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圣经与同性恋

2012 年,巴拉克-奥巴马成为第一位宣布支持同性婚姻的现任总统(Stein,2012 年)。对于一位国家级人物,甚至是国际级人物来说,在这样一个道德问题上进行权衡,必然会产生深远的灾难性后果。以《圣经》为基础的美国价值观的逐渐侵蚀,继续困扰着这个正在走向毁灭的国家。事实上,开国元勋们自己也会大吃一惊(参见 Miller, 2008)。在这种社会情感重塑的过程中,一些既希望保持与《圣经》的联系,又希望保持政治正确的人坚持认为,《圣经》本身教导人们,同性关系本质上并不是有罪的。他们认为,事实上,《圣经》宽容同性恋的方式和程度与宽容异性恋的方式和程度相同。对于那些仍然关心上帝在这个问题上的想法的人来说,请考虑以下对《圣经》在同性关系问题上的教导的研究。

圣经怎么说?

父系时期的同性恋

上帝关于人类性行为的旨意究竟是什么?这一旨意最初是在创造第一个人类时表现出来的: “他造男造女”(创世纪 1:27)。上帝决定创造与男性相对应的女性并非偶然。女性独一无二地符合三个基本标准: (1)”人独居不好”(《创世纪》2:18);(2)需要一个适合他的帮手(《创世纪》2:18,20);(3)人类要通过性结合来延续(《创世纪》1:28)。耶稣和保罗都重申了同样的理解(《马太福音》19:4-6;《哥林多前书》7:2)。因此,女人是:(a)亚当孤独的神圣解药;(b)适合亚当的帮手;(c)人类繁衍的手段。在这里,我们看到了神对人类的安排。

在上帝启动他所宣布为 “甚好”(《创世记》1:31)的创造秩序后不久,人类开始篡改神的旨意,改变上帝关于人类性行为的初衷。拉麦–而不是上帝–将一夫多妻制引入了这个世界(《创世纪》4:19)。上帝本可以为亚当创造两个女人,但他没有。相反,祂为一个女人创造了一个男人,而且是终身的。这就是神的旨意–“造男造女”(创世记 1:27;参见马太福音 19:1-9)。创世记 19:1-11 现在开始。

在他们躺下之前,城里的人,所多玛的人,无论老少,各处的人,都围住了房子。他们呼唤罗得,对他说:”今晚来找你的人在哪里?”把他们带出来让我们认识他们” 于是罗得从门口走出去,把门关上,说:”弟兄们,请不要这样做!你们看,我有两个女儿还不认识男人,请让我带她们出来见你们,你们想怎么对她们就怎么对她们;只是不要对这些人做什么,因为这就是她们来到我屋檐下的原因。” 他们说:”退后!” 然后他们说:”这个人是来寄居的,他一直在充当法官;现在我们要对你比对他们更坏。” “于是,他们紧逼着罗得,几乎要把门撞开。但那些人伸出手,把罗得拉进屋里,关上了门。他们就把在门口的人打瞎了,小的大的都打瞎了,以致他们找门找得疲倦了(第4-11节)。

同性恋的辩护者从《圣经》中为自己的观点寻找理由,他们对所多玛和蛾摩拉城(以及亚得马和琐波因,申命记 29:23)被毁灭的记载进行了修正主义的解释。这段经文历来被理解为对同性恋的谴责。这种理解非常普遍,以至于 “鸡奸”(sodomy)一词被纳入英语方言,指 “任何被认为是不自然或不正常的各种性交形式,尤其是肛交或兽交”(《美国传统英语词典》,2000 年,第 1651 页)。如何重新解释所多玛的记载,使同性之间的关系得到有利的解释?为了促进同性恋在圣经中的合法性,人们提出了两种解释。

  • 好客还是同性恋?

第一种说法认为,所多玛人只是热情好客。经文说,所多玛人坚持要罗得把天使来客带到他们面前,”好叫我们认识他们”(创世记 19:5)。因此,有人认为 “认识 “指的是他们有意与来客见面、打招呼、认识或熟悉。然而,从上下文来看,这种解释并不可行。

首先,翻译为 “知道”(yada)的希伯来动词具有广泛的含义,包括 “认识 “或 “熟悉”(在大多数情况下,希伯来动词的细微差别与相应的英语动词相似),希伯来语与其他古代语言一样,也用 “知道 “作为性交的委婉语(创世纪 4:1;19:8)。其他类似的闪米特委婉语包括 “与之同卧”(撒母耳记下 11:4)、”揭开”(利未记 18)、”进去”(创世纪 16:2;38:2)和 “触摸”(创世纪 20:6;箴言 6:29;哥林多前书 7:1)。古埃及语、阿卡德语和乌加利语(Botterweck, 1986, pp.455-456,460),以及叙利亚语、阿拉伯语、埃塞俄比亚语和希腊语(Gesenius, 1979, p.334)都有这种 “知道 “的形象用法。当希伯来学者对创世记 19:5 中的 “知道 “下定义时,他们使用了 “性变态”(Harris 等,1980 年,1:366)、”同性恋性交”(Botterweck,1986 年,5:464)和 “违反自然的罪行”(Gesenius,第 334 页)等术语。

其次,如果 “认识 “只是 “熟悉 “的意思,为什么《圣经》作者一再使用 “邪恶 “一词来指代所多玛人的行为呢?罗得恳求说:”不要这样作恶!”(创世记 19:7)。(创世纪 19:7)。摩西在灵感的启示下已经给出了上帝的评价:”但所多玛的人极其邪恶,得罪耶和华”(《创世纪》13:13);”他们的罪孽深重”(《创世纪》18:20)。彼得提到了所多玛人 “邪恶的污秽行为 “及其 “无法无天的行为”(彼得后书 2:7-8)。但 “结识 “并非 “邪恶”!事实上,如果所多玛人只不过是一群友好、有公德心的邻居,他们努力让来访者在他们的城市受到欢迎,那么上帝肯定会赞扬他们,而不是谴责他们!

第三,如果 “认识 “仅仅意味着 “了解”,那么罗得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处女女儿献给这些人呢?他不会为了让男人们 “认识 “或 “熟悉 “自己的女儿而献出自己的女儿。这些女儿已经是所多玛的居民,男人们早就认识她们了。罗得是把女儿们作为性的替代品提供给男人们的。罗得特别说道 “我有两个女儿不认识男人”(创世记 19:8,后加)。”认识 “是指性交。罗得提到她们的性状况,正是因为这些人对不正当的性行为感兴趣。一位父亲以这种方式牺牲自己的女儿,这在我们看来可能是令人惊讶和反感的,但它证实了一个事实,即同性恋这种非自然的情欲被认为甚至比非法的异性恋更令人厌恶。学者们进一步指出,在古代,主人要保护他的客人,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Whitelaw,1950 年,1:253)。

第四,所多玛人威胁罗得说:”我们待你比待他们更坏”(创世记 19:9)。如果他们的目的仅仅是为了 “了解 “来访的男性,那么 “对付 “罗得会有什么后果呢?也许是他们要与罗得彻底 “混熟”,以至于永远留在他的面前,使自己成为他的眼中钉?也许他们打算强加于罗得的热情好客,以至于独占他客厅的沙发,吃光他所有的零食,并拒绝在礼貌的时间离开他的家呢?

为了进一步认可同性恋,人们注意到了耶稣在委托七十人时所说的话。他指示他们在传福音的旅行中,要进入那些愿意接待他们的城市,并随意享用他们的款待(路加福音 10:7-8)。然而,如果一个城市不接待他们,他们就得把脚上的灰尘抖落在这个城市上(路加福音 10:10-11)。耶稣随后宣布 “到那日,所多玛比那城更可容忍”(路加福音 10:12)。同性关系的辩护者和实践者声称,耶稣是在将所多玛的不友好与门徒们将要遇到的城市进行比较。他们声称,一个城市如果拒绝基督的使者,那么它的不热情将比所多玛对天使来访者的不热情更加邪恶。

然而,如果 “好客 “是所多玛的关键问题,那么所多玛人就应该受到赞扬,因为他们只是想 “了解 “并好客地对待来访者。事实上,罗得应该受到谴责,因为他试图阻止 “迎宾车 “的好客之举。实际上,耶稣在路加福音第 10 章中所说的话并不是针对那些拒绝好客的城市。相反,耶稣谴责他们拒绝接受门徒的教导。当耶稣警告他们时,他指出了他们的任务: “听你们的就是听我的,弃绝你们的就是弃绝我”(路加福音 10:16)。耶稣将所多玛列为古代最臭名昭著的邪恶城市之首。他强调,拒绝基督和福音将是比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城市所做的更大的冒犯。所多玛居民的所作所为令人憎恶、令人厌恶、令人作呕、令人难以置信的堕落。但是,拒绝罪的解药是对上帝的终极侮辱和最终冒犯!

为同性恋辩护的另一个论据是先知书中关于所多玛的典故。以赛亚(3:9)、耶利米(23:14)和以西结书(16:49)都提到了所多玛的罪恶,但都没有明确提到同性恋是问题所在。事实上,《以西结书》指出了 “骄傲、饱食、怠惰 “等具体的罪恶,以及她不愿帮助穷人和有需要的人。对此,我们不应该感到惊讶的是,一个犯有性变态罪的城市还会犯下更多违背上帝旨意的罪行。

以赛亚在论述所多玛的时候,并没有指明具体的罪,而只是指出所多玛人的罪是多么的无耻和公开: “他们的面容见证他们的罪,他们宣告自己的罪,如同所多玛;他们毫不掩饰”。有趣的是,这段描写非常贴切地反映了当今那些试图推进同性恋议程的人的 “当面 “态度。耶利米在将犹大和所多玛进行比较时也提到了同样的观点,他写道:”没有人从自己的恶行中回头”。他也注意到了所多玛人明目张胆、不屈不挠、坚定不移地继续犯罪的意图。以西结虽然提到了我们在上面列出的其他罪行,但还是反复提到了所多玛的 “可憎”(16:50;参见第 43、47、51、52、58 节)。摩西也将 “可憎 “与同性恋活动联系在一起(《利未记》18:22)。

  • 同性恋强奸?

为同性恋关系辩护的第二个解释是,索多玛的男人们并不是因为同性恋而受到谴责,而是因为他们不友好地打算进行同性强奸。有些人认为,强奸(无论是同性恋还是异性恋)都是非自愿的,是错误的,值得谴责。然而,这种将 “不热情 “的争论延伸开来的做法同样也是站不住脚的。首先,如果轮奸是个问题,为什么罗得要用女儿来交换游客?在这两种情况下,强奸都是问题所在。罗得献出女儿表明了他对性别和同性关系的明确关切。其次,索多玛的男人们在来访者进城之前就已经被宣布为邪恶并犯下了 “非常严重 “的罪(《创世纪》18:20)。

第三,犹大在论述所多玛的罪时,将问题定了下来。他写道,所多玛和她的姊妹城 “任凭淫乱,追求异肉”(犹大书第 7 章)。”淫乱 “是复合词ekporneusasai的译法,由动词porneuo(非法性交)和介词ek(出于)组合而成。介词前缀的附加表示强化,即所多玛的男人们拥有 “放纵自己的欲望”(Thayer,1977 年,第 199 页)。他们的性欲超出了正常的性活动范围。这个词的含义中没有强迫或胁迫的意思。”奇怪 “指的是 “在种类或类别上与所有其他实体不同,是另一种,不同的”(Danker,第 399 页),因此与放纵 “违背自然”(Barnes,1949 年,第 392 页)的激情有关–“在所实施的杂质中背离了自然法则”(Salmond,1950 年,22:7)。学者们经常提到 “自然”,这一点很有意思,因为圣经在其他地方将同性关系与 “违背自然”(罗马书 1:26-27)或不自然,即与上帝对自然的最初安排不协调联系在一起(如创世记 1:27;2:22;马太福音 19:4-6)。综上所述,犹大断言所多玛的罪是同性恋关系,而不是同性强奸。

第四,圣经明确谴责同性恋本身。根据摩西律法,上帝将同性恋定为死罪,并规定参与非法性行为的双方都将被处死(《利未记》20:13)。上帝不会要求同性恋强奸的无辜受害者与强奸犯一起被处死。

美国文化很可能会达到这样一种程度,即大多数人赞同同性恋,认为这是可以接受的行为。而那些不赞成的人很可能会被指责为 “政治不正确”、不宽容和 “仇视同性恋”。当罗得劝告鸡奸者不要做 “如此邪恶的事 “时,那些人指责罗得妄加评论(创世记 19:9;参见申命记 23:17-18),这肯定会让人联想到我们的时代。然而,客观、公正的《圣经》读者不得不得出这样的结论:上帝毁灭所多玛人是因为他们罪恶的同性恋行为。

摩西时期的同性恋

除了摩西以前的始祖时期,上帝在将摩西律法传给以色列民族时,也清楚地表明了祂在这个问题上的旨意。在几乎只涉及性条例的一章中,上帝的话明确无误。

不可与男子同房,如同与女子同房。这是可憎的…. 不可用这些事玷污自己,……免得你们玷污了地,地也将你们吐出来,正如将你们以前的列国吐出来一样(利未记 18:22-30)。男人若与男人同房,如同与女人同房,二人都犯了可憎恶的事。他们必被处死。他们的血必归到他们身上(利未记 20:13)。

我们认为,如果读者误解了这些禁令,是需要帮助的。

另一个生动的故事发生在士师时代,那是一个精神和道德堕落、腐朽的时代–犹太历史上的 “黑暗时代”。士师记》第 19 章记载,”伯利亚之子”(即邪恶的恶棍)包围了一栋房屋,旅客们在那里过夜。就像在所多玛一样,他们想 “认识 “男客人(第 22 节)。主人和罗得一样,清楚地知道他们的意思,这一点从他和罗得一样向他们提供性选择(当然,上帝并不同意)的事实中就可以看出。他们的性欲被贴上了 “邪恶”、”暴行”、”卑鄙”、”淫乱 “和 “邪恶 “的标签(《士师记》19:23-24;20:3、6、10、12、13)。《旧约》的其他部分也证实了这一对同性关系的判断。例如,在国王时期,约西亚进行了全面的道德和宗教改革,包括拆毁所多玛人的房屋(《列王记下》23:7)。

新约时代的同性恋

《新约》对非法性行为的谴责同样毫不妥协、不容置疑。保罗总结了外邦人 “不义 “和 “不敬虔 “的行为,并宣称:”神因此使他们有卑鄙的情欲:

因此,上帝让他们有卑鄙的激情。因为连他们的女人,也把自然之用换成了违背自然的东西。男人也是如此,离开了女人的天然之用,在他们的情欲中彼此焚烧,男人与男人之间犯了可耻的事,在他们自己身上受了他们的错误所应受的刑罚。他们既不喜欢认识神,神就任凭他们存邪僻的心,行那些不合理的事。……他们既知道神公义的审判,知道行这样事的人是该死的,就不但照样行,并且还赞成行这样事的人(罗马书 1:26-32,后加)。

请注意,”神任凭他们””有卑鄙的情欲”。其他译法包括 “不名誉的情欲”(本格尔,1971 年,2:26)、”不名誉的激情”(伦斯基,1951 年,第 113 页)和 “带来不名誉的激情”(克兰菲尔德,1985 年,第 125 页)。异教徒的激情被宣布为卑鄙和堕落。巴雷特指出 “异教社会的任何特征都不会比对同性恋行为的容忍或赞美更让犹太人厌恶”(1967 年,第 39 页)。事实上,梅利纳指出,同性恋是偶像崇拜的核心罪恶。因此,犹太人鄙视这种玷污灵魂和身体的行为(1998 年,25:57-68)。女人 “和 “男人”(即第 26 节中的 “女性 “和 “男性”)已经 “堕落到了野蛮的地步,只不过是性的动物”(Lenski,第 113 页;本格尔,2:26)。

自然的 “与 “非自然的 “之间的对比表明,外邦人 “撇开并抛弃了 “男人与妻子之间自然的性交形式(Lenski,第 113 页)。这种交换涉及性交的事实已得到证实(Bauer,1979 年,第 886 页;Cranfield,第 125 页)。Lenski 补充说:”与男性一起犯罪已经够糟了,像他们那样犯罪就更糟糕了,是罪恶的极限”(第 114 页)。肯特-休斯(Kent Hughes)指出,保罗特别提到同性恋,”因为它显然是不自然的,因此强调了人类犯罪的程度”(1991 年,第 43 页)。事实上,同性关系 “在他(保罗)所生活的希腊罗马社会中相当普遍”(Fitzmyer, 1993, p.275)。

保罗认为同性恋活动 “违背自然”,这让人联想到上帝创造第一个人类时的创世模式(《创世纪》1:26)。同性恋行为违背了上帝创造 “男性和女性 “时所建立的自然模式(Deyoung,1988 年,第 429-441 页)。这种行为 “违背了造物主的意图”(Cranfield,第 123 页)。因此,同性恋违背了婚姻的自然秩序,而不是犹太人或外邦人的自然秩序;在所有民族和文化中,婚床都不应该被玷污。

第 27 节中提到的男性与之前讨论的女性同样堕落。在彼此的情欲 “点燃 “之后,我们必须认识到,”一旦上帝在男人的生活中失去控制,性变态的恶臭就必然会出现。时至今日,世界依然如此。没有上帝,性就会肆无忌惮”(Lenski,第 115 页)。同性恋者的后果之一是 “在他们自己身上受到他们的错误应得的惩罚”–“非自然的性恶习对人类自己的身体和思想的恶毒影响、腐蚀、破坏和瓦解”(第 116 页)。

这样直言不讳的话语–“点燃”–出自一位受启发的使徒之口,是以特定的社会和文化环境为背景的。约翰-博斯韦尔(John Boswell)在对西欧从基督教时代开始到 14 世纪的同性恋情况进行调查时,描绘了罗马在同性恋问题上的严重问题,这在很大程度上助长了同性恋活动的美化和泛滥。他指出,前 15 位罗马皇帝中有 14 位是同性恋者,并用 25 页的篇幅详细介绍了证明罗马是同性恋活动温床的事实。例如,在奥古斯都统治时期,政府不仅允许男同性恋妓女在罗马街头卖淫,还向她们征税,并规定她们在国庆日休息(1980 年,第 70 页)。博斯韦尔认为,被一些人称为”‘五好皇帝’中最杰出的皇帝 “的哈德良皇帝 “似乎完全是同性恋者”(第 84 页)。杜邦补充说,”有人说凯撒是’所有女人的丈夫和所有丈夫的妻子'”,这表明他是双性恋者(1993 年,第 117 页)。我们只需阅读任何关于普通罗马公民的生活和时代的可靠史料,就会发现同性恋活动在一世纪的政治、娱乐和商业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因此,使徒保罗对这种行为如此严厉的指责也就不足为奇了。

那些试图软化或违背保罗在《罗马书》第一章中关于同性恋有罪的明确教导的人,有时会试图回避这段经文的明确含义,坚持认为它只适用于最初的接受者。博斯韦尔(Boswell)声称,这段经文的意思不是 “谴责性行为,而是谴责外邦人的普遍不忠”(第 108 页)。马丁认为保罗指的是外邦人的文化,而不是 “普遍的人类状况”(1995 年,第 338 页)。但《罗马书》1:26-27 是 “文化的责罚”,还是普遍的谴责?直接的上下文(1:18-3:20)是上帝宣布所有文化和民族的所有人都在罪之下–“全世界”(3:19)。事实上,整本《罗马书》是新约中关于所有人–“每个人”(《罗马书》1:16)–称义方式的旗帜性宣言。因此,《罗马书》第一章对同性恋的谴责与保罗对谋杀、欺骗、贪婪等所有其他罪的谴责是并行不悖的。

关于罗马书第一章,最后一点值得注意。上帝不仅对参与同性恋行为的人不悦,而且保罗指出,他对那些支持这种行为的人同样不悦–即使他们自己并不参与这种活动。措辞是:”行这样事的人是该死的,他们不但做同样的事,还赞成行这样事的人”(第 32 节)。仅凭这一点,许多人就赢得了上帝的不悦。

将保罗对罗马教会所说的话与他向哥林多教会提出的问题作一比较:

岂不知不义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国?你们不要受骗。私通的、拜偶像的、奸淫的、同性恋的、鸡奸的、偷盗的、贪婪的、醉酒的、辱骂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国。你们中间也有这样的人。但你们奉主耶稣的名,借着我们神的灵,已经洗净了,已经成圣了,已经称义了(哥林多前书 6:9-11,后加)。

这段经文中翻译为 “同性恋 “的希腊语是一个隐喻,字面意思是 “软弱”,当指人时,指男性允许自己被其他男性利用进行性活动。词典编纂者再次将该词用于 “娈童”,即男性为了非自然的性欲–即同性性行为–而将自己的身体交给另一个男性的人(Thayer,第 387 页;Arndt and Gingrich,1957 年,第 489 页)。

“Sodomites”(在 KJV 中为 “辱骂人类的人”)是 arsenokoitai 一词的译法。它源于两个词:arsein(男性)和 koitei(床),指的是与男性发生性关系的人,就像与女性发生性关系一样(Thayer,第 75 页)。保罗在给提摩太写信讨论某些 “违背正确教义 “的行为和非 “义人 “的特征时也使用了这个词(提摩太前书 1:9-10)。

正如吉恩-韦斯特(D. Gene West)对保罗写给提摩太的信的正确评论:

从上下文中我们可以看出,同性恋活动与弑父、弑母、杀人、绑架和伪证等罪行同属一类。如果我们承认其中任何一件事都是罪,那么我们就必须承认所有这些事都是罪。如果说嫖妓、与妓女过淫乱生活是一种罪,那么同性恋行为同样也是一种罪。这个结论是无法回避的。如果说谋杀自己的父亲、母亲或其他人是一种罪,那么男性和女性 “同居”(2004 年)也是一种罪。

当保罗对哥林多的基督徒说:”你们中间也有这样的人 “时,他不仅证明了同性恋者可以得到宽恕,而且证明了他们可以停止这种罪恶的活动。圣经》在此明确指出,一个人可以改变自己的性取向,可以被宽恕过去不道德的生活方式。我们不得不得出这样的结论:同性之间的性活动不是一个遗传问题,而是一种主要与环境因素有关的行为现象(见 2004 年 8 月刊《理性与启示》)。

结论

同性恋只是社会面临的众多背离上帝对人类道德和性行为旨意的行为之一。希腊语中的 “通奸”(porneia)是一个宽泛的术语,涵盖了各种形式的非法性行为,包括通奸、乱伦、兽交、重婚、一夫多妻、双性恋、同性恋、恋童癖、恋尸癖等等。我们这个性爱狂热的社会是如此滥交,如此疏远上帝对人类性行为的看法,以至于我们的公立学校认为,教导孩子们在婚外性行为时只需 “采取预防措施 “就可以了。但上帝从不鼓励人们进行这种 “安全性行为”。《圣经》对 “安全性行为 “的定义是,仅限于神所授权的、符合圣经的婚姻关系的性行为(《哥林多前书》7:2-5)。上帝坚持认为,人们可以而且必须进行自我控制、自我约束和承担道德责任。圣经》教导我们不要放纵自己。我们要约束自己,按照上帝的教导控制自己的性冲动。

仅仅鼓励年轻人 “防患于未然”,只会鼓励更多的非法行为。它鼓励更多的滥交。它导致怀孕和性传播疾病的数量增加而不是减少。尽管几十年来,我们的学校一直充斥着性教育和所谓 “安全性行为 “的宣传,但统计学家告诉我们,”在稳步上升了五十年之后,未婚女性所生子女的比例已经跨过了一个门槛:30 岁以下美国女性所生子女的一半以上发生在婚外”(德帕勒和塔韦尼斯 (2012))。自由派的 “解决方案 “并未奏效。事实上,问题已经大大恶化。

向学生分发节育器是合法的,分发《圣经》或传授《圣经》原则是非法的,这些都证明了我们国家在道德上已经堕落到了何种地步。现在是我们国家觉醒的时候了,也是所有公民明白自由需要克制的时候了。权利要求个人承担责任。人们必须为自己的个人选择负责,并承担自己行为的后果。保罗宣称 “逃离私通”(《哥林多前书》6:18)。他没有写 “从事’安全’的私通”!没有所谓 “安全 “的罪或 “安全 “的不道德,因为所有的罪都是该死的(雅各书 1:15)。上帝说,人必须逃避它、抵挡它、拒绝它(哥林多后书 6:18)。保罗对年轻人说 “保持纯洁”(提摩太前书 5:22)。希伯来书的作者坚持认为,婚床应保持 “不玷污”。”私通者和奸淫者,神必审判”(希伯来书 13:4)。基督徒之间不应有丝毫不道德的性行为(以弗所书 5:3)。

请理解: 上帝爱所有的罪人–无论他们犯了什么罪。但当务之急是,我们要做的是提醒那些从事性犯罪的人注意上帝的旨意,努力 “把他们从火中救出来”(犹大书 23),并 “救一个灵魂脱离死亡,遮掩许多的罪”(雅各书 5:20)。有一天,对于那些 “不但做同样的事,而且还赞成那些人做同样的事”(罗马书 1:32)的人来说,一切都将为时已晚。事实上,”淫乱的人……必在硫磺火烧的湖中有分”(启示录 21:8)。

毫无疑问,性犯罪将作为美国社会道德和精神退化、衰落和堕落的主要因素之一载入史册。同性恋是美国文明中普遍存在的性无政府状态的又一明显证据。人们不禁要问,在上帝 “将其不义的刑罚临到它,地就吐出它的居民”(《利未记》18:25)之前,这种普遍的不贞行为还能在我们的土地上持续多久。我们今天知道,同性恋不是由遗传引起的(见 Harrub 等人,2004 年)。不是 “天性”,而是 “教养 “造成的。它不是一种生活 “方式”,而是一种生活 “选择”。这是错误的。

人类历史上每一个道德和精神堕落的社会,要么被上帝摧毁,要么从内部瓦解。就像以前的文明国家一样,我们的社会也不会无限期地存活下去–当然,除非上帝准备向所多玛和蛾摩拉道歉。

参考资料

美国英语传统词典》(2000 年),(马萨诸塞州波士顿:霍顿·米夫林),第四版。

威廉·阿恩特 和F.W.金里奇(1957),《新约希腊语-英语词典和其他早期基督教文学》(伊利诺伊州芝加哥:芝加哥大学出版社)。

阿尔伯特·巴恩斯(1949 年再版),《巴恩斯新旧约注释-詹姆斯-裘德》(密歇根州大急流城:贝克出版社)。

巴雷特、C.K.(1967 年),《罗马书注释》,亨利-查德威克编(伦敦:布莱克)。

鲍尔、沃尔特(1979 年),《新约及其他早期基督教文献的希腊-英语词典》,威廉·F·阿恩特、F.威尔伯·金里奇和弗雷德里克·W·丹克 译、修订和编辑(芝加哥:芝加哥大学出版社),第二版。

约翰·艾伯特·本格尔 (1971),《新约词汇研究》,查尔顿刘易斯 和 马文·文森特 译。查尔顿-刘易斯和马文-文森特(密歇根州大急流城:克雷格尔)。

博斯韦尔,约翰(1980 年),《基督教、社会宽容与同性恋》: 博斯韦尔,约翰(1980 年),《基督教、社会宽容与同性恋:从基督教时代开始到 14 世纪西欧的同性恋者》(伊利诺伊州芝加哥:芝加哥大学出版社)。

约翰内斯·波特威克 和 赫尔默·林格伦 (1986),《旧约神学词典》(密歇根州大急流城:埃尔德曼斯)。

克兰菲尔德,C.E.B. (1985),《罗马书批判与注释》(《罗马书批评与释经》,J.A.埃默顿 编辑。J.A.埃默顿和 C.E.B.克兰菲尔德(爱丁堡:克拉克)。

弗雷德里克·丹克(2000),《新约希腊语-英语词典和其他早期基督教文学》(伊利诺伊州芝加哥:芝加哥大学),第三版。

德帕勒、贾森和 萨布丽娜·塔维尼斯(2012 年),《对于 30 岁以下的女性而言,大多数生育发生在婚外》,《纽约时报》,2 月 17 日,http://www.nytimes.com/2012/02/18/us/for-women-under-30-most-births-occur-outside-marriage.html?pagewanted=all。

德扬,詹姆斯 B. (1988),《罗马书中 “自然 “的含义及其对《圣经》关于同性恋行为规定的影响》,《福音神学会杂志》,31:429-441。

杜邦,佛罗伦萨(1993),《古罗马的日常生活》,译。克里斯托弗·伍德尔(剑桥:布莱克威尔)。

菲茨迈尔,约瑟夫 A. (1993),罗马书:约瑟夫·A·菲茨迈尔. (1993),罗马书:带有介绍和评论的新译本(纽约:双日)。

威廉·格塞纽斯(1979),《希伯来语和查尔迪词典》(密歇根州大急流城:贝克)。

哈里斯 (R. Laird)、小格里森·阿彻 (Gleason Archer Jr.) 和布鲁斯·沃尔特克 (Bruce Waltke) 编辑。 (1980),《旧约神学词汇》(伊利诺伊州芝加哥:穆迪)。  

哈鲁布、布拉德 和 戴夫·米勒 (2004),“这就是上帝创造我的方式”——对同性恋和“同性恋基因”的科学检验,”护教学出版社,https://www.apologeticspress.org/APContent.aspx?类别=7&文章=1388&主题=36。

休斯,R·肯特 (1991),《来自天堂的正义》(伊利诺伊州惠顿:Crossway)。伦斯基,R.C.H. (1951),《圣约翰的诠释》

马丁·戴尔·B. (1995),“异性恋和罗马书 1.18-32 的解释”,圣经解释者,3:332-355。

利维奥梅琳娜 (1998),“同性恋倾向作为一种客观障碍: 神学人类学的思考》,《沟通-国际天主教评论》,25:57-68。

戴夫·米勒 (2008),“同性恋的创始人”,护教学出版社,https://www.apologeticspress.org/APContent.aspx?category=7&article=1126&topic=36。

萨尔蒙德,S.D.F. (1950),讲坛评论-裘德,编辑。H.D.M.斯彭斯和 约瑟夫·埃克塞尔(密歇根州大急流城:埃尔德曼斯)。

斯坦因、山姆(2012 年),《奥巴马支持同性恋婚姻》,《赫芬顿邮报》,5 月 9 日,http://www.huffingtonpost.com/2012/05/09/obama-gay-marriage_n_1503245.html?ref=mostpopular。

塞耶,约瑟夫·H.(1977 年重印),《新约希腊语-英语词典》(密歇根州大急流城:贝克)。

韦斯特,D.吉恩(2004),”同性恋,另类还是偏差的生活方式?[一片], (西弗吉尼亚州芒兹维尔).

托马斯·怀特劳 (1950),讲坛评论-创世记,编辑。 H.D.M.斯彭斯和 约瑟夫·S·埃克塞尔(密歇根州大急流城:埃尔德曼斯)。


Published

A copied sheet of paper

REPRODUCTION & DISCLAIMERS: We are happy to grant permission for this article to be reproduced in part or in its entirety, as long as our stipulations are observed.

Reproduction Stipul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