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以赛亚及基督的神性

近年来流行一种观点,认为基督的神性只是基督徒在耶稣死很久才发明的一种教义。丹·布朗(Dan Brown)在他的巨著《达·芬奇密码》(The Da Vinci Code)中声称,耶稣的神性是在祂被钉死在十字架上300年后才编造出来的(2003,pp.233-234)。耶和华见证人也经常散发宣传资料,鼓吹基督的神性是人捏造出来的教义,而不是上帝的真实教义(参见“What Does…,”1989,pp.12-16)。尽管许多《新约》经文可以用来证明基督的神性(例如,约翰福音1:1-5,14;20:28;腓立比书2:6;希伯来书1:5-13;等等),但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早在耶稣于第一世纪以人的样子出现在地球上之前,《旧约》先知以赛亚已经预言了祂的神性。

大约在公元前700年,以赛亚预言了许多关于基督的事情。希伯来语学者里斯托·桑塔拉(Risto Santala)写道:“《以赛亚书》中的弥赛亚性质是如此明确,以至于最古老的犹太文献《塔尔古姆书》(Targum)、《米德拉士书》(Midrash)和《塔木德经》(Talmud)中有62节单独提到弥赛亚”(1992,pp.164-165),《以赛亚书》第9章第6节。“以赛亚预言:“因为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有一子赐给我们;政权必担在祂的肩上。祂的名称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9:6,着重号部分)。以赛亚写道,弥赛亚不仅是“和平的君”和“奇妙策士”(新美国标准圣经),也是“全能的神”和“永在的父”。「注意:“塔尔古姆书(Targum)解释这节经文说:‘祂的名字自古以来就存在…’,关于‘永在的父’部分,说‘弥赛亚一直存在’”(Santala,1992,p.196),或祂是“永恒之父”(参见Jamieson,etal.,1997)」。此外,以赛亚还预言了弥赛亚是童贞女所生,祂的名字是“以马内利”(7:14),意思是“与我们同在”(马太福音1:23,着重号部分)。如果弥赛亚不是神,以赛亚为什么会称祂为“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以马内利”?

有趣的是,在耶稣据称于公元325年在尼西亚会议上被“立为神”之前100多年(参见Brown,pp.233-234),爱任纽就引用了《以赛亚书》9:6,并将神圣的名字应用于基督,祂“本身就是……神”。

…这是基督,永生神的儿子。我已经从经文中表明,亚当的儿子中没有一个人在任何方面完全被称为神或被称为主。但祂自己在所有人之上,超越所有曾经活着的人,是神,是主,是永恒的王,是道成肉身的道,是所有先知、使徒和圣灵亲自宣告的,所有领悟了哪怕是一小部分真理的人都可以看到这一点。如果祂像其他人一样只是一个普通人,那么《圣经》就不会对祂作出这些见证。但祂所拥有的,却超越了一切、在祂自己身上有那来自至高父的不同寻常的出生,并且也经历了那来自童贞女的不同寻常的降生,神圣的《圣经》在这两方面都为祂做了见证:祂是圣洁的主,是奇妙的,是策士,是仁慈的,是全能的神,驾云而来,做万人的审判者——经文预言了祂的所有这些事(第三卷,第19章,着重号部分)。

以赛亚不仅在第9章第6节中明确称耶稣为“全能的神”,还在第40章第3节关于施洗者约翰的预言中表明了弥赛亚的神性。“有声音呼喊着:要在旷野预备耶和华的道路,在沙漠地为我们的修直大道”(美国标准版圣经,着重号部分;参见玛拉基书3:1)。根据《新约》,这个“预备者”(或先行者)就是施洗者约翰(约翰福音1:23)。他为耶稣预备了道路,所有四部福音书都见证了这一点(马太福音3:1-17;马可福音1:1-8;路加福音3:1-23;约翰福音1:15-34)。注意,以赛亚写道,约翰将预备“耶和华的道;……我们的”(40:3,着重号部分)。因此,以赛亚声称弥赛亚就是神。

的确,早在基督教时代之前,甚至在基督诞生之前很久,先知以赛亚就提供了关于基督属性的启示性见证。祂是耶和华,是全能的神,是以马内利(“神与我们同在”),是永在的父,“阿拉法和俄梅戛,首先的和末后的”(启示录1:8;参见以赛亚书44:6)。

参考资料

布朗、丹(2003),《达芬奇密码》(纽约:双日出版社)。

爱任纽(1973 年重印本),“爱任纽反对异端邪说,”《前尼西亚教父》(密歇根州大急流城:爱尔德曼斯出版社)。

杰米森、罗伯特等人(1997), 《杰米森、福赛特、布朗圣经注释》(电子数据库Biblesoft)。

桑塔拉、里斯托(1992), 《旧约中的弥赛亚:从拉比著作中汲取灵感》,威廉·金奈德翻译(以色列耶路撒冷:Keren Ahvah Meshihit)。

“《圣经》对上帝和耶稣有何论述?”(1989年),《你应该相信三位一体吗?》(纽约布鲁克林:守望塔圣经与传道社)。


Published

A copied sheet of paper

REPRODUCTION & DISCLAIMERS: We are happy to grant permission for this article to be reproduced in part or in its entirety, as long as our stipulations are observed.

Reproduction Stipul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