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人们为何受苦(第二部分)

在本系列的第一篇中,《圣经》为世界上存在的苦难提供了唯一合理、合情、令人满意的解释。在第二部分中,我们将探讨苦难的两个次要原因:1.人类的罪,2.灵性净化的方法。

[编者注:以下文章节选自米勒博士最近出版的新书《人为什么受苦》(Why People Suffer),可通过辩证法出版社(Apologetics Press)购买。本系列文章共分三部分,第一部分刊登在一月刊上。下面是第二部分,没有介绍性评论,继续第一部分的内容。]

我们做出的决定及其后果

一旦我们理解了地球上生命的基本意义和目的,我们就有了必要的制高点,可以从这个神精心安排的环境中找出几种具体的痛苦次要原因,它们被归入 “灵魂创造 “这个更广泛的 “总括 “目的之下。其中,人类痛苦的首要原因或许就是罪。在当前的文化中,这个词有许多不同的含义,但《圣经》给出了一个非常狭义和精确的定义:违反上帝的律法(约翰一书 3:4)。其他的都不是罪。 对人类来说,罪只发生在人类行为与上帝旨意的关系上。只有《圣经》才能告诉人类什么是罪。[注:《新约》是《圣经》中特别适用于当今人类行为的部分。然而,虽然《旧约全书》最初是针对以色列人的,但也可以从《旧约全书》中学到很多东西(罗马书 15:4;哥林多前书 10:1-13);见 沃伦, 1974, 第 41-43 页]。

例如,烤面包不是罪,但撒谎却是罪(歌罗西书 3:9)。尽管我们无意详尽无遗地列出所有的罪,但请考虑下一页从《新约圣经》中摘录的有助于正确理解罪的罪的清单(《罗马书》1:29-31;《哥林多前书》6:9-10;《加拉太书》5:19-21;《以弗所书》4:31;《歌罗西书》3:5-8;《启示录》21:8)。

大量的苦难、不幸、心痛、痛苦和不愉快都是由人类的罪孽造成的。事实上,就像人类的第一对伴侣(创世纪第 3 章)一样,我们的大部分痛苦都是自己造成的。罪是自由道德主体做出违反上帝旨意的选择的直接结果(罗马书 5:12;约翰一书 3:4)。罪给世界带来了死亡(创世纪 2:17;3:16-19;罗马书 8:18-23;哥林多前书 15:26)。监狱里有很多人都是由于自己的决定和行为而被关进监狱的。同样,许多身体疾病也是人类在使用身体时做出不明智甚至有害的决定(如毒品、酒精、烟草、非法性行为等)造成的。

我们自己的罪

罪带来的痛苦有两个来源。首先,我们会因自己的罪而受苦。当彼得写道:”但杀人的、偷盗的、作恶的、多管别人闲事的,你们都不可因此受苦……”(彼得前书 4:15)时,他承认,事实上,许多人因为杀人、偷盗、作恶、多管别人闲事而给自己带来痛苦和苦难。警察很可能会开枪打死或重伤一名逃跑的重罪犯,这就是罪的即时痛苦。一个人可能会吸食可卡因,获得瞬间的生理快感,但最终会导致可怕的身体影响,甚至死亡。我们可以 “播种风,收获旋风”(何西阿书 8:7)。我们可以选择 “向肉体撒种”,从而 “收获败坏”(《加拉太书》6:8)。毫无疑问,人类历史上的许多苦难都是自己造成的。

他人的罪

罪带来痛苦的另一个来源是他人的罪。一个酒后驾车的人撞上了一家三口和两个孩子的汽车,导致其中一些人死亡,另一些人致残,他不仅因自己的罪而受苦,也因自己的罪而使无辜的人受苦。事实上,一个人自己犯罪的后果会给后代带来灾难(出埃及记 20:5)。上帝向离开埃及的第一代以色列人解释说,由于他们的罪–他们不愿意进入应许之地来信任和服从上帝–他们将不得不在沙漠中漫无目的地流浪 40 年。结果,他们的子孙将不得不 “承受你们不忠的罪孽”(民数记 14:33)。孩子们不得不为父母的罪孽受苦。这种情况还在继续。想想我们乃至世界上那些酗酒的父亲,他们让被殴打的妻子和孩子饱受折磨。

罪恶影响深远,无孔不入。想想几个世纪前阿拉伯奴隶贩子所做的决定,他们在非洲抓人,把他们挤上船,运到美洲卖作奴隶,这就是《圣经》中所说的 “偷人”(提摩太前书 1:10-KJV),也就是绑架。这些决定是由你我并不认识的人做出的。我们与他们的决定或行动毫无关系。然而,这些决定给受害者带来了直接的痛苦,最终导致了内战和成千上万人的死亡,许多年后,美国人仍在承受这些决定的后果。你我都可能因那些比我们早活了几个世纪的人的罪孽而受苦。这就是人类罪恶的破坏性、毁灭性和致命性。

不公平

这样的情况有什么公平可言?就是不公平。然而,它们并没有对上帝的公正产生负面影响,也没有使上帝受到责备。为了给灵魂的形成创造合适的环境,自由的道德机构是内在的强制性。而当人类可以自由做出决定时,他们很可能会做出错误的决定。因此,责任在于肇事者–在上述例子中,醉汉和奴隶贩子。为什么要因为人们出于自己的自由意志选择饮酒驾车或奴役同胞而责怪上帝呢?

如果每当人类选择做错事时,上帝都会奇迹般地进行干预,阻止后果的发生,那么创造秩序的根本目的就会落空。上帝已经竭尽全力阻止人们做出错误的选择–而不是干涉他们的自由意志。祂在大自然中提供了祂自己的证据(诗篇 19:1 及以下;罗马书 1:20)。祂提供了不言而喻的书面信息(《圣经》)来定义罪,并告诉人们需要避免犯罪。鉴于人的本性(有思想、有意志的存在)和上帝的本性(完美、无限的存在),这个世界必然包括人们选择犯罪并因此伤害自己和他人的可能性。

如果说上帝可以通过调整这个造物主的世界来消除疼痛和痛苦,同时又允许人类自由选择,那就等于是在暗示存在一个圆形正方体或一个 90 岁的青少年的可能性。这种想法本身就是毫无意义和自相矛盾的。无神论者或不可知论者坚持认为上帝并不存在,因为世界上存在着痛苦–如果上帝存在,他就会安排痛苦和苦难不发生–这种观点是毫无意义和自相矛盾的。正如沃伦有力地解释的那样:

上帝的力量是无穷的,但有意义的力量只与可以做的事有关,与可能完成的事有关,而不是与不可能完成的事有关!说任何力量(哪怕是无限的力量)能够(有能力)做根本无法做到的事都是荒谬的….。与其说上帝不能做这样的事(言下之意是他的力量不足,所以只要他有更大的力量就能做到),不如说这样的事根本无法做到–这样的事不受力量的制约,甚至不受无限力量的制约!(1972 年,第 28 页,斜体为原文所加)。

虽然上帝允许人类行使自己的自由意志并犯罪,但祂也为这种选择感到悲伤。祂希望所有人都能得救(提摩太前书 2:4)。祂 “宽容我们,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彼得后书 3:9)。上帝在以西结的听证会上提出了这样一个反问: “恶人死了……不叫他回转而活,我有什么喜悦吗?(以西结书》18:23)。因此,我们不能控告上帝。我们必须承认:我们所经历和看到的许多痛苦、艰难和苦难,都是人类罪恶的结果。

我们正在遭受迫害

有些苦难是由于正义的生活引起了那些选择生活在罪中的人的仇恨和反对。亚伯没有对该隐做过什么,该隐为什么要杀死亚伯?答案是:

光已经来到世上,人却爱黑暗不爱光明,因为他们的行为是恶的。因为凡行恶的,都恨光,不来到光前,恐怕自己的行为败露。惟独行真理的人来到光前,叫人看出他的行为是在神里面所行的(约翰福音 3:19-21)。

该隐有充分的机会端正自己的态度,使自己的行为与上帝的指示相一致。上帝甚至给他打气: “你为什么发怒?你的脸色为什么不好?如果你做得好,你会不被接受吗?如果你做得不好,罪就在门口。它的愿望是要你,但你应当管理它”(创世记 4:6-7)。那么,该隐为什么要拒绝上帝的话并杀死他的兄弟呢?他蔑视光明,不想让弟弟顺从的光明暴露自己的悖逆。约翰进一步指出 “不像该隐属那恶者,杀了他的兄弟。他为什么要杀他呢?因为他的行为是恶的,他兄弟的行为是义的”(约翰一书 3:12,后加)。

在人类历史上,不义的人对义人施加了许多苦难(参见希伯来书 11:24)。尼禄在通往罗马的道路上摆满了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基督徒,甚至在夜间点燃他们,为他们提供照明(塔西佗:《年鉴》,XV.44)。基督徒对这种待遇既不感到惊讶,也不感到困惑。事实上,耶稣曾警告信徒们要对此有所预料:

如果世人恨你们,你们要知道,世人恨我比恨你们更早。你们若属世界,世界必爱自己的人。但因为你们不属世界,是我从世界中拣选了你们,所以世界恨你们。你们要记住我对你们说过的话:”仆人不比主人大”。他们若逼迫我,也必逼迫你们。他们若遵守我的道,也必遵守你们的道(约翰福音 15:18-20)。

他们要把你们赶出会堂;是的,时候将到,凡杀你们的,还以为是为上帝服务呢….。我将这些事告诉你们,是要叫你们在我里面有平安。你们在世上必有苦难,但要欢喜,我已经胜了世界(约翰福音 16:2,33)。

彼得甚至指出,基督徒应该期待和预料困难和苦难,而不是在困难和苦难来临时感到困惑–“亲爱的弟兄啊,你们不要以为希奇。

亲爱的弟兄啊,你们受这火热的试炼,不要以为希奇,好像有什么怪事发生在你们身上一样;只要与基督的苦难有分,就当欢喜;这样,当他的荣耀显现的时候,你们也可以欢喜快乐。如果你们因基督的名受责备,你们就有福了,因为荣耀和上帝的灵在你们身上。在他们是亵渎祂,在你们却是荣耀祂(彼得前书 4:12-14)。

三个希伯来青年沙得拉、米煞和亚伯尼歌被命令敬拜尼布甲尼撒王所立的偶像,否则就被活活烧死在火炉里。当他们拒绝时,他们被带到国王面前做出解释。他们当时所说的话,应该成为每一位忠实追随天主的人面对迫害时的态度:

尼布甲尼撒啊,在这件事上,我们没有必要回答你。王啊,如果是这样,我们所侍奉的神能够救我们脱离灼热的火炉,他也会救我们脱离你的手。王阿,若不是这样,你当知道,我们不事奉你的神,也不拜你所立的金像(但以理书 3:16-18)。

这三个人对神的真实性深信不疑,他们认识到,神的旨意可能不会干预并拯救他们脱离国王的迫害。他们可能不得不死。然而,他们仍然拒绝否认属灵的现实,表现得好像上帝不存在一样。他们的苦难不足以成为否认上帝的借口。

我们应该像农夫的骡子掉进坑里一样。农夫没有办法把骡子拉上来,因为骡子肯定会缓慢而痛苦地死去。于是,农夫开始往坑里铲土,埋葬骡子。然而,倔强的骡子拒绝被埋葬。它把每铲满一铲的土都从背上抖落下来,然后用蹄子把土踩在脚下。最后,骡子蹄下的泥土越积越多,骡子终于可以走出坑了。骡子拒绝放弃,拒绝被埋葬。面对生活中的困难,我们也应该有这样的决心。甩掉它们!

自我完善: 我可以成为更好的人!

但痛苦还有其他次要原因。想想那个收集铁器的老铁匠。在平常的日子里,他会选择一块适合自己用途的铁块,然后开始工作,把铁块放在火焰中,直到铁块被高温烧成白色。将处于这种超高温状态的铁块放在铁砧上,他用锤子敲打铁块。对铁块的这种初步处理是一种测试–测试金属是否会 “回火”,从而能够制成有用的物品。如果初次试验不成功,这块毫无价值的金属就会被扔进废铁堆。如果初次试验成功,这块铁就会被放入水中,然后再次置于火焰中。现在,铁匠可以开始工作了,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加热、敲击和冷却的循环。随着时间、耐心和辛勤的工作,这块无形的金属逐渐从艰苦的、看似无休止的过程中脱颖而出,成为一件有意义、有价值的物品。

生活不就是这样吗?它是痛苦的、漫长的、艰辛的。生活会让人感觉炙热,生活会让人感觉寒冷,生活会让人感觉被打倒。但是,生活的这些方面可以带来价值、意义和能力,而这些价值、意义和能力是任何其他方式都无法保证的。如果我们允许的话,生活的艰辛可以使我们进步和完善,为我们的永生做好准备。我们应该乞求上帝让我们能够接受磨炼,忍受艰难的塑造过程,而不是把我们当作无用和不可救药的人扔进废品堆。

苦难的熔炉

《圣经》中常用 “采掘冶金 “的熔炼过程来比喻人生的逆境。原矿从地下开采出来后,必须经过提炼,去除杂质。历史上,实现这一目标的过程需要巨大的热量,尽管现在也使用化学还原剂来分解矿石,分离出银、铁、铜和其他贱金属。在火炉中将矿石还原成液态,可使纯金属与渣滓或杂质分离。

上帝经常比喻说,必须让古代以色列民族经历这一过程。他们曾经蔑视和悖逆上帝对他们的旨意。以色列的先知们警告他们的人民灾难即将来临,坚持认为即将到来的被掳是罪有应得。外来的侵略者将成为上帝的惩罚之杖。但这一灾难也有其有用之处,冶炼过程就是一个形象的比喻。

在提到犹大和首都耶路撒冷的邪恶时,以赛亚表达了上帝的意图: “因此,耶和华说……我要转手对付你们,彻底洗净你们的渣滓,除去你们一切的合金”(以赛亚书 1:24-25)。”看哪,我已经炼了你,但不像银子;我已经在苦难的炉中试验了你”(以赛亚书 48:10;参见耶利米书 9:7)。撒迦利亚宣布 “我要把三分之一的人带到火中,像炼银一样炼他们,像验金一样验他们”(13:9)。玛拉基问道

但谁能忍受他降临的日子呢?谁能在祂显现的时候站立得住呢?因为他像炼金的火,又像洗衣的皂。祂必坐着如炼银的,必洁净利未的子孙,使他们洁净如金银,可以将公义的祭物献给耶和华(玛拉基书 3:2-3)。

诗人总结了这一原则,从头至尾描述了这一过程:

哦,你们万民,当祝福我们的神!祂保守我们的灵魂在活人中,不让我们的脚步移动。神啊,你试验我们,炼我们如炼银子。你使我们落入网罗,使我们背负苦难。你使人骑在我们头上;我们经过火,经过水;你却使我们出来,得享富足(诗篇 66:8-12,后加)。

诗篇中提到的 “网罗”、”我们背上的苦难”、”人骑在我们头上 “以及经历 “水火”,很可能是比喻希西家时代亚述征服的真实威胁,这种威胁使国家处于极度危险和胁迫之中(列王记下 18-19)。所有这些典故都将生活中的困难和艰辛比作一个熔炉,在这个熔炉中,接受者要经受酷热的煎熬。痛苦?是的。折磨?是的。苦恼?是的。但是,在逆境中生存并走过来,就会获得新生、信心和对未来的坚韧。我们精神上的缺陷得到了净化,使我们能够适应生活和神圣的服务。

伟大的医生

另一个关于苦难的比喻来自医学领域。虽然约伯的朋友们没有尽到友谊的责任,但他们有时也会偶然发现一些宝贵的真理。以利法坚持认为,上帝可以像外科医生使用手术刀一样利用逆境,他的观点是正确的: “看哪,神所训诲的人是快乐的,所以不要轻看全能者的责罚。因为祂打伤人,却使他痊愈;祂打伤人,却使他的手复原”(约伯记 5:17-18,同上)。仔细想想,外科医生的工作相当暴力,看似野蛮地切开人体,敲打、锯割、刮擦–给人造成精心策划、有组织的创伤。心脏科医生为心脏病患者切开胸腔、撬开肋骨,会给患者带来相当大的冲击和痛苦,如果没有麻醉,这种痛苦是无法忍受的。然而,他的行为完全是为了挽救生命,使病人康复。难道我们不能从同样的角度来看待上帝吗?

《圣经》中的许多经文都强化了这一现实。保罗在生活中经历了许多困难,他能够 “在患难中得荣耀,因为知道患难生坚忍,坚忍生品格,品格生盼望。如今盼望不叫人失望,因为神的爱已经浇灌在我们心里”(罗马书 5:3-5)。雅各也说过类似的话:”我的弟兄们,你们落在百般试炼中,都要以为喜乐,因为知道你们的信心经过试验,就生忍耐。但忍耐要成就完全的工夫,叫你们成全完备,一无所缺”(1:2-4)。因此,生活中的艰辛和苦难确实会以好的方式改变我们!我们变得更有耐心,更能忍受,更能应对。我们的性格得到塑造和改善。我们变得更加坚强和成熟–以至于保罗实际上以磨难为荣,雅各说我们可以把苦难当作一件快乐的事。而这一持续的过程是由 “上帝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 “来监督和维持的。

伟大的父母

另一个比喻来自家庭。父母的管教也是基于同样的原则。如果父母正确地履行了自己的职责,他们就会定期对子女实施所罗门所说的两种形式的管教:”杖责赐智慧,任凭儿女自生自灭,必使母亲蒙羞”(箴言 29:15,后加)。口头训诫和教导以及体罚对于全面的教养都是不可或缺的(箴言 13:24; 19:18; 22:15; 23:13-14; 29:15,17)。同样,我们的宇宙父母–“我们灵命之父”(希伯来书 12:9)–也非常希望我们在精神上长大成人。正如所罗门所鼓励的那样 “我儿,不可轻看耶和华的责罚,也不可厌恶祂的矫正;因为耶和华爱谁,就矫正谁,正如父亲爱自己所喜悦的儿子一样”(箴言 3:11-12)。

《希伯来书》的作者在阐述这段经文时解释道:”你若忍受责罚,上帝就会眷顾你:

你们若忍受责罚,神待你们如同待儿子;因为哪有父亲不责罚的儿子呢?但你们若不受责罚,人人都有份受责罚,那你们就是私生子,不是儿子。此外,我们曾有过纠正我们的父亲,而我们也尊重他们。我们岂不更容易顺服万灵之父而生存吗?因为他们确实按着他们认为最好的方式责罚了我们几天,但他是为了我们的益处,使我们与他的圣洁有份。现在看来,任何责罚都不是快乐的,而是痛苦的;然而,责罚之后,受责罚的人就会结出平安的义果(12:7-11,后加)。

合理的推理!在生活中抱怨或抱怨责罚的人,就像一个骄傲、怨恨的孩子,抗拒和拒绝父母的爱和训练。如果我们愿意顺服自己,接受它的训练,生活中不愉快甚至是痛苦的苦难就会结出 “公义和平的果子”。这一事实再次凸显了受造物秩序作为造就灵魂之谷的目的。咆哮着反对上帝的无神论者是幼稚自大和顽固骄傲的写照,与深思熟虑的谦卑恰恰相反。上帝可以通过人们遭受的苦难说话,但他们会倾听吗?他们是否在正确的地方寻找答案?或者,可悲的是,他们 “不肯将神留在他们的知识中”(罗马书 1:28)?

事实上,上帝希望我们在人生的苦难中生存下来: “神是信实的,他必不容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并且在试探你们的时候,预先定出逃避的道路,叫你们能忍受”(哥林多前书 10:13,后加)。他试探我们不是为了使我们跌倒(雅各书 1:13)。那是撒旦的愿望和意图,而不是上帝的愿望和意图(马太福音 4:1-11)。在这些经文中,翻译为 “试探 “和 “诱惑 “的意思是 “经受考验 “和 “试验”。它们并不包含试图绊倒某人或使其跌倒的意思。一个人很可能无法通过考验,但考验和提出考验的人都不值得责备。

我选择痛苦?

但事实上,我们人类并不认为任何形式的痛苦或折磨是可取的。随着美国文明在道德和精神上的退化,人们对娱乐、消遣、快感和身体刺激产生了贪婪的欲望。因此,许多人患上了回避综合症,生活中充满了 “娱乐和游戏”,以远离任何被认为是困难、苛刻、艰苦或不愉快的事情。毒品和酒精往往成为许多人的 “缓冲剂”,使自己免受心理、情感甚至身体上的痛苦。但这种逃避是毁灭性的。

如果让你选择参加葬礼还是参加聚会或球赛,谁会选择葬礼呢?然而,睿智的所罗门却一针见血地指出

宁可到哀乐之家,不可到宴乐之家,因为那是众人的结局;活着的人会把它记在心里。悲伤胜过欢笑,因为悲伤的面容会使人的心变得更好。智慧人的心在哀乐之家,愚昧人的心在欢乐之家(传道书 7:2-4)。

谁能相信呢?清教徒不鼓励过多的闲暇时间是正确的(米勒,1939 年)。这三节经文表达了关于生命的深刻真理和意义。哀悼和悲伤–更具体地说,导致哀悼和悲伤的环境和事件–在为地球上生命的终结做准备的生活中具有巨大的价值。然而,正是这些东西被许多人用来作为否定上帝和拒绝圣经宗教的理由!

保罗在谈到他自己的艰难和苦难时也阐述了同样的概念: “所以我情愿以自己的软弱为夸口,叫基督的能力加在我身上。所以我为基督的缘故,以软弱、受责备、贫穷、逼迫、困苦为乐。因为我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哥林多后书 12:9-10)。力量,即道德和精神上的勇气,对于平静、自信和满足地生活是必不可少的,它是通过身体的软弱和创伤而来的吗?当然可以。保罗坚持说:”这样我就刚强了”。的确如此。没有巨大的压力,就不会有钻石。当我们经历艰难困苦,让我们跪倒在宇宙最高统治者面前时,我们是最坚强的,对上帝来说也是最有价值的–从人类的角度来看,我们是 “软弱 “的。

试验场

小时候,每到夏季,我都会陪父亲走在他的波登牛奶路线上,从亚利桑那州凤凰城出发,一路向西,前往需要奶制品的农村杂货店和餐馆。有一次,我观察到远处紫色的山脉上似乎有白色的条纹或裂痕。父亲告诉我,这片土地是国际收割机公司占地 4000 英亩的菲尼克斯试验场的一部分,用于测试收割机公司工业动力部门制造的卡车和推土机(1947 年至 1983 年投入使用)。巨大的推土机会刨开土地,翻开土壤,露出下面的石灰岩和泥土–这就是白色条纹的由来。1953 年,在国际收割机公司的凤凰试验场,国际收割机 27-75 推土机在看台前演示(图片来源:威斯康星州历史学会。 图片编号 39941)

为什么 收割机 要不辞辛苦、不计成本地在炎热、崎岖的沙漠中购买数千英亩的土地来建造一个 “试验场 “呢?设想并制造一辆卡车或拖拉机是一回事,而制造一辆质量上乘、经久耐用的卡车或拖拉机则是另一回事。收割机 试图在恶劣的沙漠条件下测试他们的卡车和建筑设备,让他们的车辆与岩石、巨石、仙人掌和干燥坚硬的地面进行严酷、崎岖、无情的接触。如果他们的土方车能够经受住这样的考验,就能证明自己有资格卖给客户,而客户也会一次又一次地回来购买这种优质、耐用、久经考验的产品。事实上,这些车辆的价值是通过它们在颠簸、崎岖、岩石遍布的恶劣地形中的承受能力来评估的。

这就是人类生活的写照!这就是你我现在正在经历的!这一生就是我们的试验场。我们正在接受考验、考验和证明。我们正经受着严酷、崎岖的环境–艰难的磕碰、嶙峋的岩石、灼热的高温,这些都是人生的考验和障碍。我们必须面对许多阻碍和障碍,许多绊脚石和壁垒,以及许多阻碍和困境。

请想一想保罗作为基督的使徒所面临的情况:

他们是基督的使者吗?”我说句愚昧话,我比他们更多:劳苦更多,鞭打更多,牢狱更多,死亡更多。我五次被犹太人打四十大板,再减一板。我三次被棍打,一次被石头打,三次遇船难,在深海里呆了一天一夜,常常在旅途中,在水里遇险,在强盗面前遇险,在同胞面前遇险,在外邦人面前遇险,在城里遇险,在旷野遇险,在海里遇险,在假弟兄中间遇险; 在疲倦和劳苦中,在常常失眠中,在饥饿和干渴中,在常常禁食中,在寒冷和赤身露体中–除了其他的事情之外,还有每天临到我的事情: 我对所有教会的深切关怀(哥林多后书 11:23-28)。

你我经历过这样的艰难吗?我们会经历吗?然而,请看保罗对这一切的态度:”我们四面受苦,却没有被压伤;我们困惑,却没有绝望;我们被逼迫,却没有被丢弃;我们被击倒,却没有被毁灭”(哥林多后书 4:8-9,着重号后加)。是的,有些人似乎遭受了更多的磨难。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无法知道所有的 “原因和理由”。但我们可以知道,每个人都会面临困难和痛苦。这是生活的一部分,是做人的一部分。关键是我们可以做到!我们可以让生活的逆境推动我们走向自己的命运。请记住保罗早些时候说过的一句话: “神是信实的,他不容许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你我不会经历任何别人没有经历过的逆境。逆境是 “人之常情”–每个人都要面对它,在整个人类历史中,人们一直在面对它。但神是可信赖的,我们可以依靠祂带领我们度过考验。”因为祂曾亲自受苦,被试探,就能帮助那些被试探的人”(希伯来书 2:18,同上)。

农民明白了!

农民理解这些原则。实际上,他们的生活就是在 “无常 “中度过的。在美国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普通公民都生活在农场里。因此,普通美国人都能切身体会到面对困难时的忍耐原则。农民必须挥汗如雨,辛勤劳作。但是,他无法保证自己的劳动果实一定会丰收。许多变数(天气、瘟疫等)都可能对结果造成威胁。在长达数月的时间里,农民(和他的家人)必须希望并祈祷他们的艰辛努力能够得到回报。他们的不确定性和期待是一种痛苦。难怪雅各用农夫的困境作为人生的一个恰当例子:

所以弟兄们要忍耐,等主降临。看看农夫是如何等待地上宝贵的果实,耐心地等待它,直到早雨和后雨。你们也要忍耐。要坚固你们的心,因为主的降临近了(雅各书 5:7-8)。

因此,当我们在生活中被不愉快的环境所折腾时,我们必须时刻提醒自己,这是我们的试验场。我们正在接受永恒的塑造。有句老话说得好,”天堂是为有准备的人准备的地方”。如果我们愿意屈服于促进这种准备的纪律程序,我们就正在被准备着。

待续

参考文献

米勒、佩里 (1939),《新英格兰思想》: 1》(马萨诸塞州剑桥:哈佛大学出版社)。

托马斯-沃伦 (1972),《无神论者证明没有上帝了吗? (阿肯色州琼斯伯勒:国家基督教出版社)。

沃伦,托马斯(1974 年),《”例证 “何时具有约束力? 琼斯伯勒,AR:国家基督教出版社》。


Published

A copied sheet of paper

REPRODUCTION & DISCLAIMERS: We are happy to grant permission for this article to be reproduced in part or in its entirety, as long as our stipulations are observed.

Reproduction Stipul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