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创世与地球年龄                                                                                                                         

数千年来,《创世纪》第一章一直被理解为宇宙的最初创造,这一切发生在六个平常而又壮观的日子里。在过去的两个世纪中,许多人受骗上当,认为进化所需的数十亿年必须在《圣经》第一章中的某个地方找到合适的位置。对许多“圣经信徒”来说,有缺陷的进化论年代测定法已经成为解释圣经的暴君。因此,我们被告知,上帝花了数十亿年来创造宇宙和其中的一切,而不是用了字面意义上的六天。我们经常听到这样的说法:“上帝不受时间的束缚”;“上帝在创造宇宙和万物时,想花多少时间就花多少时间”;“在《创世记》第一章中,时间可能已经过去了数十亿年”。如果说创世并没有持续数十亿年,这就等于限制了全能的上帝。

每个基督徒都乐意承认上帝是不受时间束缚的。祂是无限的、永恒的、全能的、全知的造物主。祂是“从亘古到永远”(《诗篇》90: 2)。然而,问题并不在于上帝是否在时间之外;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位全能、永恒的造物主在祂的全能的话语中向我们揭示了关于祂创造的那些信息?上帝本可以按照祂想要的任何方式任何顺序和任何时间创造宇宙。祂可以在六小时、六秒钟,或者一毫秒内创造世界和万物——毕竟,祂是全能的上帝(《创世记》17: 1)。但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上帝本可以做什么;而在于祂说祂做了什么。祂说祂在六日内创造了万物(《创世记》第一章)。此外,当上帝给以色列人十诫时,祂说道:

要记念安息日,守为圣日。你们要劳碌六日,做你们一切的工,但第七日是耶和华、你们神的安息日。在这日你和你的儿女、男仆、女仆、牲畜,并你城里寄居的客旅,都不可做工。因为在六日内,耶和华造诸天、地、海和其中的万物,第七日便安息了。所以耶和华赐福安息日,定为圣日(《出埃及记》20:8-11,着重号部分)。

只有将一周的日子解释为正常的日子,才能正确理解这一安息日命令。

人类的诞生与地球的年龄

根据进化论的理论,人类是地球上的新来者,与宇宙的起源相去甚远。如果宇宙诞生于140亿年前,正如许多进化论者、有神进化论者和渐进创造论者所相信的那样,那么人类直到大约139.96亿年后才“出现”。如果这段时间用一天24小时来表示,而所谓的大爆炸发生在凌晨12点,那么人类直到晚上11点59分58秒才出现在现场。在一天24小时里,人类被分配的时间只占了区区两秒钟。

如果圣经明示或暗示人类与宇宙起源相去甚远,相信圣经的基督徒就会毫不犹豫地接受上述时间线。正如基督徒相信上帝使红海分开(《出埃及记》14章),使铁斧头的头在水面上浮起(《列王记下》6: 5),并使耶稣从死里复活(《马太福音》28: 1-8)一样,他们也会接受人类出现在地球上是在创世之初数十亿年之后——如果《圣经》是这样教导的话。对于有神进化论者和渐进创造论者来说,问题在于上帝的话语从未提示过这样的时间线。事实上,祂的话语恰恰相反。

《圣经》明确区分了发生在“创世”之前和发生在“创世”之后的事情。耶稣在被捕和被出卖的当晚向天父祷告说:“你在创世以前就已爱我了”(《约翰福音》17: 24,着重号部分)。彼得在他的第一封书信中揭示了耶稣是如何“在创世以前是预先被神知道的,只是在这末世才为你们显现”(《彼得前书》1: 20,着重号部分)。保罗告诉以弗所的基督徒,上帝“从创世以前就在基督里面拣选了我们,使我们在祂面前成为圣洁,无瑕疵,满有爱心”(《以弗所书》1: 4 ,着重号部分)。在“上帝创造”天地之前(《创世记》1: 1),祂就已存在。

如果有神创造论者和渐进创造论者的观点是正确的话,那么人类的出现,不是在创世之前(很明显),也不是在创世之后不久,而是在漫长的岁月之后——“准确地说”是在139.96亿年后。然而,这个理论明显与《圣经》相矛盾。

耶稣教导说:“众先知的血……是从(“自从”——新美国标准版圣经)创世以来流出来的……,从亚伯的血直到被杀在祭坛与圣殿之间的撒迦利亚的血”(《路加福音》11: 50-51,着重号部分;参见《路加福音》1: 70)。不仅耶稣在第一世纪的敌人杀害了先知,而且他们的祖先自亚伯时代开始就杀害了先知。请注意,耶稣将亚当和夏娃的一个儿子的时代与“创世以来”的时代联系在一起。这个时代与一位名叫撒迦利亚的先知的时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耶稣告诉祂的敌人,“你们在殿和祭坛之间杀害了他”(《马太福音》23: 35)。撒迦利亚的时代与亚伯的时代相隔数千年。他的血不是在创世之初流的;而亚伯的血是在创世之初流的。包括亚伯在内的一些早期殉道者的生活年代与创世年代十分接近,因此耶稣说他们的血是“从创世以来”流出来的。如果人类是在地球形成数十亿年后才出现,并且是在各种生物,如鱼类、两栖动物和爬行动物出现之后的数亿年(正如进化时间表所证实的那样),那么耶稣的话怎么能说得通呢?实际上,人并不是在世界开始之后的亿万年才被创造出来的。相反,人从“创世之初”就已经存在了。

在另一个场合,当耶稣的对手接近他时,他们就离婚是否合法的问题质问他。耶稣回答说:“但从创世之初,神就造男造女”(《马可福音》10: 6,着重号部分)。根据创世记第1和第2章,神在创世的第六天造了亚当和夏娃(1: 26-31; 2: 7,21-25)。耶稣提到了这个时刻,并指出神“从创世之初”就造了他们。与将亚伯的时代与“创世”联系在一起相似,亚当和夏娃在创世的第六天被造也可被视为是“从创世之初”开始的。

【注:耶稣并不是说亚当和夏娃是在创世周的第一天被造的。在《马可福音》10: 6中,“创造”(ktiseos)一词并不是在创世周的特定意义上使用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耶稣会说最初的一对夫妇是在“创世周结束时”被造的。)备受尊敬的希腊语词典编纂者丹克、阿恩特和金里奇指出,耶稣指的是“一切被造物的总和”,“世界”(2000,p.573)。换句话说,亚当和夏娃距离公元一世纪,即耶稣发表这一声明的时间如此遥远,以至于人们真的可以说第一对夫妇是在“创造/世界/宇宙的开始”时被造的(参见《彼得后书》3: 4)。】

如果进化论的140亿年的时间线是真的话,那么耶稣在马可福音10:6中的声明就是错误的;亚当和夏娃根本不可能在接近宇宙开始时就出现,而是会在宇宙开始后139.96亿年才出现。简而言之,进化论和耶稣在《马可福音》10: 6中的论述不可能同时成立。

在写给罗马基督徒的书信中,使徒保罗也提到了人类在地球上存在了多长时间。他写道:“自从创世以来,祂那永恒的权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马书》1: 20,着重号部分)。在地球上,能认识神永恒的权能和神性呢?——人类。【注:虽然有人可能会认为天使能够理解神那不可见的属性,但联系《罗马书》1: 18-32章的上下文,显然指的是人,而不是天使。】人类认识神及其不可见的属性有多久了?“自从创世以来。”那么,如果人类与 “诸天,地,海”以及许多动物(如三叶虫、恐龙和“早期哺乳动物”)的创造相隔数百万年或数十亿年,那么从逻辑上讲,人类怎么可能“自创世以来”就“感知”或“了解”神呢?这样的设想完全违背了圣经。然而,正如大卫·瑞格尔曾经观察到的那样,人们(甚至包括“基督徒”)会“接受冗长的、复杂的、富有想象力的理论,却拒绝造物主亲自赐予摩西的真理” (1962,p.24)。

一个简单的事实是,从逻辑上讲,人们不可能同时相信进化论和《圣经》。必须在两者之间做出选择。一个人可以选择相信不断变化、人为制定、不科学的进化论(参见Miller, 2013),或者他可以决定相信“主的道”,这道不枯干,不朽坏,而是“永远长存”(《彼得前书》1: 24-25)。

上帝创世的时间线与进化论的差异

进化论除了与创世的时间线相悖外,它还与《创世纪》第一章中表明的精确的创世顺序相矛盾。全能的创造者本可以在同一时刻创造一切。祂本可以按照进化论者理论中的宇宙发展的精确顺序(超过140亿年的时间)创造一切。上帝创造万物的方式有无数种。然而,上帝权威的话语说,祂使宇宙诞生的方式只有一种,而这种方式与进化论相矛盾。请看一些进化论时间顺序与《创世记》第一章时间顺序之间的一些差异。

哪个先出现——地球还是太阳?

进化论声称,太阳和其他天体的演变要比地球早几百万年。然而,根据《创世记》第一章,上帝在第一天创造了被水覆盖的地球(《创世记》1: 1-5),而祂在第四天创造了太阳、月亮和星星(《创世记》1: 14-19)。那么到底是哪个先出现呢?地球是在太阳之前三天创造的,还是在太阳之后数百万年演化而来的?从逻辑上讲,一个人不能同时接受这两种说法。

【注:一些基督徒认为,上帝一定是在《创世记》1: 1中创造了太阳、月亮和星星,然后在《创世记》的第四天将它们“安置”(《创世记》1: 16; 希伯来文:nathan)在天上的准确位置上(参见Thurman,2006,p.3)。然而,在《创世纪》的第四天,上帝不仅把天上的物体“安置”在了各自的位置上,而且祂还实际上“创造”了它们(希伯来文:asah)(1: 16)。就像上帝最初创造了没有动物的陆地和海洋(这些生命后来在创世纪的第五和第六天创造出来)一样,“天空”是在“起初”创造的,但是天空中现在存在的众多天体是在创世的第四天,“在苍穹中”创造的。此外,就像上帝在《创世纪》的第一天说“要有光”(1: 3)一样,第四天,上帝宣布“天穹要有光……于是就有了”(1: 14-15)。正如沃克曼,加里(Workman,Gary)所指出的:

“要有光”(第14节)在语法结构上与本章中其他声明“要有…”的是相同。因此,这个命令只能意味着上帝在第四天创造了这些发光体,就像祂在第一天创造了最初的光,第二天创造了穹苍一样”(1989,p.3)。

请记住,“众光之父”(雅各书 1: 17),即“光”(约翰一书 1: 5),可以轻易地创造光,而不需要先创造太阳、月亮和星星。正如上帝可以在没有种子的情况下,在第三天培育出一棵结果实的树一样,祂可以在没有 “通常的 ”光源的情况下,在第一天就超自然地产生光,这些光源随后在第四天被创造(更多信息请参见Miller,2014)。

早期地球——干燥还是被水覆盖?

进化论认为,在宇宙大爆炸之后的数十亿年里,地球是从一个数十亿英里宽的巨大尘埃云中演变而来的。更重要的是,早期地球表面没有水,因为水体(据称)在数百万年内都没有形成。

这种情况听起来像《创世记》的记载吗?当然不是。上帝在《创世纪》的第一天就创造了一个被覆盖的地球(《创世记》1: 1-5)。第二天,祂分开了水(1: 6-8)。直到第三天,上帝才使旱地出现(1: 9-13)。上帝的创世时间顺序和进化论再次相矛盾。

果树——是在鱼和跳蚤之前还是之后?

再看看进化论与《圣经》之间另一个经常被忽视的差异之处。据称,“[植物]首次在奥陶纪时期(约4.65亿年前)的陆地上生长”((O’Donoghue,2007,196[2631]:38) .“直到8,000万年后树木进化出现,植被才得以遍布全球”(p.40,着重号部分)。更重要的是,拥有根、种子和叶子的树木据说是在第一批陆地植物出现之后将近1亿年才进化而来的(p.40)。海洋中有鱼(参见Evolution…,1994,p.30),陆地上有“像昆虫这样的小生物” (O’Donoghue,p.38),但根据进化论,产生种子、结果的树木是在数百万年后才出现的。

根据圣经,用“祂口中的气息”创造了一切的全能上帝(《诗篇》33: 6),说:“地要长出青草和结种子的五谷菜蔬,并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果子都包着核。”事就这样成了。”(《创世纪》1: 11)。圣经接着揭示说:“事就这样成了,于是地长出了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各从其类;并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果子都包着核。上帝看这是好的。于是有晚上,有早晨,这是第三日。”(《创世纪》1: 11-13)。

其实很简单。上帝在创世的同一天创造了青草、草本植物和树木,种子、孢子和果实。并不存在一个长达数百万年的、充满时间跨度的过程,在这过程中把植物变成灌木,再把灌木变成树木。上帝祂在一天内就完成了这一切,“事就这样成了”。此外,在祂创造任何动物生命之前,祂就已经完成了这一切。尽管进化论声称鱼类和昆虫比结果的树出现更早,但《圣经》却不这么说(《创世记》1: 20-25)。

事实上,进化论与《创世记》第一章所揭示的创世时间顺序完全相矛盾。一个真正的圣经信徒不可能合理地坚持这样一种理论,即某些动物比树木出现几百万年,或者早期地球表面没有水。支持进化论的基督徒越早承认进化论与上帝创世论之间的明显矛盾越好。如果进化论是正确的,那么《圣经》就是错误的。如果《圣经》是正确的,那么进化论就是谎言。“你们心持二意要到几时呢?”(《列王记上》18: 21)。

日代论                                                                                                                                                             

那些接受漫长地质演化论的基督徒必须找到某种方法,将数十亿年的时间与圣经的记录相吻合。其中一种最流行的理论是日代理论。这个理论认为《创世记》第一章所述的日子不是字面意思上的24小时,而是漫长的时间段(数百万或数十亿年)。我们是应该张开双臂欢迎这种理论,还是有充分的理由拒绝它?事实上,现有的证据显明了几个理由,使我们可以知道《创世记》第一章中提到的日子与我们在当代所经历的日子是相同的,并不是漫长的时间。

解释“日”的意思并不是什么高深莫测的科学

希伯来语中表示“日”的单数和复数形式 (yom and yamim) 在旧约中出现了2300多次,使其成为旧约中第五常见的名词(Saebo, 1990, 6:13-14)。该词有三种基本用法。前两种用法是明确定义和有限制的:“日”(yom) 可以指24小时的时间段(例如,《创世记》50: 3),也可以指24小时内的“光明”部分(与黑暗/夜晚形成对比;《创世记》1:3-5)。日也被延伸使用,用来指代过去、现在或未来较长且不太明确的时间段(例如,“主的日子”,《撒迦利亚书》14: 1)。

即使在今天,我们也以不同的方式使用“日”这个词,但人们很少会对彼此使用该词感到困惑,因为根据上下文和词语的使用方式几乎总是很容易定义这个词。想想看:你有多少次因为不理解别人为何使用该词而不得不打断对方并向其提问?这样的问题很少有人问,甚至从来没有人问过。请看下面一段话:

在亚伯拉罕的时代,上帝与这位公义的始祖以及其后裔立约,说:“你们中间每个男孩子都要受割礼……。你们中间凡满八日的,都要行割礼”(《创世记》17: 10,12)。只要是第八日就行,亚伯拉罕和他的后裔是在白天还是晚上给男婴行割礼可能并不重要。在摩西的时代,即使第八恰逢第七(安息),以色列人也应该在这一日给他们的男孩子行割礼,“免得违背摩西的律法”(《约翰福音》7: 23)。

在上述段落中,“日”这个词是如何使用的?它被用来表示亚伯拉罕和摩西所生活的两个不同的时代时,“日”被用了两次。它曾被用来指代与黑夜相对应的时间。它被用来表示字面意义上的24小时的时间,共使用了六次。

大多数圣经读者可以轻松、快速地理解受启示的作者在整本《圣经》中是如何使用“日” (yom)这个词的。大多数人清楚地理解“日”这个词是以明确的方式使用的(作为24小时的一部分或整个24小时),还是以不明确的方式使用(例如,“在主的日子”)。大洪水之后,上帝说:“地还存在的时候……,冬夏、昼夜都永不停息”(《创世记》8: 22)。这里的“昼”显然是指一个明确的时间段——24小时中光亮的时间段(参考《创世记》7: 4; 29: 7; 《出埃及记》24: 18)。在大洪水期间,“洪水在地上泛滥了一百五十日”(《创世记》7: 24)。再次,“复数‘日’”(yamim)在这里是以明确的意思使用的,尽管它不是指代白天的时间段,而是强调了整个24小时的时间段——具体说,是150个24小时的时间段。在《申命记》31: 17中,上帝预言以色列人会违背他们与祂所立的约,“到了那日”,许多灾难会临到他们。这里的重点是在一个不太明确的时间段——在将来,当以色列人开始崇拜他们周围异教国家的偶像时。

日与数字

检测圣经何时以字面上的24小时的意思使用“日”这个词的一种最简单的方法(虽然不是唯一的方法)是看这个词是否被一个数字修饰。显然,第日(在前面提到的段落中)指的是字面意思上的婴儿生命中的第八(不是周、月、年、十年等)。第日指的是字面意思上的一周中的第七天——安息日。谁会把这些“日”误认为是其他任何非常规的日子呢?有趣的是,正如亨利·莫里斯(Henry Morris ) 曾经指出的那样,“无论何时,在旧约中将数字或序数词附加在‘日’这个词上(这种情况有200多处),其意思总是指字面上的一天”(1974,p.224,着重号部分,括号内的内容来自原文)。确实,正如约拿在大鱼的肚子里待了三日(而不是3000年),以色列人在六日中每天绕耶利哥城一次(而不是六个漫长而浩瀚的时间段)一样,我们可以知道上帝在“六日”内创造了万物(《出埃及记》20: 11; 31: 17),而不是六十亿年。关于创造的每一天,摩西写道:“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一日……第二日……第三日……第四日……第五日……第六日”(《创世记》1: 5,8,13,19,23,31)。

有晚上和早晨的日子                                                  

在《圣经》中字面上的、非预言性语言中,“日”(yom)的也指的是有限的、确定的24小时或不超过24小时的时间(即它是用来指代(a)24小时时间段中的白天时间或(b)24小时的整个时间段),是指用“早晨”和/或“晚上”这些词来描述特定的一日。在《旧约》中,“早晨”(boqer)和“晚上”(‘erev)这两个词出现了348次。【“早晨”(Boqer)出现了214次,“晚上”(‘erev)出现了134次; Konkel,1997,1:711,716.】在整个《旧约》中,这些词一次又一次地被用来指正常24小时中的特定、明确的部分。

  • 诺亚“又等了七日,再一次把鸽子从方舟里放出去。到了晚上,鸽子就回到他那里”(《创世记 》8: 10-11)。
  • 摩西“第二天就审判百姓……百姓从早到晚站在摩西面前,直到晚上”(《出埃及记》 18: 13 )。
  • 在《利未记》中,主指示亚伦和他的儿子们关于各种祭品的规定,包括有关平安祭的规定。根据《利未记》7: 15,“为感谢而献的平安祭的肉要在献祭的当日吃,一点也不可留到早晨”。
  • 以色列人在旷野中流浪期间,上帝使云彩笼罩着会幕“从晚上到早晨:当早晨云彩上升,他们就起行;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民数记》 9: 21)。

只有在相对较少的情况下,“晚上”和“早晨”才可能不是指一天24小时中确定的部分时间,这是在预言或比喻性语言中使用的(例如,《创世记》 49: 27;《哈巴谷书》 1: 8)。除此之外,证据确凿:当“早晨”和/或“晚上”用于指一段时间时(在字面、非预言性语言中),它们总是指固定的24小时(或其中的一部分)的日子。【注:为了清晰地区分圣经的字面的、叙述性的、非预言性的语言与圣经的比喻、预言性语言,请比较创世记37-48章中有关约瑟夫的记载与《创世记》49: 1-27中雅各对约瑟夫、他的兄弟及其后裔的预言。有关《创世记》1-2章的字面上的、历史性质的更多信息,请参阅Thompson,2000,pp.133-161 and DeYoung,2005,pp.157-170.】

那么,这与创世有什么关系呢?只是因为创世的每一天都说有一个晚上和一个早晨。

“第一日,有晚上,有早晨”(《创世记》 1:5)。

“第二日,有晚上,有早晨”(《创世记》 1:8)。

“第三日,有晚上,有早晨”(《创世记》 1:13)。

“第四日,有晚上,有早晨”(《创世记》 1:19)。

“第五日,有晚上,有早晨”(《创世记》 1:23)。

“第六日,有晚上,有早晨”(《创世记》 1:31)。

正如上帝在《旧约》中数百次使用“晚上”和“早晨”这两个词来描述有限的、明确的时间段一样,祂在《创世记》中也使用了六次。如果在《旧约》中所有字面上的、非预言性的语言中,都是指有规律的24小时,那么为什么有人会争辩说《创世记》中记载的日子是未定义的、漫长的进化时间段呢?对他们来说,这似乎是因为忠诚基于假设、未经证实的进化理论比认真、连贯、合乎逻辑地解释《圣经》更有意义。

日代论者应该考虑的其他问题

除了圣经作者将“日”(yom)与数字形容词以及“晚上”和“早晨”结合起来使用为反对日代论提供了有力的证据之外,还有其他值得日代论者深思的问题。

  • 如果《创世记》1: 14中的“日”是“时间的长河”,那么其中提到的“年”又是什么意思呢?只有当“日”一词指的是正常日子时,“年”一词才能在这种情况下被正确理解。
  • 如果《创世记》中的“日”根本不是指日子,而是漫长的进化时期,那么植物学领域就会出现问题。植被是在第三日出现的(《创世记》1: 9-13)。如果《创世记》第一章中的每一天都是由一段白昼和一段黑夜组成的漫长地质年代(《创世记》1: 4-5),那么有生命的植物是如何在数百万年的完全黑暗中存活下来的呢?
  • 那些依赖昆虫授粉的植物在“第三天”和“第五、第六天”之间(昆虫被创造的时候)的数百万或数十亿年中是如何生存下来的?
  • 如果圣灵能够轻易地告诉我们普通的一天和更长的一段时间(例如,“一千年”,《彼得后书》3: 8)之间的区别,那么有什么合乎逻辑、符合圣经的理由来假设《创世纪》中的天数一定是数千年、数百万年或数十亿年?

事实上,在合理地阅读《创世记》第一章及其他经文的情况下,日代说理论是站不住脚的。

结论

那些认为在亚当和夏娃被创造之前有数十亿年的进化时间的人,需要认真思考《圣经》中许多反对这种观点的经文。《圣经》并没有对我们的起源保持沉默。全能的上帝仅仅通过吩咐就创造了宇宙(以及其中的一切)。

“诸天籍耶和华的命而造;万象籍祂口中的气而成……愿全地都敬畏耶和华,愿世上的居民都敬畏祂。因为祂说有,就有;命立,就立。”(《诗篇》33: 6、8-9)

这位“行奇事的神”(《诗篇》77: 14),这位在瞬间把水变成美味的酒(oinos) (不依赖光合作用等需要时间的自然过程;《约翰福音》2: 1-11)的神,同时也是在六日内创造了宇宙的神。

如果上帝选择那样做,祂可以花费六十亿年、六百万年或六千年来创造世界。如果上帝在祂的话语中表明,祂在创造过程中使用了漫长的时间,以便自然进程接管,我们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基督徒会接受这样的信仰。然而,上帝却做了相反的事情。首先,祂表明诸天和地是超自然原因的结果(从而与进化论相矛盾)。其次,祂告诉我们事件发生的顺序,这与进化论相矛盾。更重要的是,祂准确地告诉我们祂用了多长时间进行创造。《创世记》第一章表明,从创造诸天和地及到创造人类,祂用了六天时间。在《圣经》的下一卷书中,祂两次提醒我们,创造不是在六个极其漫长的时间段内完成的,而是在六日内完成的(《出埃及记》20: 11; 31: 17)。然后,祂进一步向圣经读者强调,人类的年龄不是比宇宙起源晚140亿年,祂说人类(1)“创世之初”(《马可福音》10: 6),(2)“自从创世以来”(《罗马书》1: 20),和(3)“创世以来”(《路加福音》11: 50)就在地球上了。

如果上帝真的在六天内创造了万物,并且希望我们相信这一点,那么除了祂所说的,祂还需要说什么呢?祂还需要让事情变得更加清楚吗?如果我们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并不重要,那祂为什么一开始就向我们表明了事件发生的顺序呢?

事实上,上帝在许多问题上都说得很清楚,但却被各种各样的“信徒”歪曲了(例如,全球性的诺亚洪水,需要用水浸洗礼来赦免罪过,基督的再来等等),圣经明确地教导说,上帝凭借祂口中的话,在六日内创造了宇宙和其中的万物。任何对《圣经》经文的“正确解读”都不会让人得出其他结论(《提摩太后书》2: 15)。

参考资料

Danker,Frederick William,William Arndt,and F.W.Gingrich,(2000), Greek-English Lexicon of the New Testament(《新约圣经希腊语-英语词典》) (Chicago,IL: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DeYoung,Donald(2005),Thousands…Not Billions(《数千…而非数十亿》)( (Green Forest,AR:Master Books).

Evolution:Change Over Time (《进化:随时间的变化》)( (1994),(Englewood Cliffs, NJ:Prentice Hall).

Konkel,A.H.(1997),boqer,New International Dictionary of Old Testament Theology & Exegesis,(《新国际旧约圣经神学与释经词典》) 编辑:Willem A.VanGemeren (Grand Rapids,MI:Zondervan).

Miller,Jeff(2013),Science vs.Evolution(《科学与进化》)(Montgomery,AL:Apologetics Press).

Miller,Jeff(2014), “How Could There Be Light Before the Sun?”(《太阳出现之前怎么可能有光?》) Reason &Revelation,34[7]:94-95,June.

Morris,Henry M.(1974), Scientific Creationism(《科学创造论》) (San Diego,CA: Creation-Life Publishers).

O’Donoghue,James(2007),“A Forest is Born,”New Scientist,(《森林诞生了》,《新科学家》,)196[2631]:38-41,November 24.

Riegle,David(1962),Creation or Evolution? (《创造还是进化?》( (Grand Rapids, MI:Zondervan).

Saebo,M.(1990),yom, Theological Dictionary of the Old Testament,(《旧约圣经神学词典》),编辑:G.Johannes Botterweck and Helmer Ringgren (Grand Rapids,MI: Eerdmans).

Thompson,Bert(2000), Creation Compromises(《创造妥协》)( (Montgomery,AL: Apologetics Press).

Thurman,Clem(2006), “How Was Light Before the Sun?” Gospel Minutes,(《太阳出现之前的光是如何的?》《福音札记》),September 8:3.

Workman,Gary(1989), “Questions from Genesis One,” The Restorer,(创世记第一章的问题》,《复兴者》),May/June,pp.3-5.


Published

A copied sheet of paper

REPRODUCTION & DISCLAIMERS: We are happy to grant permission for this article to be reproduced in part or in its entirety, as long as our stipulations are observed.

Reproduction Stipul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