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上帝存在的美学论证

上帝存在的美学论证有时被认为属于上帝存在的设计论证(目的论论证)。该论证强调了一个事实:美是存在的,更具体地说,欣赏美的能力是存在的。无神论无法充分解释这种形式多样的鉴赏能力,因为这种鉴赏能力基本上没有进化优势。因此,这个论点认为,美感的存在证明了上帝一定存在,他关心他的创造物,希望给我们带来欢乐和愉悦。

查尔斯-达尔文认识到美学论证是对进化论的威胁。他在《物种起源》中说:”有些作者认为,许多结构是为了美、为了取悦人类或造物主而被创造出来的……或者仅仅是为了多样性….。 这种学说如果是真的,对我的理论绝对是致命的。”1 为什么呢?因为自然进化论无法解释为什么某些东西会仅仅为了他人的利益而变得美丽。达尔文认为,”自然选择不可能完全为了另一个物种的利益而在任何一个物种身上产生任何改变….。2进化就是 “适者生存 “和 “强者生存”。这是强者为生存而进行的自私、血腥的战斗。它不是为了造福他人。因此,如果自然进化论(即无神论)是正确的,那么进化出的特征就一定是自私的,而不是为了造福他人。

因此,达尔文承认:”如果能够证明任何一个物种的结构的任何部分是为了另一个物种的唯一利益而形成的,那就会毁掉我的理论,因为这种结构不可能是通过自然选择产生的。”3 不过,他同时也做出了一个关键性的承认: “4 换句话说,与进化论的预言相反,生物拥有的 “许多结构 “对它们根本没有用处!他对 “美 “这个 “问题 “的回答是盲目地猜想,美丽的特征一定是偶然出现的,或者在过去的某个时刻对某种生物有用,尽管不是今天。

今天的无神论者似乎承认,达尔文对 “美学论证 “的回应并不令人满意。他们在回应美学 “问题 “时常常声称,美是在各种生物中偶然进化而来的,然后留在了这些生物中,因为这有助于它们个人获得配偶–性选择。那些美丽的生物往往会更频繁地繁殖,使 “美丽 “的基因 “活着”。然而,达尔文不同意这种推理。他说:”性选择的作用,当以美貌来吸引雌性时,只有在相当勉强的意义上才能称之为有用….。[5换句话说,达尔文承认,虽然性选择可能有助于解释某些美的案例,但它甚至不能解释我们在动物王国中看到的所有美的例子。达尔文的这一承认凸显了一个事实,即无神论者仍未充分回答美学论证。

除此以外,请考虑一下:性选择试图解释为什么美丽的动物往往会 “留下来”,但反过来不也应该是正确的吗?既然 “丑陋 “的动物不那么 “赏心悦目”,难道它们不应该灭绝吗?经过 “数百万年 “的调整,为什么动物王国没有变得更加美丽?根据化石记录,许多 “丑陋 “的动物自出现以来就一直存在,并没有改变–在许多情况下,根据进化时间线,它们已经存在了 “数百万年”。它们没有改变,但也没有像进化论预言的那样灭绝。《圣经》信徒可以解释为什么会有 “丑陋 “的东西存在(例如,罪的影响,《创世纪》3:18;被逐出生命树的后果–持续的基因熵,《创世纪》3:22-24)。但是,如果性选择真的像人们所说的那样是一种强大的、产生美的机制,那么进化论不是可以预言动物王国中会有更多的美吗?

此外,请记住,在美存在之前,性选择是不可能起作用的。达尔文无法提供一种机制,让动物通过这种机制 “长出 “使其美丽的新性状。例如,随机突变无法产生新的遗传信息–而新的遗传信息是解释美丽的必要条件,而美丽原本是不存在的。换句话说,即使他对 “美学论证 “的回应能够解释为什么美存在于动物界,他也没有解释进化如何从一开始就创造了美。他试图解释 “美 “如何与 “适者生存 “相协调,但他并没有解释适者为什么会出现。虽然我们现在距离达尔文已经过去了大约 150 年,但进化论者仍然没有回答这个关键问题。

我们还注意到,现代无神论者只试图回应美学论证中的一个 “手指”–即为什么会有一些美丽的动物存在。性选择并不能充分解释为什么管弦乐队演奏的约翰-帕赫贝尔的《D大调卡农》如此美妙,以至于能引起人们的情感反应;为什么某些东西本质上对你并无益处(有时甚至对你有害),但味道却很好,气味也很香;为什么有些东西感觉很好–即使它们并不总是对你有益;为什么看日出、瀑布或大海能给我们带来如此愉悦。这些美的例子突出了美学论证的一个更基本的组成部分。无神论者争先恐后地试图解释为什么各种生物都是美丽的,但根本的问题是,为什么我们首先会认为某些东西是美丽的呢?即使一种生物偶然进化出美丽的特质,另一种生物也必须同时进化出欣赏这种美的能力。即使自然选择可以充分解释为什么美丽的东西往往能够生存下来,但它并不能解释为什么我们首先会认为那东西是美丽的。虽然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因此每个人对什么是 “美 “的看法都不尽相同,但每个人都拥有一种内在的能力,这种能力使他们能够将美的特征概念化。

美为什么存在?因为有一位无所不能的上帝存在,他像任何一位体面的父母一样,希望给他的孩子好的东西;他希望人类体验到快乐和幸福。因此,祂 “造万物,各按其时”(传道书 3:11)–“赏心悦目 “的事物(传道书 11:7);”声音悦耳,琴艺高超 “的人(以西结书 33:32);”甘甜可口”(箴言 24:13)和 “香气扑鼻”(所罗门之歌 2:13)的事物;发出 “欢乐声音 “的事物(诗篇 89:15)。”哦,你们要尝尝看,耶和华是美善的;信靠祂的人有福了!”(诗篇 34:8)。(诗篇 34:8)。

尾注

1 查尔斯-达尔文(1998 年),《物种起源》(纽约:格拉默西),第 146 页。

2 同上。

3 同上,后加。

4 同上。

5 同上,后加。

6 杰夫-米勒(2013),《科学与进化论》(阿拉巴马州蒙哥马利 神学出版社),修订版。


Published

A copied sheet of paper

REPRODUCTION & DISCLAIMERS: We are happy to grant permission for this article to be reproduced in part or in its entirety, as long as our stipulations are observed.

Reproduction Stipulations→