。

此外,如果使徒保罗真的是一个厌恶女人、害怕女人、蔑视女人的人,那么想象他把自己比作女人是不合理的。然而,他在《帖撒罗尼迦前书》2:7 中写道:”我们在你们中间是温柔的,正如乳母爱惜自己的儿女一样。所以深爱你们。一个 “害怕 “女人的厌恶女人的男人肯定不会用如此女性化的语言来描述自己。这些例子揭示了《圣经》作者憎恨女性或认为女性不如男性的谬论。

女人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创造的

许多怀疑论者暗示,用亚当的肋骨创造夏娃作为男人的帮手体现了一种观点,即女人不如男人有价值或低人一等。回顾希钦斯的说法,他写道:”《旧约》,正如基督徒居高临下所称,是从男人身上克隆出女人供他使用和安慰”(2007 年,第 54 页)。据说,夏娃是亚当的帮手这一事实在某种程度上 “证明 “了亚当的劣等。

这种推理至少有两方面的问题。首先,它完全忽视了《圣经》强调女性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创造的,与男性一模一样。创世记》1:27 说道 “于是神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就是照着神的形象造男造女”。与许多宗教团体和大男子主义思想家相反,从第一章开始,《圣经》就坚持认为,男性和女性都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创造的,都应该得到与生俱来的尊严。

那么,”帮手 “一词又是什么意思呢?难道 “帮助者 “真的意味着他或她所帮助的人被视为高人一等或更有价值吗?根据《圣经》中关于帮助他人的人的明确教导,这种不正确的立场是不可能成立的。例如,在约翰福音 15:26 中,耶稣解释说圣灵会在他复活后拜访使徒。他说 “但当帮助者来的时候,就是我从父差遣给你们的,就是从父出来的真理之灵,他要为我作见证。根据怀疑论者的推理,我们不得不得出结论,圣灵不如使徒,因为祂被称为 “帮助者”。这样的结论显然是荒谬的。[注:不言而喻,怀疑论者甚至不会同意存在圣灵。然而,举这个例子只是为了说明,《圣经》始终保持着 “帮助者 “和 “帮助 “的形象,丝毫没有暗示低人一等或价值较低的意思。]

在《腓立比书》第 4 章第 3 节中,保罗敦促书信的收信人 “帮助这些在福音上与我同工的妇女”。这是否意味着保罗认为收到他书信的人不如那些与他一起劳苦的妇女?绝对不是。此外,耶稣基督自己也说过,祂来到世上不是 “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马可福音 10:45)。这是否意味着,既然祂是在 “服侍 “或 “帮助 “人类,祂在某些方面就不如人类?当然不是。帮助 “或 “服侍 “的概念本身并不意味着低人一等。

圣经中值得称道的女性的例子

为了加强他们对《圣经》中女性观点的歪曲,怀疑论者经常 “数鼻子”,坚持认为《圣经》中有太多的 “新闻 “是关于男性为中心人物的叙述,而给予女性的时间却不够。此外,怀疑论者中的许多人坚持认为,如果上帝真的将女性视为平等的,那么无论是在旧约时代还是在耶稣传道的过程中,她们都会获得平等的领导地位。丹-巴克指出 “耶稣坚持《旧约》中对女性的看法。没有一位女性被选入十二门徒或参加最后的晚餐”(2008 年,第 179 页)。

这种说法充满了不诚实的选择性。如果客观地审视圣经的全貌,我们不难发现,无论是在旧约还是新约中,妇女在上帝对以色列国家统治的计划中,以及在耶稣基督建立的属灵王国中,都扮演着重要而有力的角色。虽然本文没有足够的篇幅来一一列举和描述这些女性,但我们将讨论其中最著名的几位。

底波拉

妇女在以色列获得了显赫、有权势的职位,这一事实有力地反驳了怀疑论者关于《圣经》中的妇女观是性别歧视的指责。例如,《士师记》讲述了女先知底波拉的故事,她生前是以色列公认的法官和统治者(《士师记》4:4)。仔细观察这段叙述就会发现,底波拉是一位女性,她委托男性巴拉克带领以色列人与外国军队作战。当需要采取行动的时候,是底波拉对巴拉克说:”起来!因为这是耶和华将西西拉交在你手中的日子。耶和华岂不是在你前面出去了吗?(士师记》4:14)。战斗胜利后,敌方将领西西拉被一个名叫雅儿的女人杀死,底波拉和巴拉克谱写并演唱了一首胜利赞美诗。在这首赞美诗中,底波拉被称为以色列的领袖,她在巴拉克的帮助下打败了西西拉和雅宾。经文说:”村庄的生命停止了,在以色列中停止了,直到我底波拉兴起,在以色列中兴起一位母亲”(士师记 5:7)。”以萨迦的王子与底波拉同在”(5:15)。

按照怀疑论者的逻辑,我们是否可以得出结论,既然底波拉是当时以色列的女性领袖,那么《圣经》是否认为所有男性都不如女性?我们是否应该得出这样的结论:既然底波拉的故事被记录在一本声称是灵感的书中,那么这种说法就被否定了,因为根据底波拉的叙述,写《圣经》的人恨男人,蔑视男人,认为男人不如女人有价值?这种推理显然是有缺陷的。

然而,一旦证明底波拉的故事将女性提升到与男性平等的地位,怀疑论者就不得不退而求其次,尝试另一种策略。虽然不可否认底波拉的故事体现了一种崇高的女性观,但怀疑论者认为这样的故事少之又少。如果上帝和《圣经》真的认为女性与男性具有同等价值,那么《圣经》中关于女性统治者和领导者的故事就会和关于男性的故事一样多。

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来回答这一错误论断。首先,《圣经》需要提供多少个向埃塞俄比亚人传福音的例子,才能证明《圣经》作者认为埃塞俄比亚人和犹太人一样有价值,一样可以聆听福音?有人会说,为了平反《圣经》中上帝对埃塞俄比亚人的偏执,《圣经》中必须包含与犹太人一样多的埃塞俄比亚人改变信仰的故事吗?当然不是。当《使徒行传》记载传道人腓力将福音传给坎迪斯的埃塞俄比亚财务主管时(8:26-40),这一个例子就足以证明所有埃塞俄比亚人与所有犹太人、阿拉伯人或埃及人一样对上帝有价值。

此外,让我们把怀疑论者的推理应用到美国的简史中。如果我们试图讲述我们国家的历史,把我们的时间花在总统职位上,我们能包含多少关于女性登上总统宝座的故事呢?迄今为止,我国已经有 44 位总统就职,但没有一位是女性。以怀疑论者的指责为跳板,我们是否应该坚持认为,古代以色列对妇女的看法比 21 世纪的美国更 “开明”、更高尚?此外,我们是否会鄙视那些用大部分篇幅关注担任总统职务的男性的历史作家,并指责他们性别歧视?这种想法与常识背道而驰,只能是那些拒绝诚实面对真实历史和圣经文本的人编造出来的。

女先知戶勒大

《列王记下》第 22 章记录了正义的犹大王约西亚的生活和统治。在他试图从犹大铲除偶像崇拜的过程中,他集中精力修复年久失修的神殿。他委托大祭司希勒家筹集资金,用于清理和修复圣殿。在希勒家整修圣殿的过程中,他偶然发现了一本摩西律法书。约西亚聆听了律法中的话语,为以色列远离上帝的命令而感到心痛。约西亚命令希勒基亚和其他几位宗教领袖 “去,为我,为百姓,为犹大众人,就所发现的这书上的话,求问耶和华”(列王记下 22:13)。然后经文指出 “于是祭司希勒家、亚希干、亚希伯、沙番和亚撒雅去见女先知戶勒大,就是看守衣柜的哈哈斯的儿子提克伐的儿子沙仑的妻子。(她住在耶路撒冷第二区)他们就与她说话”(22:14)。与她交谈后,胡尔达通过这些官员向约西亚传达了上帝的信息。

以色列的这些领导人找了一位女先知,虽然她已婚,但没有迹象表明他们征求过她丈夫的意见或建议。特使来到一个女人的家里,聆听耶和华与一个女人有关的信息。还要注意的是,约西亚被公认为犹大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统治者之一,但这段经文却表明,他曾寻求一位神的女人的建议。在这里,关于戶勒大的叙述再次驳斥了怀疑论者关于《圣经》认为女性低人一等的说法。

圣经中的各种女性

关于《圣经》中的杰出女性,可以说的很多,比如《以斯帖记》,整本书都在写她。她登上了波斯王后的宝座,英勇地拯救了她的人民。关于路得为婆婆(拿俄米)无私奉献的长篇章节将进一步削弱怀疑论者的论点,特别是考虑到路得在基督的家谱中被列为大卫的曾祖母这一事实。此外,哈拿的信仰以及她为撒母耳(以色列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先知之一)的祷告和随后撒母耳的出生,也将大大消除怀疑论者关于《圣经》作者认为女性低人一等的论断。保罗和他的同伴在河边发现了正在祷告的卖紫衣的吕底亚,或帮助丈夫亚居拉向能言善辩的亚波罗传授基督福音的百基拉(使徒行传 18:26),都可以引起人们的注意。反驳怀疑论者说法的其他信息还可以包括约洗别(Jochebed)的信仰、米利暗(Miriam)的领导才能和预言、喇合(Rahab)的勇气、耶稣母亲马利亚(Mary)的忠贞、多加(Dorcas)的善行。我们不禁要问,怀疑论者需要多少个妇女担任崇高职务的例子,才能确信圣经对妇女的待遇没有性别歧视。遗憾的是,无论举出多少例子,怀疑论者对这一点以及其他许多事情的回答都是:”只要比我们多几个就够了”。实际上,《圣经》中关于上帝如何看待女性的例子足以驳斥反对者站不住脚的抱怨。

数点民数、家谱和旅行团

为了准确地反映圣经中对妇女的看法,必须适当考虑某些实际问题。有些人在阅读《圣经》文本时,会对某些家谱只包含家族中男性的名字这一事实感到震惊。坦普尔顿写道:”在大洪水之前的几百年间,在亚当后裔的长长名单中,没有一个女性的名字”(1996 年,第 178 页,原文中的斜体字)。此外,《圣经》在计算或列出相关人数时,通常只计算男性。这些情况被视为性别歧视和对女性的歧视。

经过进一步研究,我们会发现这些指责没有考虑到某些实际情况和文化背景。例如,坦普尔顿提到《创世纪》第五章中的家谱是 “性别歧视 “观点的一个例子,但他没有提到《马太福音》1:1-17 中列出的耶稣基督的家谱,其中提到了女性他玛、喇合、路得和马利亚。此外,文中还提到 “雅各生了马利亚的丈夫约瑟,从约瑟生了被称为基督的耶稣”(1:16,着重号后加)。其中 “的 “这个介词短语与马利亚有关,因此表明耶稣是马利亚的亲生儿子。既然这段经文特别提到基督是女人的后裔,那么利用这个家谱来坚持上帝对男人的看法是恰当的吗?也不能用 “男性家谱 “的观点来支持《圣经》认为女性低人一等的错误指控。此外,即使在 21 世纪的美国,大多数妻子都随丈夫姓,女儿随父亲姓,并因此被记录在现代家谱中[如山姆-哈里斯(Sam Harris)的妻子安娜卡-哈里斯(Annaka Harris)或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的女儿朱丽叶-艾玛-道金斯(Juliet Emma Dawkins)(Periera, n.d.)],怀疑论者的指控显然是错误的。

同样,圣经中的数字通常只包括男性。例如,《民数记》1:2 说道: “按着家室,宗族,人名的数目,普查以色列全会众,每一个男丁都要查点。这种编号是圣经中性别歧视的一个例子,还是《圣经》作者认为女性的价值很低,不需要对她们进行编号的证据?绝对不是。这个编号系统简单实用,只与出征的健壮男子有关。正如经文所解释的 “按着名字的数目,每一个男子,从二十岁以上,凡是能上战场的,都要一个一个地数出来”(民数记 1:20,后加)。同样,我们不能用这种编号系统来坚持认为《圣经》的上帝或《圣经》的作者贬低 20 岁以下的儿童或超过战斗力年龄的老人,我们也不能用这种编号方法来贬低《圣经》作者对女性的看法。虽然怀疑论者可能会试图辩称,在圣经时代,妇女被排除在兵役之外是一种性别歧视,但一个简单的回答是,强迫男子为兵役编号,而妇女却被免除兵役,这对男子是不公平的。如果说男性通过提供军事保护为女性 “服务”,他们的 “服务 “表明他们低人一等,这样的说法公平吗?问即是答。

讨论中还必须考虑到其他实际问题,包括旅行和睡眠安排等简单概念。例如,本文早些时候曾引用丹-巴克(Dan Barker)的话说:”耶稣坚持《旧约》中的观点: “耶稣坚持《旧约》中对女性的看法。没有一位女性被选入十二门徒或参加最后的晚餐”(2008 年,第 179 页)。虽然这种说法是对的,但怀疑论者查尔斯-坦普尔顿(Charles Templeton)为此提出了一个极为合理的理由:

《新约》经常揭示耶稣对女性的关注….。耶稣的使徒队伍中没有女性,但这是有令人信服的理由的。耶稣和门徒们经常旅行,往往每天都走,而且总是步行。他们经常露宿野外。在这种情况下,女人是不可能加入这个男性团体的,而且可能会成为丑闻(1996 年,第 184-185 页,后加)。

即使是粗略地考虑一下与数点民数、家谱和旅行安排有关的某些实际问题,也会使怀疑论者关于《圣经》贬低女性的说法不攻自破。

耶稣对妇女无礼吗?

那些反对《圣经》的人有时会指责耶稣对他人无礼,尤其是他自己的母亲。克里斯托弗-希钦斯(Christopher Hitchens)调侃道: “耶稣为他的天父大肆宣扬,但却从未提及他的母亲是或曾经是处女,而且当她像犹太母亲一样出现,询问他的近况时,耶稣却一再对她非常粗鲁无礼”(2007 年,第 116 页,后加)。理查德-道金斯也有类似的评论: “不得不承认,耶稣的家庭价值观并不像人们希望关注的那样。他对自己的母亲很严厉,甚至到了粗鲁的地步”(2006 年,第 250 页,后加)。

然而,更透彻的分析表明,这些作家试图标榜的粗鲁并非如此。埃里克-莱昂斯(Eric Lyons)在他的文章 “多么粗鲁!”中有效地证明了耶稣称呼母亲的方式既不是粗鲁,也不是不敬(2004 年)。耶稣对母亲的回应完全符合《圣经》中关于孝敬父母的规定。只有对原文和所用措辞的误解,以及对文本的冷嘲热讽,才会导致有人指责耶稣在这些情况下的粗鲁无礼。耶稣对其母亲所说的话完全符合《圣经》对待妇女的整体态度,即妇女既不比男人低贱,也不比男人高贵,而是与男人平等。

《加拉太书》3:28–平等的黄金文本

使徒保罗常常被妖魔化为惧怕异性、蔑视女性的仇视者。坦普尔顿的一句话很好地概括了人们对保罗的怀疑态度: “从他的书信来看,使徒保罗是一个公认的厌恶女人的人”(1996 年,第 185 页)。这种说法很容易忽略所有宗教文献中关于性别和种族平等的最大胆的声明之一。在《加拉太书》第 3 章第 28 节中,保罗写道:”没有犹太人,也没有希腊人;没有奴隶,也没有自由人;没有男人,也没有女人;因为你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是一。关于这节经文,Jan Faver Hailey 写道:”一般注释学认为,保罗在这里主张,通过对基督的信仰,所有人都可以接近上帝,不分种族、社会地位或性别”(1993 年,第 132 页,后加)。根据保罗在《加拉太书》3:28 中的陈述,坚持认为保罗是一个厌恶女性的人,这与基于证据的推理是背道而驰的。

那么,为什么有些人即使考虑到《加拉太书》3:28,仍然断言保罗憎恨妇女呢?这种说法的主要原因是,保罗始终认为,虽然在上帝眼中男女平等,但他们被赋予了不同的职责和角色。怀疑论者错误地将不同角色的概念等同于不同地位的概念。坦普尔顿写道:”保罗在给哥林多教会的第一封信中明确指出,男女在上帝面前的地位不同”(1996 年,第 186 页,后加)。据称,既然保罗指示男性担任长老(提多书 1:5-9),在公开敬拜中起领导作用(哥林多前书 14:34-35;提摩太前书 2:8-15),丈夫是家庭的 “头”(以弗所书 5:22-24),那么他一定认为女性的能力、价值或地位不如男性。[注:关于这些经文的圣经解释,请参见 Jackson, 2010 和 Miller, 2005。]

既然《圣经》赋予不同性别不同的角色,那么她们的地位或价值就一定不平等吗?当然不是。在提多书 3:1 中,保罗向提多解释说,基督徒应该服从统治者和掌权者,服从政府(另见罗马书 13)。从这句话中,我们是否可以得出结论,保罗认为所有担任政府职务的人都比基督徒更有价值?这段经文是否暗示,因为基督徒要服从其他在政府中任职的人,所以保罗认为那些在政府中任职的人在心智、身体或灵性上都比基督徒优越?绝不是。基督徒要服从政府中的人这一事实本身并没有说明任何一方的属灵地位或价值。它只涉及双方所扮演的不同角色。

同样,在提摩太前书 6:2 中,保罗指示基督徒仆人要顺服自己的主人。这是否意味着保罗认为主人比仆人优越,或者主人比仆人更有内在价值?不,这只是表明了角色的不同,而不是地位的不同。从逻辑上讲,不同的角色永远不能用来支持这样的指控,即这种角色必然有不同的价值或地位。

此外,虽然怀疑论者很快就抓住了保罗按立男性为家中长老和领袖的事实,但这些怀疑论者忽略了这种角色所包含的责任。丈夫被要求为妻子献出生命(以弗所书 5:25),为家人提供食物、住所和衣服(提摩太前书 5:8),爱妻子如同爱自己(以弗所书 5:28)。尽管人们对保罗指示的 “不公平 “议论纷纷,但我们不禁要问,如果基督徒丈夫和妻子在一艘即将沉没的船上,谁会得到救生船的最后一个位置?在这种情况下,基督徒丈夫会为妻子奉献自己。他被要求接受为妻子牺牲自己的角色,这公平吗?难道因为上帝要求他保护和珍爱妻子,并在必要时为她献身,妻子就比他更有价值吗?这只是分配角色的不同,而不是地位或价值的不同。

结 论

激进的怀疑论者不断试图诋毁《圣经》和《圣经》中所代表的上帝。他们所使用的一种推理方法是,要求《圣经》展现出一幅性别歧视的男女图景,在这幅图景中,上帝和《圣经》作者更看重男性,而认为女性低人一等,内在价值较低。然而,如果从整个文本的角度来看,这种指责就不攻自破了。仔细研究就会发现,《圣经》作者将智慧等宝贵的特质以女性的形式人格化并加以阐释。上帝自己也将自己所拥有的特质与女性身上的类似特质进行了比较。《旧约》和《新约》中都充满了赞美忠实、有能力的女性行为的叙述。

使徒保罗经常被指责厌恶女性,但他却在宗教文献中发表了最大胆的性别平等声明。有人声称,保罗书信中不同的性别角色证明他不太重视女性,这种企图抹黑保罗的错误做法是不诚实的,也是站不住脚的。事实上,《圣经》展现了古代或现代文学作品中最清晰的性别平等、价值和内在价值。妇女在《圣经》中的地位不仅不是对《圣经》神圣灵感的挑战,而且《圣经》对妇女的待遇实际上为《圣经》的完美性和灵感提供了另一个证据。

参考文献

丹‧巴克 (1992),《失去信仰中的信仰——从传教士到无神论者》(威斯康星州麦迪逊:摆脱宗教基金会)。

巴克、丹(2008 年),《无神》(加利福尼亚州伯克利:尤利西斯出版社)。

凯尔·巴特  (2008),“无神论的苦果:第 1 部分和第 2 部分”,

《理性与启示》

https://www.apologeticspress.org/articles/3740  https://www.apologeticspress.org/articles/ 3762.

达尔文,查尔斯(1871 年),《人类的后裔和性别选择》(纽约:现代图书馆,再版)。

理查德·道金斯 (2006),《上帝的妄想》(纽约:霍顿・米夫林)。

海莉,约翰·法弗(1993),“无论男女”(加拉太书 3:28),《早期基督教中的女性论文集》第 1 卷,编辑。 卡罗尔·奥斯本(乔普林)。 卡罗尔·奥斯本(卡罗尔·奥斯本)(乔普林,密苏里州:学院出版社)。

克里斯托弗·希钦斯(2007),《上帝并不伟大:宗教如何毒害一切》(纽约:十二人)。

杰克逊、韦恩(2010 年),《女性在教会中的角色》,http://www.christiancourier.com/articles/169-womans-role-in-the-church。

里昂、埃里克(2004 年),“太粗鲁了!?”https://www.apologeticspress.org/articles/593。

里昂、埃里克和凯尔·巴特 (2009), “达尔文、进化论和种族主义”https://www.apologeticspress.org/articles/240063.

戴夫·米勒 (2005), “教会中的女性领导”https://www.apologeticspress.org/articles/2694 。

佩雷拉,奥利弗(无日期),”理查德-道金斯的爱德华三世后裔”,

http://humph rysfamilytree.com/Royal/Notes/dawkins.txt。

查尔斯·坦普尔顿(1996),《告别上帝》(加拿大安大略省:麦克莱兰和斯图尔特)。

伯特·汤普森 (2000),《上帝是男性吗?》https://www.apologeticspress.org/articles/162。

威利斯,约翰·T(1993),《旧约中的女性》,《早期基督教中的女性论文集》第一卷,卡罗尔·奥斯本编辑(乔普林)。卡罗尔-奥斯本(密苏里州乔普林:学院出版社)。

2011 年 2 月 1 日出版


Published

A copied sheet of paper

REPRODUCTION & DISCLAIMERS: We are happy to grant permission for this article to be reproduced in part or in its entirety, as long as our stipulations are observed.

Reproduction Stipul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