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人类苦难的价值

有人说,没有比通过 “艰苦大学 “的预科教育更棒的教育了。有一点是肯定的;许多经历过苦难的人都会承认,他们发现自己因这段经历而变得更加优秀–尽管这段经历可能是苦涩的。罗伯特-勃朗宁-汉密尔顿(Robert Browning Hamilton)用诗句美妙地表达了这一思想:

我与快乐同行一英里

她一路闲聊

却让我一无所知

她说了那么多

我与悲伤同行一英里

她一句话也没说

但哦,我从她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

当悲伤与我同行!

当然,无神论者声称,人类的苦难问题是反对一个强大而慈爱的上帝存在的最有力的论据之一。我无意在此回应这一毫无根据的论点;我已在其他地方详细论述过(见 Jackson, 1983)。在此,我只想说,上帝为了表达他的爱(约翰一书 4:8),赋予了人类自由意志(约书亚记 24:15;参见以赛亚书 7:15)。自由意志使人类能够做出自己的选择。愚蠢的选择会带来毁灭性的后果(如痛苦)。因此,做出不明智选择的责任在于人,而不是上帝。人类的痛苦问题与仁慈的造物主之爱并非不可调和。在本文中,我们将仅限于讨论苦难所能带来的益处–如果我们有足够的智慧吸取教训的话。

首先,苦难凸显了我们是脆弱的人类这一事实;也就是说,我们不是上帝。然而,有些人的最大野心莫过于成为自己的上帝。他们是 “自神论者”–自己的神。他们认为自己无需向比自己更高的人负责。借用异教徒诗人威廉-欧内斯特-亨利(William Ernest Henley)的话来说,他们是自己命运的主宰,是自己灵魂的船长!这些叛逆者不服从任何法律,只服从他们自己傲慢的头脑中自我强加的法律。但是,当我们人类遭受苦难时,我们不得不关注自身的弱点。我们的内心没有补救办法(见《约伯记》6:13)。当你受到伤害时,你很难傲慢。痛苦可以让人谦卑;它可以让我们不再自作聪明,让我们的心胸更加开阔。

其次,痛苦可以把我们的兴趣引向真神。当一个人处于几乎没有喘息机会的痛苦状态时,自然会向更高的来源寻求帮助。只有刻意和被迫的固执才能浇灭这种冲动。当我们受到伤害时,”赐各样安慰的神”(哥林多后书 1:3)正等着帮助我们。乔是本文作者的一位熟人,他接受了基督福音的教导,并愉快地接受了它,在洗礼中与主结合(罗马书 6:3 及以下)。有一段时间,这位四十多岁的可亲绅士在一个对属灵事务毫无兴趣的家庭的强大负面影响下,努力保持忠诚。最后,他渐渐远离了良心的侍奉。后来,乔患了严重的心脏病。他急忙回到救主身边,保持着满足的忠诚,直到几个月后,他的灵魂悄无声息地进入永恒。苦难可以引起我们的注意!大卫曾写道:”我在患难中求告耶和华,向我的神哀求”(诗篇 18:6)。

第三,苦难可以帮助我们看清罪的狰狞面目。《圣经》明确教导我们,由于人类的罪,这个星球一直承受着苦难。保罗在给罗马圣徒的信中清楚地阐明了这一原则。他确认 “罪因一人(亚当)进入世界,死也因罪进入世界,于是死就传给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罗马书 5:12)。可以说,在人类历史的开端,罪就 “蹲在门口”(见《创世纪》4:7);当祖母夏娃(以及后来她的丈夫)打开那扇门时,可怕的后果就降临到了他们的后代身上(《创世纪》3:22)。就这样,由于人类对造物主的悖逆,死亡–以及随之而来的种种罪恶–进入了人类的生活环境。当我们遭受苦难时,它应该清醒地提醒我们罪是多么可怕。虽然我们无法逃避罪的高昂代价所带来的肉体后果,但我们可以在神圣的宽恕中唤醒我们的灵魂。当我们做到这一点时,生活就会变得无比轻松。

第四,苦难帮助我们看到事物的真正价值。当一个人经历了剧烈的苦难,也许走到了死亡的边缘,整个世界就会有新的意义。鸟儿的歌唱比以往更加生动。清新的春日让人欣喜若狂。家人和朋友也变得弥足珍贵。在电影中饰演 “超人 “的克里斯托弗-里夫曾遭遇一场危及生命的事故,他发现在现实生活中,他并不像他所扮演的角色那样不可战胜。在最近的采访中,里夫先生表示,自从瘫痪后,他发现自己对生活有了新的热情。的确,苦难能让人更清楚地认识到生活的重点。正如诗人约翰-德莱顿所言 “我们在苦难中学会珍惜我们的幸福”(《阿斯特拉伊亚再现》)。有耳朵的人,请聆听苦难对灵魂的低语。

第五,苦难培养我们对他人的同情心。有一句古老的谚语说:”不要评判一个人,除非你穿着他的鞋子走了一英里”。我建议另一句谚语:”除非躺在苦难的床上,否则无法有效地安慰他人”。这句话可能有点言过其实,但却蕴含着真理。在《希伯来书》第二章中,作者有效地论证了耶稣基督作为我们的大祭司,有资格 “帮助”(ASV)或 “援助”(NASV)那些受试探的人。怎么说呢?请听他说 “因为祂自己曾受过试探,就能帮助那些受试探的人”(希伯来书 2:18,NKJV)。歌词 “你疲倦了吗?你心情沉重吗?告诉耶稣;告诉耶稣”,从这段经文来看,这句歌词意义非凡。有人说,”同情”(来自希腊语 syn-with 和 pathos-feeling)与 “同理心”(en-in 和 pathos)的区别在于,前者是 “与 “受苦的人 “同感”(即对他们有温柔的感觉),而 “同理心 “则是几乎能够 “进入 “受苦的朋友–因为安慰者也曾经历过!

第六,苦难使我们更加清楚地认识到,地球并不是永久的家园。彼得试图鼓励早期的基督徒(他们正在遭受迫害)不要绝望,提醒他们在这个世界上只是 “寄居的和朝圣的”(彼得前书 2:11)。古代的始祖 “承认他们在地上是寄居的和朝圣的”,因此他们寻找 “一个更好的国度,就是天上的[国度]”(希伯来书 11:13-16)。保罗提醒我们,”现今所受的苦难,与将来向我们显现的荣耀,实在不相称”(罗马书 8:18)。上帝的旨意并不是要人类永远生活在这个充满邪恶的星球上。在与主同在之前,我们永远不会 “在家”(哥林多后书 5:8),而苦难会让我们 “生病回家”。亨利-沃德-比彻曾说过 “上帝用泪水洗净人们的双眼 直到他们能看到那看不见的国度 在那里泪水将不再流出”

第七,苦难增强了我们祈祷的能力。祈祷是人类对严重苦难的本能反应。但有效的祷告是需要学习的。在耶稣传道期间,有一次他正在祷告。祷告结束后,一个门徒请求他说:”主啊,求你教我们祷告: “主啊,求你教导我们祷告,像约翰教导他的门徒一样”(路加福音 11:1)。这些希伯来门徒一生都在祷告;然而,他们从耶稣祷告的强度中观察到了一些让他们 “回到学校 “的东西。髑髅地就在祂面前,基督的祷告达到了极致。请注意下面这段话: “他在痛苦中更加恳切地祷告;他的汗就像大血滴在地上”(路加福音 22:44)。有一首歌这样唱道 “快乐时祷告,悲伤时祷告”。人应该经常祷告,在任何心情下都要祷告;然而,在苦难的重担下,人会学会如何以前所未有的方式祷告。

第八,苦难能磨练灵魂,帮助它为永恒做好准备。彼得写道:[你们暂时受了各样的试炼,必要的时候,要证明你们的信心比那容易朽坏的金子更宝贵,虽经火炼,到耶稣基督显现的时候,就必得着称赞、荣耀、尊贵(彼得前书 1:6-7)。

正如贵重的金属会被火的热力炼净一样,生命中的磨难,尤其是为基督所受的苦难,也会增强灵魂的力量。品格不是偶然形成的,而是建立起来的!从苦难的火焰中走出来,人类的精神可能会像金子一样珍贵,像钢铁一样坚强。

第九,苦难能培养人类最崇高的美德。请思考一下 “勇气 “的品质。不同文明普遍认为 “勇气 “是人类的首要特质之一,相比之下,懦弱则被认为是完全应受谴责的。勇气可以被定义为面对恐惧采取理性行动的能力。然而,如果人类家庭对困难、危险、痛苦等没有免疫力,就不可能有 “面对”,因此也就没有勇气。在风和日丽的秋夜,当我们与朋友和亲人坐在一起享用美味的晚餐时,不需要勇气。勇气产生于危险面前。在没有困难的情况下,我们根本无法具备某些品质。拉尔夫-索克曼写道:”没有危险,就没有冒险。没有摩擦,我们的汽车就不会发动,我们的精神就不会飞扬。没有眼泪,眼睛就不会闪耀出最丰富的表情”(1961 年,第 66 页)。那么 “耐心 “又是什么呢?约翰-金口(John Chrysostom,347-407 年)是后使徒时期 “教会之父 “中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他将 “忍耐 “描述为 “虔诚之母,永不枯萎的果实,永不被攻克的堡垒,不惧风暴的港湾”(引自 Barclay, 1974 年,第 145 页)。但是,如果没有困难,还会有 “忍耐 “吗?

第十,苦难将肤浅与稳定区分开来。保罗告诫哥林多的圣徒不要肤浅地建立教会。有些人是 “木头、干草、禾秸”,而有些人则表现出 “金、银、宝石 “的品质(哥林多前书 3:12-15)。后一类圣徒经久不衰,而前一类圣徒则不然。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这两类人都经过了 “火”(艰难困苦)的考验,而 “火 “的考验会把真正皈依基督的人和不认真信主的人区分开来。耶稣曾说过,那些一时冲动接受福音的人,在一段时间内还能忍受。但最终,”苦难和逼迫 “会出现,肤浅的人很快就会消失(见马太福音 13:20-21)。

因此,虽然没有人会在生活中主动寻求苦难,但诚实迫使我们承认,苦难确实有其价值–巨大的价值。当然,苦难的存在并不是拒绝造物主的正当理由。

参考文献

威廉·巴克莱 (Barclay, William) (1974),《新约词汇》(宾夕法尼亚州费城:威斯敏斯特)。

杰克逊、韦恩(1983 年),《约伯记–分析与应用》(德克萨斯州阿比林:优质出版社)。

拉尔夫·索克曼 (Sockman, Ralph) (1961),《苦难的意义》(纽约:妇女部、基督教服务宣教委员会、卫理公会)。


Published

A copied sheet of paper

REPRODUCTION & DISCLAIMERS: We are happy to grant permission for this article to be reproduced in part or in its entirety, as long as our stipulations are observed.

Reproduction Stipul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