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上帝存在的道德论证

2006 年 11 月,几位世界领先的无神论进化论科学家齐聚加利福尼亚州拉霍亚,参加首届 “超越信仰 “研讨会(见 里昂和巴特 2007),科学杂志《新科学家》称之为 “一场’无神论者的爱情盛宴'”(赖利, 2007, 196[2629]:7)。会议的目的是讨论科学、宗教和上帝,特别是科学是否应该 “摒弃宗教”(布鲁克斯 2006, 192[2578]:9)。新科学家》作者迈克尔-布鲁克斯(Michael Brooks)用以下文字概括了与会者的总体态度: “科学可以战胜宗教,并取得胜利”(第 11 页)。与会者准备卷起袖子,”开始行动”(第 11 页)。正如布鲁克斯为自己的文章所起的标题那样,他们已经准备好让科学 “取代上帝”。

一年后的 2007 年,在 “超越信仰 II “研讨会上,一些与会者显然更加谨慎地对待超自然存在的观点。就连《新科学家》(New Scientist)也连续第二年报道了这次会议,并在第二次会议上选择了截然不同的文章标题–从 “上帝的位置”(”In Place of God”)变成了更加冷静的 “上帝在理性世界中的位置”(见 赖利, 196[2629]:7,后加)。作家迈克尔-赖利(Michael Reilly)记录了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的爱德华-斯林格兰(Edward Slingerland)(人类进化、认知与文化研究中心的创始人)公开承认的内容,从而对这次会议有了一些了解。

“他宣布:”宗教不会消失。他说,即使是我们这些自诩为理性主义者和科学家的人,也依赖于道德价值观–一套明显不科学的信念。

例如,我们对人权具有普遍性的信念从何而来?”对我来说,人权就像神圣三位一体一样神秘….。你无法通过 CT 扫描来显示人权在哪里,你也无法切开一个人的身体来显示他的人权….。这不是经验之谈,只是我们坚信的东西。这是一个纯粹的形而上学实体”(第 7 页,后加)。

尽管会议上有些人天真地认为 “只要假以时日,坚持不懈,科学就能征服自然界的所有奥秘”(赖利,第 7 页,后加),但令人鼓舞的是,至少有一个人提到了上帝存在的最有力证明之一–道德论证。

客观道德

为什么大多数理性人都相信客观道德?也就是说,为什么人们普遍认为有些行为是 “正确的”,有些行为是 “错误的”,而不管人们的主观看法如何?为什么大多数人认为以下行为是 “邪恶 “或 “恶毒 “的?(2)一个男人殴打并强奸一个善良、无辜的女人? (3)一个成年人仅仅为了好玩而折磨一个无辜的孩子?或者(4)父母生下孩子的唯一目的就是在他们的一生中每天对他们进行性虐待?因为,正如进化论者爱德华-斯林格兰德(Edward Slingerland)所指出的,人类拥有形而上学的权利–这些权利是 “超越感官所能感知的现实”(”Metaphysical”,2011)–并且 “依赖于道德价值观”。事实上,大多数人,甚至许多无神论者,都承认真实、客观的善恶是存在的。

安东尼-弗莱夫

20 世纪后半叶,英国雷丁市雷丁大学哲学系教授安东尼-弗莱夫博士被认为是世界上最著名的无神论哲学家之一。1955-2000 年间,他就与无神论有关的问题发表了大量演讲和文章。他的著作包括但不限于《上帝与哲学》(1966 年)、《进化伦理学》(1967 年)、《达尔文进化论》(1984 年)、《无神论的假设》(1976 年)和《无神论人文主义》(1993 年)。1976 年 9 月,弗莱夫博士与田纳西州孟菲斯市哈丁宗教研究生院的宗教哲学和基督教辩证法教授托马斯-B-沃伦博士展开辩论。在这场关于上帝存在的四晚辩论之前,沃伦按照辩论规则,以书面形式向弗莱夫提出了几个问题,其中包括以下问题: “真/假。纳粹杀害了六百万犹太男女和儿童,他们犯了真正的(客观的)道德错误。弗莱夫的回答是 “真”。他承认存在 “真正的(客观的)道德错误”(沃伦和弗莱夫 1977, p.248)。[注:2004 年,弗莱夫开始迈向有神论,因为他承认不可能对生命做出纯粹的自然主义解释。更多信息见 米勒, 2004]。

华莱士-马特森

1978 年,沃伦博士在佛罗里达州坦帕市举行的一场关于上帝存在的公开辩论会上遇到了位于加利福尼亚州伯克利的加利福尼亚大学哲学教授华莱士-马特森博士。根据商定的准则,辩论双方在辩论前最多可以提出 10 个问题。沃伦再次问道 “真/假。纳粹杀害了六百万犹太男女和儿童,犯下了真正(客观)的道德错误。与弗莱夫一样,马特森的回答也是 “真”:”真正(客观)的道德错误 “是存在的(沃伦和马特森 1978, p.353)。马特森甚至肯定地承认(即 “真实的”):”如果你是二战期间的一名士兵,如果纳粹(1)抓获了你,(2)让你选择要么加入他们消灭犹太人的行动,要么被杀害,你会有客观的道德义务去死,而不是加入他们杀害犹太人、妇女和儿童的行列”(第 353 页,下划线为原文所加)。不要忽略这一点: 马特森不仅说纳粹犯了客观的道德错误,他甚至表示,一个人有 “客观的道德义务去死”,而不是加入纳粹杀人政权。

就像 2 + 2 一样简单

尽管客观道德可能不属于科学方法的范畴,但每一个理性的人都能知道,有些事物天生是善的,而另一些事物天生是恶的。安东尼-弗莱夫(Antony Flew)和华莱士-马特森(Wallace Matson)是 20 世纪两位主要的无神论哲学家,他们直言不讳地承认客观道德的存在。虽然无神论者迈克尔-鲁塞有时似乎反对道德客观性的观点(见鲁塞,1989 年,第 268 页),但即使是他,在《为达尔文主义辩护》一书中也承认,”说强奸小孩子在道德上是可以接受的人,就像说 2 + 2 = 5 的人一样是错误的”(1982 年,第 275 页,后加)。事实上,用爱德华-斯林格兰(Edward Slingerland)的话来说,”宗教(即上帝-EL)不会消失 “的众多原因之一,就是因为道德价值是一种形而上学的现实(参见《罗马书》2:14-15)。哲学家弗朗西斯-贝克维斯(Francis Beckwith)和格雷戈里-库克尔(Gregory Koukl)说得好: “那些否认显而易见的道德规则的人–他们说谋杀和强奸在道德上是善意的,残忍不是一种恶行,懦弱是一种美德–并不仅仅是道德观点不同,而是他们有问题”(1998 年,第 59 页,后加)。

道德论证

几个世纪以来,关于上帝存在的道德论证有多种说法。基本论证的一种表述方式如下(见 克雷格,无日期; 克雷格和图利,1994;考文、2005, p.166):

前提 1:如果上帝不存在,那么客观道德价值也就不存在。

前提 2:客观道德价值是存在的。

结论: 上帝存在。

托马斯-B-沃伦在与无神论者安东尼-弗莱乌(Antony Flew)(第 173 页)和华莱士-马特森(Wallace Matson)(第 285 页)的辩论中,以积极、更详细的方式阐述了这一论点。

如果任何个人或社会的道德准则和/或行为都可以适当地成为批判的对象(就真正的道德错误而言),那么就必须有某种客观标准(某种 “超越省事和短暂的更高法则”),它不属于特定的道德准则,而且具有可以被承认的强制性。

任何个人或社会的道德准则和/或行为都可以适当地成为批评的对象(就真正的道德错误而言)。

因此,必须有某种客观标准(某种 “超越世俗和短暂的更高法律”),它不属于特定的道德准则,并具有可被认可的强制性。

沃伦在辩论中用作案例研究的 “社会 “是阿道夫-希特勒的纳粹政权。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纳粹德国对所谓的 “劣等种族 “实施国家支持的种族灭绝。20 世纪 30 年代初,欧洲约有 900 万犹太人,其中约 600 万人被灭绝。纳粹杀害了约 100 万犹太儿童、200 万犹太妇女和 300 万犹太男子。纳粹把他们像牲口一样赶进火车车厢,运往集中营。有时,火车车厢的地板上铺着生石灰,生石灰会灼伤包括儿童在内的囚犯的脚。犹太人像动物一样被饿死、毒死和做实验。希特勒还屠杀了 300 万波兰人、苏联人、吉普赛人和残疾人(更多信息请参见 2011 年 “大屠杀”)。

那么纳粹犯了 “真正(客观)的道德错误 “吗?无神论者安东尼-弗莱夫(Antony Flew)认为是的(沃伦和弗莱乌, 第 248 页)。无神论者华莱士-马特森也同意这一观点(沃伦和马特森,第 353 页)。无论是有神论者还是无神论者,大多数理性的人都承认有些事情确实是残暴的。人们不仅仅觉得强奸和虐待儿童可能是错的;它们是错的–本来就是错的。就像二加二真的可以知道是四一样,每个理性的人都可以知道有些事情客观上是善的,而另一些事情客观上是恶的。然而,理性要求客观的善与恶只有在存在某种真实、客观的参照点时才能存在。如果某些事情(如强奸)”可以适当地成为批评的对象(就真正的道德错误而言),那么就必须有某种客观标准(某种’超越省事和短暂的更高法则’),它不属于特定的道德规范,并且具有可以被承认的强制性特征”(沃伦和马特森,第 284 页,后加)。

无神论是否为道德提供了合法的客观标准?

无神论者承认任何事情在道德上都是错误的,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 一个无神论者怎么能在逻辑上称某件事为残暴、可悲、邪恶或邪恶呢?根据无神论,人只不过是运动中的物质。据称,人类是从岩石和粘液经过数十亿年进化而来的。但谁会说 “错误的岩石”、”道德的矿物”、”腐败的化学物质 “或 “罪恶的粘液 “呢?人们不会谈论道德败坏的驴、邪恶的大象或不道德的猴子。猪不会因为吃掉幼崽而受到不道德的惩罚。科莫多龙不会因为10%的食物是年轻的科莫多龙而堕落。杀人鲸没有谋杀罪。黑寡妇不会因为雌性常常在交配后杀死雄性而被灭绝。雄性动物如果强行与雌性动物交配,也不会因强奸罪受审(参见 桑希尔, 2001)。狗也不会因为偷了另一只狗的骨头而堕落。

人类甚至考虑道德这一事实证明了人类与动物之间的巨大鸿沟。无神论进化论者承认,道德只产生于人类。根据安东尼-弗莱夫 的观点,人是有道德的存在,然而 “在人类诞生之前,价值并不存在”(沃伦和弗莱乌, 第 248 页)。弗莱夫认为,道德只是在人类进化之后才出现的,而不是在进化之前,当时地球上据称只有动物存在。乔治-盖洛德-辛普森(George Gaylord Simpson)是 20 世纪最著名的无神论进化论者之一,虽然他认为 “人是无目的的唯物主义过程的结果,而这个过程并没有考虑到人的存在”,但他承认 “善与恶、对与错,这些除了从人类的角度看与自然无关的概念,从道德的角度看却成为整个宇宙真实而紧迫的特征,因为道德只产生于人”(1951 年,第 179 页,后加)。无神论者承认,人(即即使是 “无神论者”)”有自己与生俱来的道德感”(《无神论者……吗?) 没有一个理性的人会对动物做出这样的承认。正如进化论者爱德华-斯林格兰(Edward Slingerland)所说,”人类 “而非动物 “依赖于道德价值观”(引自 赖利, 2007, 196[2629]:7)。

无神论进化论无法从逻辑上解释道德。如果人类是动物的后代,那么真实客观的道德对错就不可能存在。公立学校的教科书经常 “提醒 “年轻人(他们在学校不允许表现得像动物),他们是动物的后代。根据一本地球科学教科书,”人类可能是从 40 多亿年前的细菌进化而来的”(《地球科学》,1989 年,第 356 页)。

1994 年我高中毕业时,美国数百万公立高中生开始接触霍尔特、莱因哈特和温斯顿出版社出版的新生物教科书。他们学到了什么样的神奇知识呢?首先,他们被告知:”你是一种动物,与蚯蚓有着共同的遗产”(约翰逊,1994 年,第 453 页,后加)。据称,人类不仅是鱼类和四足野兽的后裔,我们也是野兽。查尔斯-达尔文在其《人类的后裔》一书的第二章中宣称:”我在本章中的目的只是要说明,人类与高等哺乳动物在心智能力上并无根本区别”(1871 年,1:34)。最近,进化论环境学家大卫-铃木(David Suzuki)接受了《新科学家》杂志的乔-马尚特(Jo Marchant)的采访。铃木宣称 “我们必须承认我们是动物….。我们喜欢认为自己高于其他生物。但人体是从动物进化而来的(引自 马尔尚,2008,200[2678]:44,后加)。只需看看马尔尚的标题,就能了解他对人性的看法。据称,”我们应该像动物一样行动”(第 44 页,后加)。事实上,正如托马斯-沃伦(Thomas B. Warren)在与安东尼-弗莱夫(Antony Flew)的辩论中总结的那样,”无神论体系的基本含义不允许客观的道德权利或客观的道德错误”(1977 年,第 49 页)。

无神论:说好听点是自相矛盾,说难听点是面目可憎

无神论者无法在逻辑上谴责纳粹的客观道德罪恶,同时又说我们是从石头和啮齿动物进化而来的。他们不可能一边指责娈童者不道德,一边又相信我们是从粘液进化而来的。理性要求客观的善恶只有在存在某种真实、客观的参照点时才能存在。正如沃伦所说 “必须有某种客观的标准(某种 “超越世俗和短暂的更高法则”),它不属于特定的道德规范,并具有可被认可的强制性”(沃伦和马特森 第 284 页)。

无神论者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难题:(1) 他们必须承认客观道德(这最终意味着存在一个道德立法者,即上帝,他超越了世俗和短暂);或者,(2) 他们必须辩称一切都是相对的–地球上的任何行为都不可能是客观的善或恶。相反,一切都是主观的、情境性的。

似乎很少有无神论者有勇气(或胆量)直言不讳地指出,无神论意味着客观善恶并不存在。不过,也有少数人这样做了。事实上,世界上一些主要的无神论者和不可知论者都明白,如果没有上帝,那么人类就不可能有终极的、具有约束力的道德标准。查尔斯-达尔文完全理解无神论的道德含义,这也是他 “满足于继续做一个不可知论者”(1958 年,第 94 页)的原因之一。他在自传中写道:”一个人如果对上帝的存在或未来存在的报应和奖赏没有确信无疑的信仰,那么,在我看来,他的生活准则只能是遵循那些最强烈的冲动和本能,或者在他看来是最好的冲动和本能”(1958 年,第 94 页,后加)。如果一个人有窒息无辜儿童的冲动,就像蛇会窒息它的受害者(包括人)一样,那么,如果没有上帝,就不存在禁止窒息儿童的客观道德法则。如果一个人冲动地淹死了一位善良的老人,就像鳄鱼淹死了它的猎物,那么,如果无神论是真的,这种行为在客观上既不能被视为善,也不能被视为恶。

21 世纪初最著名的无神论者之一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认为,”除了延续 DNA 的生存之外,生命没有更高的目的”(1995,273[5]:80):

只要 DNA 能够传承下去,谁或什么在这个过程中受到伤害并不重要。基因不在乎痛苦,因为它们不在乎任何….。DNA 既不在乎,也不知道。DNA 就是这样。我们随着它的音乐起舞…. 如果没有设计,没有目的,没有恶,也没有善,只有无情的冷漠,那么我们观察到的这个宇宙恰恰具有我们所期望的特性(第85页,后加)。

尽管道金斯永远无法证明生命的唯一目的是延续 DNA,但有一点他是对的:如果没有上帝,那么就没有善与恶,只有 “无情的冷漠”。”对无神论进化论来说,”谁或什么受到伤害 “并不重要。

与达尔文和道金斯一样,无神论进化生物学家威廉-普罗维恩(William Provine)也默认了哲学家克雷格(Craig)和考文(Cowan)提出的道德论证第一前提的真实性(”如果上帝不存在,那么客观的道德价值也就不存在”)。1988 年,普罗文 为《科学家》撰写了一篇题为 “科学家,面对现实吧!科学与宗教是不相容的》(2[16]:10)。尽管真正的科学与基督教完美地和谐共存,但就普罗维恩所说的进化科学及其影响而言,他是完全正确的:进化科学与宗教是不相容的。普罗维因认为

自然界不存在有目的的原则。有机进化是通过随机遗传漂移、自然选择、孟德尔遗传以及许多其他无目的机制的不同组合而发生的。人类是复杂的有机机器,死得彻底,没有灵魂或精神的存活。人类和其他动物经常做出选择,但这些选择是由遗传和环境的相互作用决定的,并不是自由意志的结果。不存在固有的道德或伦理法则,人类社会也没有绝对的指导原则。宇宙不会关心我们,我们的生命也没有终极意义(1988 年,第 10 页,后加)。

普罗文继续在文章中指责那些未能将其理论付诸实践的进化论者患上了 “想把自己的蛋糕也吃掉 “综合症。他认为,这些人可能是出于恐惧或一厢情愿,也可能只是智力上不诚实。为什么呢?因为他们没有像他那样大胆地承认:无神论进化论是真实的。因此,”不存在固有的道德或伦理法则”。

无神论哲学家让-保罗-萨特在 1946 年发表的题为 “存在主义是一种人道主义 “的演讲中对无神论进行了很好的总结。萨特说:”如果上帝不存在,一切都确实是允许的….。[他在自身之内或之外都找不到任何可以依赖的东西”(1989 年,后加)。”如果上帝不存在,”萨特承认我们没有 “使我们的行为合法化的价值或命令。因此,无论是在我们身后,还是在我们面前的价值光辉领域,我们都没有任何理由或借口”(1989 年)。

普罗维恩、萨特等无神论者虽然为数不多,但他们拒绝走矛盾之路。也就是说,他们不是否认 “如果上帝不存在,那么客观的道德价值也就不存在 “这一前提,而是承认这一前提: 他们承认:”如果上帝不存在,那么一切都被允许”(萨特,1989 年)。然而,如果无神论者拒绝承认真正的道德客观存在,那么他们就不得不承认,例如,当犹太人 “像动物一样 “遭受饥饿、毒气和实验时(参见 马尔尚, 2008),纳粹本质上并没有做错什么。借用普罗旺斯的说法,他们只是选择听从元首命令的复杂的有机的、无意义的机制。或者,套用道金斯的推理,如果希特勒只是想尽可能延续 “最好的 “DNA,那么他怎么可能犯错呢?”在这个过程中谁或什么受到伤害并不重要”,对吗?”只要 DNA 能够传承下去”(道金斯,273[5]:85)。既然无神论意味着客观善恶并不存在,我们难道不应该 “无动于衷 “吗(第 85 页)?

人类大多数人都谴责强奸是一种客观的道德罪恶,那么强奸又是什么呢?它真的是一种天生的邪恶行为吗?尽管进化论者兰迪-桑希尔(Randy Thornhill)是《强奸的自然史》一书的作者之一,他 “希望看到强奸从人类生活中根除”(桑希尔和帕尔默,2000 年,第 xi 页),但他在 2001 年于温哥华发表的一次演讲中吹嘘说,强奸实际上是 “进化、生物和自然…. 我们的男性祖先之所以成为祖先,部分原因是他们有条件地使用了强奸”(2001 年)。桑希尔和帕尔默认为,”进化论适用于强奸,就像它适用于人类事务的其他领域一样,既有逻辑依据,也有证据。没有合法的科学理由不将进化论或终极假设应用于强奸….。人类的强奸行为源于男性在雌性选择配偶的环境中获得大量配偶的进化机制”(2000 年,第 55 和 190 页)。如果上帝并不存在,如果人类是从低等生物进化而来,部分原因是它们 “有条件地使用强奸”,那么即使强奸也不能被称为客观的道德罪恶。事实上,这正是无神论者丹-巴克(Dan Barker)所承认的。

在 2005 年与彼得-佩恩(Peter Payne)就 “道德需要上帝吗”(Does Ethics Require God? “所有行为都是情境性的。没有一种行为是对或错的。在任何情况下我都能想到例外”(后加)。四年后,凯尔-巴特(Kyle Butt)在他们关于上帝存在的辩论中问巴克:”什么时候强奸是可以接受的?(2009, p. 33). 尽管巴克试图让自己的回答尽可能让人容易接受,但他最终还是承认,如果强奸意味着拯救人类免于毁灭,那么强奸是可以被允许的(第 33-34 页)。[注:我们不禁要问,巴克怎么能在逻辑上说任何行为都没有对错之分,却又声称情境伦理是正确的呢?这种说法不攻自破。”没有什么是对的。但情境伦理就是对的?此外,巴克凭什么认为拯救人类是 “正确的”?他的整个回答最终与他已经自相矛盾的论点相矛盾]。巴克接着承认(甚至开了个令人不安的玩笑),如果强奸两名、两千名甚至两百万名妇女能拯救六十亿人免遭假想的外星入侵者之害,那是可以接受的(第 34 页)。[注:在无神论的世界里,外星入侵者其实并不完全是想象出来的。毕竟,既然生命是在地球上进化而来的,那么根据无神论进化论者的观点,它肯定也是以这样或那样的形式在宇宙中其他遥远的星球上进化而来的。] 不要错过重点。丹-巴克承认,在某些情况下,强奸是可以接受的。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是:谁来决定在什么情况下可以强奸无辜妇女?巴克凭什么说一个男人为了报复而强奸一个女人是错误的,比如说,因为她撞了他的新车?或者说,巴克凭什么说强奸一个偷了他 1000 美元的女人是错误的,等等。事实是,一旦巴克(或任何无神论者)声称:(1)上帝并不存在;(2)因此,”不存在固有的道德或伦理法则”(普罗文,1988,2[16]:10;如果上帝不存在,这是一个逻辑推论),那么从逻辑上讲,任何人都不能因任何事情受到批评。正如萨特所说 正如萨特所说:”如果上帝不存在,一切确实都是允许的”(1989 年)。如果上帝不存在,强奸、虐待儿童、多重谋杀、恋童癖、人兽交等等就不能被谴责为客观存在的恶。

当无神论进化论者将他们的无神哲学推向其逻辑结论(至少在理论上)时,会发生什么呢?他们揭开了无神论真实、丑陋的本质。例如,请看进化生态学家埃里克-皮安卡(Eric Pianka)2006 年在得克萨斯州博蒙特市被评为 “得克萨斯州年度杰出科学家 “时发表的评论。据德克萨斯科学院环境科学分会主席福雷斯特-米姆斯三世(Forrest M. Mimms, III)称,皮安卡谴责了 “人类在宇宙中占据特权地位的观点”,并 “一针见血地指出:’我们并不比细菌好!'”(米姆斯,2006 年)。(米姆斯,2006 年)。皮安卡 接着表达了他对 “人类过度繁殖如何毁掉地球 “的担忧(米姆斯)。根据米姆斯的说法、

皮安卡教授说,如果不采取严厉措施,我们所知的地球将无法生存。然后,在没有提出任何数据来证明这个数字的情况下,他断言拯救地球的唯一可行办法就是将人口减少到目前的 10%…. 他最喜欢的消灭世界 90% 人口的方法是通过空气传播的埃博拉病毒(埃博拉-雷斯顿),因为这种病毒的致死率很高,而且只需几天而不是几年就能杀死人(2006 年;更多信息,请参见 巴特, 2008, 28[7]:51-52)。

虽然大多数人(总之有 90%的人)认为皮安卡的建议令人震惊,但如果无神论是真的,人类真的是 “从细菌进化而来”(《地球科学》,1989 年,第 356 页),那么一个人试图谋杀数十亿人本质上并没有错,尤其是如果他是为了一个 “好 “的理由(即拯救宇宙中唯一一个我们确定有生命存在的星球)。[注:同样,只有上帝才会有这样一个被认为是 “好 “的理由。]

结 论

上帝存在的道德论证揭露了无神论是一种自相矛盾的残暴哲学。无神论者要么(1)拒绝接受道德论证的第一个前提(”如果上帝不存在,那么客观的道德价值也就不存在”)的真实性,不合逻辑地接受客观道德以某种方式从岩石和爬行动物中产生这一站不住脚的观点;要么(2)拒绝接受论证的第二个前提(”客观的道德价值存在”),接受种族灭绝、强奸、谋杀、偷窃、虐待儿童等疯狂的、完全令人厌恶的观点。从未被谴责为客观上的 “错误”。按照无神论的观点,做出这些行为的人只不过是在做他们的 DNA 引导他们去做的事情。他们只是在遵循原始的冲动和本能,而这些冲动和本能据说是从我们的动物祖先进化而来的。更重要的是,如果无神论是真的,那么从逻辑上讲,个人永远不会因为这种不道德的行为而受到惩罚,因为 “不存在固有的道德或伦理法则”(普罗文,1988 年,第 10 页)。

对于那些拒绝认识上帝的人(罗马书 1:28)来说,生活将永远充满无神论进化论自相矛盾、不合理、不人道的谎言。的确,”愚顽人心里说:’没有神'”(诗篇 14:1a)。当无神论者真正贯彻他们的无神哲学,让它完成其冷漠之旅的时候,他们就会剥开无神论虚假迷人的外衣,揭示出诗篇作者所说的无神论的真实面目:腐败可憎,无人行善(诗篇 14:1b)。另一方面,当有神论者循着证据找到造物主时(参见《诗篇》19:1-4),他们会发现一位仁慈的上帝,他是良善的(《诗篇》100:5;《马可福音》10:18),他要求顺从他的追随者 “向众人行善”(《加拉太书》6:10)。

参考文献

巴克、丹和彼得-佩恩 (2005), 伦理需要上帝吗?http://www.ffrf.org/about/bybarker/ethics_debate.php.

弗朗西斯-贝克维斯和格雷戈里-库克尔 (1998), 相对主义: 脚稳稳地踏在半空中》(密歇根州大急流城:贝克出版社),http://books.google.com/books?id=JulBONF0BKMC&printsec=frontcover&source=gbs_ge_summary_r&cad=0#v=onepage&q&f=false)。

布鲁克斯、迈克尔布鲁克斯、迈克尔 (2006),《代替上帝》,《新科学家》,192[2578]:8-11,11 月 18 日。

巴特、凯尔(2008 年),《无神论的苦果–第一部分》,《理性与启示》,28[7]:49-55,7 月,https://apologeticspress.org/apPubPage.aspx?pub=1&issue=603。

巴特、凯尔和丹-巴克(2009 年),《巴特/巴克辩论》: 圣经》中的上帝存在吗?(阿拉巴马州蒙哥马利:神学出版社)。

考文、史蒂文 (2005),”道德价值问题”,《大论证:上帝存在吗?约翰-阿什顿和迈克尔-韦斯特科特编著。 约翰-阿什顿(John Ashton)和迈克尔-韦斯科特(Michael Westcott)编(美国亚利桑那州绿林:大师书籍)。

克雷格、威廉-莱恩(无日期),”道德论证”,《合理的信仰》,http://www.reasonablefaith.org/documents/podcast_docs/defenders_2/Existence_of_God_Moral-Argument.pdf。

克雷格、威廉-莱恩和迈克尔-图利(1994 年),”克雷格博士的开场白”,《关于上帝存在的经典辩论》,http://www.leaderu.com/offices/billcraig/docs/craig-tooley1.html。

达尔文、查尔斯(1871 年),《人类的后裔》: 第 1 卷(纽约:阿普尔顿),http://books.google.com /books?id=ZvsHAAAAIAAJ&pg=PA126&dq=The+Descent+of+Man+volume+1&hl=en&ei=vzwwTtjoDurc0QH7 mNWFAw&sa=X&oi=book_result&ct=result&resnum=2&ved=0CC4Q6AEwAQ#v=onepage&q&f=false.

达尔文,查尔斯(1958 年),《查尔斯-达尔文自传》,诺拉-巴洛编(纽约:纽约大学出版社)。诺拉-巴洛(Nora Barlow)(纽约:W.W. 诺顿)。

道金斯,理查德(1995 年),《上帝的效用函数》,《科学美国人》,273[5]:80-85,11 月。

“无神论者有道德吗?(无日期),http://www.askanatheist.org/morals.html。

地球科学》(1989 年),(纽约:Harcourt, Brace, & Jovanovich)。

“大屠杀》(2011 年),百科全书网,http://www.encyclopedia.com/topic/Holocaust.aspx#1。

约翰逊、乔治-B.(1994 年),《生物学》: 可视化生命》(纽约:霍尔特、莱恩哈特和温斯顿出版社)。

里昂、埃里克和凯尔-巴特 (2007), “《好战的无神论》,《理性与启示》、 27[1]:1-5, January, https://www.apologeticspress.org/articles/3195, https://www.apologeticspress.org/apPubPage.aspx?pub=1&issue=585.

马钱特,乔(2008 年),”我们应该像动物一样行动,”《新科学家》,200[2678]:44-45,10 月 18-24 日。

“形而上学”(2011 年),梅里亚姆-韦伯斯特,http://www.merriam-webster.com/dictionary/metaphysical。

戴夫-米勒 (2004),《无神论者终于 “清醒 “了》,神学出版社, https://www.apologeticspress.org/APContent.aspx?category=12&article=1467。

米姆斯、福雷斯特 (2006),《会见末日博士》,生态动力室,http://www.freedom.org/board/articles/mims-506.html。

普罗维因,威廉 (1988),《科学家,面对现实吧!科学与宗教不相容”,《科学家》,2[16]:10,9 月 5 日、 http://classic.the-scientist.com/article/display/8667/.

雷利,迈克尔(2007 年),《上帝在理性世界中的地位》,《新科学家》,196[2629]:7,11 月 10 日。

鲁塞,迈克尔-(1982 年),《为达尔文主义辩护》: 进化论争论指南》(A Guide to the Evolution Controversies(马萨诸塞州雷丁:艾迪生-韦斯利)。

迈克尔-鲁塞 (1989), 《达尔文范式》(伦敦:路特利奇)、http://books.google.com/books?id= 4iAhPbYwHOUC&printsec=frontcover&dq=The+darwinian+paradigm&hl=en&ei=3dgtTomSOofagAeiqLH7Cg& sa=X&oi=book_result&ct=result&resnum=1&sqi=2&ved=0CCkQ6AEwAA#v=onepage&q&f=false.

萨特,让-保罗(1989 年),《存在主义是人道主义》,载于《从陀思妥耶夫斯基到萨特的存在主义》,沃尔特-考夫曼编,译注。译注菲利普-梅雷特(子午线出版公司),http://www.marxists.org/reference/archive/sartre/works/exist/sartre.htm。

乔治-盖洛德-辛普森(1951),《进化的意义》(纽约:导师)。

桑希尔,兰迪 (2001), “《强奸的自然史》,在西蒙弗雷泽大学发表的演讲、 http://www.d.umn.edu/cla/faculty/jhamlin/3925/Readings/Thornhill_on_rape.pdf.

桑希尔、兰迪和克雷格-T-帕尔默 (2000),《强奸的自然史》(剑桥: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

托马斯-沃伦和安东尼-弗莱夫 (1977), 沃伦-弗莱夫关于上帝存在的辩论 (田纳西州拉默:国家基督教出版社),[email protected]

托马斯-B-沃伦和华莱士-I-马特森 (1978), 沃伦-马特森辩论》(田纳西州拉默:国家基督教出版社),[email protected]


Published

A copied sheet of paper

REPRODUCTION & DISCLAIMERS: We are happy to grant permission for this article to be reproduced in part or in its entirety, as long as our stipulations are observed.

Reproduction Stipul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