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为什么次经被排除在圣经之外

什么是 “伪经”? 1

apocrypha “一词源于希腊语中的两个词:apo(来自)和kruptees(隐藏),用来指作者不确定、来源模糊、权威性受到质疑的书籍。具体来说,该词正式指一些与《旧约》和《新约》相关联的书籍集。

旧约圣经外传

以下书籍通常被归类为《旧约全书》启示录:

巴鲁克

  • 《传道书》(西拉的儿子耶稣的智慧)
  • 朱迪丝
  • 《马加比前书》和《马加比后书
  • 托比特
  • 《以斯帖记》新增 6 章
  • 埃斯德拉斯上、下册
  • 玛拿西的祷告
  • 耶利米书
  • 所罗门智慧
  • 丹尼尔的补充
    • 苏珊娜
    • 贝尔与龙
    • 亚撒利雅的祷告和三个年轻人之

伪经》符合正典的必要标准吗?

(1) 耶稣和使徒都没有引用启示录的内容。虽然仅仅引用并不能确定其正统性,但很难说《新约》的作者会认为《旧约》的 14 部伪经是受启示的,却从未引用过它们。新约》中至少引用了 35 部《旧约》书,共约 275 处。新约》不仅没有直接引用《使徒行传》,也没有提及《使徒行传》中的事件或人物。

(2) 耶稣以 “摩西的律法、先知的书和诗篇 “这一行之有效的划分表达方式暗指《旧约》正典。2“律法和先知书3“摩西和先知,”4和 “摩西律法与先知”。5这些等同的表述意在涵盖 “24 本”《旧约》,犹太人早期将其视为唯一从上帝那里接受的书籍,传统上将其分为三类:

  • 妥拉(律法)
    《创世纪》、《出埃及记》、《利未记》、《民数记》、《申命记》
  • 先知(Nevi’im)
    “《前先知约书亚记》、《士师记》、《撒母耳记上》和《撒母耳记下》(合订本)、《列王记上》和《列王记下》(合订本)
    “《后期先知以赛亚》、《耶利米书》、《以西结书》、《12 小先知书》(一本)
  • Ketuvim(”著作”;希腊文为 “Hagiographa)
    《诗篇》、《箴言》、《约伯记》、《所罗门之歌》(颂歌)、《路得记》、《哀歌》、《传道书》、《以斯帖记》、《但以理书》、《以斯拉记-尼希米记》(一卷)、《历代志上》和《历代志下》(一卷)

这 24 卷书正好与现代《圣经》中的 39 卷书相对应。后来的一些犹太权威人士将《路得记》并入《士师记》,将《哀歌》并入《耶利米书》,从而将希伯来《圣经》中的书分为 22 卷。

《伪经》从未被列入希伯来正典。直到公元前三世纪希伯来经文被翻译成希腊文(《七十士译本》),它们才被收录其中。著名的犹太学者否定了《伪经》的正统性,包括约瑟夫,他坚决拒绝接受《伪经》、6以及亚历山大(公元前 20 年-公元 50 年)的犹太哲学家斐洛,他虽然经常引用《旧约圣经》,但既没有引用也没有暗指《伪经》。他既没有引用也没有暗指《伪经》,尽管他经常引用《旧约圣经》。作为 “上帝的奥言”(罗马书 3:2)的守护者,值得注意的是,犹太人并没有将《伪经》与 39 部《旧约全书》一起收录或接受(尽管在希伯来正典明确界定多年后,《伪经》才被收录在七十士译本中)。

(3) 基督教传入后,早期的基督教作家和教会拒绝接受《伪经》。早期的受启示书目都将其排除在外。奥利(2-3 世纪)、亚他那修(4 世纪)和杰罗姆(4-5 世纪)都拒绝接受它们。即使被列入书单,通常也会加以区分,指出虽然《伪经》是合适的读物,但它们不能与《圣经》相提并论。罗马天主教在公元 1546 年的特伦特大公会议上首次宣布《伪经》为正典,这一行动以微弱多数获得通过,但即便如此,《埃斯德拉斯前书》和《埃斯德拉斯后书》以及《玛拿西祷文》仍遭到拒绝。

(4) 启示的内在标志明显缺乏。例如,《伪经》的作者实际上并没有宣称灵感。他们犯了历史、地理和年代学上的错误(如《犹大书》1:1)。它们包含一些传说和虚构,以及与圣经相矛盾的教义(如《巴录》3:4)。此外,它们在风格上逊于《圣经》,所描绘的道德/精神层面也低于《圣经》的宏伟。

(5) 这些书的写作年代为原教旨间时期–所有这些书都是在旧约成书和旧约正典结束很久之后才写成的。有些部分甚至写于基督教时代。

新约圣经外传

以下书籍被归类为《新约圣经伪经》:

  • 彼得福音书
  • 彼得的启示
  • 赫尔马斯的牧羊人
  • 巴拿巴书信
  • 保罗传
  • 克莱门特一世和二世
  • 以诺
  • 等人

《伪经》符合正典的必要标准吗?

(1) 一本书要成为正典,就不能与《新约》的明确教义相矛盾–就像《伪经》所做的那样。

(2)有些显然是为了支持某种教义偏好而写的。

(3) 它们处理的都是一些无聊、不重要和荒谬的细节。

(4) 它们与历史相矛盾。

(5) 它们暴露了试图模仿《新约》书籍的证据。

(6) 文体明显不同于《新约圣经》的真迹。

(7) 接近使徒时代的人,包括罗马的克莱门特(公元 1 世纪)、伊格内修(公元 1 世纪)、波利卡普(公元 2 世纪)和赫尔马斯(公元 2 世纪),从未承认它们是真实的。

(8) 早期的正典书目不包括它们。

(9) 即使是基督教的敌人,在攻击基督教时也会引用《新约》中的书籍,但不会引用《伪经》。

犹大与以诺的典故

“但犹大书第14-16章不是引用了启示录《以诺书》(1: 9)吗?”犹大书的经文如下:亚当的七世孙以诺也曾预言过这些人,他说:”看哪,主带着他的万千圣徒降临,要对众人施行审判,要定他们中间一切不敬虔之人的罪,就是他们以不敬虔的方式所行的一切不敬虔的事,和不敬虔的罪人所说的一切毁谤他的恶言”。这些人是发怨言、发牢骚的人,随从自己的私欲而行;他们口出大言,谄媚人以谋取好处。

以诺书 1:9 中写道:看哪!祂带着万千圣者降临,要对他们施行审判,祂要毁灭不虔诚的人,要把罪人和不虔诚的人对祂所做的一切不虔诚的事定罪。7

如果《犹大书》实际上引用了启示录《以诺书》,这是否意味着《犹大书》本身就是一本启示录,或者说《以诺书》是受启示的?对于这种情况,有两种可能的解释。首先,也许《犹大书》和《以诺书》引用了圣经人物以诺的一句真言,而这句真言是通过口耳相传保存下来的。毕竟,并非先知和其他受启示的人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被神以书面形式保存了下来。如果是这样的话,裘德只是引用了口头传统,而不是以诺书

其次,也许最合理的解释是,犹大确实引用了以诺的话,但不是作为经文。相反,他只是承认,鉴于裘德所写的假教师的不虔诚行为,以诺所说的话被证明是真实的。犹大可以认为他引用的这些话具有一定的权威性,而不表明他对书中其他内容的看法。他可以接受他所提到的特定事件的有效性,而不会一概认可整本以诺书的神圣真实性。

灵感写作并不排除或排除作者使用非灵感来源的自由。相反,圣灵只是引导作者只使用真实准确的信息。虽然受启示的作者在写经文时使用了自己的词汇、风格、教育背景等,但他的努力受到了监督,最终的成品是上帝想要写的(彼得后书 2:21)。有几段经文可以说明这一真理:

《路加福音》1:1-4–上帝允许路加采用《圣经》以外的资料来源。

使徒行传 17:28–路加福音首次引用克里特岛埃皮门尼得斯的作品(“我们在他里面生存、运动、存在”)、[8],然后又引用了《费诺玛》(Phaenomena)的第五行(“我们是他的后代”)–这是一首关于天文学的诗歌,由西利西亚的阿拉图斯(约公元前 315 年-约公元前 245 年)创作。9

《哥林多前书》15:33–保罗引自希腊戏剧家米南德(公元前 342-291 年)的喜剧《泰伊斯》。10

提多书 1: 12 -13 – 保罗引用了克里特岛异教诗人埃皮门尼得斯的话 并宣称:“这见证是真的”。11

请注意,在上述每一种情况下,受启发的作者只是在暗示一位未受启发的作者的言论,而这些言论恰好与所阐述的真理不谋而合。毫无疑问,这种手法是为了让听众更容易接受受启发的信息。

以下经文进一步证明,受启示的作者是在上帝的指引下利用其他原始材料的:12

  • 《民数记》21:14-耶和华的战争之书
  • 《约书亚记》10:13;《撒母耳记下》1:18–《雅各书》
  • 《列王记上》11:41-所罗门年鉴
  • 历代志上 9:1-以色列列王纪
  • 历代志上 29:29 先知撒母耳的记录,先知拿单的记录,先知迦得的记录
  • 历代志下 9:29 先知拿单的记录,示罗人亚希雅的预言,预言家伊多的异象
  • 《历代志下》12:15 先知示玛雅的记录和先知以多的记录
  • 《历代志下》20:34–《耶户年谱》,以色列国王的书

结论

毫无疑问,许多启示录作品都是出于人们对与启示录相关的空白的好奇心。13因此,出现了一些旨在回答以下问题的书籍:”在《圣经》没有详细阐述的那些阶段/时期,《圣经》人物的生活发生了什么?”以及 “在灵感之笔沉默的原教旨间期,发生了什么?有一些人痴迷于灵感历史中众多未揭示的细节–从耶稣蹒跚学步时的样子到《圣经》中著名人物的最终遭遇。人类的好奇心在《伪经》中得到了满足。14

尾注

1这篇关于《伪经》的简短评论中包含的材料来自许多有用的资料来源,包括格里森阿切尔(1974),《旧约导论综述》(伊利诺伊州芝加哥:穆迪出版社),第 3 页:它们可靠吗?(密歇根州大急流城:埃尔德曼斯); 大卫·埃沃特(1983),从古代石板到现代翻译(密歇根州大急流城:宗德万),页数:卡农(伦敦:约翰·默里),页数。莱尔德·哈里斯(1977),《圣经的启示与正典》(密歇根州大急流城:宗德万),第 68-75 页; 布鲁斯·梅茨格 (1957),《伪经简介》(纽约:牛津大学出版社); 梅里尔·昂格尔(1951),《旧约入门指南》(密歇根州大急流城:宗德万); 亨利·维德 (Henry Vedder) (1908),《新约》中的“被拒绝的书”:我们是如何得到它的?(费城:美国浸信会出版协会),第 207-240 页;克莱德-伍兹(Clyde Woods)(无日期),”概况介绍:道格拉斯-杨(G. Douglas Young)的 “伪经”,载于卡尔-亨利(Carl F.H. Henry)主编(1972 年)的《启示录与圣经》(密歇根州大急流城:贝克出版社)。

2路加福音 24:44。

3马太福音》5:17;7:12;11:13;22:40;《路加福音》16:16;《使徒行传》13:15;24:14;《罗马书》3:21。

4路加福音》16:29,31;24:27;26:22。

5使徒行传 28:23

6反埃皮恩书》,I.8.

7查尔斯(R.H. Charles)(1893 年),《以诺书》(牛津:克拉伦登出版社),第 59 页。

8见J·伦德尔·哈里斯 在《阐释者》(W·罗伯逊·尼科尔 编辑)上发表的三篇文章:”克里特人总是骗子”(1906 年),10 月刊,2:305-317;”关于克里特人的进一步说明”(1907 年),4 月刊,3:332-337;”圣保罗与埃皮门尼得斯”(1912 年),10 月刊,8:348-353。

9 G.R. 梅尔,反式.(1921), 卡利马科斯和利科弗龙,阿拉图斯 (纽约:G.P. 普特南之子),第 14 页。 380.

10约翰-弗雷斯(1911 年),《不列颠百科全书》中的 “米南德”(剑桥:大学出版社),18:109。

11见尾注 #8。

12见埃里克·莱昂斯(2017),”许多人对列王和历代志的错误假设”,护教学出版社,https://apologeticspress.org/a-flawed-assumption-many-make-about-kings-and-chronicles-5421/;”《圣经》中有失落的书吗?”(2003 年,Apologetics Press)。(2003),Apologetics Press,https://apologeticspress.org/are-there-lost-books-of-the-bible-66/。

13然而,《圣经》中的遗漏是灵感的重要证据之一。见韦恩-杰克逊(1996 年),《圣经的沉默:灵感的论证》,护教学出版社,https://apologeticspress.org/the-silence-of-the-scriptures-an-argument-for-inspiration-259/。

14这不禁让人想起圣经课上的孩子们,他们正在为当天的圣经课创作自己的图画。老师在教室里走来走去,从学生们的肩膀上看过去,她问一个小男孩:”约翰尼,你在画什么?约翰尼回答道”我在画一幅上帝的画。”老师的反应是”但是约翰尼,没人知道上帝长什么样”约翰尼反驳道”等我画完就知道了”


Published

A copied sheet of paper

REPRODUCTION & DISCLAIMERS: We are happy to grant permission for this article to be reproduced in part or in its entirety, as long as our stipulations are observed.

Reproduction Stipul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