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人类为何拒绝上帝?

古往今来,世界上大多数人都相信某种至高无上的存在。他们可能对 “谁是至尊 “有一种变态的认识,但他们坚信有一种比人类更强大的个人力量。鉴于现有的证据,信仰是合理的。这就是为什么诗人宣称: “愚顽人心里说:没有神”(诗篇 14:1)。希伯来语中的 “愚人 “一词表明一个人没有理性思考。

既然不信宗教既不合理也不正常,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有些人会成为无神论者。经过多年的思考,我确信,对宗教的不信并不是基于经过充分研究的数据得出的逻辑结论。相反,一般来说,某种情感动机是主要的致因。

请看下面这个案例。1996 年,《美国理性派》(The American Rationalist)的资深撰稿人朱迪斯-海斯(Judith Hayes)撰写了一篇尖刻的无神论抨击文章,题为《我们相信上帝》(In God We Trust): 但相信哪一个?在这篇论文中,海耶斯女士透露了她离开路德教会(密苏里教区)并成为无神论者的两条线索。

她年轻时有一个信佛的朋友。朱迪思与 “苏珊 “非常亲近,她根本无法容忍她的朋友不接受耶稣基督是上帝的儿子,可能会脱离圣经的救赎体系而迷失方向。因此,她没有仔细研究证据以确定主的主张(如《新约圣经》中的记载–见《约翰福音》14:6;《使徒行传》4:12)是否属实,而是简单地以情绪化和反动的方式认定基督教不可能是真正的基督教。

最后,朱迪丝结婚了,但两人的关系却变质了。海耶斯女士声称她的丈夫辱骂她。不过,她没有考虑自己在婚姻选择上做出错误选择的责任,也没有考虑她的丈夫是自愿决定辱骂她(这直接违反了神圣的教导–《以弗所书》5:25 及以下)的可能性,而是再次将她的失望归咎于上帝。”我怎么会嫁给一个暴君?为什么上帝抛弃了我?”她写道(1996 年,第 15 页)。上帝没有抛弃她。他尊重她的选择自由,也尊重她丈夫的选择自由。人类滥用这种自由并不是上帝的责任。

异教徒威廉-欧内斯特-亨利(William Ernest Henley,1849-1903 年)主要以其怀疑论诗歌《入侵者》而闻名。亨利年轻时得了肺结核,不得不截去一只脚。多年来,他饱受折磨,变得相当痛苦。他写道

在环境的打击下,我没有畏缩,也没有大声哭泣。

在机遇的打击下,我的头颅鲜血淋漓,但没有被击倒。

然而,他的不相信是情感上的,而不是理智上的。

已故的艾萨克-阿西莫夫曾写道:”从情感上讲,我是一个无神论者。我没有证据证明上帝不存在,但我强烈怀疑他不存在,所以我不想浪费时间”(1982 年,后加)。

奥尔德斯-赫胥黎在他的一本书中承认,他有理由 “不希望世界有意义”。他认为 “无意义哲学 “是一种解放。他承认有神论的道德观干扰了 “我们的性自由”(1966 年,第 19 页)。这很难成为拒绝接受证明至高存在的大量证据的有效论据!

这里有一点很重要。当人们有抵制信仰上帝的动机时,当出于个人偏见而倾向于拒绝造物主时,他们就成为哲学怀疑论的 “成熟 “对象。

参考文献

艾萨克-阿西莫夫 (1982),《采访 艾萨克-阿西莫夫 谈科学与圣经》,采访者 保罗-库尔茨,《自由探索》,第 6-10 页,春季刊。另见 霍尔曼,史蒂夫 (1991),”基督教与人文主义:对比研究”,《AFA 期刊》,第 11 页,3 月刊.

海斯,朱迪斯 (1996), 我们相信上帝: 但相信哪一个? (麦迪逊:威斯康星州:宗教自由基金会)。

赫胥黎、奥尔德斯 (1966),《”一个自称无神论者的自白”,报告: 新闻透视》,第 3 卷,6 月。


Published

A copied sheet of paper

REPRODUCTION & DISCLAIMERS: We are happy to grant permission for this article to be reproduced in part or in its entirety, as long as our stipulations are observed.

Reproduction Stipul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