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为什么对上帝的信仰是人类的天性?

2012 年 6 月 18 日,知名且读者众多的无神论博主莉亚-利布雷斯科发表了一篇博文,标题为:”这是我最后一次为帕蒂奥斯无神论门户网站写文章”(Merica, 2012)。在这篇文章中,利布雷斯科解释说,她不再为无神论门户网站写文章是因为她不再是无神论者了。在发表这篇文章之前的几个月里,她的精神挣扎和理性调查使她得出了上帝存在的结论(Libresco,2012)。

迫使利布雷斯科得出有神论结论的主要因素是什么?她解释说,道德是关键。在她成为无神论者的整个过程中,她一直在努力理解,如果没有上帝,人类如何能够遵守一种看似客观的道德。当她在无神论思想家和作家中寻找答案时,她承认他们的答案并不充分。

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新闻记者采访时,利布雷斯科指出,她从无神论皈依有神论,”这和任何科学理论都差不多,它更能解释我真正确信的东西。我真的确信道德是客观的,与人类无关;是我们像考古学家一样发掘出来的东西,而不是我们像建筑师一样建造出来的东西”(Merica, 2012, emp.)

利布雷斯科在道德问题上的思想诚实令人耳目一新。[注:A.P. 并不认可利布雷斯科与天主教的关系。参见 Pinedo, 2008。] 她的皈依凸显了探寻真理过程中的一个重要方面:解释价值。在美国和全球,怀疑论者、不信教者、无神论者和不可知论者的人数不断增加,因此基督徒必须寻找方法教导他们认识上帝,进而认识耶稣基督。其中一个有效的方法就是向他们表明,对于我们周围的现实,上帝的概念比无神论具有更强大的解释价值。因此,在面对有神论者和无神论者都同意的现实时,问题应该是:”哪种观念,有神论还是无神论?”有神论和无神论,哪种观点能最好地解释这一特定现象?” 换个更积极的说法,”如果真的有上帝,我们期待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 莉亚-利布雷斯科认识到客观道德的现实性,并得出结论:如果无神论是真的,就不会有客观道德;但如果有上帝,那么客观道德正是我们期望找到的。

这一原则可以延伸到我们世界中的许多现实。本文要讨论的现实是,人类有一种内在的倾向,即承认一位超自然、智慧的造物主。这篇文章确定了一个事实,即无神论者和有神论者都普遍承认这一现实。然后,文章将讨论无神论和有神论这两种思想中哪一种最能充分说明这一事实。这样做的目的是向不信的群体提供有力的证据,使他们能够相信上帝,并向耶稣基督的救赎信仰迈进一步。

人类的 “直觉有神论

无神论者和有神论者都压倒性地承认,人类倾向于相信某种智慧的造物主,这可能会让读者感到惊讶。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可以说是世界上最著名的无神论思想家、讲师和作家,他曾提出过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是假的,为什么人类会相信?”如果宗教是假的,为什么世界上每种文化都有宗教?无论真假,宗教无处不在,那么宗教从何而来?他关于宗教是谬误的断言并不准确,但他的陈述强调了一个事实–现实–即宗教是人类的普遍现象,在所研究过的每一种人类文化中都有宗教。 几页之后,他接着说 “尽管世界各地的细节有所不同,但没有一种已知的文化缺少某种版本的耗时、耗财、引发敌意的仪式,以及反事实、适得其反的宗教幻想”(第 166 页)。人类的宗教信仰如此深厚,以至于道金斯将他们对某种造物主的渴望称为 “对神的欲望”(第 169 页)。已故无神论作家克里斯托弗-希钦斯(Christopher Hitchens)写道:”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在《幻觉的未来》(The Future of an Illusion)一书中非常正确地将宗教冲动描述为本质上不可磨灭的,除非人类能够战胜对死亡的恐惧和一厢情愿的思想倾向。这两种情况似乎都不太可能发生”(2007 年,第 247 页)。

知名无神论者萨姆-哈里斯不得不承认上帝的概念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倾向这一事实。他写道:”同样,一些实验表明,儿童倾向于假设自然事件背后的设计和意图,这让许多心理学家和人类学家相信,完全由儿童自己决定,他们会发明一些上帝的概念”(2010 年,第 151 页)。

萨姆-哈里斯提到的研究非常广泛。保罗-布鲁姆(Paul Bloom)和迪娜-斯科尔尼克-韦斯伯格(Deena Skolnick Weisberg)撰写了一篇题为 “成人抵制科学的童年起源 “的文章,发表在 2007 年 5 月的《科学》杂志上。他们认为,儿童倾向于将目的和设计赋予几乎所有事物,作者将这种倾向称为 “杂乱目的论”([316]:996)。布鲁姆和魏斯伯格指出 “当被问及动物和人的起源时,孩子们会自发地倾向于提供并喜欢创世论的解释”(第 996 页)。

在一篇题为 “儿童是’直觉有神论者’吗?的文章中,黛博拉·凯尔曼记录了一些研究,这些研究使她得出结论:”儿童可能是直觉有神论者的提议变得越来越可行”,”这些研究结果初步表明,儿童的解释方法可以被准确地描述为直觉有神论”(2004 年,15:299)。玛格丽特-埃文斯(Margaret Evans)在《认知心理学》(Cognitive Psychology)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长达 49 页的文章,大声问道 “为什么人类思维(至少是西方新教思维)如此容易接受创世论,而对物种起源的自然主义解释却相对抗拒?(2001, 42:252).

根据目前的研究,布鲁姆承认:”现在有大量研究表明,人类是天生的创造论者。当我们看到非随机的结构和设计时,我们会认为它是由智慧生物创造的”(Bloom, 2009, pp.16-19)。他认为 进化生物学家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抱怨说,”似乎人类的大脑是专门为了误解达尔文主义而设计的”(第 16-19 页)。一些无神论者,如戴维-米尔斯(David Mills),在为更大众化的读者撰写的文章中断言,我们 “应该认识到,所有的孩子都是天生的无神论者。没有天生就有宗教信仰的孩子”(2006 年,第 29 页)。但这一论断忽略了一点,即人类生来就有得出有神论结论的倾向。绝大多数无神论者都承认,人类生来就有 “对神的欲望”、”杂乱的目的论 “和 “直觉有神论 “的倾向。

有神论者也同样认为,人类与生俱来就有一种倾向,认为存在一位智慧的造物主。有神论辩护士保罗-科潘(Paul Copan)将人类的创造倾向描述为一种 “宗教冲动”,它 “深深地根植于 “人类的普遍思维过程之中(2011 年,第 30 页)。我们可以从神创论者那里得到许多类似的说法,这些说法将强调一个显而易见的结论,即神创论者群体基本上同意无神论者群体的观点,即人类有一种普遍的、内在的、与生俱来的、直觉的倾向,即相信有智慧的造物主。那么问题来了,无神论和有神论哪一种对起源的理解最能解释人类为何表现出 “直觉有神论”?要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关键之一是要理解这一现实给无神论、自然主义对宇宙的解释带来的问题。

有神论和宗教是 “代价高昂 “的概念

根据关于宇宙起源的自然主义无神论假设和关于人类起源的进化论假设,一切存在的事物都必须有一个自然主义的原因。也就是说,无神论进化论者必须提出一个理由来解释为什么人类是 “直觉有神论者”,而这个理由必须与他们认为物质宇宙就是一切的无神论信念相一致。无神论团体在这方面遇到的问题是,如果无神论和自然进化论是真实的,那么宗教和有神论的思想就会与人们所期望的背道而驰。根据进化论[我们指的是无神论的自然进化论,其中没有智能设计者的参与],自然选择会淘汰那些在生存价值方面代价高昂的物理结构和精神状态。例如,如果人类中的某个亚群产生了一种直觉,认为狂暴的科迪亚克熊是很好的宠物,那么这个亚群很快就会被科迪亚克熊杀死,而拥有这种信念的大脑也会从整个人类群体中被淘汰。

再举例说明,如果某一类人类倾向于在宗教仪式上花费大量精力,而这些宗教仪式与他们的肉体生存毫无关系,而另一类人除了肉体生存之外,不会在任何事情上 “浪费 “他们的资源,那么自然选择就会表明,那些 “浪费 “资源的 “宗教 “人士最终会在肉体生存竞争中败下阵来。而 “非宗教 “群体将被自然选择,变得更加普遍,并取代 “浪费 “资源的宗教群体。然而,我们看到的情况恰恰相反。

理查德-道金斯承认无神论思想所面临的这一问题。他说 “宗教是如此浪费,如此奢侈;而达尔文的选择习惯性地针对并消除浪费”(2006 年,第 163 页)。无神论哲学家丹尼尔-丹尼特(Daniel Dennett)指出 无神论哲学家丹尼尔-丹尼特说:”无论宗教作为一种人类现象是什么,它都是一种代价高昂的努力,而进化生物学表明,没有任何代价如此高昂的事情是偶然发生的”(2006 年,第 69 页)。当这些无神论作家说宗教是 “浪费 “和 “如此昂贵 “时,他们是什么意思呢?丹尼特阐释了这一观点,他说,当人们审视世界各地的人类时。

今天,他们看到的是一个拥有 60 多亿人口的国家,几乎所有的人都把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某种宗教活动中:诸如每日祈祷(公开的和私下的)或经常参加仪式等仪式,但也有代价高昂的牺牲–无论有什么迫在眉睫的危机需要及时关注,他们都不会在某些日子里工作……而且还要遵守一系列严格遵守的禁令和要求(第 75 页)。道金斯还扩展了他对 “浪费 “的理解,他说:”宗教会危及人的生命:宗教会危及虔诚者的生命,也会危及他人的生命。成千上万的人因为对宗教的忠诚而遭受折磨,因为在许多情况下几乎无法区分的替代信仰而受到狂热分子的迫害….。虔诚的人们为他们的神而死,为他们而杀;鞭打背上的鲜血,发誓终身独身或孤独沉默,这一切都是为了宗教。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有什么好处?(第 164-165 页)。

在他们的讨论和著作中,无神论者有时会提出,宗教可能对健康有极大的益处,以至于 “值得 “为此付出代价。他们指出,一些研究结果表明,祈祷可以降低压力水平或血压。他们还评论说,宗教仪式可以促进和鼓励融入社区,对情感有好处。然而,几乎所有的人都拒绝接受这样的观点,即宗教实际上有利于人类的实际生存。他们认为,降低压力水平或血压这种微不足道的好处当然不能成为在宗教上耗费大量资源的理由。[注:很容易理解他们为什么拒绝这些解释。如果宗教带来的益处真的大于任何负面影响,那么人类最好还是坚持宗教观念,而不管其是否真实或有效。由于大多数现代无神论者都在呼吁消除宗教,因此他们不得不淡化宗教的益处,寻找另一个能够迫使人们想要消除宗教的答案。我们当然不是在暗示宗教是有益的,所以宗教才会 “进化”,但我们也很清楚为什么当前的无神论者会抛弃宗教]。

萨姆-哈里斯争辩说:”即使部落偶尔成为自然选择的载体,而且宗教被证明是适应性的,但宗教是否会提高当今人类的健康水平,这仍然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第 151 页)。目前无神论者的共识是,宗教并没有给人类带来足够的物质利益来 “提高人类的健康水平”。那么,无神论者该如何回应以下两个事实:(1) 人类直觉上是有神论者;(2) 这种宗教有神论的代价极其高昂,而且不会给我们这个物种带来物质生存上的好处?

当前的无神论答案 宗教是病毒或副产品

有什么自然主义的解释可以解释宗教无处不在且成本极高的本质呢?为了证明有神论是不必要的,而且最终是有害的,无神论团体炮制了这样一种观点:有神论思想类似于思想病毒,感染一个人,不是为了这个人的利益,而是为了思想病毒的利益。换句话说,有神论是一种思想病毒,它为了自身的生存而在人类宿主之间传播,而不是为了它所栖息的人类生物的利益。道金斯解释道 “宗教无处不在这一事实很可能意味着它对某些东西有利,但可能不是我们或我们的基因。受益的可能只是宗教观念本身,因为它们的行为在某种程度上类似于基因,是复制者”(第 165 页)。

道金斯详细阐述了这一观点,并用 “memes “一词来描述他认为行为方式类似于基因的观念。他认为,有神论是一种 “meme”,它就像精神病毒一样,会感染人们,迫使他们通过向他人传授有神论并为此耗费大量资源来复制这种meme。按照这种思路,丹-丹尼特(Dan Dennett)提出,”普通感冒是全人类的普遍现象,就像宗教一样,但我们并不想说感冒对我们有益”(第 165 页)。丹尼特利用 “记忆体”(meme)的观点断言:”记忆体理论可以解释这种现象: “记忆体理论可以解释这一点。根据这一理论,宗教适应的最终受益者是记忆体本身……”(第 186 页)。

无神论者达雷尔-雷(Darrell Ray)写了一整本书《上帝病毒:宗教如何感染我们的生活》(The God Virus: 宗教如何感染我们的生活和文化》一书就是基于这一观点。他开篇就说:

直到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提出 “心灵病毒 “的观点,我们才有了一种现成的方法,可以像研究流感病毒的流行病学那样仔细地研究宗教。本书将展示各种宗教如何融入自然世界,如何在我们的思想和文化中发挥作用,以及它们与居住在我们身体中的细菌、寄生虫和病毒有多么相似(2009 年,第 13 页)。

为了论证 “宗教是一种病毒 “这一观点,他提到了许多他认为可以证明其论断的事情。他写道:”一旦一个人皈依了某种宗教,就很难就其宗教的非理性方面进行理性对话。就好像有什么东西侵入了这个人,占据了他人格的一部分”(第 20 页)。他接着谈到一位朋友的父亲因癌症去世的情况。在失去父亲之前,这位朋友 “没有宗教信仰”。但在父亲去世后,这位朋友 “患上了严重的宗教病,使他的性格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雷说,”与他进行任何话题的交谈,都无法避免宗教的介入”(第 19 页)。他进一步断言:”压力会激活成人体内的水痘病毒,导致带状疱疹。同样,压力往往会重新激活许多人体内的上帝病毒”(第 25 页)。

其他所谓的 “上帝病毒 “症状包括 “宗教的功能总是为了确保自身的生存”,就像病毒一样(Ray,第 36 页)。为了支持这一论断,雷说: “走进任何一家基督教书店,你都会发现有关在世俗世界中生活、与未得救的配偶一起生活或如何改变亲友信仰的书籍。上帝病毒总是关注保护和扩大自己的领地–这就是这些书的全部内容”(第 176 页)。雷将道金斯的 “记忆/精神病毒 “理念发挥到了极致。

对 “上帝病毒 “理念的最简单回应

一个非常简单的想法清楚地表明了 “上帝病毒 “概念的缺陷。如果思想或观念是自我维持、自我复制的 “记忆体”,只是为了自己的生存,那就意味着无神论的观念也会受到 “自私的记忆体 “的谴责,因为它在确保自己的生存的同时,也有可能损害宿主的利益。那么,又有什么标准可以区分 “真正的 “思想和那些感染大脑的卑鄙的 “记忆体 “呢?如果有人真的提出了一套标准,谁又能说这些标准本身不是一种来势汹汹的 “记忆体”,而这种 “记忆体 “正在感染试图剔除 “记忆体 “的人的大脑呢?我们又怎么知道 “记忆体 “这个概念本身并不仅仅是一种 “记忆体”,它正在感染提出这个想法的无神论者的思想呢?读者可以看到,这样的讨论很快就会陷入思想混乱之中。此外,人们怎么能对自己的所思所想所做负责呢?”我的记忆让我这么做了!”这将成为各种恶意犯罪的口头禅。虽然无神论者试图为这些问题提供答案,但如果 “记忆体 “真的作为个体实体存在,谁又能说这些 “答案 “不仅仅是 “记忆体 “呢?

事实上,在分析那些提出 “记忆体/病毒 “观点的人的著作时,读者很快就能发现他们的推理存在缺陷。例如,雷说,当他的朋友在父亲去世后被宗教病毒感染时,这位朋友几乎在每次谈话中都会提到宗教。但是,同样的情况也可以发生在那些成为直言不讳的无神论者的人身上,他们几乎在每一次谈话中都坚持插入自己的不信。

雷说: “用病毒的术语来说,这意味着人们深受感染,以至于他们不受影响,通常会忽略任何与他们的信仰相悖的证据”(第 39 页)。然而,可以证明的是,现有的科学证据与无神论进化论的主要信条相矛盾,而无神论团体却普遍忽视了这一事实(见 Miller, 2012; Miller, 2013)。此外,我们还提到雷说过 “走进任何一家基督教书店,你都会发现有关在世俗世界生活、与未得救的配偶生活或如何改变亲友信仰的书籍。神的病毒总是关心如何保护和扩大自己的领地–这就是这些书的内容”。请问,关于无神论的书籍、传单、DVD 和小册子是用来做什么的?难道它们不是为了保护和扩大无神论的 “领地 “而写的吗?

听听无神论者自己是怎么描述他们的 “宗教 “努力的吧。多产的无神论作家和辩论家丹-巴克(Dan Barker)将他的无神论教学比作 “传福音”,他说 他说:”作为宗教自由基金会的代表,我在美国各地从事类似的无神论’传教’….”。有一次他说:”无神论者的’布道’不仅仅发生在听众面前”(2008 年,第 325 页)。

请注意,道金斯的《上帝的妄想》一书第一章的标题是 “一个深信不疑宗教的人”,这真是一个讽刺。在这一章中,他引用了卡尔-萨根(Carl Sagan)在《苍白的蓝点》(A Pale Blue Dot)一书中的一段话。萨根写道:”一种强调现代科学所揭示的宇宙之伟大的宗教,无论是旧的还是新的,也许都能唤起传统信仰所难以激发的崇敬和敬畏之情”。道金斯接着说 “萨根的所有著作都触及了宗教在过去几个世纪中垄断的超凡惊奇的神经末梢。我自己的书也有同样的愿望。因此,我经常听到有人说我是一个深信宗教的人”(第 12 页)。此外,雷抨击 “宗教 “是一种破坏性的记忆/病毒,但在整本书中,他却始终大写无神论者和无神论这两个词。其中一个例子是他说 “事实上,你能让一些无神论者达成共识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没有神”(第 51-52 页)。难道 “没有神 “这一 “宗教 “概念不正是可以很容易地作为一种流行语提出来的吗,它感染了如此之多的人的思想,损害了人类的宿主,尽管有大量的证据表明情况恰恰相反。这就是记忆/病毒概念的双刃剑。如果说它是双刃剑的话(事实并非如此),那么它就是双刃剑。

上帝的存在提供了逻辑答案

到此为止,我们已经确定,无神论者和有神论者都承认人类是 “直觉有神论者”。也就是说,人类自然而然地相信有一位智慧的造物主。这一观点给无神论者带来了严重的问题,因为上帝和/或宗教的概念对人类来说代价极其高昂。因此,为了解释有神论为何如此盛行,他们把有神论比作一种精神病毒,只为自己的生存,而不是为了 “宿主有机体 “的利益。这种解释和其他类似的解释都是失败的,因为用来否定有神论和宗教有效性的论据同样可以有效地将所有概念–包括无神论–贬为 “副产品 “和 “memes”。因此,我们不得不像保罗-科潘那样得出结论: “这些新无神论者试图把神学解释为一种有用的虚构,或者更糟糕的是,一种有害的妄想,但他们并没有告诉我们为什么宗教冲动如此根深蒂固。然而,如果上帝存在,我们就有了一个很好的理由来解释为什么宗教狂热会存在”(第 30 页)。

换句话说,如果真有上帝,他是一位智慧的、超自然的造物主,他爱人类,希望人类了解真理,那么我们会期待看到什么呢?我们会发现人类 “预设 “了对上帝的信仰。当然,我们不会期望所有人类都得出上帝存在的正确结论,因为慈爱的上帝会让人类有能力选择相信什么和如何行事。然而,我们期望上帝如此设计人类,以至于否定创造或有神论的概念是不自然的,需要某种反向编程。智能设计者的存在是最有解释价值的答案。

事实上,进一步阅读无神论文献就会发现,无神论是 “不自然 “的,因为它不是人类大脑感知世界的设计方式。让我们回过头来看看布鲁姆和魏斯伯格的文章,题目是 “成年后抵制科学的童年起源”。理解他们对 “科学 “一词的定义非常重要。他们的研究是为了说明为什么许多美国人拒绝无神论进化论。因此,在他们的文章中,”科学 “一词等同于 “无神论进化论”。明白了这一点,请注意他们说: “那么,人们抵制某些科学发现(读作无神论进化论-KB)的主要原因是,这些发现中有许多是不自然和不直观的”(2007,316:996)。凯尔曼对此表示赞同,她写道:”言下之意是,儿童的科学失败可能部分源于直觉观念与当代科学[无神论进化论-KB]思想的基本原则之间的内在冲突”(2004,15:299)。在道金斯的论述中,他提到布鲁姆说人类 “天生就倾向于成为创世论者”。道金斯随后评论说,”自然选择’没有直观意义'”。因此,他得出结论说,儿童是 “天生的目的论者,而且许多人永远也长不大”(第 180-181 页)。

请注意这些无神论作家的承认。证据迫使他们承认,人类天生倾向于相信智能设计者。证据进一步迫使他们得出结论:无神论进化论的各种信条是违背直觉和不自然的。然而,尽管证据确凿,他们仍然坚持认为,这种情况可以与上帝不存在的信念相调和。请注意,无神论的假定永远无法预测人类会成为 “直觉有神论者 “的情况。所谓无神论对这个问题的回答也没有提供足够的解释价值。最简单、最有力的结论就是上帝存在,这就是人类 “天生倾向于成为创世论者 “的原因。

下一步

一旦利用人类的 “直觉有神论 “确定了上帝的存在,下一步就是看看上帝希望他的受造物如何利用这种预设的倾向。如果我们能确定《圣经》是上帝的话语(我们可以这样做,见《巴特》,2007 年),那么我们就可以通过《圣经》来确定人类应有的反应。首先,我们可以看到,上帝希望每个人都能利用这种倾向来准确评估祂所提供的证据,从而得出祂存在的结论。罗马书》1:19-21 证实了这一点:

因为神的忿怒从天上显明,要攻击人一切的不虔不义,就是那不义压制真理的,因为神所显明的,已经在他们心里显明出来,因为神已经指示他们了。因为自从造天地以来,他那不能看见的性情,借着所造之物,就明明可知,甚至他永恒的权能和神的本体,所以他们无可推诿,因为他们虽然认识神,却不荣耀他为神,也不感恩,反倒胡思乱想,愚昧的心就昏暗了(后加)。

请注意,《圣经》经文明确指出,这些人 “压制真理”,尽管 “神所知道的,在他们心里显明了”。此外,不信的人将 “没有借口”,因为他们掌握了证据,以及得出正确结论的内在倾向和能力。

使徒保罗在马斯山对雅典人布道时解释说,造物主 “用一个血统造出万族来,住在全地上……叫他们寻求主,指望摸索祂,寻见祂,虽然祂离我们各人并不远”(使徒行传 17:26-27)。保罗的这番话完全符合这样一个观点,即上帝设计了人类,使他们自然而然地 “摸索 “寻找祂。这也完全符合 “许多心理学家和人类学家认为,完全由儿童自己决定,他们会创造出一些关于上帝的概念”(Harris,第 151 页)这一事实。人类正在 “摸索 “上帝。

那么,请注意神的救赎计划。首先,人在摸索造物主。这个人能够找到造物主,是他设计了人类,并灌输给人类认识他的能力。他们对这位造物主的了解会让他们得出这样的结论:人类是造物主的后代,而不是自然主义偶然过程的产物(使徒行传 17:29)。耶稣基督的生与死充分验证了这一真理,他将根据上帝提供的大量证据和人类正确评估这些证据的内在能力,最终审判全人类(使徒行传 17:31)。

参考文献

巴克,丹 (2008),《Godless》(加州伯克利:尤利西斯出版社)。

保罗·布鲁姆(2009),《我们相信科学》: 在婴儿时期就存在的关于自然世界的信念影响着人们对进化论的反应》,《自然历史杂志》,118[4]:16-19。

保罗·布鲁姆 (Bloom) 和迪娜·斯科尼克·韦斯伯格 (Deena Skoinick Weisberg) (2007),“成人对科学抵抗的童年起源”,《科学》,316 [5827]:996-997。

巴特,凯尔(2007),《看哪,上帝之言》: 探索圣经默示的证据(阿拉巴马州蒙哥马利:护教学出版社)。

保罗·科潘 (2011), 上帝是道德怪物吗?(密歇根州大急流城:贝克出版社)。

理查德·道金斯 (2006),《上帝错觉》(纽约:霍顿·米夫林)。

丹尼特,丹尼尔(2006 年),《打破魔咒:作为自然现象的宗教》(纽约:维京人)。

玛格丽特·埃文斯 (2001), “多样化信仰体系出现中的认知和情境因素: 创造与进化》,《认知心理学》,42:252。

萨姆·哈里斯 (2010), 道德景观:科学如何确定人类价值观(纽约:自由新闻社)。

克里斯托弗·希钦斯(2007), 上帝并不伟大:宗教如何毒害一切(纽约:十二)。

黛博拉·克莱门(2004),《儿童是 “直觉有神论者 “吗?推理自然界的目的和设计》,《心理科学》,15[5]:295-301。

莉亚·利布雷斯科 (2012),《这是我在 Patheos 无神论门户网站上的最后一篇文章》,网址:

http://www.patheos.com/blogs/unequallyyoked/2012/06/this-is-my-last-post-for-the-patheos-atheist-portal.html。

梅里卡,丹 (2012),《无神论者成为天主教徒》,http://religion.blogs.cnn.com/2012/06/22/prominent-atheist-blogger-converts-to-catholicism/。

米勒、杰夫(2012 年),《生物生成法则[第一部分]》,《理性与启示》,32[1]:2-5,9-11, https://www.apologeticspress.org/apPubPage.aspx?pub=1&issue=1018。

米勒,杰夫(2013),《进化论与科学定律》,《热力学定律》,第 32[1]:2-5,9-11 页,: 热力学定律》,Apologetics Press, https://www.apologeticspress.org/article/2786。

大卫·米尔斯 (2006),《无神论者的宇宙》:《有思想的人对基督教原教旨主义的回答》(加利福尼亚州伯克利:尤利西斯出版社)。

莫伊塞斯·皮内多(2008),《圣经对天主教会的看法》(亚拉巴马州蒙哥马利:辩证法出版社)。

雷·达雷尔 (2009),《上帝病毒: 宗教如何感染我们的生活和文化》(邦纳斯普林斯,堪萨斯州:IPC Press)。


Published

A copied sheet of paper

REPRODUCTION & DISCLAIMERS: We are happy to grant permission for this article to be reproduced in part or in its entirety, as long as our stipulations are observed.

Reproduction Stipul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