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上帝是否创造了渴望犯罪的我们?

“毫无疑问,人类想要犯罪。为什么一个不希望我们犯罪的仁慈上帝会创造出有这种欲望的我们呢?这是多么邪恶的事情!很明显,祂希望我们犯罪!这公平吗?为什么祂希望我们不犯罪,却又给我们犯罪的欲望来诱惑我们?这太恶心了。祂怎么会是一个仁慈的上帝呢?”几个月前,一个年轻女士走向我,对上帝提出了这些指控。对于《圣经》中的上帝来说,这是否是一个难题?1

为了便于论证,我们暂时假设上帝创造了渴望犯罪的我们是真的。首先,如果我们承认祂创造了“渴望犯罪”的我们,难道这不也是事实祂同时创造我们具有选择不犯罪的能力吗?换句话说,祂创造我们并不是为了让我们必须犯罪。祂显然赋予了我们自由的意志——做出自己决定的自由。每个有能力的人每天都在证明,他确实有选择做或不做各种事情的自由。我们不是毫无意识的机器人,完全根据本能行事。你可以选择阅读这句话,也可以选择不阅读。无论诱惑有多么强烈,已被证明人是有能力抵制的。现在,如果上帝想让我们犯罪,并且有能力让我们犯罪,那祂为什么还要创造出有能力选择犯罪的我们呢?这是说不通的。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上帝在创世之初就直接指出,并不想让罪恶统治我们 。罪有“欲望”要控制人,但祂创造了我们,让我们有能力“掌控它”(《创世记》4: 7)。

此外,即使上帝确实创造了“渴望犯罪”的我们,但祂会给我们一种方式,让我们从我们想要从事的罪恶中得到净化或宽恕,这不是也很奇怪吗?如果祂希望我们失败,祂为什么会这样做呢?圣经模式中的宽恕之礼与这种想法明显不符,这证明了上帝并不想我们犯罪。更奇怪的是,如果上帝希望我们犯罪,为什么祂制定的宽恕方式中会包括祂自己的痛苦死亡呢?这样无私的行为不是一个想让我们犯罪并堕入地狱的上帝会做的事情。然而,这样的行为是一位仁慈的上帝会做的事情——祂希望给我们独立及选择的自由,并在我们做出错误决定时仍然给我们一种得到宽恕的途径。

话虽如此,但说上帝创造与生俱来就有作恶欲望的人类是不准确的。相反,由于祂给了我们良知和与生俱来的正义或公平感,同时祂创造我们时让我们倾向或受到一些事情的影响,使我们不去做某些事情。地球上的每个人都明白有些事情是公平的,有些事情是不公平的,而良心的谴责迫使我们为他人做正确的事。

此外,虽然我们有时可能想要做坏事,难道这不是事实,我们在其他时候也有做好事的愿望吗?我们同样可以轻松地提出这样的问题,“上帝是否创造了具有做正确事情愿望的我们?”即使是最坚定的无神论者或不可知论者[例如,巴特·厄尔曼(Bart Ehrman)] 2也承认,他想要(即受到吸引)做好事,并通过各种慈善活动这样做(即“屈服”于那种吸引)。如果上帝创造了具有犯罪欲望的我们,那么必须承认祂也创造了具有做好事愿望的我们。

如何解释这种明显的矛盾呢?难道上帝实际上并没有创造出具有犯罪欲望的我们吗?我们有时会同时渴望这两种举动,因为我们发现它们都可能以不同的方式让我们感觉良好。也就是说,公平而一致的结论是:上帝在创造我们时就赋予了我们这种愿望——即,渴望感觉良好(即,感到幸福,欣赏快乐,渴望享受和满足),而不仅仅是渴望做坏事。例如,我们生来就想吃东西(吃东西让我们感觉良好)但不是想成为食人族。也许这样描述会更好:上帝创造了我们,让我们有能力体验和欣赏美好的感觉。当我们感觉良好时,我们自然希望继续拥有这种感觉。我们选择用那些东西来填满 “愉悦之泉”,是我们作为具有自由意志的个体所做出的决定。这些决定无疑受到许多因素的影响(例如,经验、自尊心、我们的父母和老师(《箴言》22: 6;19: 27)、我们的朋友(《哥林多前书》15: 33;《箴言》13: 20)、撒旦(《哥林多后书》2: 11)等等,但是坏的影响或邪恶的欲望绝不是来自上帝。《雅各书》1: 13-14说:“人被试探,不可说:‘我是被上帝试探的’,因为上帝不能被恶试探,祂也不试探人。但各人被试探,乃是被自己的私欲牵引,诱惑。”我们渴望做坏事是因为它们能给我们带来一时的快乐或美好的感觉,而不是因为上帝希望我们做坏事。明智的人会意识到,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应该随意的享受。如果必须这样做才是正确的,他会选择忍受暂时的痛苦,而不是享受 “罪恶中暂时的快乐”(《希伯来书》11: 25)。

但是,为什么祂不创造一个我们与他人没有任何互动并且不受到他们不利影响的环境呢?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们会失去与他人互动所带来的祝福(例如,交谈、友谊、身体上的关爱、亲切的话语、医疗照顾、技术进步、礼物等)。单独监禁为什么被用作监狱系统内的重是有原因的。隔离和孤独是不健康的。“人独居不好”(《创世记》2: 18)。与他人的互动以及我们从这些互动中所得到的祝福,都是上帝赐予我们的礼物。我们生活在一个拥有七十多亿人口的星球上,由于我们都生活在一起,无论是好是坏,我们的自由意志不可避免地会影响到我们周围的人。如果我们不能用自己的决定影响他人,那么我们同时也就不再拥有影响他人好坏的自由意志。只有通过创造一个所有人都被迫服从上帝的环境,才能抵消违抗上帝的诱惑。但在这样的环境中,上帝将不再是一个授予我们自由的慈爱的上帝。祂将成为一个独裁者,强迫每个人像没有思想的机器人一样服从祂。

但是,为什么上帝会赋予我们体验美好感觉的能力呢?如果这会让我们做恶,那怎么能是一件好事呢?毫无疑问,上帝选择允许我们感受愉悦是对我们的一种祝福,尽管这其中存在着危险。谁会真诚地认为一个完全没有愉快感或感觉良好的生活是一个好的(即,愉快的)生活呢?这个想法本身就是自相矛盾的。出于同样的原因,我们渴望让我们的孩子快乐,给他们带来生活的快乐,上帝创造我们也是为了让我们能够体验到同样的快乐。人们不会期望一位无爱心的上帝、一位希望人类犯罪的上帝来创造我们,让我们能够体验愉悦和快乐。然而,尽管我们和我们周围的人经常做出错误的决定,但这样的决定与一位关爱我们并希望以幸福祝福我们的慈爱、宽恕的上帝是完全一致的。因此,请注意,渴望感觉良好并不是本质上邪恶的。事实上,只要造物主在赋予我们欣赏快乐的能力的同时,通过指导或创造一个让我们从经验中学习的环境,赋予我们区分好坏快乐的能力时,祂决定赋予我们渴望感觉良好和体验快乐的愿望实际上是一种祝福,而不是一种诅咒。

慈爱的父母难道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获得最大程度的幸福或快乐吗?这包括给予孩子一个可以有一定程度的自由和独立的环境。他不是一辈子被拴在床上,而是被给予规则(即,建议),警告他选择不好的快乐会有什么后果,并自由决定是否遵守这些规则。他可以决定相信他的父母,相信他们知道什么能让他快乐,或者相信自己的方式会有更好的结果。一个孩子可能会推断,如果他无视父母的警告,还是去碰炉子,他会更快乐。有一刻,孩子体验到了我们经常从行使自由意志中感受到的快乐,当他从自由中感到快乐时,他自负地认为自己已经证明他的父母是错的。片刻之后,当他被烫伤时,他发现了为什么他的父母一开始就立了这个规则,并从中学会了信任他们(即,对他们有信心)。但是当他碰了炉子,却因为炉子关了而什么也没有发生呢?在这种情况下,慈爱的父母对孩子的管教是为了确保孩子下次不会碰到炉子——当炉子是开着时。虽然孩子现在还不明白为什么要制定这个规则(因为他第一次触摸炉子时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但他还是学会了服从父母,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通过无数其他规则和警告验证那智慧,他学会了相信他们的智慧。但是为什么父母要这样做?显然,从长远来看,是为了让孩子获得最大的幸福。

上帝也为我们做了同样的事情。首先,上帝创造了一个有利于学习是非的环境。注意到被造的秩序中有一套惩罚系统,帮助我们自己分辨某些事物。例如一般来说,任何形式的性行为通常都能给我们带来快乐,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形式的性行为都会最大程度地增加我们的幸福感。因此,上帝告诉我们,为了获得最大的快乐,我们应该通过某些方式来进行这种活动。祂还设计了一个自然系统,当我们背离了祂关于性活动的规则时,痛苦和悲伤会以某种方式出现(即使我们并不总是意识到我们的行为是导致这种结果的原因)。虽然我们有拒绝上帝旨意的自由,但祂仍然通过被造秩序中的惩罚系统鼓励我们做正确的事情(例如,性病;因缺乏清醒或鲁莽、轻率行为而导致的身体危险;吸毒过量的可能性;因某些罪行而导致的疾病和癌症;抑郁症;家庭纠风;孤独等)。被造的秩序中还有不断的劝诫,帮助我们正确行事(例如,通过我们的良知施加压力促使我们以某种方式行事,通过观察他人获得的教训,以及通过那些做出错误决定的人直接给予我们的劝诫)。上帝创造这样的环境是否听起来更像是希望我们犯罪,还是不希望我们犯罪呢?是不是这样的方式证明了造物主显然想鼓励我们顺服祂,同时也给我们独立和自由,让我们可以选择不顺从祂?

其次,正如人们期望慈爱的父母所做的那样,上帝肯定会给我们直接的指示,告诫我们好的快乐和坏的快乐之间的区别。《圣经》明确地告诉我们,我们的快乐是上帝给我们制定规则的主要动机(例如,诗篇19: 7-8)。《圣经》中的规则并非只是为了控制人类而随机选择的,就像慈爱的父母的规则并非如此选择一样。在《圣经》中,伟大的登山宝训以“八福”开篇——上帝之子关于人生幸福(即“蒙福”)的经验法则。在《申命记》10: 12-13中,摩西提醒以色列人上帝的规则是为了使他们得福。在申命记6: 24中,他说上帝的律法“使我们一生得福,得以存活。”上帝的诫命往往不仅仅是关于如何进入天堂,它们还影响着我们此时此地的生活。在《箴言》29: 18中,所罗门警告他的儿子,如果一个社会取消了上帝的规则(即,祂的“启示”),那么这个社会的行为必然会完全肆无忌惮(即,人们会“放纵自己”),而且这种善恶不分的行为会被认为是通往幸福的途径。然而,与我们的想象相反,这种完全的自由并不会给人们带来幸福。所罗门警告说,“谨守[上帝]律法的人是有福的。”

一个孩子可能会认为, 没有关于在街上奔跑的规定会让他快乐,但事实上,从长远来看,快乐来自于(1)有这些规定,以及(2)遵守父母的规定。我们可能并不总是同意神所说的会让我们快乐的这件事情 ,就像一个孩子并不总是同意他父母的意见一样;但是,就像一个孩子一样,从长远来看,我们往往根本无法知道什么对我们和我们周围的人是最好的。孩子会很想自己做出这些决定,建立自己的是非观。他认为自己可以有效地做到这一点——正如成年人有时认为我们比上帝更清楚什么会让我们快乐一样。但归根结底,父母更了解什么会带来持久的幸福,因此父母会教导孩子,制定规则并强制执行——上帝也是如此。所不同的是,人类在设计和执行规则方面并不完美的,因为我们也像孩子一样,不知道如何完美地做到所有我们需要知道的事情。父母按照“在他们看来是最好的”(《希伯来书 》12: 10)来管教我们,但圣经中的规则是由创造人类心灵的全知权能之神制定的。有谁能比创造人类的祂更清楚什么能给人类心灵带来幸福呢?

难道上帝创造我们的目的就是让我们去做坏事吗?不。上帝创造了我们,让我们有能力体验快乐和幸福,并渴望追求它们。祂创造了我们,让我们能够通过眼睛、耳朵、舌头、鼻子和神经,以及我们的灵魂,享受快乐,感受美好。祂创造了一个环境,在这个环境中,我们可以选择以不同的方式来填补我们的快乐之泉——正确和错误的方式——就像父母对待孩子一样,然后祂给了我们宝贵的指导,告诉我们哪些是最好的选择。由于创造这样一个自由的环境,痛苦、苦难和邪恶是不可避免的,因为人类往往会拒绝上帝的规则和告诫。但是,面对这些不可避免的错误决定,祂确保提供了一种途径,让我们能够得到宽恕,并最终与祂一起生活在一个没有任何邪恶的环境中。

注释

1. 著名的宗教改革神学家约翰·加尔文(John Calvin) 传授了人类具有 “罪性 ”的教义。根据加尔文,罪从亚当传给了所有人类。因此,人类生来就处于“完全堕落”的状态。对于这种错误教义的回应,请参阅Caleb Colley(2010)的文章,“The Problematic Concept of a Sinful Human Nature”(《有罪人性观的疑问》),Apologetics Press,https://apologeticspress.org/APContent.aspx?category=11&article=3749&topic=379;Kyle Butt(2004)的文章,“孩子们是否继承了父母的罪?” Apologetics Press,https://apologeticspress.org/apcontent.aspx?category=6&article=1378;Caleb Colley(2004)的文章,“大卫是否授权婴儿洗礼?” Apologetics Press,https://apologeticspress.org/apcontent.aspx?category=11&article=1062;以及Moises Pinedo(2009))的文章,“婴儿是否生来就有罪?” Apologetics Press,https://apologeticspress.org/apcontent.aspx?category=11&article=2697

2. Kyle Butt and Bart Ehrman(2014),Butt/Ehrman Debate: Pain, Suffering, and God’s Existence(巴特/厄尔曼辩论:痛苦、苦难和上帝的存在)(Montgomery, AL: Apologetics Press).


Published

A copied sheet of paper

REPRODUCTION & DISCLAIMERS: We are happy to grant permission for this article to be reproduced in part or in its entirety, as long as our stipulations are observed.

Reproduction Stipul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