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人们为何受苦(第一部分)

在世界历史上,人类经受了深不可测的苦难。有些人认为,这一事实足以证明上帝并不存在,地球上的生命本质上毫无意义。然而,基督教的观点为人类的存在提供了唯一的目的,这反过来又使人们能够从苦难中获得意义。

[编者注:以下文章是三部分系列文章中的第一篇,节选自米勒博士最近出版的《人们为何受苦》一书,可通过辩证法出版社购买]。

当灾难降临

毫无疑问,在人类历史上,世界上的苦难是惊人的,也是深不可测的。请思考以下问题:

自然灾害

人类历史上发生的自然灾害数不胜数。以下是过去五个世纪中造成人类灾难性损失的几起灾难。1556 年 1 月 23 日,中国陕西发生地震,约 83 万人丧生。1815 年 4 月 10 日,印度尼西亚坦博拉火山爆发,造成 9.2 万人死亡。在中国历史上,长达 3000 英里的滔滔黄河曾无数次泛滥成灾。几次最可怕的洪灾以及随之而来的饥荒,都曾造成一次超过一百万人的死亡。1887 年,湖南省南部河堤溃决,受灾面积达 5 万平方英里。200 多万人死于溺水、饥饿或随之而来的流行病(”黄河……”,2004 年)。

历史上最致命的流行病之一是 1918 年爆发的全球性流感,它导致全球 5000 万人死亡(维加诺,2014 年;陶本伯格 和 莫伦斯,2006 年)。1931 年,中国有 100 万至 400 万人死于洪水。1970 年 11 月 13 日,50 万人死于袭击东巴基斯坦(现孟加拉国)的 布霍拉 飓风。1976 年 7 月 28 日,中国唐山大地震造成 65 万至 77.9 万人死亡。1989 年 4 月 26 日,道拉特布尔-萨尔图利亚龙卷风袭击孟加拉国马尼克甘杰,造成 1 300 人死亡。1999 年,委内瑞拉 15 000 多人死于暴雨和泥石流。2003 年,7 万人死于欧洲热浪。2004 年 12 月 26 日,印度洋海啸摧毁了印度尼西亚,造成 23 万人死亡。

这些事件还不足以说明人类历史上发生过的无数次类似的大自然破坏事件。实际上,飓风、龙卷风、地震、龙卷风、洪水、海啸、干旱和火山爆发等自然灾害在世界历史上不断重复发生,并持续不断。事实上,根据联合国 “国际减少自然灾害十年”(”灾害……”,1997 年)的数据,自然灾害每十年在全世界造成一百万人死亡,另有数百万人无家可归。自然灾害夺走了不知多少亿人的生命。

人类对人类的不人道

 毫无疑问,人类给彼此造成的苦难比自然造成的更多。事实上,人类将痛苦强加给彼此的扭曲阴谋是无止境的。请看历史上的一小部分。在中世纪,酷刑包括 “铁马”(螯),被指控的女巫坐在尖尖的铁马上,脚上绑着重物。性侮辱酷刑包括强迫坐在烧红的凳子上。”格雷西隆 “被设计成一个类似钳子的装置,用来夹住手指和脚趾尖。主要在德国和苏格兰使用的 “西班牙靴”(Spanish Boot)会给受害者带来剧烈的疼痛。埃切尔刑”(通常称为 “刑架”)是指被告躺在一张长桌上被猛烈拉伸。在许多情况下,受害者的四肢会被从臼中拉出,有时甚至会被完全撕裂。有时,”托架 “会与 “拉架 “一起使用,在拉伸的同时,”托架 “会严重挤压和残害生殖器。抬起 “也会拉伸被告的四肢,受害人的双脚被绑在地上,双臂被绑在背后,绑在双手上的另一根绳子向上拉,甚至在拉伸的恐怖部分开始之前就会导致双臂折断。在中世纪的欧洲,抽筋和四分五裂(剁成四块),甚至活剥也很常见(”中世纪酷刑”)。

罗马帝国时期(约公元前 264 年至公元 435 年)的角斗导致约 350 万人死亡,而根据约瑟夫(vi.ix.3)的记载,公元前 68-73 年的犹太人起义导致 120 万犹太人在耶路撒冷被罗马人杀害。1366 年,库尔巴加苏丹穆罕默德-沙与维贾亚那加的拉亚-布卡一世交战,屠杀了 50 万印度教徒。

19 世纪初,非洲祖鲁人的惩罚方式包括一种特别野蛮的穿刺,称为 “ukujoja”。受害者身体的重量会压住棍子,而棍子则向上钻过身体器官,最后到达心脏和肺部,使其死亡。有时,使用的棍子是枝状的,插入后会裂开(伯格伦德,1976 年,第 195 页,注释 89;布尔昆,1979 年;参见 “穿刺”,注释 d.)。

在 20 世纪,斯大林在俄罗斯的政权(1924-53 年)导致 2,000 万至 3,000 万同胞死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毛泽东政权(1949-1975 年)导致 4000 万人死亡。柬埔寨的红色高棉(1975-1978 年)杀害了约 160 万人。在历史上,暴君和独裁者从地球上灭绝了数十亿人。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军人和平民伤亡总数约为 3700 万:1600 万人死亡,2100 万人受伤。第二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超过 5 600 万(包括军人和平民)。美国内战中死亡人数超过 50 万。大约 120 万人死于朝鲜战争。据估计,越战造成的死亡人数从 100 万到 300 万不等。

最近,恐怖组织采用的酷刑包括强行拔掉受害者的全部 10 个指甲、全部 10 个脚趾甲和全部 32 颗牙齿,然后用屠刀缓慢斩首等野蛮手段处决受害者。2001 年,穆斯林恐怖分子发动恐怖袭击,劫持飞机撞向建筑物,造成 2 500 多名毫无防备的无辜者丧生。想象一下,黑手党式的暴徒将牙科夹具插入受害者口中,迫使其张开嘴巴,同时向其口中释放一条毒蛇,毒蛇顺着食道滑下,开始用獠牙刺穿胃黏膜,注入毒液,造成极度痛苦的死亡,这是多么难以想象的恐怖。[另见 “常见酷刑方法……”,未注明出处;”15 种最残忍的……”,未注明出处。]

想想那些堕落的成年人给儿童带来的难以言表的痛苦吧。就像英国的一位摇滚明星,他承认企图强奸一名 11 个月大的男婴,还密谋强奸一名女婴(西茨科夫斯基,2013 年)。在南非,向警方报案的强奸案中约有45%是强奸儿童,南非50%的儿童在18岁之前会受到虐待(克雷弗,2014年)。路易斯安那州的一名男子强奸了自己八岁的继女,给受害者造成了法庭所称的 “伤害和恐怖”(米勒2009)。大量无辜的儿童遭受折磨、性虐待和遗弃,终其一生都无法摆脱折磨和痛苦。更有甚者,超过 5000 万未出生的孩子(仅美国就有 4 亿,中国有 4 亿[莫尔斯,2013 年])的生命被堕胎医生残忍的技术扼杀,永不见天日。

所有这些暴行甚至不包括给数百万人的生活带来无尽痛苦的各种情况:背叛、离婚、抑郁、酗酒、吸毒、经济灾难(如失去工作和房子)以及犯罪。对于 10-24 岁的青少年来说,自杀是美国第三大死因(”青少年自杀……”,未注明出处)。

看似无缘无故的苦难

那么,人类世界经常遭受的那些无缘无故、显然不应该遭受的令人心碎的苦难又是怎么回事呢?广泛而普遍的疾病、病痛以及由此导致的死亡,与个人的行为没有任何明显的联系。在许多情况下,我们继承了祖先的遗传缺陷,使我们容易患上心脏病、癌症、糖尿病–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普通人必须忍受亲人–配偶、父母、子女或挚友–因无缘无故、不应有的身体疾病而去世所带来的撕心裂肺的创伤。无辜的孩子生来就有使人衰弱的先天缺陷,而这并非他们自己的过错。

想想历史上那些被迫生活在麻风病殖民地的人们,就像电影中描述的犹大-本-赫尔的母亲和妹妹一样,他们被社会隔离,生活在洞穴和肮脏的环境中。那么,历史上那些因饥荒和干旱而遭受大规模饥饿的国家和社会呢?

人为失误和意外事故夺去了许多人的生命。汽车事故造成成千上万人死亡和伤残。由于机械故障或飞行员失误,许多无辜的人死于飞机失事。许多人死于海上船只(如 “泰坦尼克号”)。意外枪击,即枪支意外和无意地走火,造成死亡和痛苦。儿童意外溺水的意义何在?每天约有 10 人死于意外溺水,其中有两名是 15 岁以下的儿童。美国消费品安全委员会称,每年有 390 名儿童死于泳池和水疗池溺水事故(”美国消费品安全委员会的新数据……”,2012 年)。事实上,溺水在美国意外伤害死亡的主要原因中排名第五(”意外……”)。

还需要我继续说下去吗?这个世界确实充满了心酸、苦难和痛苦。生活充斥着可怕的痛苦。千百年来,数以亿计的人遭受着难以言表的痛苦和不幸。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好人会遭遇不幸?上帝在哪里?他真的存在吗?当芸芸众生在痛苦和折磨中挣扎时,上帝怎能袖手旁观?或者说,祂为什么要首先创造一个世界,然后再把人类引入这样一个环境?难道祂是一个虐待狂,创造人类是为了满足自己变态的欲望,看到别人在痛苦中挣扎?”来吧,让我们一起推理”(以赛亚书 1:18)。

起点

对于苦难,没有人能够给出所有的答案。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没有完全足以解释苦难的合乎逻辑、令人满意的解释。事实上,只有基督徒的世界观和《圣经》提供的解释才能让人把所有的拼图拼在一起,从而理解苦难。只有《圣经》提供了一个连贯、合理、令人满意的整体。

不尽人意的方法

如果无神论者和进化论者的观点是正确的,那么物质世界及其人类居民就没有任何目的,而只是一个巨大的 “宇宙事故”(古尔德,1989 年,第 44 页)。因此,痛苦毫无意义,也没有最终目的。它只是无意义的宇宙中的偶然现象。正如康奈尔大学教授、无神论者威尔-普罗维恩博士(Dr. Will Provine)所坚持的那样:

让我总结一下我对现代生物进化论的观点–这些观点基本上就是达尔文的观点。没有神,没有目的,也没有任何目标导向的力量。死后没有生命。当我死的时候,我绝对肯定我会死。这就是我的终结。伦理没有终极基础,生命没有终极意义,人类也没有自由意志(普罗维恩和约翰逊 1994, 16[1], 雇用.)

无神论者和怀疑论者认为,如果存在无限的存在,祂会行使祂完美的同情心和全能性来避免人类的痛苦(如 洛德 2004; 参见杰克逊, 2001)。即使对许多不信奉正式无神论的人来说,上帝似乎愿意让悲惨和苦难在世界上肆虐这一事实也会引起各种各样的反应–从困惑和不解到愤怒和怨恨。

如果占星家、灵媒和宿命论者是正确的,那么苦难就是 “命运”。”星星上写着呢” 这一切都已预先编入宇宙的结构之中。因此,唯一的应对方法就是通过挖掘心灵力量和宇宙模式来洞察未来,希望能预知未来会发生什么。(显然,仅仅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是有利的,尽管几乎无法改变)。如果佛教、印度教和新纪元的观点是正确的,那么存在就是循环往复的,而痛苦则是为了 “正确”(不管 “正确 “是什么)而反复经历多次生命的结果。由于我们无法真正回忆起前世所犯的错误,因此现在所经历的痛苦毫无意义,也无法帮助我们纠正未来的生活。如果伊斯兰教是正确的,那么痛苦和苦难就是不服从真主的结果,而真主严厉、残酷的回应就是折磨他的受造物(见 米勒, 2005, 第 206-209 页)。

令人满意的方法

但是,除了这些不尽人意的方法之外,还有一种明智的替代方法–它能抚慰人类精神的自然渴望,并与我们内心深处的渴望相通,这就是基督教的世界观。想想看:如果《圣经》中的上帝真的存在,那么他就是对物质宇宙负责的造物主。因此,我们必须先问:”为什么他创造了宇宙,特别是地球,然后又创造了人类来居住在地球上?

为了让我们对苦难有所了解,请考虑以下基本真理,它们提供了一个连贯的框架–一个稳定的平台–让我们能够在面对苦难时充满确定性和信心地对待生活:

我可以知道《圣经》中的上帝是存在的。

我可以知道《圣经》是祂无误的、受启示的话语(因此我可以知道《圣经》包含了充分的解释,使苦难有了意义)。

这两块 “木板 “各自都有大量证据可以证明。对这些证据的讨论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之内。[注:关于上帝存在和《圣经》是上帝启示之言的证据,请访问 www.apologeticspress.org,阅读大量提供该证据的书籍和文章。] 在确定了圣经之神的存在和《圣经》的神圣灵感之后,接下来的第三部分就为找出苦难发生的具体原因铺平了道路。

3. 《圣经》教导我们,我们在地球上的生命是暂时的,将在死亡时结束。人死后,身体会进入坟墓,而有意识的灵魂会进入阴间,等待最后的审判(见路加福音 16:19-31)。在未来某个未知的时刻,上帝会叫停地球上人类的存在(《哥林多前书》15:20-58)。伴随着基督的再来,所有的灵魂都将从地狱中出来,以不朽的身体复活(约翰福音 5:28-29;帖撒罗尼迦前书 4:13-18)。然后,所有人都将面对上帝的审判,接受永恒的宣判,然后被永恒地送入天堂或地狱(《马太福音》25:31-46;《启示录》20:11-15)。既然如此,轮回学说(一个人在地球上经历多次生命)是不真实的,每个人的今生只有 “一次机会”。生命不会重来,每个人在生活中都必须清楚地认识到,鉴于生命不可避免的终结,我们必须认真对待自己的存在。

由于《圣经》是上帝启示的话语(参见巴特, 2007),它是地球上唯一一部在创作时得到上帝旨意的文献。因此,《圣经》是确定生命和人类生存意义的唯一可靠指南。只有《圣经》才能使地球上的生命环境变得有意义。事实上,它为苦难的发生提供了完美的解释。它对这一主题的处理是合乎逻辑的、充分的和确定的。

有了这些基本概念,我们就可以从圣经文本中找出人类生存的基本目的和中心意义,因为它与苦难有关。我们首先要提出一个逻辑上先行的问题: 被造秩序的目的是什么?

宇宙的目的 生命的意义

当上帝创造地球时,他的目的是提供一个合适的环境,让人类可以在其中生活并为永生做好准备。因此,被造秩序的目的就是让每个人都有机会决定在哪里度过永生。在创造这个 “精神准备领域 “的过程中,上帝发挥了实现这一目的所必需的一切变数。人类必须能够获得环境的所有必要特征、组成元素和特性,使他们能够真正自由地对自己的永恒命运做出选择。人类必须拥有自由意志和行使其意志–个人决策能力–的环境。

当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创世纪》1:26)创造人类作为自己无限爱的对象时(《诗篇》33:5;《民数记》14:18;《约翰一书》4:7-16),这些人类必须具备某些属性,使他们能够决定自己的永恒命运。人类的这些基本属性包括 (1) 自由的道德力量;(2) 不朽和超越物质领域的持续存在;(3) 对自己的行为负责;(4) 在物质领域度过的肉体生命是唯一的试用期;(5) 认识到一个人永恒的命运是由他/她今生对上帝的回应决定的(见 沃伦, 1972, 第 19 页)。

还要注意的是,人类的这些基本特征是与为灵做准备的世界的基本特征相辅相成的。换句话说,上帝为地球量身定做了有利于实现人类为永恒做准备这一中心目的的环境。这个地球环境的设计目的是 (1) 满足人类的基本生理需求;(2) 允许自由的道德行为;(3) 允许人类接受挑战;(4) 允许人类学习他们最需要学习的东西(见沃伦,第 47 页),包括灵性发展。

铸魂谷地

有了这些变量,我们就能理解苦难在这个世界上的作用。上帝创造世界的核心目的是–英国诗人约翰-济慈(1795-1821 年)称之为–“造就灵魂的谷地”:

如果你愿意,可以称这个世界为 “创造灵魂的谷地”。然后你就会发现世界的用途….。[……你难道不明白,一个充满痛苦和烦恼的世界对于培养智慧和使之成为灵魂是多么必要吗?在这里,心灵必须以千百种方式感受和承受痛苦!(1895年,第326-327页,后加)。

这就是人类生存的最基本特征,也是为全人类制定首要指令的背景。我们人类来到这个星球是为了一个特殊的原因,这个原因超越了生命的所有其他目的、功能和意图。我们正处于 “试用期”。

智者的评估

虽然这一概念贯穿于《圣经》,但所罗门的论文《传道书》简明扼要地表达了这一原则。所罗门的智慧和对人生意义的洞察力被认为是无与伦比的。传道书》有点像一部自传,反映了《列王记上》前几章所记载的所罗门的生活细节。所罗门身为国王,掌握着巨大的权力和影响力,因此他能够沉浸在沧桑的生活中,从事着人类古往今来所投身的所有典型事业。让我们简要地回顾一下他在尘世中的追求和成就。

1.他投身于伟大的劳动、劳作和艰苦的工作中。他参与了不朽的建筑工程,包括一座美丽的雪松宫殿(耗时 13 年)和一座巨大的宗教圣殿(列王记上 6-7)。他建造了庞大的灌溉系统,以满足他所开发的花园、果园、树林和葡萄园的需要(传道书 2:4-6)。他还建造了一支船队(《列王记上》9:26)。

2.他努力获取知识、超常的智力、智慧和洞察力,并教育和提高自己的智力(1:13,16-17;2:12 以下,21,26;7:11-12,19,23-25)。他的智慧使他成为作家、诗人、作曲家和作词家,创造了无与伦比的文学遗产,包括创作了数千条谚语和一千多首音乐作品(配有歌手和各种乐器–《传道书》2:8)。他大量的研究和知识使他成为植物学家、动物学家、鸟类学家、昆虫学家和鱼类学家(《列王记上》4:29-34)。世界各地的人都来拜访他,只为聆听他无与伦比的智慧和洞察力(《列王记上》10:24)。

3.他积累了巨大的财富和财产。他有无数的仆人、牲畜和羊群。他获得了 “金银和国王及各省的特殊财宝”(传道书 2:8)。事实上,他积累了成吨成吨的黄金(列王记上 9:28;10:14-15)。他经常收到黄金以及大量香料和宝石的礼物(列王记上 10:10,14)。他宫殿里的酒器也是金的(列王记上 10:21)。他的宝座是用象牙做的,上面镶着纯金。两只狮子立在扶手旁。王座有六级台阶,每级台阶两边各有一只狮子(列王记上 10:18-20)。每隔三年,商船就会带来更多的黄金、白银、象牙和珍奇动物(第 22 节)。受启示的作者对所罗门王的财富做了这样的总结:他 “在财富和智慧上胜过世上一切的王”(第 23 节)。

4.他拥有强大的军事能力。他拥有并操纵着数千匹马、战车和骑兵(王上 4:26-28)。他聚集了 1,400 辆战车和 12,000 名骑兵;他将这些部队驻扎在他为容纳战车和骑兵而建造的几座储藏城中(列王记上 9:17-19;10:26)。他从被征服国家的幸存者中招募了大量劳动力(《列王记上》9:20-21)。

5.他获得了巨大的政治权力、名声和荣誉。他统治着相当大的地域,并接受藩王的进贡和服务(《传道书》8:4;《列王记上》4:21-25;5:1;10:1)。

6.他前所未有地获得了肉体和性方面的快乐–“人的快乐–许多妃嫔”(传道书 2:8-NASB;7:26)。一个人可以与数以百计的女人发生肉体关系,这似乎有些不切实际,但所罗门就是这样的人(《列王记上》11:1 及以下;参见《所罗门之歌》)。

7.他似乎也很重视评估和抵抗衰老过程,以保持青春活力(传道书 11:9-10;12:1-6)。美国文化当然也认同这种观点,它强调面霜、凝胶、染发、服装、健身俱乐部和外科手术,以至少延长青春的假象。[注:适度的体育锻炼确实有益健康(提摩太前书 4:8)。

8.他还注重追求享乐和身体刺激(传道书 2:1-11)。他试图用酒精来刺激自己的身体,满足自己的肉欲。他注重欢笑和娱乐。事实上,他完全放纵了自己的肉欲,他宣称 “无论我的眼睛想要什么,我都没有阻止他们。我的心没有不喜悦的”(传道书 2:10)。

所罗门声称 “我拥有过一切,见识过一切,做过一切!我已经沉浸在尘世生活所能提供的一切快乐和追求之中。然而,当这些追求在 “太阳之下”–他指的是在上帝之外–出现时,他不得不说它们都是 “虚无 “和 “追风”。虽然人类的许多努力本身都是高尚、纯洁和有价值的,但如果不考虑上帝及其对人类的旨意,人类的任何努力都不会有任何终极价值。因此,所罗门在其关于人类生存意义的无与伦比的论述中,通过宣布生命的核心前提–赋予生命意义并使生存正当化的决定性原则–而得出了一个宏伟的结论: “让我们听听这件事的结论: 敬畏上帝,谨守他的诫命,因为这是人的一切。因为神要审判凡事,包括一切隐秘的事,无论是善是恶”(传道书 12:13-14)。这就是人存在的理由。如果不从上帝和祂的旨意出发,生命的每一个特征–金钱和财产、名声和权力、智慧/聪明/知识、性、青春、快乐、劳作/工作、进步等等–都是毫无意义的。生命确实是由造物主设计的,并以顺服祂为中心。只有将这一生存的基本原则融入自己的生命中,才能使生命–包括其无尽的苦难–变得有意义。我们不能仅仅生活在 “太阳之下”,而必须生活在 “圣子之下”。

从逻辑上讲,苦难是完全合理的

我们人类拥有理想的环境,可以自由地接受或拒绝上帝对我们生活的旨意。正如基督教哲学家托马斯-沃伦雄辩地解释的那样,上帝创造世界的一个基本目的是

创造一个能够与他相交、能够成为上帝之子、(因此)能够自由决定相信他、全心全意爱他、顺服他、上帝能够爱他并最终荣耀他的生命(像他自己一样有后裔)(第 44 页)。

上帝创造了实现这一目的的理想环境。因此,他允许人类遭受令人不快的悲惨事件–从地震、洪水、龙卷风和飓风等自然破坏力,到疾病、痛苦和死亡。为什么会这样?这些都是特定条件的结果(将在本系列文章的第二和第三部分讨论),是上帝为人类提供理想环境所必需的。它们是 “人类共有的”(哥林多前书 10:13)。

你看,当自然灾害发生,蹂躏人类生命的时候,没有人可以理直气壮地把矛头指向上帝,指责他创造了这样一个世界。为什么呢?因为上帝这样做有其道德上的正当理由。人类在地球上的生存并不是永久性的。相反,造物主打算把地球上的生命作为一个人精神发展的暂时间歇期。地球上的生命是一个试用期,在这个试用期里,人们有机会关注自己的精神状况,因为这与上帝对生活的旨意有关。自然灾害等造成的苦难为人们提供了确凿的证据,证明地球上的生命是短暂而不确定的(见 沃伦, 第 58 页;汤普森, 1997)。它们帮助我们区分暂时和永久。面对物质上的灾难,以及造物秩序中可能造成痛苦的许多其他特征,我们人类最好思考一下自身的脆弱性和有限性,并被驱使着超越自我,超越此时此地,去寻找更高的力量,他能告诉我们生命的意义和目的。生命岌岌可危,明天可能为时已晚。

基督徒明白,无论一个事件多么灾难性、悲惨或惨痛,它都符合灵魂塑造的整体框架–为一个人离开生命进入永恒做准备。同样,基督徒知道,虽然一个人可能会经历的巨大痛苦和苦难可能会令人不快,可能会考验一个人的意志,但这种苦难本质上并不是邪恶的。它也不是对全能上帝存在的反思。唯一的内在邪恶是违背上帝的旨意。所有负责任的人都必须服从上帝的启示(《圣经》)–即使是在痛苦、磨难、疾病、死亡和自然灾害中。

待续

参考文献

伯格伦德、阿克塞尔-伊瓦尔 (1976), 祖鲁人的思维模式和象征意义、 http://books.google.com/books?id=G8fyWcqa-oEC&printsec=frontcover&dq=Zulu+Thought-patterns+and+Symbolism&hl=en&sa=X&ei=LT4WUtLfLeLy2QWN54CYBg&ved=0CC8Q6AEwAA#v=onepage&q=Zulu%20Thought-patterns%20and%20Symbolism&f=false。

布尔金,S. (1979), “《祖鲁军事组织与 1879 年的挑战》,《军事历史杂志》、 [4]4, http://samilitaryhistory.org/vol044sb.html.

巴特,凯尔(2007 年),《看哪!上帝的话语》(阿拉巴马州蒙哥马利市: 神学出版社)。

《中华人民共和国常见的酷刑和虐待方法》(无日期),国际人权协会(ISHR), http://www.ishr.org/countries/peoples-republic-of-china/methods-of-torture-in-the-peoples-republic-of-china/。

“灾难: 世界各地致命而昂贵的代价”(1997 年),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新闻,http://www.fema.gov/pdf/library/stats.pdf。

“15 种最残忍的处决方式”(无日期),脑力激荡网站, http://brainz.org/15-most-brutal-methods-execution-all-time/。

古尔德、斯蒂芬 J. (1989), 《精彩人生》(纽约:W.W. 诺顿出版社)。

“黄鹤”(2004 年),《不列颠学生百科全书》,http://www.britannica.com/ebi/article?tocId=9274966。

“穿刺”(无日期),http://en.wikipedia.org/wiki/Impalement。

杰克逊,罗伊(2001 年),”邪恶问题”,哲学家杂志在线,http://www.philosophers.co.uk/cafe/rel_six.htm。

约瑟夫-弗拉维乌斯(Josephus, Flavius)(1974 年再版),《犹太人的战争》,译者:威廉-惠斯顿(William Whiston)(大拉普兰 William Whiston(密歇根州大急流城:贝克出版社)。

济慈、约翰(1895 年),《约翰-济慈的书信》,H. 巴克斯顿-福曼 编辑(伦敦:里夫斯和特纳)。

克雷弗,米克(2014 年),《纯真的终结》: 《摄影记者记录儿童性虐待》,CNN,2 月 26 日,http://amanpour.blogs.cnn.com/2014/02/26/the-end-of-innocence-in-south-africa-children-raping-children/。

洛德、杰弗里(2004 年),”来自邪恶的逻辑论证”,互联网异教徒,http://www.infidels.org/library/modern/nontheism/atheism/evil-logical.html。

“《中世纪酷刑》,《中世纪战争》,http://www.medievalwarfare.info/torture.htm。

戴夫-米勒 (2005),《揭开古兰经的面纱》(亚拉巴马州蒙哥马利:神学出版社)。

戴夫-米勒 (2009),《最高法院的性疯狂》,神学出版社、https://www.apologeticspress.org/apcontent.aspx?category=7&article=2730。

莫尔斯、安妮(2013 年),《中国:独生子女政策下的四亿强制堕胎和绝育》,生活新闻网,6 月 12 日,http://www.lifenews.com/2013/06/12/china-400-million-forced-abortions-sterilizations-uder-one-child-policy/。

“美国消费品安全委员会的新数据显示,儿童在泳池和温泉中溺水仍是主要死因》(2012 年),美国消费品安全委员会,12-186,5 月 24 日,http://www.cpsc.gov/en/Newsroom/News-Releases/2012/New-CPSC-Data-Show-Child-Drownings-In-Pools-and-Spas-Still-A-Leading-Cause-of-Death/。

普罗维恩、W.B.和菲利普-约翰逊 (1994),”达尔文主义: 科学还是自然主义哲学?起源研究》,16(1),秋冬,http://www.arn.org/docs/orpages/or161/161main.htm。

卡万-西茨科夫斯基 (2013),”失落的先知 歌手伊恩-沃特金斯承认强奸婴儿未遂和多项儿童性犯罪,”《赫芬顿邮报》,11 月 26, http://www.huffingtonpost.com/2013/11/26/ian-watkins-lostprophets-guilty-rape_n_4344037.html.

陶本伯格、杰弗里-K. 和 戴维-莫伦斯 (2006),《1918 年流感:大流行之母》,《新发传染病》,12[1],2006 年 1 月,http://wwwnc.cdc.gov/eid/article/12/1/pdfs/05-0979.pdf。

“青少年自杀统计”(无日期),统计之脑,http://www.statisticbrain.com/teen-suicide-statistics/。

汤普森,伯特(1997 年),”神的仁慈、人类的苦难和内在价值”,https://apologeticspress.org/apPubPage.aspx?pub=1&issue=468&article=209。

“意外溺水: 了解事实、” 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 http://www.cdc.gov/homeandrecreationalsafety/water-safety/waterinjuries-factsheet.html.

维加诺,丹(2014 年),”1918 年流感大流行造成 5000 万人死亡,历史学家称其源于中国,”《国家地理日报》,1 月 23 日,http://news.nationalgeographic.com/news/2014/01/140123-spanish-flu-1918-china-origins-pandemic-science-health/。

沃伦-托马斯(1972 年),《无神论者证明了没有上帝吗? 琼斯伯勒,阿肯色州:国家基督教出版社》。


Published

A copied sheet of paper

REPRODUCTION & DISCLAIMERS: We are happy to grant permission for this article to be reproduced in part or in its entirety, as long as our stipulations are observed.

Reproduction Stipul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